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择日问斩
柳倾城2018-11-08 21:572,159

  县令宋谦闻言,剑眉骤然紧皱,脸上闪过一抹微怒之色,“大胆!你敢戏弄本官?”

  沈月被宋谦这一声厉喝吓了一跳,略显单薄的身子微微一颤,连忙抬首回道:“大人息怒,民女绝无此意。今晚拜完堂之后,民女便一直待在屋内,后来感觉有些头晕,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民女再次醒来之时,就发现我家夫君躺在血泊之中。所以民女也不知凶手为何人,还望大人明察。”

  听闻此话,王老爷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他上前一步,满脸悲愤的指着沈月喝道:“你休得胡说!明明就是你杀了如贵,现在竟然还百般狡辩,当真是罪不可恕!”

  “杨管家!”

  王老爷低喝一声,身后的杨管家立刻匆忙上前,随即颔首躬身,向左侧跨出少许,紧接着双腿猛然一弯,跪倒在地。

  见此一幕,沈月微微一怔,心中有些惴惴不安,因为她全然不知王老爷子这般是何用意。

  “大人,她就是凶手。草民当时恰巧经过后院,听到屋内的动静后,便叫上一众家丁赶到了少爷屋内,当时只见我家少爷他……他腹部血红一片,倒在血泊之中, 而夫人的手里还握带血的匕首,掌心还染满了鲜血!”

  最后一句话,杨管家加重了语气,好像是在刻意强调一般,声音更是凄厉之极,面色悲恸一片,如丧考妣。

  闻言,县令宋谦双目一凝,眸光微深,随即眼神灼灼的看着沈月,“罪女,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要讲?”

  看着眼前那如同死了亲爹亲妈一样的杨管家,沈月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眸色深沉如水,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掌在此时也开始慢慢收拢。

  她欠了欠身,漆黑如墨般的剪瞳逐渐变的冷厉起来,“大人,如果赵家能拿出我杀害赵汝贵的实证,那我无话可说。如果仅凭我手上握有凶器就要定我的罪,恐怕有些太过草率吧?”

  沈月话音刚落,还未来得及继续诉说,就被悲愤的王老爷子厉声打断。

  “还要何证据?沈月,你残害我儿之后,手握带血匕首,这不是证据是什么?你还想狡辩?大人,王某恳请大人将其打入死牢,择日问斩!”

  此话一出,女人清冷的双眸幽芒乍现,眼珠转动间,冷冽如刀般的眼神绽射而出,锐利森然。

  她眉头一挑,轻启朱唇,就欲张口还击。

  啪!

  惊堂木的脆响声徒然而起,让原本还充斥着火药味的空气瞬间变的压抑沉闷起来。

  “我是县令还是你是县令?本官做事难道还用你来指手画脚?如若再敢胡言乱语,定受责罚!”

  宋谦当真恼怒异常,本来深夜鸣冤就打搅了他的美梦,如今公堂之下,一家人又闹的不可开交,这让他更加烦躁。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鸦雀无声,王老爷子紧攥着拳头,面色铁青一片,看向身穿大红喜服的女人。眼神几欲喷出火来。

  “罪女沈月,赵家大少爷赵汝贵死在你的房间,你更是手握凶器,可谓证据确凿。如果你拿不出更多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你便是本案元凶!”

  随即,宋谦大手一挥,“来人,将她押入大牢好生看管。如若明日午时之前,她无法证明自己不是凶手,就将她打入死牢,择日问斩。”

  话落,宋谦暗自松了口气。他能为沈月争取的时间就只有这些了,如果明日午时之前,她无法为自己翻案,此案就可当场结案,录入卷宗。

  闻言,沈月娇躯微颤。她心里清楚,自己并不是凶手,但种种线索和证据都指向了她。

  新婚之夜,后院的房间里只有她和赵汝贵两人,带血的匕首,手掌的鲜血,这一切证据,都足够让她背负起凶手之名。

  而对于宋谦的判决,王老爷和一众家丁们自是无法反驳。

  一时间,沈月呆愣当场,心如死灰。

  堂堂一方县令,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定她的死罪!

  此等县官,何以为民做主?何以担当县令之大任?

  眼见两名捕快径直向自己走来,沈月双眸之中闪过一道惊慌之色,但转瞬之间又恢复平静。

  “大人,您在没有充足证据之下便断定民女就是凶手,这和草菅人命有何区别?”

  已经走下公堂的宋谦脚步一滞,随即面色沉郁的转过身来。

  见此情景,沈月柳眉微扬,沉声再道:“如果大人要定民女的死罪,最起码也要查明一切再做定夺。况且凶手本就不是民女,只要您将赵汝贵的尸体送至公堂,民女定能当场证明自己不是真凶!”

  沈月此刻虽然看似从容淡定,波澜不惊,但心里早已开始有些慌乱了。

  如果县太爷一口咬定她就是凶手,那她就只能含冤而死了。

  所以她在赌,赌宋谦不是一个昏官。

  半响之后,宋谦终于开口了,“如果将赵汝贵的尸体送至公堂,你当真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沈月微微颔首,“没错,如果民女做不到,自当领死谢罪。”

  宋谦眉骨一挑,眼底闪过一抹异样之色。

  随即,他转头看向王老爷,“王德,本官觉得此女之话不无道理。如果她真是凶手,迟早都难逃一死。但倘若她不是真凶,本官岂不是枉杀无辜?所以本官决定,就依她所言,给她一次自证清白的机会,你意下如何?”

  闻言,王老爷子微怔片刻,当即躬身抱拳,“王某无异议,一切谨遵大人所言。”

  “如此甚好,来人,将嫌犯先行关押牢房,明日再审,退堂!”

  宋谦当即决断,随即袖袍一挥,转身朝后堂快步走去。

  “威武……”

  随着众多捕快低沉的助威声响起,宋谦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一片摇曳不定的烛火之中。

  “呼……”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沈月任由两名捕快羁押着,脚步踉跄的走下公堂。

  在经过王老爷身旁时,沈月微微侧头,眸光幽深的看了一眼王德,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