第二十章 提亲
朱玥2018-11-24 16:303,477

  他本不想那么早说,就是因为害怕会吓到她,也会让她为难,可是他更害怕的是待他出征归来,她就不是他的青衣。

  过了许久,李承轩仍然看着她,青衣有些站立难安,忽然瞥到他的身子动了一下,以为他要走了,青衣咬牙闭眼道“我等你回来,等你平安回来。”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她的心一直在动摇,说出这句话犹如放下了千斤重担。

  李承轩大喜,迫不及待想要揽她入怀,却被她躲开了,他暗自懊恼,是他太过于冲动了,被喜悦冲昏了头。

  他从怀中掏出一只步摇,趁着青衣低头,为她带在头上,感觉头上多了什么,她伸手去摸,竟是一只步摇,只是她如今的发髻还戴不了步摇,于是将它取了下来。

  青衣终于抬头看这李承轩,两人相视而笑,这是他第一次见青衣笑得这般娇羞,原来沉着冷静的外表下,青衣也会有娇羞的模样。

  “这是我几年前买下的,一只没有机会送给你,你收好了,等你及笄那日戴上。”此战虽说必胜无疑,可人算终是不如天算,他也不能保证何时能归来,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青衣行及笄礼,就让这只步摇代替他陪着她。

  仔细的看了一眼,青衣笑出声,哪有人及笄礼上戴步摇的?不都是簪子吗?

  她还是点了点头,又道“我想在及笄礼上看见你。”

  及笄礼是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所以她希望那时候他已经平安回来。

  说完后她绕过李承轩离开这里,一路小跑着。李承轩还站在原地,看着越来越远的身影,脸上的笑意不减,既然青衣想看见他,那他就一定要在她及笄之前回来。

  回到自己的院子,见三人玩的不亦乐乎,她站在外面整理了衣着,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与寻常无异, 直到走到他们身后,三人还是没有发现她,她故意咳嗽了两声。

  三人听到动静,声音戛然而止,身体僵硬的回头看着她,只见她面色如常,几人暗自奇怪,难道没有发生点什么?

  “小姐,你回来了。”翎儿一脸笑意最先迎了上去,青衣点了点头不说话,再看看几人刚刚围住的地方,竟是一只兔子。

  区区一只兔子,也能让她们玩的这般开心,居然把她扔下。

  “钰儿快回去吧,别让承轩哥哥久等了。”此时的李承轩独自一人在上官钰的院子,将客人独自抛下,着实不妥。

  上官钰听到长姐发话,连连应声,出门之前还不忘回来将装着兔子的笼子提走。

  君栖梧也慢慢移到她的身边,看不出喜怒,她心里有些怵,到底是生气还是没生气啊?

  “青衣,天气热了,我去给你寻点冰块做点消暑的东西。”

  不管那么多,君栖梧想先离开,晚些时候再回来,这样青衣生没生气,到那时候已经没事了吧。

  只是她还没迈出脚步,就被青衣制止“我不能吃凉的东西。”

  君栖梧回头,强扯出一个笑意。

  “下不为例。”青衣开口,只说了四个字,就独自一人回房,留下翎儿跟君栖梧。

  君栖梧撞了撞旁边的人,问道“你说青衣是生气还是没生气啊?”

  翎儿思考片刻后道:“应该是没生气,若是生气了小姐会毫不掩饰,但这般平静,必定是高兴。”这也是经过她多年的观察发现了,小姐就是会把高兴藏在心里,偶尔才会表现出来,但是不高兴的话,是不会藏着的,用小姐的话来说,有什么不高兴就说出来,何必委屈自己。

  闻言,君栖梧跟着附和,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随后点点头。

  冷不防耳边又响起了翎儿的声音:“我一直以为你喜欢世子呢,没想到你还会帮小姐。”

  君栖梧被这话呛的不轻,一件怪异的看着翎儿“这就是你一直不待见我的原因?”

  翎儿笑了笑,点点头“嗯。”所以说,这是她错怪她了。“你长的那么好看,多才多艺,待人也好,看你平时见着世子那么高兴,我这样想也不怪我啊。”翎儿坦言道。

  “我多才多艺也是因为有了青衣,若不是她,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或许已经在九泉之下与爹娘相见了。”她一直都看的出来,青衣心里有世子,既然两情相悦,她何不推一把,也算帮了青衣。

  听到她所说的,翎儿眼中闪过复杂之色,同是苦命人,但是他们幸运的是,遇到了小姐。

  回到院子的上官钰,远远的就看见李承轩站在中间,一副呆呆地模样,就连跟他讲话也是心不在焉的。

  天未亮,李承轩就已经收拾好行装准备出发,此行并非游山玩水,所以他孤身一人。

  出门前,面对岭南侯夫人的不舍,李承轩安慰道:“娘不必担心,儿子必定会平安归来的。”

  岭南侯夫人:“好好照顾自己,千万别鲁莽,战场上刀枪无眼。”

  “知道了娘,你几时见儿子鲁莽过。”

  她点点头,惆怅万分,如今丈夫儿子都上战场了,如何能不担心。

  如今这诺大的府上就只有她一个人,一个等着丈夫跟儿子出征归来的人。

  路过上官府,李承轩放慢了速度,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青衣,你等我回来,等我回来就娶你过门。

  这是他第一次上战场,却不是最后一次。功名利禄他虽从不在乎,可是作为一个男子,活在世上,理应有所作为。

  他昨日没有告诉青衣他何时走,虽说不知道青衣会不会来,但是来不来他都怕。

  若是来了,他怕他舍不得走,青衣才刚答应他,两人还没有单独相处过,也害怕青衣不来,不来的话,是不是证明青衣心里没有多喜欢他?

  “小姐,听说世子上战场了。”这是青衣早上起来听到的第一句话。

  这诺大的湘城只有李承轩一个世子,青衣自然知道翎儿说的是谁。

  青衣愣了一下,只是点了点头“哦。”

  见她这般平静,翎儿有些为其不值,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怎么喜欢小姐,转眼就上了战场,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

  “昨日他跟我说过。”青衣见她愤愤不平的模样,开口道。

  只是不知道竟然走的这般早,她…还想去送送呢。

  “小姐知道?”翎儿声音提高了不少,察觉到不妥,又缩了缩脖子。

  青衣点点头,翎儿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看这样子,二人似乎是成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私定终身。

  此时的翎儿心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告诉君栖梧,却没察觉到此时青衣脸上的担忧。

  这是李承轩第一次上战场,他虽看过不少兵书,毕竟没有实战经验,她着实担心。

  当她走到柳氏的住处,听见了从里面传出来的谈话声,来客人了?

  听着声音有些尖酸,还有些熟悉,青衣眉头一皱,心中有些不喜。

  果然走进去一看,竟是她的舅母许蕙娴许氏,对于这个舅妈,总喜欢在背后嚼舌根,青衣不是很喜欢,但面上依然客客气气,对她很尊重。

  察觉到门口的身影,屋内的人皆抬头看去,见着是青衣,许氏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青衣来了,几日不见出落得更加水灵了。”许氏起身走到青衣跟前,紧紧的握着青衣的手,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像是二人之间的感情很好。

  青衣不着痕迹的抽出手,原来表妹也来了,只是坐在角落里一言不语。

  “舅母与表妹前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倒是有些怠慢了。”青衣一边开口,一边走到柳氏的身旁,唤了一声“娘。”随后坐了下来。

  “这不都是自家人吗,想着今日没什么事就来了。”

  两家相隔较远,上官家在城东,柳家在城西。刚到湘城的时候,两家来往也比较频繁,只是后来舅父经常在外经商,慢慢的也就没那么频繁,只是逢年过节也会相互走动一下。

  柳氏跟这位兄长也不算太亲,柳氏是嫡出,而她的这位兄长是继室所出,不过这位继室比青衣的祖母进门早一些。

  “不知妹妹考虑的怎么样了?”

  青衣刚坐下就听见许氏的声音,听语气,似乎是在征求娘亲同意什么。

  只见柳氏面色为难,看了青衣一眼,青衣疑惑问道:“娘与舅母所谈何事啊?”

  柳氏刚要开口,一旁的许氏就已经迫不及待:“此番舅母前来,是来提亲的。”开口过后,就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提亲?这是为谁提亲?

  她又看向柳氏,柳氏道:“如今你表兄也到了适婚年纪,看上了栖梧,前来提亲。”

  青衣缓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她,悬着的一颗心又放下了。

  只是,向栖梧提亲,她也不能答应,栖梧只是暂住这里,并非卖给了上官府,没有谁有权利为她做主。

  何况,柳氏后面又说了一句话“做言儿的偏房。”

  闻言,青衣心中大惊“舅母,栖梧只不过是暂住在府上,并没有签下卖身契,府内着实没有人能替栖梧应下这门亲事。”再者,莫说是做柳谨言的偏房,就是正房,柳谨言也配不上栖梧。

  许氏为难的看着柳氏,只见她附和的点了点头。

  她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青衣,听闻你与她关系最好,麻烦你去跟她说说,嫁到柳家,可是她几世修来的福分。”

  许氏喋喋不休,若不是她的那个宝贝儿子非要娶什么君栖梧,她也不会拉下这个脸面前来。

  可青衣倒是有些不屑,旁人不知道的,她难道还不知晓?如今她的舅父宠爱偏房,管家之权都不在许氏手中。不过经过这两年来的观察,也明白了舅父为何这般对舅母。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及笄(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