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社失画
吉塔米谷2021-05-19 03:592,682

  正在他们享受美食的时候,我无意间看到了正在不远处和掌柜说话的欧阳风。看来他也很有闲情来这逛逛,他可能察觉一丝异样转头向我们这边瞄了几眼,我以为他会过来和我们打招呼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他既没有来也没有在酒楼再停留,只是和掌柜交头接耳说了些什么然后掌柜脸色严肃地点点头,欧阳风就走了。

  我把目光转移到餐桌上的时候,盘子也已经空空如也了,再看看吃饱的丞淅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打了一个嗝,皇甫然正在拿手帕擦着嘴,公伯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看我。

  “喂!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还没有吃呢!”我愤怒的低声吼道。

  丞淅和皇甫然尴尬的笑说:“要不再给你点一份?实在太好吃了我们都忘了你还没有吃呢。”

  “你,你,你们,哼!”我生气的转头不看他们,却看到大部分的人都朝二楼看去。

  有几个穿的很儒雅的人走上二楼,二楼的一个服务员拦下那几个人说:“敢问公子贵姓?”

  其中一个面如玉冠,目如朗星,唇若涂脂的男子上前恭敬的说:“在下上官晓伟!”

  服务员也有礼貌的说着进入雅社的规则,就是作一首诗不限题。

  上官晓伟思考了一下然后转身扫视楼下的食客们,食客们都等着他作诗,他整整袖口说:“天下第一楼,美味佳肴求!”

  大家都在等下文,他抬起头流线型的侧脸甚是好看,他看着门匾上的说:“诗词歌赋谋?还得上二楼!”

  上官晓伟说罢,全场“切”声一片。服务员却鼓掌道:“好诗!”

  “上官公子请!”服务员开道,领着上官晓伟他们进入雅社大厅。

  没有菜我只能拿起一个看着比较好吃的白白的馒头啃了一口,皇甫然说这样的水平就可以啊就提议要去雅社,我说:“我还饿呢,等吃完了再去。”

  皇甫然起身说:“再不去就晚了,等回来给你点更好吃的。”拉起我就走,我拿着那个馒头的胳膊在空中挥了一圈好险没有被挥掉,于是接着啃。

  丞淅和公伯也起身跟上我们,我们刚到二楼雅社的门口,便出现另一个接待员:“客官,请留步。”

  我和然被拦下,身后的丞淅和公伯也停下来。接待员说:“请客官作一首诗才可通过。”

  皇甫然、丞淅和公伯正在思索着,我看着手上的馒头文思泉涌啊,托起手中的馒头诉苦道:“馒头握在手,咸菜啃个够。问佳肴何求?全进他们口!”

  楼下一阵哄笑,皇甫然、丞淅和公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接待员皱了一下眉头瞬间展容笑道:“可以通过,各位客官请!”

  我’哼’了一声跟着接待员走进雅社,皇甫然他们紧随其后不敢作声。进入雅社大厅的一瞬间像是进入了会议厅,哪有品诗赏画轻松的气氛,气氛不仅有些拘谨而且每个人都有一身”官气”充斥着这挂满名师的诗画屋子,十分不协调不搭调。

  我们站在门口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看到皇甫然便热情的道:“郡主驾到,恕下官失礼!”说着便行礼,其他人正在纳闷中看到尚书大人行礼也跟着行礼。

  皇甫然扶起中年男子迎笑道:“尚书大人,快请起!”

  皇甫然扶起尚书诸葛南问道:“各位大人真是好雅兴,全聚在雅社了!”

  诸葛南说:“我们是因为听说雅社收藏着一副绝世好画,所以特意来瞻仰一番。”

  在诸葛南身后有十来个人,估计都是在朝为官的大人,有几个比较年轻的人其中还有上官晓伟饶有兴趣的看向我们。

  这时刚才带我们进来的那个接待员,走到长九尺的条桌前转动桌上的一个其貌不扬的花瓶。墙上本来的图案瞬间以不规则的形状向外四散裂开,露出一个凹进去的小洞。我们的视线一直盯着小洞,洞里却什么也没有,让人大失所望。

  接待员惊叫起来:“画被偷了!”

  雅社的气氛瞬间凝聚,画丢失,在场的人都脱不了干系。我问那个接待员:“这幅画什么时候放到这的?”

  接待员说:“画被收藏的时候就一直放到这,没有换过地方。”

  “那谁负责保存这幅画?”我走到条桌前仔细找着微小的痕迹。

  “一直是我,今天早上我来打扫房间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那副画还在。”接待员回忆道。

  “中间有没有人来过?”我问。

  “直到雅社开始进客,禁止其他人进入的。”接待员说。

  既然没有人在我们之前来过那就是我们中间的人了,我用手轻轻摸摸蜡烛座四周很光滑颜色也很新,和另一个放在不远处的蜡烛座相比就更明显了,还有放蜡烛座的桌角有东西划蹭过的痕迹。我问:“这台蜡烛座什么时候放到这的?”

  “一年了吧。”接待员摸摸后脑勺回忆说。

  “有没有其中一个换过?”

  “一个?蜡烛座要换也是换一对的,没有换过一个的。”

  我转身看向大家说:“小偷就在我们当中!”

  说完大家唏嘘一片,我仔细的观察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除了疑惑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难道是我判断错了?这时我注意到上官晓伟身边那个男子可谓身高八尺,修身?i丽,衣着华丽整齐还时不时的整整自己的衣服看看没有皱褶,只是腰间所挂红色的香囊却有丝线断开像是用锋利的东西划破的。

  “是谁?”上官晓伟问。

  “他!”我指着上官晓伟旁边那个男子说。

  “大胆女子,竟然诬告礼部侍郎诸葛元阳大人!”有人高声指责狄笑笑。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个男子。

  那个男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你有什么证据?”

  我在条桌周围转了一圈然后掀开垂在桌下的布,看到一个倒在地上断裂的蜡烛座,还有划蹭过的痕迹,划蹭的地方有一根被扯断细细的红色丝线。我拿着那个破旧的蜡烛座和条桌上的另一个放在一起果然是一对,和桌上划蹭的痕迹也很吻合。

  “就是这个蜡烛座!”我举起从桌子下找到的蜡烛座坚定地说。

  “这能证明什么?”上官晓伟问。

  我轻轻扯下蜡烛座上细细的红色丝线,那个男子猛然意识到,赶紧低头看腰间的香囊。大家都朝他看的地方看去,又是一片唏嘘声想起。

  “在偷窃的过程中碰倒了蜡烛座掉到地上摔裂,他怕被人起疑便随便拿了一个蜡烛座放在原来那个蜡烛座的位置,把那个断裂的踢到桌子底下正好被桌子上垂下来的布遮住,却不知蜡烛座掉下来的时候划破他腰间红色的香囊。试问一个这么注重自己衣着的人却忽略了腰间的香囊,这叫人很是怀疑。你说呢?侍郎大人!”狄笑笑嘴角微微翘起,眼睛明亮而有神。

  “哈哈,不愧是狄仁杰的后人,果然明断!”尚书诸葛南这时大声笑道看着庆王爷向皇上力谏的狄笑笑。

  “尚书大人这是?”我怎么感觉诸葛南话里有话啊。

  “阳儿,拿出来吧。”诸葛南朝诸葛元阳说道。

  诸葛元阳从里间的花瓶里拿出那副画在众人面前展开,一副绝美的山水图呈现在大家面前,赞叹声不断。

  “就是这副画!”那接待员再次惊叫道。

  诸葛元阳把画收起来还给了那个接待员,接待员赶紧去接放回那个小洞里,转动蜡烛座墙壁又还原原来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