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原来是他(一)
朱玥2018-11-22 16:523,296

  门口人来人往,已经有不少人驻足回首,见他闭口不言,实在一阵头大,若是传扬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非议将军府,她的语气温和下来,态度也不似刚刚那般冷漠。

  “地上冷,你别跪了,起来吧。”她的双眼一直盯着他。

  只见他面色为难,青衣又靠近了他两步,翎儿见状,挡在了青衣跟前,似乎是怕沈暮云再伤害她。她的这一举动落在沈暮云眼里,他的脸色越发难看,他已经后悔了。况且他也不是诚心将她害成这个样子的。

  青衣低声道“你快点起来吧,若是传扬出去,指不定旁人会说我将军府目中无人,让皇子跪在外面。”忽而,语气变得有些探究的意味“还是说,你不是来道歉的,而是想将这将军府推到风口浪尖上?”

  闻言,沈暮云终于有了几分动容,抬起头与他对视“没有,我真的只是登门道歉。”

  “既然是道歉,将军府已经原谅你了,你就不用道歉了,起来吧。”他眼底的真诚青衣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因为谁逼迫才来的,所以心里的不悦也就少了几分。

  “这……”沈暮云看了看四周,还在犹豫中“那你原谅我了吗?”他小心翼翼的问出声。

  青衣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愣了一下道“若是我没有原谅你,就不会出来管你了。”语毕,青衣嘴角上扬。

  这是沈暮云第一次见她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他态度恶劣,她也是一脸防备。

  “端王爷,你怎么来了?”青衣对着沈暮云的身后道,沈暮云以为她胡乱叫的,刚要说话,一记声音从身后传来,正是他三皇兄的。

  “路经此地,看这边有些热闹就过来了。”其实他是特意过来的,之前找不到理由,听林彦说她好得差不多了,又听说沈暮云在这里跪着,所以巴巴的跑过来。

  听到他声音的沈暮云身子一顿,果然是皇兄。他还记得那日皇兄吃人般的模样,自小到大从未见过皇兄这个模样。

  “三皇兄。”沈云卿走到他的面前,他轻唤了一声。

  看了他一眼,沈云卿点了点头。

  而青衣如同看到了救兵,面色大喜“王爷来的正好,你劝劝七皇子吧,堂堂皇子跪在臣子的家门口,成何体统。”

  见她义正言辞,沈云卿轻笑了一声“犯下这样的错,不好好受下惩罚,如何记得住。”

  “你……“听他这么说,青衣的脸瞬间垮了下来,要受罚,在宫里就好了。跑到这里来干嘛,皇室的脸都要丢尽了,万一日后皇帝秋后算账怎么办。

  只见沈云卿向后瞥了一眼,身后的阡尘上前,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将军府的人,走到翎儿面前,觉得她一个女子,拿不了那么多东西,又向后走去,递给男家丁。

  待他们接下后,又走到沈暮云面前将他扶起来“七皇子,请起吧。”

  沈暮云面带疑惑,看着自己的三皇兄。

  沈云卿道“你就起来吧,跪在这里像什么样子,父皇那里我自会去说。”

  也不知道是跪的时间长了,还是冷到了,只见他面色极为难看,还不如青衣的,忍不住心里鄙视,明明跪不了还要死撑。

  “嘶~”见他吸了一口冷气,额头都快皱在一起。

  “你怎么了?”不等青衣开口,沈云卿就先问道。

  “没什么。”沈暮云强颜欢笑的摇了摇头。

  可是青衣哪里会相信,一直盯着他,只见他动作有些奇怪,走到他身后,这一看,吓了她一跳,身后的衣服已经被雪染红了一片,他虽不是白色的衣服,可是一眼看去,也是格外显眼。

  “你衣服上怎么全是血?”她惊呼出声,闻言,沈云卿也看过去,神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像是见的多了。

  仔细一想也就知道了,想必是被责罚了。

  让人将他辅导府里,特地找来了伤药,由于青衣是女子,虽说年纪还小,但也不适合给他上药,就算适合,青衣也不肯。

  随意找了一间厢房,将他安排好,阡尘进去为他上药,其余的人都出来了。

  面对着端王爷,青衣想找借口离开,只是身为主人家,也不能将客人撇下,只好硬着头皮留下。

  每当沈云卿看向她的时候,她也回头看看他,笑的极为勉强,看上去格外怪异。

  “拿着。”他突然把手往青衣面前一伸,青衣险些被吓到,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随后才接着他递过来的东西。

  刚刚在门口的时候,不是已经将礼物给了府上的人了吗,怎么还有?

  而且,包装极为简单,就用普通的纸包起来的,掂量了两下,一脸不解的看着沈云卿,这难道是……绿豆糕?

  “特意让人做的,专门给你的。”

  闻言,青衣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正好这几日嘴馋,总觉得府上的越发难以入口。

  若是没有旁人,青衣会迫不及待的打开尝两口。

  “想吃就吃吧,不用在意这些礼节。”他相是看出青衣的心思,开口道。青衣摇了摇头,表示不肯。

  两人在凉亭中的桌旁坐了下来,有人端上来了茶水,青衣亲自为他倒上,随后双眼又一直盯着绿豆糕,隔着一层纸,都觉得闻着香。

  “你府上的厨子在哪找的?”她也想找一个做绿豆糕这么好吃的厨子,这样就不用眼馋他带过来的。

  听她这样问,沈云卿一眼就看出来她的心思,喝了一口茶道“青衣若是喜欢,等我回府让他来你们府上便可。”

  如此倒是极好,只是有些不妥,向端王府上要人,还是罢了。

  “王爷厚爱,这就不必了,我就是随口问问。”两人相对而坐,再也没有说话,再看看他,青衣难免有些闪躲,像端王这般的男子,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远远地可以心里崇拜,近了,会让人心虚。

  察觉到每次青衣看见他都会有些闪躲,上次虽说过,但她看上去似乎改不了,这让他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他就想亲近一个人,有这么难吗?

  他轻咳一声“青衣可还记得我?”

  “记得记得,怎么会不记得。”青衣脱口而出,沈云卿面色大喜,但还是有些怀疑,果然,立马又听她道“你是端王嘛,见过你几次的,莫说我,怕是天下的人都记得。”且不说每次都有交谈,第一次远远地看见他,就已经记得了。

  原本有些欣喜地他,瞬间笑意全无,单仍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

  他摇了摇头“你可还记得五年前每日来将军府的那个人?”

  五年前?听他这么一说,青衣也陷入了回忆,五年前她七岁,而钰儿才四岁。似乎是有那么一个人,大她五岁,她记得她好像叫他‘云卿哥哥’。云卿哥哥?好像听说端王的名讳也是云卿二字?难道……是同一个人?

  她眼神古怪的看着沈云卿,回见他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是你?”可是怎么看都不像。

  那时候府上的云卿哥哥,一脸冷漠,不爱笑,整日都板着一张脸,但是对她很好,所以他走了的时候,她还难过了许久,听爹爹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长时间才回来,可是,怎么可能是端王呢?

  “还以为你忘记了。”他的声音很温柔,让青衣觉得不可思议,居然真的是他,瞬时间,从对他敬畏变成了不知所措。

  看他的神情也不像是说谎,况且人家一个堂堂王爷,没必要骗她一个孩子。

  躺在床上,青衣再一次辗转难眠,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的云卿哥哥变成了端王爷。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沈云卿,已是三更天还将林彦拉着下棋,若是比医术,莫说是沈云卿,就算是天下间所有的名医都来了,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可偏偏是下棋,简直是在侮辱他。

  也不知道抽的哪门子风,从将军府回来就有些怪怪的,看上去也不像是不高兴,难道是?真是禽兽,人家上官青衣才十二岁,还是个孩子。

  感觉到对面不友善的目光,沈云卿抬头瞥了他一眼,又继续下棋。

  “为何这般表情看着本王?”

  察觉到自己目光太过于灼热,林彦方才收回视线,继续与他认真的下棋。

  只是没过了多久,林彦又忍不住了“听阡尘说,你看山了上官青衣?她年岁还小,你怕是有的等,况且人家是大将军的掌上明珠,断不可能做妾的。”

  闻言,沈云卿手中的黑子掉落在棋盘上,他想要伸手去捡,一时不察,竟让衣袖扫到了棋盘,一盘棋便这样毁了。

  林彦如释重负,每次要输了沈云卿就故意放他一马,这种感觉很不好,就像是自己的命被人捏住了。

  “你们倒是会猜想,只不过对她上心了一些,竟被你二人误会。”

  “难道你没看上她?”阡尘骗他?可是也不对啊,听说上官青衣没救了的时候,他跟快疯了的一样,这种担心,出了担心至亲会有,那便只有所爱之人了。

  这个沈云卿,看上就看上了,干嘛否认啊?大不了他不嘲笑就是。

  “于她,就像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人,我也说不出是什么样的,她像是一个妹妹,却又像是黑暗中的一抹阳光。”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原来是他(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