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临死拉垫背
柳倾城2018-11-08 22:092,210

  “这里……怎么会有灰?”沈月柳眉微蹙,狐疑地嘀咕了一声。

  好奇之下,她蹲下身子捻了捻那一小撮灰烬,放在鼻子上微微嗅了嗅。

  是普通的香灰。

  她困惑地在四周打量了一圈,“赵汝贵的灵堂设在前厅,为何后院会有香灰?”

  这条小路是通往家丁丫鬟们居所的必经之路,沈月有些疑惑,难道这些下人里还有谁在祭奠赵汝贵?

  但转念一想,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赵汝贵可是劣迹斑斑,对待赵家的下人更是非打即骂,家丁丫鬟们绝不可能祭奠那个骄横跋扈的赵家大少爷。

  而且,近两天也没有特殊的祭拜节日,应该是有人不小心将香灰洒落在了此处。

  念及至此,沈月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才一脸狐疑地看向了家丁丫鬟们居住的偏房。

  赵家是邺城排得上号的富贵豪门,府里家丁丫鬟更是不少,倘若家丁丫鬟们真有杀害赵汝贵的嫌疑,那调查起来也会相当的棘手。

  沈月心明如镜,自己只有三天的时间。刨去今天,也只剩下短短两天破案期限。

  她缓缓起身往偏房走去,打算去问问那些仆人,但走到石拱门下时,她却不自觉地顿住了脚步。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身份有些敏感,而且那些家丁面对自己也未必肯说实话。

  沈月无奈地长叹了口气,这才转身回房。

  应该是因为赵汝贵刚死,没人愿意来短命鬼住的西厢房。

  沈月回屋安静地坐着,洁白如藕的玉手撑着脖颈,但眼珠子却滴溜溜地转动着,打量着屋子里每一处角落。

  天色越来越暗,她也未曾掌灯,只是孤身一人坐在黑暗之中,如同一尊雕塑似的。

  此时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她听得出,那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沈月缓缓起身,却发现双腿都有些麻了。

  “你是……沈姑娘?”

  李荣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慌张,分明是有些恐慌。

  这屋子里刚死了人,现在黑暗中又出现一个黑影,其阴森程度可想而知。

  沈月应了声:“是我。二位捕头可有调查到线索?”

  她困惑地看着两个黑影,一个黑影紧紧地拦在另外一个身前,似乎是很紧张的样子。

  他们二人真是捕头?沈月心里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此时,天宝长舒了口气,声音有些埋怨:“沈姑娘,天黑了你怎么也不掌灯?!”

  话音未落,他便拿出火折子掌了灯。

  沈月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有些紧张地看着二人,分明是在等待着他们的消息。

  李荣摇头叹息一声,面色沮丧,“沈姑娘,我们二人到赵汝贵常去的金凤楼和邺城其他几家青楼都问过,近期并无人和赵汝贵结仇。赌场亦是如此。”

  沈月心中苦笑一声,看向李荣和天宝,“我倒是发现了一些线索,劳烦两位捕头跟着我走一趟。”

  李荣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振奋,急忙追问:“什么线索?”

  他心里很困惑,自己和天宝跑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一丁点儿有用的线索,而沈月待在赵家却找到了线索。

  然而,沈月只是神秘地摇头,并未作答。

  她径直走向门口,出门后便往偏房赶去。

  天宝脸上闪过一抹担忧,小声叮嘱:“公子,我觉得这沈姑娘有问题。”

  李荣嘴角微微勾起,好奇地看着沈月摇曳的身姿,“先跟上去看看再说。”

  来到偏房,只见四处空荡荡的,完全不见家丁丫鬟的踪影。

  想想也是,此时正值赵家奔丧之际,家丁丫鬟们全都在灵堂忙碌,可没人敢偷懒。

  不过这会儿天色已晚,家丁丫鬟们也陆陆续续地回房,看到沈月时,都是避讳地躲开。

  然而他们看向李荣两人时,脸上却有些惊慌。

  任谁都知道沈月是回来找证据自证清白的,他们可不想被那蛇蝎妇人临死拉去当垫背。

  沈月将这些下人们的抵触心理全然无视,只是走进了最左边的一间房舍。

  “你不许进!”

  一个丫鬟拦在门口,气势汹汹地看着沈月。

  李荣冷喝一声:“你们胆敢妨碍官差办案!”

  闻言,丫鬟缩了缩脖子,连忙解释:“官……官差大人,我们并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这个女人是煞星,会来带晦气的。”

  说到最后时,丫鬟的声音越来越低,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惊恐。

  李荣怒哼一声,“让开!”

  那丫鬟身子哆嗦了下,连忙躲到一边。

  沈月走进屋子轻描淡写地转了一圈,鼻子动了几下,便一句话也没说就转身出门了。

  李荣满心的迷茫,他真是搞不明白这女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天宝微微皱眉,没好气地埋怨道:“这沈姑娘该不是拿我们开涮吧?”

  李荣摆了摆手,“小声些,先看看再说。”

  接下来,沈月在家丁和丫鬟的房间都转了一圈,但最后却都是一言未发地离开,似乎只是来转转罢了。

  等她走到那间坐北朝南的房间时,只见屋子的房门紧闭着,还上了锁。

  沈月眉头一皱,有些困惑地问道:“这间屋子是谁住的?”

  然而,却没有人回应她。在家丁和丫鬟的心里,和这个煞星说上一句话都是件晦气的事情。

  天宝脸色微怒地吼道:“都是哑巴?问你们这间房子是谁住的?”

  跟着沈月四处闲逛了许久,他心里早就不满了,他觉得沈月就是故布疑阵,说不定她此时心里都在琢磨着找替罪羊。

  这时,一个家丁怯生生地回应:“这……这是杨管家的房间。”

  沈月疑惑地“哦”了声,便走上前去推门,可房门紧锁,她根本进不去。

  她在门口等了下,杨管家匆匆赶来,有些气恼地问:“你这是要做什么?”

  沈月声音平缓:“开门,我要进去查看一下。”

  “你怀疑我?”杨管家怒容满面,“分明就是你杀了大少爷,此时还在这里装清白调查线索,我看你就是想要找替罪羊吧!你好恶毒的心肠!”

  他的牙齿咬的咯咯直响,脸上满是愤懑之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