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宿神石(1)
寂若浮华2021-05-19 04:021,759

  凤庄,一个神秘的庄园,坐落在幽密深林之间,隐迹在蔼蔼晨雾之中。

  当今世上知此庄者少之又少,不仅仅是因为此庄身处密林之间,有瘴气所佑,更重要的是在十几年前,这里并不叫凤庄,叫什么,许是也没有多少人会留心的,只是在曾经的繁华与喧嚣悄然成为过往的时候,一切都没有当时存在时那么重要。即时曾经怎样的辉煌过,今天依然这样颓废着,荒芜着,远离人世,远离纷争,远离早已不分黑白的世道。

  可是身在如此的恬静的环境中又能如何那?当人心存在仇恨时,即使在这世间仅有你一人依然心不会静,气不会平。

  没有想到当程凤再一次回来的时候自己的心里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似乎这么多年的痛苦一下子在这瞬间即将迸发出来,可是他们只是紧紧地压在胸口,任由你怎样的想发泄出来;可他们似乎有意与你玩笑,不肯脱离你的身,又时不时还会调皮的出来跳跳,搅乱你本平静的心。

  几个翻身来到自己的房间,本想换件衣服就去给姑姑请罪,可是还没有进门就被老管家叫住。

  “少主,你总算回来了,夫人在正堂已经等了你很久啦,看样子又要唠叨没完了。”

  一个满面慈祥的老人,虽然是一件很急的事情,可他的脸上依然挂着和蔼的微笑,语气平和不急不缓,怕是只有历经太多的人才会有如此淡定的态度。

  “好的,张伯,我马上就去,保准今天不会让她唠叨的太久。”

  说着一抹斜斜的微笑漾在脸上,引来老者淡淡一笑。

  “那你快些。”

  转身边离去了,剩下程凤一个人伫立在门前,猜测着这个深藏不漏的老人的点滴。

  换好衣服,拿起那块宿神石,便匆匆忙忙的去了正堂,这么多年了,也许那些早已尘封了的往事今天应该到了重见天日的时候。

  正堂,宽敞的厅堂,两排木桌椅整整齐齐的排着,暗红光滑的桌面泛着陈旧的古气,庄严又不失风度。

  堂中立着一位三十几岁的少妇,一身深蓝盘领、紧身窄袖、合身的长衫、瘦长裙,让这原本艳丽的脸庞更显风姿与成熟的气韵。

  看背影便知这个女人一定是在生气,肩头上下颤动着,胸腔也随之起伏着,鼻息吐着粗气,眉心紧蹙着,略显娇柔,双手相握负于身后,只指节早已泛白。凭借她的内功修为,怕是早已听见了程凤的脚步。

  程凤刚一进门,迎面便飞来一个茶盏,茶盏虽早已脱离了女子的手可还是带着几分力道。程凤早已习惯了这些小伎俩,便轻易地躲开。只是那只茶盏狠狠的朝着门框砸去,瞬间裂成脆片,纷纷扬扬向四周飞去。

  程凤不得不躲闪,即使如此还是有些碎片划破了衣衫。杯中的水也随之细密成珠,飘洒在空中。在阳光照耀下,闪着五彩的光芒,分外妖娆,而后便是脆片与水滴哗哗落地之音,有清脆,亦有柔和。

  女子单手掐在腰上,另一只手指着程凤便向他走过去。未等程凤开口便开始了她滔滔不绝的训人功夫。

  “你,你可真是长大了,翅膀长硬了是不是?都会跑出去闹事啦。我跟你说过多少次,那些贼子武功高,心机重,手段狠,你处世未深,远不是他们的对手。难道你忍了这么多年就差这一时了吗?真是沉不住气。还有挑什么时候去不好,偏偏挑于老头寿辰去,若是他们四个老头都在,怕是你早就没命啦!难道我没有告诉过你不要打草惊蛇吗?……”

  女子看来是要好好地训导程凤,可是程凤早已听够了,脸上早已有了疲倦的表情,晃了晃身子找了张最近的椅子,斜斜的倚了上去,单手支着头,向那女子摇了摇手,以示他倦了,也听够啦。然后从怀中取出那块用白布包裹着的宿神石,向那女子晃晃。

  见程凤如此心不在焉的样子就来气,更想上去打他,可是当她看见那物时,要去打程凤的手静静地停在了那里。

  一时竟忘记了此时的情景,一个人愣愣的站在里,竟忘了去接那神石。一种绝望与期待的共存的情感瞬时涌上心头,期待是期待那便是宿神石,那么他们承受的这么多年的仇恨终于到了可以报的时候了,那么早报便是早结束早解脱;绝望,是因为,在即将的日子里怕是都要沉浸在报仇的痛苦之中,而之前自己所维持的表面上的欢天喜地的日子也即将结束,真正的报仇现在是真的开始了,在也不是曾经的嘴上的说笑,那么本就噩梦缠身的夜里是否就要成为不眠夜。

  脸上的表情早已呆滞,双眼呆呆的看着那小小的物体,没了言语,没了表情,没了动作。

  程凤看到这样的姑姑不禁顿生怜心,不曾想过那个喜爱嬉笑打闹,教导自己那样严厉的姑姑,在面临真正的仇恨的时候变得如此憔悴,如此无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愿,与凤和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