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三日之限
柳倾城2018-11-08 22:042,184

  沈月此话一出,瞬间让整个公堂都沸腾起来,那些围观的民众更是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对着她的背影指指点点的。

  站在人群中的白衣男子剑眉一轩,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似是自言自语的低声嘀咕了一句:“有点儿意思……”

  话落,他冲着天宝使了个眼色,两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公堂。

  对于沈月提出来的三天之限,县令宋谦还没表态,王老爷子便已经忍不住了,当即便悲愤的咆哮起来。

  “大人,万万不可啊,这定是沈月想的脱身之计,如果给她三天时间,恐怕到时她便逃之夭夭了!”

  此话一出,让原本还处于犹疑之中的宋谦当即一愣。

  确如王德所言,沈月此时提出三天之期,说不定只是她的缓兵之计,脱身之法而已。

  如果真是如此,那三日之后,嫌犯逃之夭夭,此案当真就成了无头悬案了。

  而自他上任邺城县令以来,且不说明察秋毫,断清公案无数,但最起码为官清廉,从未闹出什么乱子。

  要是真被沈月从他手底下脱逃,那他这个邺城县令怕也是要走到尽头了。

  念及此处,宋谦深吸一口气,右手拿起惊堂木,准备当堂宣布将沈月押入大牢候审。

  但就在此时,一名捕快从公堂外面跑了进来,一脸焦急之色。

  只见他附身在宋谦耳旁低语了几句,后者听后,脸色当即一变,一脸狐疑的问道:“你确定?”

  那捕快点了下头,低声道:“属下暂时还不能确定,不过此等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宋谦眉头一皱,“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待那捕快离开公堂之后,宋谦一拍惊堂木,沉声喝道:“本官临时有要事处理,暂且休堂片刻。”

  话音落地,宋谦直接起身朝后堂走去,只留下一众好事者站在公堂门口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沈月跪在堂下,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宋谦再次出现在公堂之上。

  他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跪在堂下的沈月,朗声开口:“经审判,本官决定采纳疑犯沈月的建议,给她三日之期,让她找到真正的凶手,还死者一个公道,也还她自己一个清白。”

  闻言,堂下的沈月神色一喜,当即对着堂上的宋谦跪拜高呼:“大人英明!”

  “等一下!”

  王老爷突然上前一步,满脸不忿的开口质问:“宋大人,你刚才也说了她是疑犯,既然如此,你怎能就这样轻易的放她离开?万一她……”

  “王德!”宋谦脸色一凝,冷声打断了王老爷的话语,眸中闪过一丝不耐之色,“本官既然敢放她离开,自然就有本官的道理。”

  话落,宋谦指了指堂下的一众捕快,“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本官会从县衙捕快当中挑选一位可靠之人,寸步不离的守在沈月的身边,以防她趁机逃跑。”

  此话一出,堂下一众围观者皆是点头称赞,很多人都在低声议论着县令宋谦,不过大都是一些赞许夸奖的话语。

  事到如今,王老爷有些进退两难,一番权衡之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正所谓民不与官为敌,他们赵家虽然在邺城一带有些名望,但还不足以与当地官府抗衡。

  “王德,本官如此审判,你可满意?”

  宋谦的声音将王老爷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连忙上前一步,拱手作揖:“大人英明神武,草民自当没有异议,一切谨遵大人决议。”

  “好!既然如此,先将沈月押入大牢,稍后本官会亲派一名得力捕快随她返回赵家,亲自调查赵汝贵之死。”

  话落,宋谦低首看向堂下的沈月,轻声喝道:“沈月,如若三日之后午时之前,你未能找到此案真凶,本官就将你打入死牢,斩首示众!听明白了吗?”

  “民女听明白了。大人请放心,三日之后,民女若无法找出真凶,甘愿领死谢罪!”

  沈月面色如常,丝毫没有被宋谦最后那句话所吓到。

  “如此甚好,退堂!”

  “威武……”

  随着杀威棒轻敲地面的声音响起,宋谦拂袖而去,沈月也被两名捕快押向了县衙大牢。

  当日午时,县衙大牢迎来了两名面孔陌生的捕快,径直朝着关押沈月的牢房走去。

  随着牢门的打开,为首的那名捕快走到沈月面前,脸上挂着一抹淡笑:“沈姑娘,我们两人是县令大人派来监督并保护你的,跟我走吧。”

  闻言,沈月眉头一蹙,不禁多看了男人一眼。

  这声音……怎么感觉有些耳熟?

  “捕快大哥,其实你不用说的那么委婉,我清楚宋大人派你们两人跟着我是为了什么。走吧,我们先回赵家再说。”

  话落,沈月也不再耽搁时间,径直出了大牢,朝赵家赶去。

  现在对她而言,时间就是生命,她必须要在三日之内找出真凶,否则等待她自己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亡。

  ……

  回到赵家之后,沈月并没有急着查案,而是先去了一趟前院。

  此时的前院早已搭设好灵堂,门厅走廊上已经挂满了白色的绢布,处处充斥着一股压抑之感。

  沈月刚刚踏入前院,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夫人来了’,一瞬间,数十双眼睛齐刷刷的向她看来。

  “沈月!你来这里干什么?立刻给我滚出院子,别玷污了我儿的灵堂。”

  看到沈月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王德心里别提有多恨了。

  若不是她,自己的儿子就不会去娶一个家徒四壁的孤女为妾。若不是她,自己的儿子就不会为此丧命。

  面对王德的愤怒,沈月蹙了蹙眉,毫无惧意的朝前走去,“王老爷,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放心,虽然我和赵汝贵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可言,但我一定会找出杀害他的真正凶手,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你给我闭嘴!”王德气得咆哮一声,整个身体都在打着哆嗦,可见他心里此刻有多么愤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