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洗脱嫌疑
柳倾城2018-11-08 22:032,142

  端坐公堂之上的宋谦不由得多看了沈月一眼,随即点了点头,“不错,言之有理。但若按你这般言论,那真凶到底是谁?”

  从始至终,王老爷子都未曾开口,但这一刻他再也无法忍受了。明明凶手就是沈月,现在却被她一番话推卸的一干二净!

  一时间,王老爷子气愤无比,老脸上也尽是悲愤之色,不等他人开口,便指着沈月怒声喝道:“好你个伶牙俐齿之徒,我儿明明是你所杀,你还想推卸罪责!老夫当真后悔让你进我赵家……”

  “王老爷,你口口声声说你儿是被我所杀,那我倒想问问你,你是亲眼所见我手持凶器刺死了赵汝贵吗?”

  此话一出,王老爷子当即呆愣当场,嘴巴微微张着,却愣是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咳咳……”

  看着堂下针锋相对的二人,宋谦不由双眉紧皱,干咳两声,将众人的心神重新拉回到自己的身上。

  “沈氏言之有理。王德,你切莫着急,是非曲直,本官自会审理清楚,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闻言,王老爷子顿时有些急了,但他却找不出任何理由来反驳还击。

  捉奸要在床,抓人要抓赃。

  他既没有亲眼看见沈月杀害了自己的儿子,也没有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昨晚他得知赵汝贵出事时,还是家丁赶来通报的,等他赶去现场的时候,赵汝贵早已经手脚冰凉,气息全无。

  一时间,王老爷子心急如焚,但却无法辩解下去。

  突然,他浑浊的双眸猛的圆睁,同时转身向后看去,老脸上充满了希冀之色。

  “杨管家,快快上前,给大人讲明你昨夜所见之景。”

  闻言,杨管家怔然片刻,这才迈腿上前,一番作揖跪拜之后,面露悲戚的开口说道:“大人明鉴啊,小人昨夜亲眼所见那带血的匕首就握在沈月手中,她……”

  “杨管家,你只看见我手持匕首,那你可曾看见我持刀杀害赵汝贵?”

  还不等杨管家把话说完,沈月便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语。

  此时她弯眸冰寒一片,墨瞳紧缩,隐约有冷光流转,微微前倾的身子给人一种极具侵略性的感觉。

  啪!

  惊堂木突然响起,众人皆是向公堂之上的宋谦看去,大家都想看看县太爷会作出怎样的判决。

  只见他眉骨微扬,声沉如水的说道:“本官办案,讲究证据二字,但你们双方各持一词,这让本官该信你们哪方?”

  闻言,衙门口众多围观群众当即哄堂大笑起来,纷纷奚落嘲讽宋谦是个糊涂县令。

  一时间,宋谦白皙的面庞气的一阵泛红,恼羞成怒之下,连连拍响惊堂木。

  “肃静!肃静!”

  侧旁稳坐的师爷当即用他那细长尖锐的嗓音连连呵斥,可因声音阴柔,毫无震慑之力。

  见此情景,站立在人群中的白衣男子剑眉微皱,目露不耐之色,好似忍受不了这种嘈杂的氛围,随后不着痕迹的挥了挥衣袖。

  当即,天宝剑眉一挑,深沉冷喝:“诸位还是暂且安静下来,且看县令如何破此悬案,也好满足我等好奇之心。”

  说来也怪,任由宋谦如何拍响惊堂木都无法肃静下来的众多群众,在天宝这番话说出之后,顿时全都闭上了嘴巴。

  甚至原本紧挨着他们二人站立的众人,经此一声,也都纷纷与其拉开距离。

  一时间,白衣男子与天宝二人显得有些鹤立鸡群,再加上他们二人气度不凡,身着华贵,引得旁人纷纷为之侧目。

  宋谦举目远眺,但因距离较远的原因,他只能看到衙门口站着两名青年男子。

  不过公堂总算是安静了下来,这让宋谦暗自松了口气,随后将视线落到堂下女人的身上。

  “沈月,按照你的说辞,凶手不但另有其人,甚至还想嫁祸与你。那本官且问你,你可知这真凶到底是何人?”

  闻言,沈月抬头直视宋谦。眉尖微扬,朱唇轻启。

  “大人,我昏睡醒来时,手中便已经多了一把带血的匕首。我方才观察了一下赵汝贵身上的伤口,深度几乎刺穿整个身子,应该是近距离正面刺死的,否则不会造成这么深的伤口。”

  说话间,沈月突然走到其中一名捕快身前,伸出她那葱白的右手,手呈握刀状,直刺捕快的腹部。

  面对沈月这突如其来的动作,那捕快倒是不慌不乱,依旧站在原地,丝毫未动。

  她这一番动作让在场众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大家都不明白她想说明什么。

  “大人,赵汝贵的伤口是在腹部的右侧,刚才我那一番动作您也看到了,如果是近距离正面刺杀,正常情况下,伤口应该是在死者腹部的左侧,而不是在右侧,所以杀人者应该是一个左撇子!”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

  原本听得如坠云雾的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拍手叫好,夸赞起沈月的聪慧。

  一时间,王老爷子的脸色阴沉无比,手掌死死的捏在一起,但双眸之中却满是惊讶犹疑之色。

  “仵作何在?上前验尸。”

  沉吟片刻,宋谦传呼仵作,经过一番验尸之后,仵作垂首躬身道:“回禀大人,死者的致命伤口的确在腹部左侧,而且从伤口形状来看,应该是被人近距离迎面一刀刺死,当场毙命。”

  闻言,宋谦终于沉默了下来。他挥了挥手,示意仵作退下,随即看向堂下一脸平静的女人,约莫过了三息左右,这才缓缓开口。

  “沈氏,虽然这些佐证能够证明你不是凶手,但也无法彻底洗脱你的嫌疑。万一你是此案真凶的同谋,那你刚才那番言论也在情理之中,所以本官依旧有理由怀疑你。”

  最后几个字,宋谦的语气徒然加重,一时间,公堂寂静一片,原本的叫好夸赞声也在此刻消失不见。

  “大人,可否给民女三日时间?三日之内,民女定能找到真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