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原来是他(二)
朱玥2018-11-22 16:543,456

  他从小深得宠爱,或许是因为母妃的缘故,自从他记事开始,就知道父皇格外宠爱母妃,十余年来圣宠不衰。

  也是为了母妃,父皇屡次想要废后以及太子,可是都被母妃制止了,皇后是太傅的女儿,朝中太傅根基很深,而母妃进宫前不过是一个教书先生,女承父业。

  皇后生怕他母妃抢走她的殊荣,害死了他的母妃淑贵妃,人人都说她是病死的,可是他知道,母妃是被皇后下毒,只是苦无证据。

  后来还想对他下手,他却以伤心为由住在将军府,那日,他站在池塘边看水里的鱼,青衣却以为他要自尽,拦下了他。跟青衣相处的日子,是他最无忧的一段时间。原以为她是一个男孩,后来才知道是上官将军的掌上明珠。

  她说她一直想有一个哥哥,能够带着她闯江湖的哥哥,他说过,会像兄长一样会护着她一生,将来带着她闯江湖。

  后来他要离开这里,因为皇后的手伸的太长,他说要去母妃的故乡守丧,皇帝宠爱淑贵妃,便由着去了。

  之后一段日子风平浪静,原以为皇后收手了,直到他毒发,原来不知何时,皇后就已经对他下了慢性毒药,所幸遇见了林彦。

  一直到今年年初,他被皇帝封为端王,在朝中根基已深,手握一半兵权,如此皇后再也下不了手,只是没想到,她忘记了他这哥哥,但她还是没变,喜欢穿着男装骗人。

  谁能想到,皇后表面看上去与世无争,以仁慈亲和治理后宫,天下人人皆称赞,她却是一个如此恶毒的女人。

  他曾经发过誓,要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血债血偿。

  林彦闻言,忍不住咋舌,原来在他的身上也经历过这等狗血的事。皇后他是见过,他还赞叹过,性子温和,年轻的时候一定是出尘脱俗,明艳动人。没想到…

  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以后若是娶亲,尽量只娶一个。

  “合着你就当她是妹妹啊?”林彦问出声。

  沈云卿点了点头,道“不然你以为呢?就像是你想的,我还没那么禽兽,青衣才十二岁,还是个孩子。”

  林彦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他怎么知道他在心里骂他禽兽。

  许是夜色太暗,沈云卿没有看清他的脸。

  第二日,沈云卿刚上朝回来,用了早膳,见时辰差不多,让人准备好绿豆糕,又向将军府赶去。

  让他没想到的是,沈暮云居然也在,青衣面前还是不好,而沈暮云看上去气色比昨日好多了,两人有说有笑,也不知道沈暮云讲了什么,惹得青衣捂嘴直笑,跟小时候一样,笑的那般开心。

  “三皇兄,你来了。”沈暮云最先看到他,故而大声的打招呼。

  青衣闻言也看向了他那边,她还记得昨日他的话,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

  又看见他手中提的东西,不用猜她都知道,一定是绿豆糕,一瞬间她两眼放光。

  沈云卿点了点头,走到青衣跟前,把绿豆糕递给青衣,青衣故作不好意思,却飞快的接下。

  “时辰不早了,既然皇兄来了,那我就回宫了。”他出来的时辰有些长了,怕母妃担心,父皇训斥他读书不用功,所以要早些回去看书。

  “去吧,路上小心些。”沈云卿虽说对他漠不关心,却还是叮嘱了一句。

  沈暮云点点头“皇兄放心吧。”

  “你何时与暮云关系这般好了?”他有些好奇,按理来说,不应该是闭门不见吗?

  青衣道“七皇子非要进来,况且我也不是那么记仇的人,多一个朋友总是好的。”

  两人目送他离开,青衣的目光又落在绿豆糕上面。沈云卿自顾的坐在青衣对面,虽说没有以往的敬畏,却还是觉得不自在。

  小时候最喜欢的哥哥,突然变成了人人敬仰的王爷。

  “你还是不相信我?”他一如既往的笑意,青衣看了看他,先是点头,后是摇头。

  “王爷…”刚唤了他一声,就被他打断“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唤我云卿哥哥吧,听着舒服。”

  青衣愕然,这…着实有些叫不出口。

  也难怪,难怪他会对她这么好,还以为是因为爹爹的缘故,让她猜了许久,如今看了,一切都说的通了。

  “云…王爷,那你后来去哪里了?”都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王爷不应该都在皇宫吗?

  知道她还是有些不习惯,沈云卿如同小时候那般摸她的头,让青衣觉得别扭。

  “那时候母妃死了,有些难以接受,后来去了青州游玩,今年才回来的。”

  青衣仔细想了想,原来是今年刚回来的,怪不得端王爷也是今年才听说的,以前都不知道有这个人,只是他真的很厉害,不到一年,就成了皇城的风云人物。

  沈云卿心细的跟她讲了缘由,却没有讲宫里的事,也没有讲他中毒的事,只说了去游玩。

  所以青衣有些不悦,当年还以为他是有什么事,原来只是去游玩。

  “之前说过的,等你长大,带你仗剑走天涯。”

  突然提到小时候最想做的事,青衣又有些欣喜,神情忽然又低落起来。如今她都不能练武了,如何再闯荡江湖?

  看她的神情,沈云卿自然知道她在长什么,遂安慰道“闯江湖不一定要会武功,有我就行了,我可以保护青衣。”

  回想中秋那日在大街上看到的一幕,他的武功的确很厉害。

  青衣还是愁眉不展:“可不会武功如何做侠女呢。”

  沈云卿“你只是身子差,并非病重,林彦会治好的。他都能将你从鬼门关拉回来,调养身子算不了什么。”

  听到林彦的名字,青衣赞同的点了点头,她听很多人说过,她能醒过来,多亏了林彦,不得不佩服,端王果然厉害。

  “你穿女装挺好看的,红色也很衬你,等我回去,让人给你多送些红色的绸缎来。”

  青衣连忙摆手,府上已经有不少了,再送来怕是放不下了。

  “你正是长身子的年纪,现在能穿的,过几个月就未必能穿了。”

  想想也是,以前穿男装的时候就是这样,明明春日还能穿的上的衣服,到了秋日,就已经短了一截。

  她点了点头道:“谢王爷。”

  沈云卿:“不必客气。”

  原以为没什么事,他就会离开了,可是看他的样子,似乎没有打算要走的样子。

  前方又传来他的声音“青衣长大了不少,那日在皇宫险些认不出来。”其实他就说没有认出来,也是她提了一声,他才知道。

  回来这么久没有去将军府,倒不是他不想,只是事多,没顾上。

  当初看他在池塘边,也不是想拦着他寻短见,只是不想他死在将军府,不然多麻烦。

  况且淹死的人多难看,到时候府上又要乱成一锅粥。却没想到,他居然是一个皇子,还是皇上最宠爱的。

  沈云卿回府后,果然让人把厨子送来了,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厨娘,长的不怎么样,不过看上去倒是忠厚老实,怎么也看不出来,那么好吃的绿豆糕居然是她做出来的。

  青衣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将她推下水的人做朋友,每日一大早沈暮云就高高兴兴的来将军府。

  有时候会带上上官钰,然后讲一些极为有趣的事,青衣听得格外起劲,然而不管说什么,沈暮云都闭口不提练武的事,就怕让青衣想起不高兴的事。

  他来将军府的时候,经常会撞上李承轩,从沈暮云的口中青衣了解到,原来之前李承轩跟他关系极为要好,自从青衣落水后,两人就没有再说一句话。

  倒不是沈暮云不想跟他说,而是每次跟他说话,都被他一副死人脸给逼回来。

  青衣只觉得好笑,她都不计较了,怎么承轩哥哥还这样计较呢。

  然而让她高兴的是,每次沈暮云送了什么东西,没多久李承轩就会送更多的来,高兴是高兴,就是怕侯夫人责怪他。他却说“我娘知道的,这些东西还都是她准备的呢。”

  转眼间到了除夕,人人都是一脸喜庆,过了今日,新的一年就要开始了。

  过去的一年,虽说有不开心,但也有开心,她认识了对她很好的李承轩,有趣的七皇子,还有幼时的云卿哥哥也回来了。

  夜里,外面好多百姓都在放烟花爆竹,火光下的青衣脸上洋溢着别样的光彩。

  岭南侯夫人带着李承轩到将军府做客,觉得无聊,李承轩就拉上青衣独自出来。

  上官钰原本也想跟着,却被柳氏拉着,说他年纪小,容易走丢。上官钰有些不高兴,就算走丢了他也能找得到路回来。

  然而李承轩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再有三个月他就十五了,而青衣也是,只有两年多就及笈可以嫁人。虽说也有未及笈就嫁人的,可是一般都会将女儿留到及笈。

  他是喜欢青衣的,想要保护她一辈子,等她及笈,还不到三年,他能等的。

  “青衣,许个愿吧。”耳畔传来李承轩的声音,青衣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的傻傻的。

  于是双手合十,心中默念:希望家人平安,爹娘长命百岁。希望将来跟娘亲一样,嫁给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缓缓睁开眼,面前多了一张脸,一直盯着她,正是李承轩。

  他好奇的问“青衣许了什么愿?”

  青衣摇摇头,不告诉他,李承轩故作不想知道的模样。

  然后瞥了一眼青衣,又道:“我也许了愿,你若是想知道,就先用你的来换。”

  原以为青衣会好奇,谁知她挑了挑眉就转身,并且说“我才不想知道呢。”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天涯寻觅难聚守(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的皇后不爱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