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入心扉
吉塔米谷2021-05-19 03:592,471

  [看到他惆怅自己也难过,是愧疚吧…而她的忧伤又牵动了谁的心?]

  “这是谁不想回去啊?”走近来一个身穿淡黄色裙子的小姑娘,鹅蛋脸很俏皮但是语气很是霸气。

  “你谁啊”然不服气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小姑娘抬眼看了一下然也不回答只是把手中东西放到我面前然后说“小妹听说姐姐要远嫁鲜于国了,要知道那种荒凉的地方哪有咱们皇甫国的东西好,希望姐姐到了那不要委屈了自己。这个是小妹的一点心意”小姑娘旁若无人的只是自顾自的说。

  “谢谢,达奚妹妹”我也迎合的说着,不想和一个没娘的小丫头计较。

  然看到小丫头没把她放在眼里很是生气但是也不好在这发火毕竟这不是她家。

  “那姐姐休息吧,小妹告退了”小丫头说完也不等别人说话转身走了。

  然立刻火冒三丈冲着门口就喊“谁家的孩子这么没礼貌啊,居然当我是空气,见到长辈不知道行礼啊何况我还是郡主呢真是目无尊长………”然一直骂道口渴才坐回来喝水。

  “行了,别和一个小丫头计较了,有失你郡主的身份”我忙帮她倒水给她消消火。

  “这家里到底谁是老大啊,你怎么就能忍呢”然为我抱不平道。

  “郡主您就别动气了,二小姐从小没有娘亲,老爷可怜二小姐所以什么事都依着二小姐,其实二小姐每次看到大小姐和夫人在一起说笑聊天时都会在自己的房间哭的。”站在旁边一直看着的小央说。

  “我说小央你到底是谁的丫鬟啊竟然胳膊肘往外拐!”然这气没处发就转向小央了。

  “我…”小央被然训的无话可说只得低下头站在那。

  “好了,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若不是达奚不想让别人看不起也不会这样霸道的,郡主有着宽广的胸怀何必容不下一个小丫头呢。”我好说赖说终于然的气算是消了点然后非拉着我去逛街,为了不让然的星星之火再燃起来我也只好奉陪了。

  我和然刚出府没走多远,然盯着不远处怒气再起“那不是那个臭丫头吗”

  我看向然指的地方有一个黄色衣衫的小姑娘在给跪在地上的乞丐施舍钱币。

  “她有这么好心?那个乞丐怎么贼眉鼠眼的,臭丫头给钱他们好像不是特别喜悦。”然说着那个两个乞丐一个东张西望一个则是深情的看着达奚已经远走的身影,很是奇怪。

  “那不是百里和左丘吗?”然指着前不久刚问过名字的乞丐。

  我顺着那个百里看向地方的发现一个很熟悉的面孔向他们传递信息然后消失在转角的路口。

  “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乞丐,眼里没有看到钱的贪婪好像更不在乎过客给他们多少钱,他们只是再应付而已”我对然说着我的发现,然却像看到什么吸引人的东西高兴的跑走了。

  我好奇的跟上然才看到从眼前的药铺走出来的欧阳风,然忙上前打招呼“欧阳公子这是给谁买药呢?”。

  欧阳风看到我们也很高兴的和我们打招呼然后神情黯淡下来说“这是给祖母拿的治腿的药。”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事说“对了,听说公冶小姐和拓跋兄要成亲了,在下先恭喜了。”

  我听到这话苦笑的说“谢谢,只是欧阳公子认识拓跋勾?”

  欧阳风道:“拓跋兄,薄欧兄都是在下的好友,现他们都暂住在我的家里。”

  然一直花痴的盯着欧阳风听到拓跋勾在他家里就要去说是拜访友人说白了就是要去欧阳家里联络感情。欧阳风听然这么说也很乐意邀请我们去,我也就盛情难却了。

  我们穿过繁华街道然后左拐右拐又进了一条热闹的大街上,再往前走了一刻钟就看见欧阳府了,看这建筑装潢应该是个大户人家,欧阳风在前面引路和讲解也偶尔有下人跑过来行礼,我们是绕过假山穿过花园走在过廊里边欣赏边啧叹这古朴优美的山水花卉。

  欧阳家在皇甫是数一数二的人家,欧阳的父亲曾是皇上幼时的伴读,在几年前欧阳的父亲因病去世了母亲在那一年也过世了,现在欧阳府就只剩下他的祖母和他自己了。

  我们跟着欧阳拜访了他的祖母然后来到他家后院找拓跋勾,刚进后院就看见薄欧手拿一本书坐在树下的石桌前发呆,思绪不知早飞到哪里去了。

  “薄欧兄,怎么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听到欧阳的声音,薄欧回过神来看到公冶梓媛一行人的到来尤其是公冶梓媛眼里放光,心情顿时高兴起来。

  “小丫头,你来了啊。”薄欧欢喜的看着公冶梓媛。

  皇甫然很是费解薄欧看向媛的表情但是媛似乎不领情。

  “我是来找拓跋勾的!”我看着薄欧叫我小丫头很是不爽你还老头子呢。

  薄欧看到梓媛这么直接明了本来高兴的心情一下子很低落,也没再说什么便告明拓跋勾的所在处。

  我来到荷花池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旁静静看着站在荷花池边的拓跋勾满脸惆怅的望着池里盛开的荷花吟道“凤凰双双对,飞去飞来烟雨秋,而如今,凤去了,凰空留。”

  伤感的拓跋哪里还是当日街上和我说话的直爽正气男。看着忧伤的拓跋我的脑中有模糊的影像一直在不断的浮现,看到现在的拓跋我的心隐隐作痛,如果是原来的公冶梓媛应该会更痛吧。

  “丫头,怎么在这傻站着不过去呢?”薄欧走到梓媛的身边看到梓媛望着池边的拓跋神伤很是心疼。

  听到薄欧叫丫头也不想再和他争,只是看着拓跋有很多疑问,便问薄欧:“你给我说拓跋吧。”

  薄欧很是奇怪的看向一直望着拓跋的梓媛说:“你应该比我了解他啊。”

  “那你为什么还喜欢我,你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吗?”我反问,我要是知道我就不问你了。

  “那个。。这个。。”薄欧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说,这次与梓媛相遇和以往大不同可就是不知道如何说。

  “我和以前不一样了,而且在街上与你们相遇也没认出来你们而是把你们当做陌生,不似以前的温文尔雅的公冶梓媛了。”我转头看向薄欧说出他的疑虑。

  薄欧很惊讶的看着我,我继续道:“公冶梓媛既然把你们当做陌生人最后却同意了嫁给拓跋,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所以才让百里和左丘装作乞丐监视公冶府,看看公冶府在搞什么鬼!”

  当初看到的熟悉面孔就是刚进后院看到薄欧发呆才想起来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薄欧被人说中了他的计策而且是个小丫头很是没面子。

  “如果是我失忆了后来记忆又恢复了呢,并不是公冶府在搞鬼。你会相信我吗?”我没有回答薄欧的问题而是反问他。

  “我相信!”他坚定的眼神让我很有安全感。

  “谢谢”我微笑看着他,真的很感谢他相信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世醉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