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前方
吉塔米谷2021-05-19 03:592,375

  [我若不勇敢,谁替我坚强!]

  诸葛元阳有些不满站到诸葛南旁边说:“我都说了,偷东西这些事我做不来,那么多大臣非让我动手看吧露馅了。”

  原来这次的雅社失画是皇上委派尚书诸葛南来试探狄笑笑的实力,礼部侍郎诸葛元阳是诸葛南的儿子,这次诸葛元阳“偷画”也是诸葛南的意思,是为试探狄笑笑这个神探后人到底有没有遗传神探判案的基因。

  诸葛南知道这次试探有些委屈了狄笑笑,便邀请狄笑笑、郡主及她的同伴还有上官晓伟一起去他家吃晚饭。

  我们围坐在饭桌前,元阳有些不高兴闷闷的扒着自己碗里的饭,我问他:“元阳,你怎么了?”

  “笑笑,以后我们就是同僚了,刚才试探你的事你不会介意吧?我不是有意的都是我爹非让我这么干的!”诸葛元阳嘴巴紧闭脸上绷紧等着狄笑笑的回话。

  坐在上位的诸葛南有些哭笑不得,儿子这是看到漂亮姑娘就忘了爹喽。

  狄笑笑哑然失笑道:“不会,这也不能怪尚书大人,我能理解!”

  诸葛元阳看到狄笑笑没有在意也没有怪他,他是真心的欢喜,心里甜甜的。脸上的笑意未减却瞥见旁边上官晓伟在嘲笑他,他转头没搭理上官晓伟。上官晓伟倒是有些诧异要是在以前他这么笑元阳,元阳肯定上手打他。这次元阳连手指头都没动真是奇了。

  狄笑笑等人在尚书家吃过晚饭就要走了,元阳想要送狄笑笑,狄笑笑以身边有公伯保护安全拒绝了元阳,元阳有些不高兴。

  上官晓伟安慰元阳说:“你们第一次见面,哪个姑娘会让不熟悉的人在大晚上走在自己身边。”

  “也是”元阳有些明白了,他转头看着经常混在女人堆里的上官晓伟似笑非笑地说:“你很能理解女人的心思嘛?”

  上官晓伟看着元阳怪异地笑,一见如故的他们从进入礼部就一起共事,对元阳的喜怒哀乐都领悟的很深刻,上官晓伟说:“我还有事,我走啊明天见。”说完拔腿就跑。

  元阳纳闷道:“我又吃不了你,干嘛跑那么快!”

  狄笑笑他们走在回王府的路上,走着走着狄笑笑给了丞淅一个眼色便拉着公伯去走另一条道。

  我和公伯肩并肩走在回王府的另一条路,公伯问:“你不怕然知道你刻意给他俩制造机会生气吗?”

  我看着前方黑色的夜幕笼罩着寂寞的大街,偶尔有几个路边摊贩收拾东西。

  “如果这次机会能让他们最终在一起,她打我都没有关系。你知道两个人能在一起是多么的不容易!”我想起薄欧,薄欧,我最近比较忙没有时间去想你,你现在过的怎么样了?你会不会在某一个时刻想起曾经有个人和你一起也这样肩并肩走在大街上……

  公伯没有说话,心里有些隐隐的痛,想起了曲慧曾经让他魂不守舍、整日想着的曲慧,他愿意为她推开所以喜欢他的女子一生只爱她,即使让他孤独一生也不在乎。有些感情认真了,心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即使她嫁给了别人,这一生也只愿为她孤独!

  “公伯,我们进宫查案一步一步进行着,我的心里有些没底。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能力帮助独孤曲曲救出他爹。”我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色,就像自己的心正在走向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洞里,想要回头却发现回头的路在慢慢的消失,我是再也回不去了吗?看着前方的黑暗无情地吞噬着照我前进的那一丝微弱的光,我感到有些无助。

  “笑笑,你要相信自己!我知道你现在有些胆怯,但是你不逼自己一把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有多优秀!”公伯停下来看着我,在昏暗的光线下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感觉的到他坚定的信念,鼓舞着我坚强的面对前方的黑洞,只要走过去…只要走过去就能看到胜利的曙光!

  “公伯,你平时都是这么逼自己的吗?”我走在公伯的后面,听着他的脚步声有些许沉重,他的内心一定比我还无助。

  “我只是觉得我没有回的头路,只能不断朝着前方走。即使累的身心俱疲也要托着往前走,决不能倒下因为我知道还有一个人需要我去守护!”公伯的脚步放慢下来,与我并肩。

  “只是守护吗?可是你终有累倒的一天,不能在守护他了。他会不会知道呢?”薄欧我想一直守护在你身边,可是现在我不能守在你身边,你会不会已经忘了我了呢?

  “既然你愿意去守护他,又怎么会计较他会不会知道呢。”公伯说。

  “那你的付出不是白费了吗?”我问。

  “爱一个人就是在付出,还要时刻准备着受到伤害。那你觉得这是在白费吗?”公伯问。

  “这…。”我无言以对,对于爱情我没有太深的理解,对于爱情中这种大爱我想我还不能做到,对于薄欧我会不会只是愧疚?守护他会不会只是还他的恩情呢?

  我感觉本来不长的路程我们走了好长时间才走到了王府门口,我发现一直都是公伯在带路我跟在后面,我跟上公伯的脚步问:“我是不是不认识路?”

  公伯好笑的看着我说:“你觉得呢?你挑得好路我们绕了一圈才回来!”

  我看着那条走过来的路无尽头的蔓延在黑色中,深邃而寂寞。

  “我说你怎么一直在我前面呢,嘿嘿,不好意思噢!”我选择的路却让他一直带着向前走,他就像我们的大哥哥一样谦让着我们,照顾着我们。我很欣慰有这样的朋友。

  “好了,回去吧。”公伯看着狄笑笑脸上的表情像是在跳舞一般搞笑。

  “你们终于回来了!”刚进屋就看见然着急的在屋里来回踱步,王爷也坐在屋里等我们。

  “对不起,是我带错路了,所以绕了一圈才回来。”我看着着急的然心里有些内疚的自责道。

  “你说你做什么不行要做月老,看,把自己绕进去了,如果你有什么事我可怎么办!”皇甫然看到他们安然回来安心了,可又生气他们一句话没有就把她和丞淅“甩了”,要是遇到什么事这可让她怎么办!责备狄笑笑的同时又怪自己疏忽。

  “我不会有事的,我不和公伯一起嘛怎么会有事呢?”我笑着拉着然的手说。然的手有些凉凉的应该是等我的时候穿的有些少冻得。

  庆王爷站起来安慰女儿说:“好了然儿,他们这不是安全的回来了嘛,爹的管辖范围怎么会有人敢乱来呢!”

  皇甫然知道大家都是为让她安心,可是从小没有安全感的她,即使生活在安逸中也时刻警觉身边的危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