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从此无人
奚年w2020-02-08 13:225,417

  萧唤一时间没有站稳,桔苼还在外边?外面那么乱,桔苼法力又浅。萧唤准备出去,又是“隆――”的一声,保护罩被砸出一个巨大的口子,快要支撑不住。

  萧唤没有办法,对着后面的萧夫人喊道:“我在这撑住,你快去找两个孩子!”说完飞到空中,继续用法力撑着。

  外面狼烟四起,除了岛主府外的其他地方,房子被砸了砸破了,还有的正在熊熊的燃烧着。无人岛被浓烟笼罩着。

  “岛主,岛主!”梦鸢在保护罩外面喊着。

  萧唤一看是梦鸢,赶快让她进保护罩。妒娘赶紧拉着梦鸢的衣袖问:“看到苼丫头了吗?”

  梦鸢哭着说到:“没,,没有,我早就出去寻她了。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她。我寻思着她可能去了海边,可是海边进来了好多人。”

  “好多人?”妒娘惊讶,看来无启真的打来了。

  “去没去我的酒馆看桔苼?”

  梦鸢擦了擦眼泪:“去了,也没找见。”

  “糟了,无启的人来了,苼丫头没和我们在一起,怎么办呀!”

  无启突然提前开战,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萧唤原本想要几天后便让无人岛迁岛,可不曾想无启竟打得这么快。

  ……

  桔苼感受到震动便从酒馆跑了出来。她看见天上接二连三的飞来火球往无人岛砸来。桔苼不敢在躲进酒馆里。她飞快的往岛主府跑去,怎奈火球实在是太多太危险,桔苼好几次都差点被砸中。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火球从天而降,更不知道她爹在岛主府的一席话。

  街道已被浓烟弥漫着,桔苼捂着鼻子跑着。听见一阵哭声。桔苼朝那哭声跑过去,看见小豆儿一个人在街道上哭着。桔苼连忙跑过去。可是小豆儿后面迅速飞来一个火球,桔苼吓得连忙施展法术打开那个火球。

  那个火球不是很大,但是其力道还是让桔苼卯足了全身上下的所有灵力。桔苼有些支撑不住,火球一步一步的向小豆儿靠近,桔苼没有办法,只能立即飞身过去把小豆儿抱住,后面的火球重重的撞在了桔苼的身上。桔苼抱着小豆儿滚到了一旁。

  火球的力量实在是太大,桔苼一声闷响,鲜血从口中溢了出来。

  “小,小,豆儿。”桔苼有些呼吸困难,胸口疼痛。

  小豆儿被吓得不清,一直哭着:“桔苼姐姐,我怕。”

  桔苼的手颤抖的抹了抹小豆儿脸上的泪水,安慰道:“小豆儿不哭,姐姐会保护你的。咳咳。”咳嗽了几声,一口鲜血猛得从桔苼嘴里吐出来,她只觉得眼前越加模糊,怀中小豆儿的脸已经看不清了,一下子便晕了过去。

  小豆儿哭得更厉害了,不停的摇着桔苼:“桔苼姐姐,桔苼姐姐!”

  ……

  火球停了起来。无人岛的房子都在燃烧着,那红得刺眼的火焰,给无人岛笼罩着一种急剧面对死亡的气息。

  无启的千军万马早已迅速登岛。此时正一步一步的接近着岛主府。

  岛主府的院子中,只有陈大娘隐隐的哭泣声传出,所有人变得异常的安静。大家脸上都是死一样寂静。

  突然一个男人大喝:“让我们出去与他们拼了!”

  紧接着所有人都异口同声道:“对,为了无人岛,和他们拼到底!”

  众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坚定的决心,他们不愿这样被动的站着,他们要为无人岛拼上一拼,誓死保卫他们的家园。

  萧唤看着自己的岛民们,他们一个个都抱着必死的决心。他心里清楚,光靠无人岛全岛岛民是根本不能抵抗无启大军的。无启这次突然出兵,想必是地海也没有料到。现在也来不及通知地海了,只能自己拼死一战。

  萧唤的眼中充斥着坚定:“好!我们靠自己的力量守护家园!守护无人岛!”语罢,他撤下保护罩,“老人小孩就在岛主府不要出来,其余的人随我一同出战!”

  院子里的岛民们一同随着萧唤冲出了岛主府。萧唤打开岛主府的大门,此时外面死一样寂静,无启的大军早已在门口驻立着,黑压压的一片看不到尽头。

  空中有一把黑色的大椅,那把椅子上正坐着无启地君查愚。那地君查愚一身黑色战袍,周身散发的黑色的仙气,看起来便令人害怕。

  “无人岛也是无启地域,为何你要赶尽杀绝?”萧唤怒喊道。

  查愚大笑:“哈哈哈,是我无启地域又怎样,本地君也照杀不误。况且,还有地海一半呢!”

  “你果真是心狠手辣!”

  “心狠手辣?你还是乞求地海的那些救兵快些来吧!”

  “我无人岛全岛人誓死保卫无人岛!”

   “本地君没心情听你这些话。等杀了你们,地海的人一来便全部屠了他们,这样也不枉你无人岛为我的千秋大业做出的贡献!”

  说罢,查愚手轻轻一挥,下面的士兵纷纷冲上前去。萧唤与岛民们也冲上前去,和他们做最后的拼死抵抗。

  ……

  岛主府在街道的尽头,无启的兵马全部集中在岛主府外面,并没有来到中心街道这边。小豆儿还在不停的哭着摇着昏迷不醒的桔苼。

  “苼儿!”萧夫人跑了过去。从地上抱住昏迷不醒的桔苼:“你,,你这是怎么了!”

  小豆儿擦着眼泪哭着说道:“桔苼姐姐为了救我被火球给砸到了。”

  萧夫人连忙把桔苼给扶正,用法术给她疗伤。桔苼功力太浅,无法对抗火球的力量,所以才会被砸到昏迷不醒。

  萧夫人着急的要命,一直在给桔苼输送灵力。岛主府那边传来打斗的声音,她知道,他们已经开战了。

  她看着这无人岛,原本漂亮的茅草小屋被火烧掉了一半。路边随处可见的桔梗花被浓烟熏得发黑。那还是桔苼出生的时候,无人岛整座岛竟长满了桔梗花,像是欢迎这个孩子的到来。

  灵力已传送好,桔苼还是没有醒来。萧夫人知道桔苼一时半会是醒不来的。她朝着岛主府的方向看去,那些打斗声和惨叫声此起彼伏,一声连着一声。萧夫人不禁眼角划下了泪,以往一直美丽幸福的无人岛,如今怎么会面临这种状况。

  萧夫人哭了,是她活了这几千年来第一次落泪。她低头看了看躺在自己怀里的桔苼,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像她才刚刚出生那般:“苼儿,娘不能再陪你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以后再也不要逼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了!”她从头上取下那支自己随身佩戴的桔梗花的发簪,别到桔苼的头上。这桔梗花发簪是桔苼出生之时,她的救命恩人所赠,如今也该交到她手上了。

  萧夫人把桔苼和小豆儿抱进妒娘家的地下酒窖藏了起来。自己走向岛主府,剩下的,她要陪无人岛共同患难。

  ……

  一段时间,无人岛像是死一样寂静。岛主府外趟着数不清的尸体,有无人岛的,有无启的,还有地海的。

  无人岛的所有岛民们,没能赶在地海兵马到来,就已经全部被屠杀了。那些一个个鲜红的尸体,那些鲜红的血液像是侵成了一条血河,在无人岛的地域上缓缓流淌着。

  令璟手中握着一把玄剑,身着一身青色战袍,在这血淋淋的屠戮场显得格外突出。他真的只用了五千兵马,便把无启查愚的五万兵马给全军覆灭。而查愚不是令璟的对手早已逃之夭夭。

  不过,他还是来迟了。他也没有想到无启居然会提前攻打无人岛。接到探子回报时他便赶紧率领兵马过来,可还是来迟了。他看着满地的尸体和死一般寂静的无人岛,眉头紧紧皱着。

  “不,,不,,这,,怎么,,会这样?人,,人呢?”桔苼从妒娘家的酒窖里跑出来,她看着外面已经燃烧殆尽的房子,和狼烟四起的无人岛。她是真的不知所措,声音极其颤抖。

  像是一下子想起什么,她疯狂的朝着岛主府跑去,一路上都是尸体,整个无人岛都是尸体。她看着路旁躺着的人,整个人倒在地上。

  妒娘的尸体躺在地上,她身中数刀,连脸上都被割了一条大口子。

  桔苼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走进妒娘的尸体,双手颤抖得已经不受任何控制:“怎么,怎么会这样,妒娘,妒娘,我的好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桔苼摸着妒娘脸上的伤疤,伤心到不能自已,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不不,姐姐最怕脸上有疤,苼儿给你去,苼儿给你去啊!妒娘别怕!”

  桔苼施展着法术,可是她的身体才刚恢复,运不起来,手掌之中没有一点儿灵力。桔苼痛苦的锤着自己的胸口:“都怪我,都怪我,平时不好好练功。天哪,怎么会这样!” 桔苼抱着妒娘的身体,大哭起来:“告诉我,怎么会这样!”

  怎么自己一醒来,所有人都不见了,无人岛成了这样。桔苼摸到自己头上的发簪,拿下来一看,竟是娘经常佩戴的桔梗花发簪。她一下子停止了哭声,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爹!娘!”

  她强拖着无力的身体向岛主府门口跑去,终于她跑不动了。她看见那两具身体躺在了那里,她再也没有力气了。

  桔苼跪着爬到了爹娘的身边,她已经崩溃了,心都要被撕碎,痛苦的大喊道:“爹!娘!”

  “你们醒醒,醒醒呀!你们睁开眼睛看看苼儿,看看苼儿呀!我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

  桔苼不停的摇晃着爹娘的身体却还是得不到一点儿回应,眼泪疯狂得掉着,心痛得要死:“怎么会成这样!谁来告诉我,怎么会这样呀!”

  她第一次感受到深深的无助,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那种心被撕碎,身体被撕碎的感觉。怎么会变成这样,无人岛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这样!

  桔苼看着满地的尸体,数不清的。那些鲜血红得吓人,红得多么触目惊心。

  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那摸青色身影上。她的眼镜里蓄满了泪水,眼睛红肿得厉害,早已看不清。

  她没有了力气,站不起来,只能一点一点的爬过去。一步一步,都需要费很大的劲。她紧盯着那一抹青色的身形。一点一点的爬过去。她的旁边是她最亲爱的人的尸体,她的爹娘,梦鸢,包子哥…这些无人岛的所有人,她所有爱的亲人,都躺在这儿了。

  她的身后,是满天弥漫的浓烟,是一具具冰冷的亲人的尸体。桔苼没有办法了,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她向眼前那人爬去,眼睛里的血迹使她的视线有些模糊,她似乎是要抓住一个救命的稻草,她要求他,救救她的族人。

  终于,像是经过了漫长的时间,桔苼终于爬到了那人的脚下。她艰难的抬头,望着那人,轮廓终于清晰起来。

  对!他是地海的五殿下,他是三域的玄神。他会有办法的。

  桔苼眼神满是痛苦与乞求:“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无人岛!”

  令璟与她视线相对,他只是微皱着眉头,像是听不到桔苼一次又一次痛苦的哀求,就这样一直与她对视着,望着她的眼睛。

  桔苼从未求过任何人,可是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才会放下尊严去求一个根本不了解的人。他的那双眼睛里,像是看不透的东西,云一样,雾一般。就是这样一双眼睛,心里却如此的心狠手辣。

  “求求你……求求你,,你是玄神,你肯定有办法就他们的……真的,求求你,,”那声音极度的颤抖和和乞求渴望,她要抓住这棵救命稻草,她要救他们!

  可是百般的乞求似乎并没有让令璟动容,他任凭桔苼抓住他的战袍,一道道血迹染在青袍战衣之上。桔苼看向令璟的眼眸,在她看来,那眼睛里似乎没有丝毫的动容,没有丝毫的同情,有的只是漠然和冷漠。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无人岛吧!真的,我求求你了,救救他们!”

  令璟没有任何动作,他只是定眼看着这个女子,她的心中一定很痛苦,可是自己是没有感觉的。而且,无人岛上的人早已死了,再也救不活。

  “主帅,属下搜罗了整岛,并没有发现其他活口。”匆匆跑来一个部下对着令璟说到。

  桔苼一字一句听得很是清楚,“主帅!”主帅!

  这无人岛,现在的一切,不就是战争所挑起的吗,他是主帅,这一切不就是眼前的这个人所造成的吗?

  “是你,原来,,是你!”

  “从你踏入无人岛的那一刻起,便给无人岛带来了厄运,这灾难,全是你带来的!”桔苼痛苦的说着,声音嘶哑。

  说完桔苼忽然笑了起来,她放下了紧握住令璟战袍的手,没用了,求谁都没有用了。忽地,桔苼紧紧握住令璟的小腿,狠狠的,用尽全身力气的咬下去。这样的一切,都是你们害的。

  令璟看着这个用力咬着自己的人,似乎脚没有任何的疼痛,他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十分淡然的看着趴在地上,血迹斑斑的女子。他没有解释,也不想解释这一切不是他所为,这样的状况不是他所预料的。但没有情魄的他和一个冰冷的人没有区别,他不想去解释。

  桔苼也不知道她自己咬了多久,她用尽了身上最后一丝的力气,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她没有力气思考眼前这人为什么没有把她一脚踢出去,她也不想去想了,反正她也要死去。

  她看向他,眼中已没有半分乞求与痛苦,只是深深的绝望与空洞。他们都只是这场茫茫战场上的两个人,一个将胜之人,一个将死。

  令璟看着这个已经无比绝望的女子,他似乎心中有一丝抽痛。令璟惊愕,这种感觉,他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那个眼神已经空洞毫无波澜的女子,此刻正躺在他的脚边。他想去感受那种痛苦,感受心里的那一丝抽痛。可是他感受不到。他是没有感情的。

  “你把我也杀了吧!”桔苼已经绝望。把她也杀了,这样她就可以去陪着她的亲人们,她无人岛的岛民们。

  桔苼的视线看着旁边的那些桔梗花,那些桔梗花上全是血迹,原本紫色的桔梗花被染得通红,红得让人害怕。她原本快乐无忧生活的地方,成了一个横尸遍野的荒野。那些曾经欢快无忧的笑声穿梭在浓烟之中。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桔苼闭上了眼睛,等着死亡的到来,快点结束她的生命。脑子里回想着无人岛以前幸福和谐的场景。她要去陪他们去了。

  此时万籁俱寂,世界仿佛都安静了。桔苼静静的等着令璟杀了她。

  令璟伸出手,手掌中凝结着一团发着青色光芒的仙力。他伸出手,缓缓向桔苼打去。

  桔苼猛的吐出一口鲜血,她睁开眼,身体像是撕裂一般正在抽离。她的心猛得痛了起来,像是正在抽离什么东西,撕扯得厉害。

  她看着令璟的脸,一下子想起了她第一次看见他的样子,和现在一般冰冷毫无感情。如果,你一开始就是一场灾难,那么,我怎么也不会让你出现在无人岛、出现在我的世界。

  她已经无力再睁开眼睛了。她的眼睛缓缓闭下,再也没有力气睁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