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连夜审讯
柳倾城2018-11-08 21:572,189

  县令名为宋谦,青城冶河镇人,年过三十,才高八斗,青年之时曾高中进士。

  据闻,此人喜交才俊,为人谦和,后几经辗转,受尽颠沛流离之苦,终得一县之令,治理邺城。

  “升堂!”

  一道尖锐的低喝声从远处传播而出,紧接着,身着统一制式绸缎紧身捕服的捕快鱼贯而入,分立公堂两侧。

  捕快们胖瘦高矮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全部都手持婴儿手臂粗细的杀威棒,一端杵在地上,节奏紧促的敲击起来,同时齐齐沉声低喝:“威武……”

  在众多捕快吆喝之下,一身高七尺,身穿暗青色锦缎袍服,头顶乌纱黑帽的中年男子,步伐略显仓促的从侧堂匆忙走出。

  此人面如温玉,白皙红润,面庞略显消瘦,双目狭长却又精光乍现,鹰钩挺鼻,薄唇紧抿,两撇修理整齐的八字胡为他平添不少阴柔之气。

  “啪!”

  一声惊堂木,堂下人悲喜。

  随着惊堂木清脆之声响起,公堂顷刻间死寂一片,落针可闻。

  而先前从侧堂走出的中年男子则径直稳坐于明镜高悬之下的太师椅上。

  此人正是邺城县令,宋谦。

  “堂下何人?深夜鸣冤,所为何事?”

  沈月依旧身着大红喜服,双膝跪地,原本纯鎏金镶宝石的凤冠在之前来的路上早就脱落不见,仅在发顶束了一只红玉钗,一头墨锦似的黑发垂在肩头。

  沈月此刻微微垂首,在凌乱秀发的遮掩下,是一张平静无比的精致俏脸,漆黑如墨般的剪瞳深沉如水,无悲无喜。

  “大胆!大人问话,为何不答?”

  女人沉思间,先前那到尖锐细声突兀响起,刺耳的很。沈月不由皱起柳眉,眸光泛冷。

  公堂之内,烛火摇曳不定,忽明忽暗,光线昏暗非常。

  宋谦端坐公堂之上,看着堂下身穿喜服垂首不语的女人,不由心中微怒,双眉一皱,伸手就向惊堂木抓去。

  “赵家老爷来了!”

  就在这时,打更老汉的声音突兀响起,宋谦眉骨一动,举目远眺。

  只见一片灯火由远及近而来,几个呼吸间,王老爷子在一大群家丁的簇拥下涌入公堂阶石之下,随即躬身抱拳:“草民王德拜见大人。”

  “大人,此女乃我赵家刚过门的儿媳沈月,她在新婚之夜杀害了自己的夫君,此等心如蛇蝎之女,王某斗胆请求大人将其打入死牢,择日问斩!”

  闻言,宋谦当即倒吸一口凉气,消瘦的面容瞬间浮现出一抹愤恨之色,狭长的双眸寒光乍现,冷冽如刀。

  公堂众人,闻之无不纷纷侧目,神情各异,但无一例外,全都目光森然。

  “罪女,你可有话?如果供认不讳,则可免去皮肉之苦,否则,本官定让你尝尽杀威棒之苦!”

  此番话语,宋谦讲的中气十足,声洪音亮,在明镜高悬的匾额映衬下,颇显威严。

  这时,沈月缓慢抬起头来,弯眸平静如水,毫无波澜。她一脸镇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四下打量起来。

  见状,宋谦勃然大怒,此等罪大恶极的犯人,竟无视了他的存在!

  “啪!”

  惊堂木狠狠落下,震的众人耳膜一阵翁响。

  王老爷子在一旁看的真切,心似火烧,愤怒异常,几次都欲开口谴责,但都被杨管家制止了。

  “来人,给此罪女戴上枷锁,缚住手脚,大刑伺候!”

  泥人都有三分火气,更何况平日里威风惯了的县令宋谦。见沈月久久不言语,恼怒之下,决定动用刑罚。

  捕快领令,不到一时三刻,一人拿着枷锁,一人拿着麻绳,凶神恶煞的走向跪倒在地的娇弱女人。

  “慢着!”

  就在此时,一道清冷喝声响起,公堂众人皆是一愣,随后只见沈月面无表情,缓慢起身。

  “大胆,公堂之上,岂能容你放肆,让她跪下!”

  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沈月终于看清,说话之人是一个尖嘴猴腮,留着弯胡的瘦小中年男子。

  此人面如白粉,异常白皙,身穿青色素袍,手持一把折扇,在摇曳不定的烛火照耀下,显得阴柔毒辣。从他的装扮来看,应该是县衙的师爷。

  沈月正在思索之际,只觉肩膀猛然一沉,一股沛然大力传递而来,让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弯下。

  匆忙回头,只见两个五大三粗,面相凶恶的捕快各自压着她的肩膀。

  “等一下,我有话要讲。”

  “罪女,你可有话讲?如若有冤,速速招来,否则本官定将你打入死牢,受尽刑罚,择日问斩!”

  沈月深吸一口气,原本泛着冷光的弯眸逐渐变的坚定下来,“大人,罪……民女有冤,而且是大冤!”

  闻言,宋谦双眉紧皱,眉心正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川”字,沉吟片刻,他眸光一凝,紧抿的薄唇随之微张。

  “既然这般,那你如实招来,若真有隐情冤枉,本官定然还你清白,不会枉杀一个无辜之人。”

  沈月微微颔首,转身向站在公堂阶石之下的王老爷一众看去,眸光微深。

  最终,她将眸光停留在了王老爷的身上。

  略微沉吟片刻,沈月开口道:“王老爷,你一口咬定我就是杀害你儿子的凶手,可有证据?”

  此话一出,王老爷子当即大怒,“我儿就死在你的面前,染血的凶器就在你的手里,这不是证据是什么?”

  “你说的没错,凶器是在我的手里,他也的确是死在我的面前,但凶手却并不是我。”

  “首先,我没有杀人动机。其次,如果我真是杀人凶手,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逃走,又怎会待在屋子里坐以待毙?”

  话落,沈月转身看向公堂之上的宋谦,微微欠了欠身:“大人,民女所言句句属实,还望大人明察。”

  县令宋谦听闻之后,暗觉有理,当即一拍惊堂木,沉声言道:“既然你说自己不是凶手,那你家夫君是被何人所杀?”

  沈月秀眉一蹙,眸子里闪过一道犹疑之色。

  “回大人的话,民女……民女暂时还不知晓凶手是何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