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笑判案
吉塔米谷2021-05-19 03:592,441

  [春天来了,你却没有再回来!我就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

  自狄笑笑承认是神探后人,望遍客栈食客全投来羡慕的目光。狄笑笑的身上瞬间神光四射,何等的荣耀!

  “笑笑姐,你破过什么案件啊?”丞淅好奇的问。

  “我啊,破过。。”

  “破过好多呢,吃饭吃饭!”皇甫然夺过狄笑笑的话说,想赶快结束这个危险的话题。

  “是吗,那都有什么案件啊?在哪破的?我怎么没听过有个狄笑笑的神探呢?”丞淅不放弃,刨根问底的问。

  “这个。。可能时间久了而且都是些小案子,怎么能入您老的耳朵呢。”呵呵,咳咳,狄笑笑这满头的冷汗啊,再次深信一个谎言是要用很多谎言来圆的,再次深疑神探后人这个靠山也不结实。

  “说说嘛,我听说神探也会算命,帮人渡劫的。笑笑姐,你会不会啊?”丞淅整个好奇宝宝问个不停。

  “算命?渡劫?呵呵,那是神算子吧。”薄欧听后展颜而笑。

  狄笑笑对丞淅的问题只能是三问三思,现在又在脑袋风暴搜索着以前在现代看《神探狄仁杰》破案的片段。

  “渡劫,我看你现在就有一劫!”皇甫然盯着丞淅的脸来回看看,表情像极了神棍。

  “我吗?什么劫?可有解?”丞淅听到自己有劫难,也不多想皇甫然说的是否真假,便凑到皇甫然面前问。

  “有啊,就是劳烦我的手帮你渡这次劫!”

  皇甫然说罢便大手一挥,只听丞淅“啊!”大叫一声倒地。

  我和薄欧皆是惊讶的看向皇甫然和丞淅。

  “哎,这还没到夏天呢怎么就有蚊子啦?”皇甫然摊开手掌用力吹掉掌中的污秽。

  “我的脸!”丞淅捂着脸从桌子底下爬上来痛苦哀道。

  “啊呀,丞淅你怎么了这是?”皇甫然装作惊讶的扶起丞淅坐了下,一边还偷偷的笑。

  “呜呜呜”丞淅捂着脸撇嘴看着皇甫然,很是可怜。

  “哎呀,好了别哭了,是我不对,我给你揉揉。”皇甫然看到丞淅可怜的样子不忍心了。

  “你俩真是一对活宝!”狄笑笑看着那一对打情骂俏的璧人‘呵呵’笑说。

  狄笑笑无意间瞥见薄欧拈花一笑便吸引了全部的目光,就这样一直看着薄欧的一颦一笑好似一道魅力的风景让人不禁驻停,是那么的美好。

  薄欧察觉异样便也看向狄笑笑,两人相视瞬间空气凝重一切归宁静,恍如隔世的恋人相见。

  “如果有来世,你会选择我吗?”狄笑笑无声的问出这句话,像是问他也像是在问自己。

  薄欧像是听到了狄笑笑的话,眉头紧皱,眼神充满伤痛。狄笑笑不忍再看薄欧,低下头扒着碗里的米饭咀嚼难咽,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笑笑”薄欧轻声的叫着狄笑笑的名字。

  狄笑笑擦擦眼泪抬头笑着说:“嗯,怎么了?”

  “你没事吧?”薄欧担心的问。

  “没事,吃饭吧。”狄笑笑说着,又低下头接着扒饭。

  晚上我们各自回自己的屋子就寝,到了深夜听到有人在门外悉悉索索说话的声音,还伴随着几声尖声厉喝。我穿衣出屋,刚出屋就看到掌柜的兄弟两一个略显胖一比较消瘦站在楼下审讯店里的伙计们。

  “掌柜的,发生什么事了?”薄欧、皇甫然也听到声音出来了,丞淅打着哈欠倚在门框旁问。

  掌柜兄弟两其中一个胖的抱歉的说:“客官,不好意思,把你们吵醒了。小店遭盗贼了正在询问。”

  丞淅一听精神头上来了便问道:“是吗,那小偷抓到了吗?”

  兄弟中的另一个瘦的摇摇头说:“还没有。”

  丞淅看看我然后指着我跟掌柜的说:“这有位神探狄仁杰的后人狄笑笑,可以帮你们破案啊!”

  掌柜的兄弟两惊喜的看向我,并恳求的说:“还望狄姑娘帮忙破案,在下绝不亏待诸位。”

  我看着掌柜的只能是苦笑。

  “莫非狄姑娘不肯帮忙?”瘦的掌柜的问。

  薄欧和丞淅看向我,皇甫然则很担忧的来到我身边向楼下的人说:“你们店里的事情,我们外人不便插手。”

  “这。。还请狄姑娘解囊相助。”胖掌柜再次恳求。

  薄欧看到狄笑笑有些困扰,便说:“笑笑,没事的,我们都在你身边,你不必担忧。”

  我看向薄欧温柔的目光,薄欧点点头像是说有我在,你不用怕。

  “好吧,我试试。”我勉强答应说。

  “笑笑,你行吗?”皇甫然担心的问。

  “没事,大不了不是神探呗。”我安慰皇甫然说,其实我心里也没有底。

  “太好了,诸位请移步到后院。”胖掌柜见有人帮忙欣喜的带路。

  我们由胖瘦掌柜带路来到后院的一间屋子前,刚到门口胖瘦掌柜便让众人停下。

  “诸位,在下在账房门口洒下夜光粉请小心别踩到。”胖掌柜说。

  瘦掌柜小心翼翼的打开屋门,地上有荧荧的发光体闪烁。我们贴紧门边慢慢进入屋里,在蜡烛的光下还算是能看清。

  “在下是欧阳云,这位是我的弟弟欧阳海。”胖掌柜指指旁边的瘦掌柜介绍道。

  欧阳海点点头示意,接着说:“我们做的是小本买卖,以诚信为本,也不曾与人有过节。可是账房屡遭贼人来访。前一次也只是把屋子翻得乱糟糟的也没有拿走钱财,后来一次是丢了为数不多的钱。为了抓住盗贼便在屋里洒上夜光粉,以为能凭借夜光粉抓到,可是脚印到门口就没有了。”

  “你们在屋里洒夜光粉的事,还有谁知道?”我来到屋口蹲下看着地上有两行脚印问。

  “就只有我兄弟二人知道。”欧阳海说。

  “你家可有女眷?”我问。

  “有一个厨娘。”欧阳云说。

  “厨房离账房远吗?”

  “不远,狄姑娘为何问这些,难道你是怀疑厨娘?”欧阳云问。

  “只是猜测而已。”我沉思道。

  “欧阳掌柜,拿一把尺子来。”我要求道。

  欧阳云便从账房的桌上拿来一个上面是几个黑点的直尺然后给我。

  “然,你在屋里走几步,我让你停你就停下。”

  “好”皇甫然说罢便走了起来。

  “停!”听到我的口令,皇甫然停下,两只脚摆着行走的姿势。

  “丞淅,你拿这把尺子量一下然的后脚跟到前脚尖的距离。”我把尺子给丞淅。

  “大概一尺八。”丞淅收起尺子说。

  “薄欧你也走两步,丞淅你用同样的方法测量。”

  薄欧和丞淅很配合,量完丞淅说:“二尺四”

  “嗯,你在量一量夜光粉上的脚印”说罢,丞淅照做。

  “两尺,这个看起来像是男人的脚。”丞淅思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