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时光初启
奚年w2020-02-08 13:225,032

   …………

   “小豆儿,快点快点!”青衣女子笑颜如花,眼睛灵动可爱。

  “快点!”青衣女子随风追逐,发丝微微凌乱。

  “再不快点我先走了噢!”青衣女子向前跑着,笑容明媚阳光。

  忽地!

  只觉眼前画面昏暗,满地血色,横尸遍野。青衣女子双手沾满了血,头疼欲裂。她跪在地上捂住胸口呼不过气来。她想要哭,却已经没有了眼泪。

  她看着前面的一把青剑,双眼缓缓闭下。任由那一把剑猛的刺去她的胸口……

  “不!”令璟轻喊,才醒的他满头大汗。他眉头紧锁,眼眸慢慢睁开,那双眼睛更加清澈但里面却似乎极其痛苦。

  令璟从起身,坐在床上,思绪放得好远。他紧紧的揪了一下胸口,这种痛是自他拿回情魄以来最为频繁的痛。

  他的梦里每次都会出现桔苼的身影,他不知道,他丢失了五百年的情魄早已经陪伴桔苼长大与她融为一体。当他拿回情魄收回在自己身体里后,那一抹鲜明的青色身影便会时常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拿回情魄,使自己不在是一个冰冷的人,他开始有了知觉,能够感受各种情感,可是,他好像从没有感受到快乐。他能够清楚的感受那个女子以往的喜怒哀乐,能够感受到她的俏皮可爱,也能够感受到她撕心裂肺生无可恋的痛楚。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可是,事情总没有回头路可走。

  无人岛一战,三域之内都曾说着,地海五殿下令璟五千神兵破无启五万兵马,乃是新一个战神,此领军能力能与其二哥巽弓相提并论,或是更胜一筹。

  可是外界又曾说这五殿下是个极为冷血之人,为了打赢一场战争,居然不顾无人岛一整岛人的性命,可见此人是何其冷血!

  各种评论声层出不穷。

  令璟紧闭双眼,不再去想。

  “殿下。”门外声音响起。

  令璟穿好衣裳打了房门,好看的脸还和以前一样英俊不凡。门外站的是辰景宫的老龟仙,背上背着一个巨大的龟壳,也算是地海的一个老人。

  “那孩子呢?”令璟问道。

  “那孩子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但是受了惊吓,一时半会可能好不过来。”老龟仙慢慢的说来。

  “嗯。”令璟点点头,末了又问,“他可有名字?”

  老龟仙挠了挠头,想道:“好像是叫什么小豆儿!老仙糊涂,记得不大清楚。”

  令璟点点头,语气温和:“无事,以后便好好照顾他。”

  ……………………………………………………

  二百年后

  三域之中,有山名为合虚,日月所出。合虚山不属于三域任何一域,它是独立于三域的存在。此山中有一阁名曰钟山阁,是孕育三域平衡的罗衣神女的殿阁。罗衣神女在几十万年前寂于三域,但留下一晶石,名叫月罗晶石由易老看管。

  易老为三域之中四大圣神之一,身份极其尊贵。

  所谓仙级,仙级有六级、神级有三级。正所谓六隐三神,易老便是站在神级顶端的神主。由不喜参与三域内的繁琐之事,便一直居守在钟山阁看管月罗晶石,鲜少出现在世人眼前。他为人低调,行踪隐蔽。在这合虚山中仅有两位弟子相陪。

  合虚山上景色极其美丽。仙雾缭绕,花鸟芬芳,小溪潺潺。青衣女子坐在溪边,手里拿着浣衣棒,往石头上的衣服敲去。“怦~怦”一声接着一声。水滴溅在了她白皙精致的脸上,她的眼睛像是宝石一般清澈得好看,就像那清澈无比的溪水一般,惹人喜欢。她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额头上的水珠,于是继续敲打着衣服。“怦~怦”一声接着一声。

  青衣少女专注的洗着她的衣服,完全没有注意到一只黄鸟正飞过来。

  “桔苼桔苼,”黄鸟在青衣少女的头上飞着,对她叫着。

  青衣少女许是太过于专注她手中的动作,没有听见黄鸟的叫喊。

  黄鸟有些生气,飞下去往青衣少女的头琢了琢。青衣少女有些吃痛,一下子反应过来,捂着脑袋眼神幽怨的看着黄鸟:“小后,你干嘛!”

  黄鸟似乎不理会青衣少女的抱怨,生气道:“都说了不要叫我小后,你才小呢!我可比你大上七百岁!哼,我生气了!”

  青衣少女摸了摸小后的脑袋,大声的笑道:“谁叫你那么可爱呢?”

  黄鸟不知是听青衣少女夸它可爱而愣了一下,还是看着她笑起来的容颜如此好看而呆滞了一下。反正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不,不准说我可爱!”黄鸟把头拧在一边,不看青衣少女。

  青衣少女有些无奈,摸了摸黄鸟的头,轻声道:“好了,你来找我什么事呀!”

  黄鸟这才把头拧过来:“哼!你一天就知道洗衣服,大师兄回来了你都不知道!”

  青衣少女喜出望外,一下子笑开了:“你是说大师兄从九天回来了?”

  “才回来,在前殿呢!现在,,”

  没等黄鸟说完,青衣少女就放下手中的浣衣棒跑到前殿去了。

  前殿之中

  易老坐在茶桌旁,一身灰色衣裳,头发有一缕花白,相衬起来很是仙风道骨。在他对面端坐在一个身着一身白色袍子,五官丰神俊朗、姿容既好的男子。

  “师父,徒儿此行去九天行法会,天君并没有与徒儿提过月罗晶石一事。”未璃有些许严肃。

  易老轻轻的点点头:“嗯,你才回来,不急着说。先去休息休息。”

  未璃笑着摇摇头:“怕是不能休息了!”

  殿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易老和未璃相视一看。纷纷笑了起来。

  青衣少女跑进殿来,看着自己的师父和师兄悠闲的坐在那儿喝茶,她急急的跑过去!

  “师父、师兄!”青衣少女跑到她们面前,蹲了下来。许是一路来跑得太急了,青衣少女一头的汗水,头顶上的桔梗花发簪摇摇晃晃。

  未璃伸出手,拿着袖子一边给她擦汗,一边笑着说道:“师妹,下次可以跑慢些!”

  桔苼嘿嘿的傻笑,一双灵动的眼睛看着未璃:“师兄,快,把你衣服换下来,我给你去洗!”

  未璃笑得更加温暖了:“师兄的衣服是干净的,可以不用洗。”

  一旁的易老看着两人的动作,干咳了两声:“喂喂!小苼儿,你别成天想着洗衣服,你看你把为师的衣服都给洗白喽!”易老埋怨道。

  桔苼没有说话,只是望着自己的师父和师兄一个劲的傻笑。

  “师兄想吃什么,苼儿去做。”桔苼一脸期待的盯着未璃。

  一旁的易老见着了,故意耍耍脾气:“你个丫头,怎么不对你师父那么好?师父平日里亏待你了?”

  桔苼见易老生气,也不理会:“桔苼哪里没对师父好了?”

  “你……还是师兄好哇!”易老没话说,揪着胡子酸得不行。

  “那是当然!”桔苼笑道。

  “师父,您就别打趣她了。想必师父和我一样,现在就想吃溪水鱼。”未璃看桔苼一时间结巴起来,便知道她肯定是没听出师父是故意逗她的,便替她圆场道。

  “嗯!”桔苼像是接受到了什么指令,一下子神情严肃起来。随即便起身,走出了大殿。

  易老看着她头顶带着的那支发簪,目光似乎抽离得很远。

  桔苼走后,未璃拿起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笑着说道:“看来师父是真想吃师妹做的溪水鱼了!”

  易老捋了捋胡子,瘪瘪嘴:“哼,你小子可不知道,你走了以后,那丫头压根没给为师做过!”易老话语中带着一丝醋意,很是酸。

  未璃脸上的笑意更浓,语气缓缓:“这两个月真是亏待师父了!”

  “那可不!”

  ……

  茶榻上的茶水冒着热气,师徒二人一时间没有说话,都静默了。未璃似乎想到了其他的什么,神情有些黯然。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秒,还是易老打破道:“哎,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你只道现在的桔苼就是从小就长在合虚山的,以前那些旧事,她忘了也就忘了。”

  “嗯。”未璃眼眸中有些暗沉,似乎在为什么担忧。

  “打从二百年前救下她起,我们就一直同她说着,她是打小就在合虚山长大的,只是生了一场大病,之前的记忆全忘记了而已。之前的那些旧事,我们不提她也不会知晓,只要是一直瞒下去,总归是好的。”易老语气有些沉重。

  易老想起自己救下桔苼的时候,那时的桔苼已是奄奄一息。他本知道地海与无启会有一场战争,但是他早已不管三域之事,所以就算是牵连无辜他也不能去管。只是当他赶到无人岛之时,全岛之人只有桔苼一人活着,他便把桔苼带到合虚山,抹去她的记忆,收她为徒。

  其实他本可以不去管无人岛这一战,可是终究还是与桔苼有缘,得从七百年说起。

  那时萧夫人在地海难产,才出生的桔苼便没有了气息。恰逢易老在地海,又觉得这孩子与她有缘,便出手相救让桔苼活了过来,还送了她一支桔梗发簪。于是也便亲耳听到了桔苼的父亲给她取的名字。

  他本想着让她丢弃原来的一切,包括姓名。但无人岛无一活口,且又封闭没有与外界接触。这三域已无一人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所以还是叫她桔苼,也为是替这孩子记住她的父母。

  “师父?”未璃看易老有些愣神。

  “啊…”易老这才回过神来。

  未璃轻笑:“您叫徒儿别乱想,倒是您自己又回忆起来。”

  易老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胡子:“不想了,不想了,还是等着吃小丫头的溪水鱼吧!可馋死我喽!”

  未璃不语,只是手中一直摆弄着杯子。他向来性子较为沉稳,若是让外人看来,还以为未璃是师父,易老是徒弟呢。

  易老身份尊贵,且有法令高强,为圣神级别的神仙。但他只收了两个徒弟,一个是大弟子未璃,再者是二弟子桔苼。

  然而外界只知道大名鼎鼎的大弟子未璃神君。世人只到这未璃神君乃是易老的得意弟子,且从小便在易老身边修行,得尽易老真传,早早的便升为玄神,仅次于圣神之后。

  三域内若是非要什么场合必须要易老出现的,易老便会叫未璃去。所以未璃神君在三域之内可是名声贯耳。又因这未璃神君不仅身份尊贵而且长相极其俊美,且又温文尔雅,待人和谦,可是受尽了这三域仙子的青睐,招了许多芳心。而易老本人也是对自己这大弟子很是喜欢,毕竟有了未璃,他便可以逍遥自在了。这可是易老最为欢喜的事了。

  而二弟子桔苼,三域之人是不知道的。她没有像师兄一般是玄神级别的神主,而是六隐之中第二低级的小隐。作为圣神的徒弟,还是个小隐级别,的确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

  合虚山上灵仙异草极多,且又风景优美,确是一个仙境无疑了。而合虚山上的溪水可真真是清澈得很,而那水里的鲜活肥嫩鱼儿也就是桔苼拿手菜的食材了。

  溪水鱼是桔苼最擅长的一道菜,也是桔苼唯一会做的一道菜。奇怪的是,桔苼其实不会做菜,唯有这溪水鱼做得美味至极。

  桔苼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着,一边生火一边做菜。忙得是不可开交,弄脸上灰头土脸的。关键是还有一只鸟儿一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桔苼更加忙了。

   小后一直在桔苼的头顶飞着,一旁催促着桔苼:“你快点呐,我好久都没吃你做溪水鱼了!”

  桔苼看着一边拿着锅铲,一边安慰小后:“小后,别催。”

  “傻桔苼,做个菜都那么慢,本后等不急了!”小后气得在桔苼的头顶团团飞。

  桔苼一听,举着锅铲对着小后:“说谁傻呢?再说一遍!”

  小后见着架势,得罪了还真的好东西吃了,赶紧扑腾在桔苼的肩膀上,乖乖的看着她做饭。

  小后实则是合虚山万鸟之王,是一个集结合虚山日月灵气的神兽,一直居住在合虚山。它在合虚山的神兽之中可是号称王后,可是桔苼瞧着它可爱,非得把它霸气的王后称号喊成小后,这让神兽王后很是头痛。

  “快点啦,快点!”小后的确是有点急了,毕竟它已经快两个月没有吃桔苼的溪水鱼了。自从未璃去天界的这段时间,桔苼就没有做过溪水鱼,整天只知道洗衣服。这让它和易老两人很是委屈。

  经过一番‘厉害’的战斗,以及小后不停的夺命连环催。桔苼终于完成了她的溪水鱼。为了欢迎大师兄回来,她还特地多做了几道菜,不过,除了溪水鱼其他的几道菜黑的黑,白的白,卖相着实不好。

  “吃饭喽,吃饭喽!”易老掐着桔苼的做饭的时间,桔苼一做好,他就立即来到了厨房。易老到也驾轻就熟的坐下,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嗯!小桔苼呀!为师可是真真想念你这个溪水鱼呀!不错不错。”

  桔苼做好一顿饭已经是灰头土脸的了,脸上积了几道黑灰。她看着师父和小后狼吐虎咽的样子,心里很是高兴。

  易老一边吃着一边还不忘打趣道:“今个可是托了未璃的福气了,哈哈……你这黄鸟,别和老夫抢吃的!”

  小后知道易老的脾性,终日和易老做对,自是不怕易老。

  看着两人抢过去抢过来的,桔苼也不理睬。她出门去了未璃的房间。怕是等师兄来,师父他们早就吃得精光了。

  钟山阁在合虚山的顶部。只因终日里只有师徒三人住着,到也不需要太大的地方。钟山阁分为两个大殿,主殿阁供奉的是罗衣神女的神像,易老若是无事便长日就呆在主殿阁内。偏殿是第二大殿,是钟山阁款待外客之地。不过说是款待外客,合虚山较为隐蔽,三域鲜少有人知晓其方位,所以这钟山阁也是鲜少有人踏足,这偏殿也就成了易老教授两位徒弟的场所。

  桔苼没有去偏殿,直接去未璃的房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