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身世凄凉
柳倾城2018-11-08 22:052,221

  “老爷,您消消气,为这种人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杨管家快步上前搀扶住王老爷,一脸关切的模样。

  “夫人,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就请马上离开这里吧。大少爷尸骨未寒,老爷他……”

  还不等杨管家把话讲完,沈月便伸手打断了他的话。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祭拜一下死者而已,既然你们不想看见我,那我离开便是了。但是,有句话我必须要说,赵汝贵不是我杀死的,至于真凶到底是谁……”

  说到这里,沈月顿了一下,眼神突然变得凌厉无比,“我自然会查的一清二楚!”

  话落,她的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停留在王德身上。

  待沈月离开前院之后,王德一脸阴沉的紧了紧拳头,牙齿咬的咯吱直响。

  站在一旁的杨管家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略微迟疑之后,低声说道:“老爷,要不我回头找几个身手好一点的家丁,给她一点教训。”

  “给她一点教训?”王德眉头一皱,狠狠的瞪了杨管家一眼,“你是傻吗?没看到她身后还跟着两个衙门的捕快吗?”

  “是是,老爷说的对,是小人鲁莽了。”杨管家战战兢兢的躬了躬身,一脸后怕的模样。

  ……

  赵家,后院。

  “这里就是昨晚的凶案现场,赵汝贵当时就躺在那里。”

  屋内,沈月伸手指了指床边那块地板,一脸淡然的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见沈月如此淡然,为首的高个儿捕快忍不住开口问道:“沈姑娘,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着急追查凶手吗?”

  “我当然着急,但查案这种事情不是你着急就能解决的。”

  她放下茶杯,起身看了一眼高个儿捕快,将其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底划过一抹异样之色。

  “捕快大哥,民女沈月,还未请教两位尊姓大名。”

  “我……”高个儿捕快略微迟疑了一下,随即笑道:“我叫李荣。”

  “我叫天宝。”身后的低个儿捕快神色冷淡的补了一句。

  “李荣?天宝?”沈月低声念叨了一句,不由得多看了天宝一眼。她总觉得天宝的声音有些耳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见她一脸思索之色,李荣连忙岔开话题:“沈姑娘,你时间有限,我们还是抓紧查案吧。”

  “嗯,好,我们先去屋外看看吧。”沈月暗自放下心中的疑惑,带着两个捕快去了屋外。

  “你们看,昨晚这个房间窗户紧闭,屋外的人根本无法打开窗户,所以首先可以排除凶手翻窗而进的可能。”

  “其次,昨晚我清醒之时,并未听到房门有何异动,所以可以断定,凶手肯定是事先用迷烟之类的东西将我迷晕,然后趁机打开房门,提前于屋内藏好。所以……”

  “等一下。”李荣突然开口打断了沈月的推论,“沈姑娘,依你所言,如果凶手真是用迷烟将你迷晕,那窗户纸上肯定会留下小孔,可这间屋子的窗户纸全部完好无损,丝毫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

  “是吗?你仔细看看这是什么。”沈月薄唇微扬,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李荣愣了一下,随即顺着她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

  “这是……”

  他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只见靠近窗沿的地方有一处筷子粗细的‘补丁’。

  很明显,那补丁是用同种材质的窗户纸补上去的。

  “现在你应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凶手昨晚就站在这里将迷烟吹进了屋内,为了不引人注意,甚至还煞费苦心的将这处微小的破洞补了起来。”

  李荣微微颔首,“言之有理。那凶手的动机是什么?难道他和赵汝贵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清楚。”沈月摇了摇头,“这个赵汝贵是邺城这一带有名的纨绔公子,整日寻花问柳,欺霸民女,和他有仇的人恐怕不在少数,但真正有胆量置他于死地的恐怕没有几个。”

  李荣闻言,不由得多看了沈月几眼。后者见状,秀眉微微一蹙“有话就说。”

  “那个……其实我有些好奇,既然赵汝贵如此不堪,沈姑娘为何还肯委身下嫁于他?”

  此话一出,就连李荣身后的天宝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沈月。

  其实这个问题李荣早就已经想问了,但苦于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所以便一直没能问出口。

  “为了我娘。”沈月淡然开口,眼底那抹凄苦之色一闪而逝。

  “数月之前,我娘得了一场重病。为了治好我娘的病,我四处借钱却屡遭碰壁,后来遇到了赵汝贵,他看上了我的美色,于是便答应借我二十两银子给我娘治病,但借钱的条件就是让我嫁给他,做他的小妾。”

  “后来我花光了所有银两,我娘的病还是没能治好。我娘去世以后,我用仅剩的一点碎银买了一口棺材将我娘入土为安。本来我一心求死,谁曾想却被赵汝贵及时赶到救了过来,并逼迫我嫁给他做小妾。”

  “至于后来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赵汝贵在新婚之夜猝死婚房,我也变成了杀人凶手。”

  随着沈月话音落下,李荣也终于明白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如此!难怪你在面对赵汝贵的死亡时如此淡然。沈姑娘,刚才在下不知实情,若有言语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无妨。”沈月罢了罢手,“昨晚我进入屋内不久便感到有些头晕脑胀,后来就失去了意识。由此可见,凶手定是一个可以随意出入后院之人。”

  李荣微微点头,“话虽如此,但昨天乃是大婚之日,府内人员众多,能自由出入后院者不在少数,想要以此锁定凶手恐怕有些困难。”

  沈月摇了摇头,“能自由出入后院之人的确不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凶手和赵汝贵应该是认识的,否则赵汝贵不可能不作反抗。”

  闻言,李荣似乎明白了什么,当即轻笑起来。

  “沈姑娘所言极是。凶手将你事先迷晕,恐怕就是为了防止你认出他的身份。而且从赵汝贵的伤口来看,他临死之前对凶手并无半点防备之心,所以凶手才会一击得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