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夜半趴墙根
柳倾城2018-11-08 22:092,289

  沈月还未开口,天宝怒喝一声,向前跨了一步,“沈姑娘奉宋县令之命调查赵汝贵的死因,你一个小小的管家胆敢阻拦,不想要命了?!”

  这一声如晴天霹雳,吓得杨管家全身一阵哆嗦,连忙惶恐地摇头,“小……小人不敢。我这就开门。”

  管家开门后,天宝抢先一步进入了房间快速地掌了灯。

  沈月和赵捕头紧随其后。

  沈月进屋后,鼻子用力地嗅了几下,却未曾发现端倪。

  她缓慢地在屋子里踱步走着,但却依旧未曾发现异状。

  难道是我想多了?

  沈月柳眉紧蹙,百思不得其解,这偏房除了赵家的仆人会过来,其他人可是极少涉足的。

  既然如此,那香灰的事情就有些难以解释了。

  然而此时,沈月的目光无意间落在了书桌的毛笔架上,她盯着毛笔架看了片刻,总感觉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来怪在何处。

  沉吟了片刻,她落寞地轻叹了声,“我们走吧。”

  走到门口,杨管家阴阳怪气地冷声道:“我杨某人行的端坐的正,可不像某些人蛇蝎心肠!”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正好被沈月听到。

  她微微暗下眸子,却也没有多做狡辩。

  她心里明白,在没有证据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之前,她依旧是戴罪之身,多说无益。

  李荣狠狠地瞪了杨管家一眼,杨管家当即忌惮地低下头不再言语。

  随即,三人便一前两后地离开了偏房。

  赵家丧子事务繁多,却也不敢怠慢了两位捕头,给安排的厢房就在沈月的隔壁,并送上了可口的饭菜。

  李荣敲了敲沈月的房门,过了片刻,里边才传来沈月那满是疲惫的声音:“谁?”

  李荣清了清嗓子,“沈姑娘,是我。赵家命人送来饭菜,你也一起吃些吧?”

  他还真是挺佩服这个沈月的,屋子里刚死了人,若是寻常女人恐怕早就吓得惊慌失措了,可她却是丝毫不惧。

  尤其她今天展现出惊人的镇定,更是让他由衷地钦佩。

  房里再次传来沈月的声音:“赵捕头,我吃过了。你们吃吧。”

  她这可是言不由衷,回到赵家,若非是有两个捕头跟着,她还不知道要遭受何等诘难,想让赵家给送吃的,那简直是异想天开!

  不过好在昨天大婚还留下不少点心,她也能垫垫肚子。

  李荣轻叹了一声,“那沈姑娘就早些休息吧。”

  他就住在隔壁,自然知道未曾有人给沈月送过吃食。但对于沈月的处境,他也是无能为力。

  亥时,赵家依旧哀嚎不断,哭声四起,听着都有些瘆人。

  要知道,赵汝贵可是赵家的独子,也正是因为如此,赵家才娇生惯养,成就了其骄横跋扈的纨绔子性格。

  到了子时,万籁俱静,安静地躺在床上的沈月猛然睁开美眸。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杨管家果真有问题。”

  双眸闪过一抹欣喜之色,她现在终于明白杨管家房间里的笔架为何怪异了。

  她缓缓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仔细地聆听了下屋外的动静,发觉没人,她才开门出去,像极了做贼。

  她警惕地在四周打量了一番,便径直往偏房赶去。

  到了偏房,她躲在一株盆景后,往杨管家的房间看了一眼,柳眉再次蹙起。

  杨管家竟然还未歇息!

  赵家死了儿子,赵家的老爷和夫人都已经睡去,但作为一个仆人的杨管家却还未曾安歇?

  沈月越发地觉得杨管家有问题。

  她蹲在一旁仔细地观看着,只是隔得太远,连一点动静都听不到。

  之前,她躺在床上想了好几个时辰,都是在琢磨着在杨管家房间里看到的那个奇怪笔架。

  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也终于想明白为何那笔架的摆放有些奇怪了。

  那笔架放置在桌子前端偏左的地方,而寻常人大多都会偏右。

  故而,她有理由怀疑,杨管家是个左撇子!

  再联想到赵汝贵之前就极有可能是被左撇子杀害,所以这个杨管家就更有嫌疑了!

  但是,沈月心中也是万分困惑,如果杨管家有行凶嫌疑,那他的杀人动机何在?

  杨管家虽说是赵家的仆人,但除去赵家的几个主子之外,他可算得上是位高权重。

  一个能在赵家有如此地位的人,为何要杀赵家少爷?

  对于这一点,沈月当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她死死地盯着杨管家的房间,想要近距离查看,却又害怕打草惊蛇。

  正犹豫间,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要偷听就去窗户下偷听,你在这里也只是隔岸观火而已。”

  闻言,沈月的身子不自觉地颤了一下,脸上满是惊恐之色,下意识地就要叫出声来。

  而此时,一只温润的手掌捂住了她的嘴巴。

  沈月侧目一看,发现说话之人竟是李荣。

  她有些忌讳地拨开那只温软的手掌,疑惑地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李荣轻笑两声,“在你出房门的那一刻我们就察觉到了,本以为你是想趁机逃跑,却没曾想是来趴墙根。”

  沈月没好气地轻哼了声,有些赌气地说道:“我才不是趴墙根。我只是怀疑这个杨管家有问题。你们俩来的正好,去看看杨管家这么晚不休息是在做什么?”

  两位捕头对视了一眼,也不废话,快速贴近了杨管家的窗口。

  天宝轻轻地捅破了窗户纸看了进去,只见杨管家正在屋子里焚香祭拜,嘴巴似乎还微微蠕动着,似乎是在念叨着什么,不过声音太小,他们也听不清楚。

  不过,杨管家却是眸中含泪,分明是极度悲伤的样子。

  一炷香过后,杨管家抹了眼泪,熄了灯,便去睡了。

  李荣和天宝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随即便悄声退走。

  找到了沈月后,李荣将刚才看到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他很好奇,这个女人究竟能否在三天内自证清白?

  沈月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你们早些回去歇息,案件明天自有分晓。”

  话罢,她转身就走,似乎连步子都欢快了许多。

  李荣和天宝两人心中分外困惑,天宝没好气地嘀咕道:“她就会故弄玄虚!”

  李荣笑着摇了摇头,“真正有本事的人是靠做,而不是靠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狂妃要探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