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虞之隙
吉塔米谷2021-05-19 03:592,226

  [误会常常有,但是解释并不代表会相信,她该如何是好呢?]

  “嘶~”薄欧抬着胳膊使劲甩了甩,很难受的样子。

  “你胳膊怎么了?”我问。

  薄欧听到我的询问停止了动作然后笑呵呵的说:“没事,可能是刚才看书一直一个姿势久了,胳膊才会有点麻疼。”

  你那是在看书吗?分明是在发呆。再说麻疼也不至于这么久看他的脸都快疼的扭曲了。

  “把胳膊伸过来。”我说。

  他听到我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很乐意的把胳膊伸到我面前。我让他屈肘,然后找到他肘内侧天骨鹰嘴与肱骨内上髁之间凹陷中的小海穴(就是胳膊肘外侧突起的骨头旁边的凹陷处)轻轻按压一会儿。

  看着他很是享受的样子就想恶整一下,想了想还是算了咱是个善良的人。

  “怎么样了,好点没有?”我问。

  “嗯,好多了,你怎么知道手麻的时候要按这里?”他看向我按揉的地方问。

  “这是一个可以暂时缓解肩肘臂疼的穴位,至于我怎么知道的,忘了。”其实咱也是久病成医的,平时趴在桌子上压着胳膊睡觉,血液循环不好就特别的麻,按揉一下小海穴马上见好。至于怎么知道小海穴的,咱真的是忘了。

  薄欧诧异的看着我,一副怕我给他整残了的表情。

  “你们在干什么?”拓跋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我立刻松开薄欧的胳膊要解释的时候,薄欧说:“我胳膊麻了,她帮我揉揉。”

  完了,就薄欧说的拓跋肯定认为我们有奸情的,我猛瞪薄欧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刚才帮你,你这是恩将仇报吗!薄欧没看我,一副没做亏心事不怕拓跋看的表情。

  拓跋看了我们一眼,面无表情的转身走了。看到拓跋要走我忙上前拉住说:“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出于好心而已!”我十分委屈的看着他。

  “是吗?那你对我呢?是不是也是同情的呢?!”拓跋立刻从面无表情急速升为被戴绿帽子的嘲笑。

  看着拓跋这么疑心,为了让他安心,我用尽全力表现出最深情的表情望着他说:“容华一朝尽,惟余心不变!”我都这样表示忠心了应该相信我了吧。

  “惟余心不变吗?为什么那天在街上你却装作不认识?”他压制好久没问是一直不相信梓媛会变心,现在只想得到一句相信梓媛的理由。

  “如果我说我失忆了,前不久刚刚恢复记忆呢?”我小心翼翼盯着他,就怕他不相信我。

  结果他还是冷哼了一声道:“你还要用多少无稽之谈来搪塞我!”

  我真替原来的梓媛惋惜,你那么爱他,他却不相信你。

  “既然你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娶我?”他都不相信自己的妻子娶回去那“我”不是每天在悲哀中度过啊。

  他缄默了然后神情忧伤的从我身边走过,瞬间凄凉的气息弥漫四周。看着他的背影我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梓媛你是怪我伤了拓跋的心吗?

  “他是因为一个承诺。”站在身后的薄欧看着事情的发展他一个外人无从插手,等到拓跋走了才来到公冶梓媛身边,他既不想看到梓媛伤心也不想拓跋伤心,虽然自己也喜欢梓媛但是他不会用卑劣的手段得到梓媛,也不想失去拓跋这个朋友所以他选择默默守护这两个人。

  “什么意思?”我看向薄欧,难道这不是两情相悦的事只是一个承诺才把两个人绑到一起?

  薄欧像是看出我的想法,用探究的眼神看着我道:“当初拓跋来皇甫国进献贡品曾在公冶府小住,你对他一见钟情,到拓跋要回鲜于国时你还为他离家出走跟他来到了鲜于国。”

  薄欧看看梓媛没有表情,继续道:“这一年里你紧跟在拓跋身后他去哪你也去哪,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帮他,他再是木头也会被感动的。一年后你突然说你要回家还要拓跋答应去公冶府提亲,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嫁给他。他当时没有答应可是在你走后,他就求鲜于国国王赐婚,结果你却把他当做陌生人!”

  “你不是即墨国的人吗?怎么对我们的事这么了解?”我眯着眼睛看着薄欧,严重的怀疑他是偷窥狂,不过曾经的“我”好像很勇敢嘛,为了爱大胆去追。

  “我当时游历在皇甫国遇上你们,也在公冶府住了一段时间然后跟着拓跋去鲜于国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一个你,最后就一起走喽。不过你不是都恢复记忆了吗?怎么这些都没记起来吗?”薄欧很是怀疑梓媛的记忆到底有没有恢复。

  “……”我还是因为受了刺激才记得喜欢拓跋,其他的就更别提了。

  “你好像在帮拓跋,你不是也喜欢我吗?”我赶紧转移话题。

  “喜欢不等于要得到,更可况你也不喜欢我啊。”薄欧不喜欢藏着掖着所以有什么就说什么。

  “恩,都是大实话!”

  我们相视笑了,薄欧这个人还不错,性格直爽,胸心广阔,为朋友两肋插刀,两个字形容就是可爱的人儿啊。

  晚上躺在床上盯着床顶的纱幔久久不能入眠,想着今天拓跋和薄欧的话。原来的公冶梓媛是深爱着拓跋的,如果不是我的贪玩来到这个时空,可能拓跋和梓媛已经幸福的在一起了。

  如果我是原来的公冶梓媛,在街上第一眼就能认出他。如果我是,一定不会让他如此悲伤。如果我是,他一定会很快乐。如果我是……

  可是,我已经不是原来的公冶梓媛,不仅没有让他感觉到幸福还让他一直误会伤心。

  我的到来就是个错误,原本应该幸福的两个人现在却在互相猜忌互相质疑,如果不是当初的梓媛毅然决然的下定决心让拓跋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迎娶她的话,那我岂不是破坏了一段佳话,难道原来的梓媛有预感要发生这样的事吗?

  也是,如果不是你有先见之明我想两个月后我离开了,你看到这一切会有多伤心多恨我啊!我很自责,这并不是我所想要的,眼泪不住的流下滴落在木枕上,在这寂静的夜晚眼泪落在木枕上的声音格外的大,像是在感叹曾经两个有情人如此曲折的感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