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极品笑话
修思威斯杰2018-11-25 10:514,097

  34、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上三个字:“我包夜!“不过,很可惜,当时我口袋里没有钱。等我有钱了,她已经被扫黄大队的警察叔叔给抓走了。唉,造化弄人呀……

  35、鲁镇的厕所,是和别处不同的,入口为一个尿池,里面墙壁上贴满了黄图,以便随时撸。搬砖的吊丝们每花五毛钱就可以拉一泡翔,现在都已经涨到一块啦。蹲在便坑,爽爽地拉了休息,倘肯多花一毛钱,可以买张手纸擦屁股;如果出到了十几块,便可以到包间里坐在马桶上拉翔。但这些顾客,大多是穿山寨货的吊丝,没有这般阔绰;只有穿名牌的高富帅才会到包间里坐在马桶上慢慢拉。

  我从十二岁起,就在鲁镇的厕所当招待,掌柜说我是个傻吊,怕我伺候不了穿名牌的高富帅,于是就把我安排在外面的尿池边,外面的吊丝虽然好说话,但抠抠唧唧的也不少,他们往往要看着翔从粪池里冲走,也要看着纸有没有给少。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糊弄他们也显得极为艰难。所以过了几天,掌柜说我这个傻吊干不了这事,想要让我滚蛋。幸亏荐头情面大,辞退不得,便给我改为专门热翔的职务。

  我从此便整天站在尿池边,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掌柜总是一副凶脸孔,吊丝们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厕所时,才可以大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乙己是唯一穿名牌而倒立着拉翔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面庞黝黑,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乱蓬蓬的花白的头发。穿的虽然是名牌,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的“操、干、擦、日”,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上大人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孔乙己一到厕所,所有拉翔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人叫道,“孔乙己,听说你拉翔又拉到裤子上啦?”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拉两泡翔,要一张手纸。”便排出11个硬币。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偷出去卖菊花啦!”孔乙己瞪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在公园小树林里被人抱着屁股,插菊花。”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你情我愿的事情不能算卖……菊花!……自己的菊花,能算卖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草尼玛,我去泥马勒戈壁之类的。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厕所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在足浴店干过,但由于没有耐心,又不会各种姿势;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的地步了。幸而练得一嘴好口技,便用舌头替人家舔舔菊花,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做不到几天,便连人带菊花一起消失。反复几次,叫他舔菊花的人也就没有了。孔乙己没有办法,便免不了偶尔做些出去卖的事情。但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他有时没有带钱,暂时让掌柜的记在账本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掌柜的也会从账本上划去孔乙己的名字。

  孔乙己拉完一泡翔,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会拉翔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要是懂,怎么倒立着拉翔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又开始说些草尼玛、我去泥马勒戈壁之类的。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厕所内外再一次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掌柜是绝不责备的。而且掌柜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拉过翔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拉过翔的话……我便考你一考。拉翔的方式有哪些?”我想,奇葩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地说:“不会拉吧,我教你罢。”

  看!这些方法应该记着。将来做掌柜的时候,写账要用。”我暗想,我和掌柜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掌柜也从不将拉翔的方法上账。我感觉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地回答他,“谁要你教,不就是脱下裤子直接拉么?孔乙己显出极度高兴的样子,用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翔有四种拉法,你知道么?”我更加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了。孔乙己刚脱下裤子,想在这示范,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隔壁农场里养的几条大黄狗听到笑声,也赶来凑热闹,它们围住了孔乙己。他便给它们一点翔。这些大黄狗吃完翔,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蹲坑。孔乙己着了慌,张开手臂将蹲坑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低头又看一眼坑里的翔,摇头说道,“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大黄狗们都在笑声里走散了。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掌柜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账本,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欠我五毛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拉翔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被人操断了腿。”掌柜说,“哦!”“他总仍旧是卖。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然卖到黑人家里去了。黑人的大家伙,能受得的了吗?”“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扒了衣服,后来是操,操了大半夜。”“后来呢?”“后来操断了腿。”“操断了腿之后呢?”“之后?……谁晓得?兴许是死了。”听到这里,掌柜也不再问,仍然慢慢地算他的账。

  清明时节雨纷纷,冻得双眼直发昏。将近初冬时候;我整天靠着尿池,也必须穿上一套棉袄了。一天下午,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困得倚靠着墙休息,忽然间听到一个声音,“拉一泡翔。”这声音虽然极低,但却很耳熟。我睁眼看时又没见人,转身低头一看,发现孔乙己正在尿池边的门槛上坐着。他的脸黑瘦黑瘦的,憔悴得已经不成样子;他穿着一套破烂的艾迪达斯,盘着两腿,下面垫着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他见我发现了他,又说道,“拉一泡翔。”掌柜也伸出头去,面带嘲讽地说,“孔乙己么?你还欠我五毛钱呢!”孔乙己很颓唐地仰脸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纸要好。”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偷偷去小公园卖菊花了吧?”然而,孔乙己这回却不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卖,怎么会操断腿?”孔乙己低声说道,“跌断,跌,跌……”看他的眼色,很像是在恳求掌柜,不要再提。此时,厕所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掌柜都笑了。我撕了纸,拿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里摸出六毛钱,放在我手里。

  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是坐着用这手走过来的。不一会,他拉完翔,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地走出去。自此以后,我又许久没有看见孔乙己。到了年关,掌柜取出账本,嘟囔道,“孔乙己还欠我五毛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乙己还欠我五毛钱呢!”再到中秋,掌柜的没有再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有看见他——大约孔乙己讨不到饭,饿死了吧!谁晓得呢?

  36、纯真的女人就像吹鼓的气球,陷入爱情中被男人的一双大手搓圆捏扁,还能摆成各种不同的形状。单纯的男人就像铺建的柏油路,爱情开始时死皮赖脸地黏着女人的高跟鞋,一旦变硬了甘愿被女人踩在脚下。还好,我是个太监,不用担心爱情!

  37、大学一位妹子深夜回校期间被歹徒拦路劫色,幸好被我一哥们当场救下。在将妹子送到校医院后,妹子看着我哥们的脸,当场表示:“来世愿意做牛做马,报答恩人救命之恩。”等等,这事还没完呢!后来,那位妹子就找了个高富帅做男朋友,毕业结婚时还请我那哥们做伴郎呢!由此可见,长得丑救人不是不可以,但救人时必须要戴面具。

  38、总有人吃饱撑着说,优胜劣汰,只有强者才能取得配偶权。那么,问题来了:你怎么不找只恐龙、大象或者老虎处对象呢?别人自由恋爱,关你吊事?

  39、大学毕业=失业?放屁,我一哥们就非常有主见,人家一毕业就自己当老板,当天在路边摆了个12元自助餐。顾客多得数不胜数,什么开出租的、送快速的、做装修的都来吃饭,反正就是热闹的不得了。一年下来,他亏得裤子都没得穿,现在穿的还是找我借的。

  40、大学文凭真的有用吗?本人90年帅哥一枚,初中没上完就出来混了,上过工地搬过砖,进过工厂加过班,风风雨雨数十载。到现在,我当上了总经理,交了女朋友,订了婚。上个月,我女朋友还给我买了一辆宝马当座驾。总之,我就想告诉你,不好好读书一样有出息。不说了,明天是我女朋友90大寿,我得赶紧上街给她订个蛋糕。

  41、美国一位男子拔枪准备自杀,警察为了阻止其自杀,遂将其当场击毙。事后,这位警察回复媒体,基督教徒自杀是有罪的,会下地狱受尽痛苦的,所以他只能选择开枪帮助对方。果然,还是美国警察想得周到哇!这种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精神真是可歌可赞!

  42、17岁那年,我曾经爱上了一个女孩,她叫闫XX。记得我们第一次是在暑假补习班相遇的,当时的她娇俏可爱,玲珑浮凸,雪脂般白皙的脸庞泛着淡淡红晕,透彻若水的晶眸闪烁着温柔迷人的琼光,谈吐举止中散发着一种无与伦比的高贵气质。虽然没有和她说过太多的话,但她的一颦一笑,却在我的心间悄然荡漾起一道道涟漪。后来,我在上高三的时候,从同班的一个女生口中得知她早已嫁给了别人,顿时我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为此,我也曾经深夜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如今,踏入社会的我依然茕茕孑立,孤影相吊,常年酗酒,多少次对她魂牵梦萦,多少次梦醒后对着璀璨星辰嗟叹人生……不过,我现在并不后悔,更不会伤心了,因为这些都是我瞎编出来的。

  43、注意啦!正在减肥的读者们注意呀!减肥的同时一定要注意身体,千万不要饿坏了,因为只有吃饱了,你才有力气减肥!

  44、昨天打lol时遇到个女网友,她说自己是什么王者段位,而且现在已经杀了近20万人了。当场,我都忍不住笑出声了,“20万人算什么?老子随便动一动手,都能杀死几亿人。”听完我说的话,她沉默了几秒,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老哥,我杀的是敌人,你杀的再多,也是自己人!”

继续阅读:第五章 新编笑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笑话2018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