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鲸族取药
奚年w2020-02-08 13:243,609

  令璟要去鲸族找水参,刚踏出门外,桔苼便跟了出来。令璟要去取水参,她又帮不上巽弓的忙。琼华如今昏迷不醒,她也希望自己能够为她付出一份力量。事情由她而起,她不想自己躲在别人的后面。

  令璟看着桔苼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想说的,他轻笑:“还不快跟上!”

  听到这句话,桔苼难得的笑了一次。她跑上去跟在令璟的身后,随着他一起取鲸族取水参。

  知道了救琼华的方法,桔苼的心这才稍稍放了下来。一路上才好好的看了看地海龙宫的景色。地海龙宫是她没有见到过的宏伟,这是她出合虚山以来见到过最壮观的建筑。一路上有很多撑起龙宫的柱子,虽不是金碧辉煌,可是整个感觉就是宏伟大气,看上去就很不凡。

  这是桔苼第一次来地海,真的是让她大开了眼界。

  令璟撅了一块水云,桔苼跟着令璟踏在水云上,竟然与师兄撅的云一样的快。水云不大,刚好能够容纳两个人的位置。桔苼与令璟并排站着,

  “五殿下,鲸族还有多远?”桔苼询问道。

  “不远,再有一段距离便到了。”令璟说完这才反应过来:“你刚刚叫我什么?”

  桔苼抬头看着令璟,有些莫名其妙:“五殿下呀!”难道她说错什么了?

  令璟低着头看向桔苼,轻笑道:“你可还记得三个条件?”

  三个条件?无言岛!桔苼一下子想起那日在无言岛醉酒时的模样。从未喝过酒的她居然脸皮厚到求令璟给她酒喝,还不惜送上三个条件!桔苼心里暗自痛恨自己怎么要去喝那要上瘾的酒!

  “记,,记得!你想怎么样!”桔苼脸通红,她这还是既醉酒之后第一次与令璟正面谈到这个话题。

  “我还以为你会抵赖。”令璟倒是没有想到,桔苼那么爽快,居然承认了。

  “许了就是许了,虽然后悔,但有什么好抵赖的!”桔苼义正言辞的说到,她虽不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但是说到这到这点还是不错的。

  “好,爽快。”令璟笑得如沐春风, “现在我要行使我的第一个条件。”

  桔苼有些懵,说来就来啊!万一提出的条件自己没有能力做不到怎么办!她一下子呆住,要是刚刚抵赖兴许还可以混过去!

  水云不大,两个人隔的距离也不远,令璟侧着身子偏向桔苼,看着她的眼睛,正色道:“我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以后叫我令璟。”

  叫他令璟。桔苼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他的脸离她太近,她若是后退就直接掉下去了。桔苼说不上来这是什么一种感觉。

  从第一次见到他便对他心里生出莫名的防备,再到后来师兄让她远离五殿下。她是本能的在抗拒,但是似乎眼前的这个人不管自己是不是抗拒他,他都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怎么,那么简单的一个条件就想抵赖?”令璟眼睛里都是笑意,直直的逼着半天没有说话的桔苼。

  桔苼连忙摆手:“没,没有,叫就叫!”反正叫名字她也不吃亏。

  令璟听到了满意的答案,不由得笑意更浓了:“前面就是鲸族了。”

  地海领域宽阔,虽说鲸族离地海龙宫较近,但也用了一番时间。此行匆忙,令璟并没有提前通知鲸族族长。

  桔苼下了水云,只看见头顶有无数只庞大的鲸从顶上游过。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鲸,不免被这庞大的生物给惊奇到了。

  鲸族不像地海龙宫是属于宫殿的建筑形式,而是零零落落的大小不一的房子,如同在岛上生活的仙人一样。

  正当桔苼惊讶于鲸族别具一格的居住地方时,头顶一头巨大的鲸向他们游来,便在他们面前幻化做一个仙兵模样。

  “来者何人?”那仙兵一身正气凛然,语气生硬道。

  “我们是来找鲸族族长的。”桔苼回答。

  “族长岂是随意可见的!”仙兵依旧严肃,他不知道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何身份。

  桔苼着急了,不让进怎么能够见到鲸族族长,她即刻向令璟投去求助的目光。

  “地海令璟,麻烦仙兵让我们进去。”

  令璟一语落下,那仙兵便立即换了态度:“属下眼拙,五殿下请!”那仙兵说完便又幻化成鲸的模样,在顶上徘徊。

  桔苼走在令璟的旁边,看着四周的景象很是奇特,一路上都长满了千奇百怪的花草。

  见到桔苼疑惑,令璟解释道:“鲸族善养水中的奇花异草,而水参也只有这里才有。”

  桔苼听了点了点头,跟着他一直走到一个殿外。还没准备进去,里面便出来一个杵着拐杖的老者,那老者头发花白,行动有些缓慢,看上去很苍老。

  “恭迎五殿下,不知殿下到此,有失远迎!”那老者朝着令璟深深的鞠了一躬,表示歉意。

  “无妨。”

  “殿下,里面请!”

  “不了,令璟此次来得匆忙是有事想要请族长帮忙!”令璟一身青袍华贵自然,让人不自觉的就屈于他的气场。

  那族长听了令璟的话,似乎有些惊呀:“不知能让殿下亲自来此是为了何事?我一定竭尽全力。”

  令璟微微点头:“不知族长能否给我一株水参?”

  族长脸色有些微微犯难:“水参近百年来极为稀缺,鲸族也只培养了一株。”

  族长的难言之隐被桔苼看在眼里:“族长,你若是能够把那一株水参给我们,我一定会很感激你的!”

  “嗯,仙子莫急。我自然会帮,只是那一株水参现如今不在我的手里!”

  “那在哪里?”桔苼心里有些着急,他们出来也有些时间了,不知道琼华的情况是不是又恶化了,早一点拿到就能早一点救回她。

  “二位请跟我来!”族长走在前面,给桔苼和令璟带着路,“水参稀缺,前几日我那孙女让我把水参送于她养,如今在她那里!”

  听到水参在鲸族,桔苼的心算是稍微安定了下来,只要还在鲸族,以令璟的身份一定能够借出来。

  走了一会,族长把桔苼和令璟带到了一个小翘崖边,崖上有一座别致的房子,不大但却看着很舒服。

  “绛儿!”族长朝着崖上喊道。

  不过一会,只见一只红鲸从崖上飞快的游了了出来。那红鲸体积不大,很是好看,它在空中转了好就圈才缓缓游了下来。

  一旁的桔苼看呆了,红色的鲸!这与他们刚刚进来时所看到的鲸截然不同。它看上去就与众不同,很是好看,在水中嬉闹的转着圈看上去灵动而又活泼。

  “绛儿,别闹了,有客人在!”族长语气微微责备,但还是掩饰不了语气中那种喜爱。

  那红鲸听了,便慢慢的游了下来,直到游到令璟与桔苼的面前。它围着令璟看了看,又围着桔苼看了看,又从口中吐了一个泡沫朝着桔苼脸上飘去,那泡沫一挨到桔苼的脸便立马破灭。

  “不得无礼!”

  听到族长的话,那红鲸便立即幻化成一个红衣女子双手负立在身后站着。那红衣女子一手拿起散落在胸前的辫子,一脸不羁好奇的打量着桔苼和令璟。

  “爷爷,他们是谁?!”那红衣女子走到桔苼的面前,细细的打量着桔苼。

  “这两位是龙宫的贵客!”

  “龙宫!你是龙宫的?”那红衣女子看着桔苼问到。

  桔苼点了点头,末了又摇了摇头。

  “到底是不是!”红衣女子见桔苼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摸不着头脑。

  桔苼不知道该说什么,点头是因为她的却是从龙宫来的,摇头是因为她不是地海龙宫的人。她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仙子给她的感觉很是直爽。

  “他是龙宫的!”桔苼指向令璟,说这个肯定没错。

  那红衣女子又走过去看了看令璟:“这个倒是很像那龙宫里的人!”

  “绛儿,这是龙宫的五殿下!”族长介绍道。

  那红衣女子点了点头,似乎不大感兴趣,又走到桔苼面前:“你呢?你是谁?”

  “额……我是桔苼。”桔苼头一次被别人直直接接的问名字,还有点不习惯。

  那红衣女子挠了挠桔苼的头发:“桔苼?名字倒还不错。我叫玉绛,这个老头的孙女!”

  桔苼笑了,玉绛直接叫族长老头,两爷孙感情肯定很好。

  族长听见玉绛说他老头,赶忙咳嗽了一声掩饰尴尬:“绛儿,五殿下他们此次来是为了取水参一用,你速去把前日我送你的水参取来!”

  桔苼心里尤为的激动,马上就能够有水参可以救琼华了。

  “水参?”

  “被我吃了!”玉绛随意的一句话让桔苼的心一下子跌到谷底。

  “少主说的可是真的?”令璟问道。这水参对于巽弓极为重要,若是真的可就不好了。

  玉绛撇了撇嘴:“我鲸族玉绛所说的话自然假不了!”

  桔苼一时间没有站稳,被令璟扶住。须臾,桔苼才镇定过来。现在她的心中起伏太大,一下子跌到谷底让她反应不过来。吃了,就是说没有第二株水参能够就琼华了!

  “绛儿,这个可不能开玩笑,五殿下取水参必定是有急用!”族长皱了皱眉,严肃道。

  “真的被我吃了。都说水参对头发好,果不其然,吃了以后我的头发变得比以前更好了,好不容易长出的头发,自然要用好的东西来调理了!”玉绛说完,一时间令璟和桔苼都没有说话,她并不知道这株水参牵扯到一个人的性命,还自顾摸着自己手中的辫子,尤为的疼爱她的头发。

  “你怎么能吃了呢!”族长叹气。

  “不就是一株水参吗,吃了就吃了,还有什么能够比我这头发重要!”玉绛爱惜的摸着自己的头发。要知道凡是鲸族的人,在成形前期都没有头发,头顶光秃秃的。若是要让头发长起来,得通过修炼才行。而玉绛的头发本就很少,她又极为爱惜,为了头发可以做任何事情。

  族长也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连忙向令璟道歉:“老夫实在是抱歉,如今鲸族也没有第二株水参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