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新的突破
柳倾城2018-11-08 22:082,266

  听完李荣的分析,沈月不禁笑了起来。她觉得这李荣倒是有些头脑,一点即通。

  “赵捕头所言甚是,那依你之见,凶手有可能是谁?”

  还不等李荣回答,一旁的天宝便抢先开口了。

  “这还用问,能在赵家大少爷新婚之夜进入婚房,并且不引起对方警惕的只有一人,那便是赵家老爷——王德!”

  话音落地,沈月瞳孔一阵紧缩,俏美的脸庞上写满了犹疑之色。

  李荣摇了摇头,“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如果王老爷是凶手,他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但是……也不排除他故布迷阵,贼喊做贼的嫌疑。”

  沈月闻言,眸中闪过一抹异样之色。

  当初她嫁入赵家之前,王德极力反对,甚至还为此和自己的儿子大吵了一架。但赵汝贵生性顽劣,根本不听王德的劝告,执意要纳她为妾。

  甚至有一次赵汝贵醉酒之后曾去她家敲门,说他爹骂他辱没家门,要将他赶出赵家,断绝父子关系。

  当时她并未在意,以为赵汝贵只是喝多了酒,于是便将他赶了出去。但现在看来,或许他当时并非胡言。

  可转念一想,沈月又觉得有些不对。因为据她观察,王德并非左撇子,而且他也没有必要杀死自己的儿子。

  如果凶手真是王德,恐怕昨晚死在屋内的就是她自己了。

  “王德虽然有作案嫌疑,但他不会是凶手。在自己儿子的大婚之日闹出命案本就是一件有辱门风之事,以王德的性格,他是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那凶手如果不是他,还能会是谁?难道是府里的管事或者家丁?”李荣皱起眉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脸思索之色。

  “极有可能。”沈月吐出一口浊气,“赵捕头,天捕头,麻烦你们两位去将府内的家丁和管事召集起来,逐一询问他们昨晚戌时到亥时都在干什么。”

  李荣神色一怔,随即恍然大悟,“沈姑娘,你可真是聪慧无双啊,我现在就去。”

  话落,他冲着天宝招了招手,两人快步离开了后院。

  刚出院子,天宝就忍不住提醒道:“公子,你别忘了,我们这次前来邺城只是路过游玩而已,千万不要误了大事。”

  闻言,李荣脚步一滞,眉峰微微皱起。

  “放心吧,我心里自然有数,等这件案子彻底了结之后,我们就离开这里。”

  既然自家公子都已经这般说了,天宝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跟在李荣身后朝着前院走去。

  而此时的后院之中,沈月并没有闲着。她在屋内来回踱着步子,脑子里不断推演着昨晚案发之时的情景。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李荣和天宝两人回到了后院,不过让她有些失望的是,两人并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刚才我将所有赵家的仆人和家丁召集起来,逐一进行了审问。除了个别人没有不在场的证据以外,其他人都有当晚不在场的证明。”

  闻言,沈月轻轻叹了口气,眉心拧在了一起,“那些没有不在场证据的人可以排除了,他们肯定不是凶手。”

  坐在一旁的天宝一脸不解的看着沈月,“按理说那些没有不在场证据的人才最有嫌疑,你为何却说这些人肯定不是凶手?”

  “很简单,因为真正的凶手肯定会为自己制造一个不在场的证据。”

  此话一出,天宝顿时明悟过来,看向沈月的眼睛里也多了一分敬佩之色。

  “那现在怎么办?刚才有不在场证据的至少有三十多人,难道我们要一一排查?”

  “不,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沈月缓缓摇头,明亮的双眸之中染上了几分奇异的光芒,“或许我们应该从另外一个方向入手。”

  “假设凶手和赵汝贵之间有着深仇大恨,甚至憎恨赵汝贵纳妾,所以才选择在新婚之夜动手。”

  “而赵汝贵一向好色烂赌,这是众所周知之事。但赵家从不缺钱,他自然也不会在钱财上和人结仇,所以他和凶手结仇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女人!”

  “女人?”李荣脸色一喜,“你是说,赵汝贵很可能抢了别人的老婆,所以和对方结下了冤仇?”

  沈月微微颔首,“没错,但这只是我的一个推测而已,具体的事情还需要你们两位前去查实。”

  话落,沈月起身冲着李荣和天宝两人微微躬身,“两位捕快大哥,小女子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像赌坊和青楼这样的地方不方便前往,所以就劳烦两位替民女跑这一趟,看看能否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李荣见状,连忙起身言道:“沈姑娘言重了,这是我们份内之事。你放心,我这就和天宝前去赌坊和青楼打探消息。”

  “公……咳咳,赵捕头,我们的职责是在这里看守沈姑娘,而且还要寸步不离。如果我们两人就这样离开,万一沈姑娘趁机逃跑该怎么办?”

  天宝的眉头紧紧皱起,自家公子这是怎么了?

  自从遇到沈月之后,他不但一而再的帮她渡过难关,甚至还不惜为了她泄露自己的身份。

  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真会耽搁了自家公子的大事。

  “天捕头,话可不能这样说。如果我们能帮助沈姑娘洗刷冤屈,那也是喜事一件。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是救一个像沈姑娘这样聪慧漂亮的大美人。”

  本来最后这句话多少都有些轻佻之意,可愣是被李荣那一本正经的神色给盖了过去。

  沈月也被李荣这番话给逗笑了,她颔首欠身,轻笑道:“好,那就拜托两位了。”

  就这样,天宝再次一脸无奈的跟在李荣身后离开了赵家。

  望着两人消失的背影,沈月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疑惑之色。

  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两个捕快绝对不简单。

  ……

  时间过的飞快,临近傍晚时分,李荣和天宝两人还是没有回来。

  沈月的肚子早就已经饿的咕咕叫了,赵家那些下人也没人搭理她,甚至连一口喝的都没给她准备。

  对此,沈月只能苦涩一笑。

  吃了一些桌子上的水果和糕点之后,她起身朝后院外面的茅房走去。

  刚出后院没走几步,沈月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被脚下的一小撮灰烬所吸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