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跟随
吉塔米谷2021-05-19 03:592,413

  [如果你不喜欢面对我,那我会在你的背影里默默的爱你。]

  狄笑笑来到白须道长的帐篷,看到白须道长正在整理行装。

  “道长,你要走吗?”我问。

  “是啊,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白须道长回头看看我然后转身继续收拾。

  “我无依无靠的,你起码得告诉我有缘人是谁啊,我才有依靠啊,要不然我盲目的找会很辛苦的。道长!前辈!圣人!仙人!大哥啊!帮帮我这个可怜的人吧?”我拽着道长的衣角苦苦哀求,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蹭在道长洁白的衣服上。

  “停!你不要淑女形象我还要衣服。”白须道长嫌弃的把我推开。

  “那你就告诉我,有缘人是谁?”我用期望的眼神看着道长。

  “那我就发发善心告诉你,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啊。”道长摸着自己的白须。

  “是谁啊?”我两眼放光,终于要知道了有缘人是谁了。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我都不知道我的情人是谁,从哪来的相思啊?”

  “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额,那换句,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我知道啊,所以说不枉少年,赶紧告诉我的有缘人是谁啊?”狄笑笑以最后忍耐的底线问白须道长。

  “这个,那个君子不强人所难!”

  “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我的有缘人到底是谁啊!”狄笑笑以低吼的语气控诉道长的敷衍。

  道长看到狄笑笑由气急败坏转为呲嘴獠牙的面孔,很是恐惧!

  “是。。是。。他已经出现在你身边了”

  “他叫啥?”

  “天。。天机不可泄露”

  “又来!”

  “薄凉不负卿,曲曲待情归!”白须道长捋捋胡须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

  “什么意思?”狄笑笑疑惑不解的问。

  “只要你记住这句话就会找到你的有缘人。好了,时间不早了,贫道该离开了。”白须道长说完拿着包袱然后挥一挥宽大的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扬起一层尘土。

  “薄凉不负卿,曲曲待情归。薄凉不负卿……”狄笑笑看着白须道长远去的背影嘴里一直默念着这句话。

  “笑笑,我们要启程了。”皇甫然跑进毡包看到正在神游的狄笑笑。

  “笑笑,笑笑!”

  “啊,启程?去哪?”

  “当然是回皇甫国了,梓媛和拓跋已经成亲了,我们是时候回家了。”皇甫然说。

  “皇甫国,我已不是梓媛也不是公冶家的人更不是皇甫国的人。家?我在这里已经没有家了!”狄笑笑神情很是凄凉。

  “笑笑,你忘了还有我,是我们一起来到这个时空的。从那一刻起我就是你的家人,你就是我的家人。”皇甫然拉着狄笑笑的手说。

  “然”呜呜…我感动的抱住然。

  在这个陌生的时空里,孤独无依的时候听到这样暖心的话,那便是坚强走下去的支撑。

  翌日,狄笑笑、皇甫然、薄欧、公冶丞淅等一行人便启程回皇甫国。

  梓媛和拓跋来送行,仆人正在打理马车。

  “弟弟,回去以后替我好好照顾爹娘。”

  梓媛嘱咐了丞淅几句,然后拉着皇甫然说了几句悄悄话,然的眼神频频瞄向丞淅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的丞淅毛骨悚然。

  “笑笑姐,你说我姐和皇甫姐姐说什么呢?”丞淅靠近我低声说。

  “估摸着是你的终身大事。”我佯装严肃道。

  “我的终身大事?那怎么和皇甫姐姐说啊。”丞淅百思不得其解。

  “你去问问就知道了。”我忍住笑看着眼前这个阳光帅气的傻小子,梓媛这是在给他做媒。

  我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薄欧和拓跋,他们这是在道别吧。两个同样爱着梓媛的人,谈话会不会感到尴尬呢。应该不会,薄欧曾说过拓跋是他的朋友,而且梓媛也不会爱他,他只是默默爱着。

  “启程!”

  拓跋牵着梓媛的手目送我们,大家分分上车,薄欧走在最后,我也放慢了速度,看到薄欧眼中的伤,我有些不忍。

  我走到他身边:“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拉着他快走。

  他有些错愕的看着我,只是瞬间眼神便满是失落,没有反抗只是任由我拉着走。

  我和然一辆马车,薄欧和丞淅依旧骑马,我和薄欧这一路便没有了交际。半个月的行程,马车到了一个古镇上,我们便下车补给。

  我们来到一家客栈,名字依旧匪夷所思。

  “同袍之义?吃饭的地方起这名字太没食欲了吧!”然看着牌匾咂咂嘴摇摇头,一副老气横生的样子。

  “子曰:切切??疲???缫玻?晌绞恳印E笥亚星??疲?值茆??!北∨返馈

  “何解?”皇甫然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问。

  “要不是说你资质浅薄呢,子曾曰过:朋友之间互相批评,兄弟之间,和睦相处,是朋友相交和兄弟相处的方式。而同袍形容的是兄弟情深,都是说兄弟手足之情。这家客栈应该是兄弟俩开的,是不薄欧?”丞淅得意的看向薄欧。

  皇甫然被丞淅说资质浅薄很是生气,对着丞淅就是拳打脚踢的小动作,可惜丞淅没看见。

  “嗯,听说是这两兄弟好的不分你我。”薄欧讪然一笑道。

  “不会连老婆也不分吧?”皇甫然的一句话众人皆是满脸黑线,然后不理皇甫然的问题都走进了客栈。

  “难道不是吗!喂,等等我!”皇甫然见状小跑跟近。

  走进客栈,掌柜果然是两兄弟,也很热情的为我们安排房间和饮食。

  饭桌上丞淅问坐在对面的狄笑笑“笑笑姐你的姓氏狄在我们这几个国家倒是有单字姓氏的但是很少听说狄姓氏的,你家乡是哪的?”丞淅一副要刨根问底的样子。

  薄欧也看着我的,“狄仁杰是咱的前辈。”我回答。

  正在吃饭的然差点笑喷,俗话说撒一个谎要用好多谎来圆,圆来圆去最后就是事实了。

  “原来是神探的后人啊!”丞淅羡慕的说。

  这回换我喷饭了,然愣住了,薄欧看着我们的表情各异,接道:“狄仁杰前辈的名字可是闻名遐迩鼎鼎有名,这几个国家也就皇甫国狄仁杰后人是单字姓氏。可惜不能亲眼目睹他老人家当年的风采了。”

  我就是以崇拜的人起了个名字仅此而已,没想到瞎子开锁碰对了。撒谎的最高境界就是胡乱说的也能碰上铁一般的事实。嘿嘿,以后有了这个靠山支撑着还怕穿帮呀。

  然对我竖起大拇指无声的说I服了YOU!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