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醒来,分离
寂若浮华2021-05-19 04:022,173

  再阴黑的夜都总有日出之时,再狂大的风也总有停息的时候,再错中复杂的事实也总有拨开云雾的一天,就像现在他们没有前世缠绵的回忆,可在一起仍然可以安心的睡去。

  也许是因为前一天折腾的太累了,鸾儿浑浑噩噩的靠着墙,便死死地睡去,什么逃跑,什么生死在周公面前都那样微乎其微。

  等鸾儿醒来的时候程凤只是直直的盯着她,目光中若有若无的柔情。还好柔情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仰天的大笑,还好是玩味的大笑,要不然鸾儿会陷入他的深渊。

  时不时看看鸾儿,反而笑的更凶,鸾儿疑惑:难道是自己的睡相太搞笑,可是俞睿他说还可以啊。

  鸾儿也轻蔑的看着程凤,冷笑着以对待他的莫名其妙。可是感觉到自己的脸紧绷绷的,好像脸上涂上了什么粘粘的东西,干了之后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上。用手轻轻一试,是已经干了的血。原来是昨天给他治疗伤口的时候不小心弄上的。

  唉,鸾儿总是这样。

  “好了别笑了,不就是脸上有你的血吗?要不是你,我才不会这样那,难怪昨天那个女子看我的目光怪怪的。”

  真是气死啦,他明明知道自己昨天的窘况,可还让自己在那么漂亮的女子之面前出丑,想想鸾儿就生气,可是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气,又该怎么发泄。

  “不过那个女子真的挺美的,而且好像也很温柔,不像有些人啊!”

  看着他摇头,那种鄙夷的表情,鸾儿的气就不从一处出,抓起身边的干草就撇向他。

  “好了,我有些渴啦,还劳烦大小姐给在下弄些水,可好?”

  这话说得倒是彬彬有礼似乎,他抓鸾儿来似乎并不是为了逃跑,而是带她来郊游,令鸾儿真是又有气却又气不起来,又不知怎么对待他。

  “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本小姐就去给你弄些水来。”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是他欠了自己的,可为什么现在弄得好像是自己欠了他的,鸾儿心中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觉得他的声音好像有魔力似的,即是心里不服可是还是去做。

  显然程凤对这里还是熟悉的,鸾儿走了不久就找到了一方小小的泉眼。泉水清清的,看上去心中就不由得甘甜起来。

  将头轻轻向前一探,清冽的泉水中映出自己一张早已面目全飞的面庞,鲜红的血液早已变得暗红。

  凉凉的泉水打在脸上,顿觉自己的精神一下就清醒了,清风徐来,浑身不觉就抖擞起来。好啦,那么做完这最后一件事,我可要离开啦,爹爹一定会急坏了的。想着就四处找可以用来盛水的东西,可是这荒郊野岭的,拿什么盛水那。树叶只有这个了那么要好好找找了,毕竟那个人该很渴了。

  鸾儿走后,程凤静静地想着回去之后的种种:加注在自己身上的仇恨终于到了开始抱回的时候,只是这一条路走来要很艰辛。不知姑姑看到这块宿神石会怎样,这么多年,她为了帮自己报仇也付出了太多太多。

  心中愁苦顿生,一面是为姑姑,那个不知为了什么一直呵护着自己,教自己习武的,将一生心血都倾注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令一面是为自己,在与那女子相仿的年纪时,他除了习武就是,就是学着怎样将仇恨深深的根植在自己的信念里。自己的身上背负太多的仇恨,终究还是不能快乐起来。不知为何,连自己都觉得即使自己报了仇,自己以后的人生亦不会快乐的,自己也说不上什么原因,可能与那个女子有关吧!又,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哎,你要的水。”

  说着鸾儿已将水拿到了程凤的面前,水是用叶子包住的,边缘还在一滴一滴的向下掉,晶莹的水珠大在地面上,瞬间没了踪影。

  叶子里的水,程凤一口还不够,程凤轻笑一声,也不想言语什么,将眼光牢牢地锁在,那堆早已烧的黑乎乎一堆的黑炭上。

  “你看看我好不好,为了这么点水,我都成什么样子啦!”

  鸾儿没有好气的说着,指着自己的头发,蓬蓬的乱乱的,还带着片片的也不知草还是树叶的东西。但看看手里的水也确实少了一点,心中就惭愧下来啦。

  “好了,虽然说少了点,但也可以解解渴啊。你昨夜出了许多汗,需要水补充一下。”

  说着手又向程凤靠了靠,可是程凤却从身后取出一支水壶,斜睨着鸾儿大口大口的喝着水。其实程凤早就醒来,出去走了走,可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回来,也许是身体太虚弱走不了太远,也许是心中还是想再看看那个满脸涂有自己鲜血的女子。

  “你太欺负人啦,你真是卑鄙,打不过人家就抓个女人来做人质,还处处刁难我,你……”

  说着早已将那水泼向潮湿的空中,举起手就要打程凤,可是就在马上要碰到程凤的时候,她意识到程凤仍有伤在身,狠狠的将双拳直直的垂了下去。真是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容易心软,还要帮他包扎,昨天好好地折磨折磨他好了。

  “你为什么不逃?为什么还要回来?”

  其实,程凤是有意要放走鸾儿的,只是没有想到,她会笨的再回来,还带着那一点点的水,真不知道到时自己的剑架在她的脖子上的时候是不是会想到今天种种,是不是自己会下不去手。

  “我?”

  被程凤反问,鸾儿一下词穷。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走,自己不是真的是傻啦?

  “你不走,我要走啦!”

  说完便起身,抖了抖衣服上的褶皱,不管鸾儿窘困的站在那里,“还有回去告诉你爹,我姓程。”说着头也不回的走啦,不做任何迟疑。

  “那我怎么回去?”

  “你来时沿途丢下的玉珠足矣将你带回去的!”

  山洞中只有程凤空空的声音。是的,正如程凤所说的,沿途鸾儿早就将手上的那只玉珠手链上的珠子撒在路旁,可是还是被他发现。鸾儿叫住他是因为,在她沉睡的那段路,早已辨不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