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地海请帖
奚年w2020-02-08 13:226,041

  “叮~叮铃~”一阵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响起。

  钟山阁位于合虚山顶部,而合虚山本就极为隐蔽,平常仙人极少有人知道。况且又有易老布下的仙障,寻常人等是解不开的。若是有人踏足,合虚山山脚下的那棵万年桐子树会响起来。

  桔苼手轻轻一挥,便出现了山脚下的画面。她本不会什么高深的法术,但这个是师父教她的最基本的‘看家之法’,所以她还是得心应手的。

  画面中一个玉树临风,白袍加身的男子正站在山脚下。那人看起来面像斯文,且有几分贵气。

  从画面中看去,那人正向合虚山作揖,毕恭毕敬道:“易老,晚辈是地海龙宫的善之,今日奉家父之命,前来送喜帖于您。”

  桔苼看完,想着师父还在吃饭定是没空,师兄还在休息也不要去麻烦他,便自己飞身下山。但是由于平日子怎么练功都练不好,飞了一小截就会落下来。她就这么走走飞飞的,坎坎坷坷的到了山脚下。

  她忘记了刚刚做饭还一头灰头土脸的很是狼狈,现在便要见外人。

  善之看见着眼前的这个仙子,脸上被灰抹得黑黝黝的,头发也有些蓬松,心里并没有生出什么不敬之情,依旧礼貌道:“这位仙使,敢问你可是这合虚山之人?”

  桔苼木纳的点了点头,她并不擅长与陌生人说话。平日里接触的都是师父与师兄,山下的人是很少接触的,所以对于其他人总有些戒备与好奇。

  看见桔苼点头,善之透露出一丝高兴:“在下是地海龙宫的善之,今日是奉家父之命前来送我二哥巽弓的大婚喜帖,还望易老能够光临!”

  看着善之递过来的红请帖,桔苼面露难色,她不知道该不该替师父接这喜帖。

  看着桔苼有些犹豫,善之便问:“敢问易老可在山中?”

  桔苼有些吞吐:“我,,我师父,,在”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家师未在山中。”未璃的声音传来,桔苼转头看见师兄在后面,便到未璃身后。

  两人虽都是白袍,但是气质却大不相同。那善之虽一身白袍加身,却还是有一种华贵的气质,让人一看便知道此人身份不凡。而未璃的一袭白衣,看上去温和却又严谨,是超凡脱俗不沾染世间上的任何东西,显得仙气十足。

  “未璃神君!”善之作揖。

  未璃微微点头,表示对善之的礼节。

  两人自是认识的,一个是海帝的大子善之;一个人易老的徒儿未璃。都是身份尊贵之人,自然要识得。

  “大殿下此行恐怕是白跑一趟了,师父前阵子去访故人,尚未回山。”未璃缓缓道来。

  桔苼看向自己的大师兄,师父出山?何时出的?师父不是在与小后抢吃的吗?

  听未璃一说,善之面露失望之色:“敢问神君易老何时回来?”

  “师父向来行踪不定,未璃也未知晓。不如大殿下先请回,等师父回来时我再向他转告。”未璃说得脸不红心不跳,沉稳得很。

  善之想想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便把手中的请帖交给未璃:“那就有劳神君了!”

  “无事。”

  “善之告辞!”说完他便转身消失在山前。

  未璃看向着手中的请帖,眉头微微一皱。自家师父不喜参加宴会,而三域凡是尊贵之人一有宴会定当会派送请帖,像这样的请帖,钟山阁已经不知道堆了多少了。

  桔苼从未璃的手中拿过请帖反复的看着,一双灵动的眼睛里满是好奇:“师兄,为什么要说师父不在呢?”

  未璃看着桔苼脸上的黑灰,轻轻的笑了:“你又忘了,师父不喜欢这些宴会,索性就不让他见师父了。”

  桔苼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她总是容易忘记很多事情,这让她很是烦闷。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抬头看着未璃,一双眼睛清透明亮:“哦,对了,饭做好了。”

  “嗯,师兄知道了。”说罢未璃便抬手轻轻擦掉桔苼脸上的黑灰,替她敛去头上的叶子。

  桔苼只知道看着未璃一个劲的傻笑,未璃到也不介意,轻声说道:“走吧。”

  桔苼与未璃回到钟山阁,看到厨房的桌子上简直是一片狼藉。易老和小后两个把溪水鱼吃得连鱼翅都不剩,只剩下其他那几样卖相不好且吃起来着实不好吃的菜。桔苼看着很是头痛。

  “大师兄!你终于回来啦!”小后休的一声扑腾到了未璃的怀中。完全不顾嘴巴上的油擦在了未璃的白衣上。小后最赖未璃,也最爱在未璃面前撒娇,只因为一直以来都沉迷在未璃的样貌之中,无法自拔。

  未璃摸了摸小后的脑袋,温声道:“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又欺负苼儿了?”

  “我才没有呢!”小后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都好久没吃溪水鱼了!”

  未璃笑了,他到也知道小后平时喜欢捉弄桔苼不是真的,只是与她闹着玩,心里还是要紧她的。

  桔苼才是有些头痛,她真的是低估了师父和小后两个人的战斗力,就这么会一条大的溪水鱼就被吃完了。

  “师父,你们怎么都不给师兄留点!”

  易老起身拍拍自己的肚子,又捋了捋白胡子:“都是那只鸟吃的!”

  “什么都是我!小老头都是你吃的!”小后也不甘示弱,它从来都不怕易老,一直都是叫它小老头,一人一鸟这样吵来吵去到也习惯了。

  “什么小老头?没大没小的。”说完易老便要走出去。

  “师父,今日地海送来请帖,说是地海二殿下的婚宴,特来请师父去。”未璃没有拿出请帖直接口头上与易老说。

  易老皱了皱眉头:“海帝的儿子太多,这桩喜酒过去了又会有下一桩喜酒,不去不去。”

  “好。”

  “慢着”,易老似乎是想到什么,“要不你替我去吧,那地海的二殿下二百年前也帮过为师一次,你去也不算驳他颜面。”

  “嗯。”未璃点头答应了。说罢易老便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离开了。

  说到易老,他不爱离开他的钟山阁和合虚山,更对那些虚的宴会不感兴趣。三域之中有很多身份尊贵之人都想要请易老赴宴,还说是若是请到易老便是有很大的排场,场子十足。可惜了,易老也只是在海帝寿宴那日去过地海一趟,其他的宴会都不曾去过。这次让未璃去赴宴,他本就是玄神身份尊贵,又是代表易老出去,也是给足了地海二殿下的面子,想来也能够还二百年前易老欠他的一份情了。

  “师兄你又要出去?”桔苼又些黯然,师兄才刚回来。上一次师兄去了天界两个月,桔苼在钟山阁整日里除了洗衣服就是洗衣服,无聊至极。师父每天都在主殿阁罗衣神女像面前打坐,而小后有它的整个‘后宫’,除了时不时来与自己打闹一下,其他时间都是桔苼一个人。

  “能带上我吗?”桔苼有些小声的问,那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未璃没有作声,只是坐下来拿起筷子吃起来,夹的是那几样卖相不好的菜。

  桔苼知道了未璃的态度,强装镇定:“师兄,我再去给你做溪水鱼吧!”

  “不用了,最近手艺有进步。”未璃吃着菜是眉头都不眨一下,感觉像是吃什么很好吃的,照样的津津有味。

  小后一向心直口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大师兄骗人,桔苼的菜除了溪水鱼还是很难吃!”

  “你,,”桔苼心里一道黑线。

  她其实心里清楚自己的手艺,除了溪水鱼还能过得去之外,其他的是真的很难吃。她其实已经很卖力的去尽力做好那几道菜,但是却怎么也做不好,兴许她可能是本来就没什么天分吧!

  可能看见桔苼脸上有些黯然神伤,未璃温声说到:“真的有很大的进步。”

  桔苼笑了笑,心里也是感动。

  ……

  “师父!”桔苼跑进主殿阁。

  主殿阁内供奉着罗衣神女的神像,易老正在给神像点香。

  “怎么了?”易老继续手上的动作。

  “没没,,没怎么!”桔苼似乎想说却又不敢说。

  易老似乎是看出来了,揪着胡子笑道:“有什么话就直说!”

  桔苼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笑道:“嘿嘿,师父,罗衣神女应该很美吧?”

  “那是自然的,迄今三域无一人能与神女的容貌相提并论!”易老语气傲娇,满是自毫,“你问这个干嘛?”

  “没有,就随便问问!”桔苼干笑。

  她看向罗衣头上那个石簪子,几番比对竟然与自己头上带的桔梗花发簪有些相似,她看向自家师父,问道:“罗衣神女头上戴的那只簪子竟然与我这支桔梗花发簪有些一样之处!”

  易老看着从旁边的桌案上拿起一支香,笑道:“神女头上的那支发簪原本就是桔梗花形成的。”他的目光从罗衣神女石像上移到桔苼头顶上的那支发簪,思绪似乎又想起那年在地海之时。

  那时萧夫人在地海难产,恰逢易老所救,也正是因为易老,桔苼才得以出生。那时易老便觉得与那女娃子有缘,所以才送了一支发簪给萧夫人,让她替那女娃子保管,等再大时再交于她的手中,而那支发簪也就是桔苼现在一直佩戴的桔梗花发簪。如今不曾想无人岛整岛覆灭,留在她身边的竟也只有这发簪。

  易老看着桔苼,忽地变得正经起来:“小桔苼,你头上的这支发簪可是顶好的东西,必要时它是一件锋利的法器,可以防身。不过,”易老又笑了笑,继续道,“你在合虚山断不会出现什么危险,拿来当法器也用不着,还是规规矩矩在头上戴着吧!”

  易老一句话让桔苼把原本想说的话咽在了喉咙里,她来找师父就是想请求出山的事情,如今师父的这一番话不就是不希望她出去吗?

  不过,她还是得问一问:“师父呀,我能跟着师兄一起下山吗?”她的眼睛里满是期许,在她的脑海里,从没有山下的记忆,更不知道山下是什么样子。

  易老拿着香的手顿了顿,神情严肃:“不行!”

  “师父,你就让我和师兄出去一趟嘛,我保证不给你惹事!”桔苼拍拍胸脯,义正言辞的保证着。

  易老见了,似乎毫不动容:“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师父!”桔苼摇着易老的手臂,开启她的撒娇攻势。

  “别在着杵着了,我是不会答应的!”易老语气坚决,不易动容。

  桔苼见师父那么坚决,心里泄气,她就是想要和师兄一起下山,看看山下的世界,可是师父总是拒绝她,不让她下山。

  不知道桔苼走后多久,易老看着神女像似乎有些出神,良久,易老长叹一口气:“命是她的,还是护不住的。”

  夕阳下的合虚山格外的好看,合虚山是日月所出之地,集结天地灵气,终年是仙气萦绕,美不胜收。

  桔苼正坐在钟山阁最高的那块大石头上愣愣的看着远方。山下一片仙气缭绕层层的包围着合虚山。太阳就要落在对面的前头上,清风吹得桔苼的头发有些凌乱,那些云彩红得很是好看。

  她有七百岁,却只有二百年的记忆。自从自己昏迷醒来,就没有踏出合虚山一步,走过最远的路就是合虚山的山脚下,而山外面的世界总是一无所知。桔苼心里清楚,师父和师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是刻意的不让自己出山,二百年来,整座合虚山她闭着眼睛都能走完,可是她是真的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她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样,也不知道该怎么与别人相处,更不知道这三域中其他的情感。她只能看一些书,去了解外面的世界,去了解外面的人,去学会怎么相处。

  许是太过于愣神,桔苼没有知道未璃早已经在后面站了很久。未璃知道,每当桔苼有什么心事的时候她都会来这块大石头上坐着,风吹得她的衣裙翩翩,他何尝不知道她的心事呢?

  “师妹。”未璃温声道。

  桔苼回头,看着未璃站在后面,似乎有些惊讶。

  “又来这了?”

  桔苼“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太阳有一半已经被山头遮挡住了,风轻轻的吹着,两人都有些静默。许久,还是桔苼说到:“师兄,你知不知道二百年前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二百年前吗?未璃有些惊讶桔苼会问这样的问题,像是思考了很久,须臾他才缓缓说出:“你还是那个你而已。”

  桔苼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明天收拾一下行李,我们出去。”

  桔苼转头,惊愕道:“去哪儿?”

  未璃慢慢走近桔苼,摸了摸她的头:“去地海赴宴!”

  “什么!我可以去?”桔苼几乎要跳了起来,她还是是第一次这么激动。

  “嗯。”未璃看着她激动的样子,心里也很高兴。他其实一直都知道,桔苼很想去看看合虚山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可是他和师父知道桔苼的记忆只是暂时被封住而已,三域之外还是有很多危险因素,如果可能的话就尽量不要接触外面的世界,他们只希望现在的桔苼一切都好。

  可是他终究还是心软下来,他不愿意看见桔苼整日里的不开心,他不愿意再看见她一有心事就坐在石头看着山外,他希望她每天是快乐的,所以他决定带她去。

  桔苼一如未璃料想的那样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她那么开心。

  “师父同意了吗?”桔苼忽地小心地问。

  未璃的眼中的笑意更深:“别担心,我去和师父说。”

  “耶~”桔苼知道但凡师兄求师父什么,师父是一定会答应的,那么能够出山那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不对呀,师兄,为什么是明天收拾行李,地海的请帖不是在半个月后吗?”

  “既然决定带你出去,就带你多去外面走走。”

  桔苼瞬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仅可以出去而且一下子可以去这么久。从没有踏出合虚山一步的她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好,我这就去收拾行李!”桔苼真的是高兴坏了,一下子从石头上跳下来,急急的跑了下去。

  未璃看着结社匆匆忙忙的背影,有些轻笑出声。微风徐徐,他面目英秀的脸上满是温柔。看见桔苼这么高兴,他心中也很开心。

  远处的景色很是好看,太阳还有一点儿就要没下山头,那些云彩依旧好看至极。未璃想起桔苼问起的话“二百年前是什么样子呢?”未璃眼眸深邃,一时间看不清什么情感。

  二百年前,他也很想知道二百年前的桔苼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还是像现在这样可爱,是不是还是像现在这样惹人怜惜…他的眼眸慢慢变得澄明,眼底多了几分温柔。

  ……

  主殿阁中

  “你已经决定好了?”易老跪坐在罗衣神女像面前,神情严肃,眉头微微皱起。只有在神女像面前,易老才会显得严肃些。

  “嗯。”未璃站在后面。

  “罢了,她终究还是会出山的,再说是你决定的事情,为师一向也不会阻止。一路上照顾好你师妹!”

  “师父放心,徒儿会照顾好师妹。”

  “去吧。”

  未璃走出主殿阁,桔苼在外面焦急的等待,她生怕师父不答应,那么自己就不能出去了,一切都是一场空。未璃进去的这段时间,她的心可是一直都在悬着的。见着未璃出来。她便立即上前去问:“师父同意了吗?”

  未璃看着桔苼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子,眼中满是温和:“自然是同意了。”

  “耶~”桔苼一下子叫了出来,她行李早已经打包好了,就等师父的一句话就可以随着大师兄下山了。

  未璃笑笑,摸了摸她的头:“知道你高兴,我们走吧!”

  “好喽!”桔苼几乎是欢呼雀跃,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开心过,她终于可以看外面的世界了。

  “你们去哪儿!”小后急急的扑腾着翅膀飞来。看着桔苼全副武装的样子,小后急道。

  “下山!”桔苼言语中掩饰不住的高兴。

  “你们下山居然不带上我!不行不行,我也得去!”小后一听大师兄和桔苼两个要下山,自然是不肯的,虽然平时自己有百鸟后宫,但下山这样的好事这么能少了它呢!

  “你可好好想想,舍得你那百鸟后宫?”未璃轻笑,问小后。

  小后扑腾扑腾着翅膀,语气坚定道:“自然是舍得的!”

  “就不怕它们夺了你的百鸟之王的位置?”未璃又反问。

  这下小后犹豫了,百鸟群中本就有许多人觊觎它的位置。不行不行,去了许久怕是回来就位置就被夺了。

  “不去了,不去了。”小后担心,赶紧飞了回去。

  “喂,就这样走了!”桔苼看着小后的背影,没了小后,一路上该少了多少乐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