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琼华中毒
奚年w2020-02-08 13:244,114

  宴会依然在继续,有些人在填词作赋、有些人则一边赏景色一边讨论着三域的八卦。而令璟只自己喝着酒,他此次本不想来西南岛,坐在这里也完全是为了桔苼。但让他好奇的是,自家二哥竟让能够放下即将要到来的婚礼带着琼华出来参加宴会,真是少见。

  桔苼在亭子里呆了一会,怕令璟找自己便拉着琼华回来了。

  巽弓和令璟是分别在宴席的对面。桔苼回来了便直接坐回了之前的酒榻,琼华也回到了巽弓的身后。

  “脸色怎么有些不对劲?”巽弓看着琼华,有些担忧。

  “没什么大碍。”琼华语气平淡。她不想让巽弓担心,毕竟也没什么大碍。宫珠的酒虽然有问题,但却不是什么大问题,自己用功力偷偷压制就好了。

  桔苼屁股刚坐下,令璟的声音便响起:“去哪儿玩了?”

  这边桔苼拿着坐上的茶喝了一口,干笑道:“随便走了走。”

  “西南岛虽为地海第一大岛,但也没有什么好看之处!”

  这点桔苼倒是与令璟不谋而合,西南岛的景色也就是正执桃花节的时候好看,但看多了着实也没什么乐趣。

  “要不我们回去吧?”桔苼试探道,她早就想回去了,人太多,真有些不习惯。

  “回去?去哪儿!”令璟笑着反问。

  “回三殿下的月岩岛呀!”桔苼摸不着头脑,明明知道自己现在是暂且住在月岩岛,还要问。

  令璟笑着看着桔苼,一张好看的脸离她很近:“三哥的月岩岛再我看来也很是无趣,要不然,去我的无言岛如何?”

  桔苼一听这话,连忙摆手,干笑道:“还是算了吧!”脸不由得红了红。脑子里又混混沌沌的想起之前在月岩岛喝酒的场面,心里觉得实在是太丢人了。

  令璟可不管桔苼说了什么,整理了一下衣襟,站了起来,低头对还坐着的桔苼说:“走吧!”

  “啊?!”桔苼目瞪口呆,这五殿下真是说一出是一出了,自己明明拒绝了还要执意带她去,桔苼只觉得脑门上有几道黑线,实在是不想过多说话。

  正当桔苼要想着法子搪塞令璟的时候,只见站在巽弓身后的琼华一下子倒了下来。幸好巽弓及时接住,才不至于跌在地上!

  “琼华姐姐!”桔苼惊呼,想都没想连忙站起身来,越过中间还在跳舞的舞姬们,朝着琼华跑了过去。

  巽弓抱着昏倒了的琼华,只见琼华脸色苍白,额头直冒汗,散落在巽弓手臂上的发丝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得枯黄。

  宴会上的仙人纷纷好奇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仰着脑袋朝那边看去。

  桔苼连忙用衣袖擦去琼华额头上大颗的汗珠,刚刚还好好的,现在看到琼华这样,桔苼有些手忙脚乱,急急的问道:“琼华姐姐这是怎么了?”

  “菊乙草。”令璟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桔苼回头看着令璟,忙问道:“什么是菊乙草?你倒是说完呀!”

  “你先别急,琼华这是中了菊乙草的毒!”令璟看着桔苼有些慌乱,宽慰道。

  “中毒?怎么会中毒,琼华姐姐法力不是很高的嘛,怎么会中毒?”

  “琼华法力在仙级中虽高,但由于本体不是人身,而是冰心莲修炼而成,所以便有与她相克的东西。若是平常人误食菊乙草顶多是行为举止疯狂一段时日,并无其他大碍。但这菊乙草是冰心莲的天敌,不可与之混在一起。”令璟慢慢与桔苼解释,桔苼慌里慌张的也只听了个大概,就只知道琼华中毒了。

  巽弓手中施法,替琼华输入真气,稳定住琼华的病状。额头上的汗珠也没有再掉,发丝也开始停止变得干枯。

  “琼华一向做事谨慎,怎么会中菊乙草的毒?”令璟疑惑。

  巽弓安抚好琼华的病症变使自己镇定下来:“刚刚她回来之时,我便看她脸色不对!”

  回来?!桔苼想到刚刚自己拉着琼华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会不会就是自己拉着她出去的这段时间中了毒?桔苼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有些不知所措。

  令璟从身后拍了拍桔苼的肩,声音是难得的温和:“先别急,你们刚刚去了哪儿?”

  “就是后面小花园的亭子里坐了一会儿,其他的哪也没去!”桔苼回想道。

  “菊乙草并不会生长在有人居住的地方,若不是有人收藏会鲜少出现的。”令璟慢慢的分析。

  巽弓看着昏迷不醒的琼华,脸色暗沉,语气冰冷:“居然敢动我的人!”

  “方才,你们可有遇到其他人?”令璟询问桔苼。

  桔苼细细的回想,末了,幡然醒悟:“那个跳舞的粉衣仙子!”

  “那她可吃了什么?”令璟接着问道。

  “琼华姐姐替我挡了一杯酒!”桔苼着急,都快哭了出来。她现在清楚了,原来琼华是为了给自己挡酒而中了毒。她法力高,怎么会不知道酒里有问题。都怪自己什么都不懂,看不出其中的问题害了琼华。

  桔苼话落,站在后面本就惊慌的万修更站不稳了。跳舞的粉衣仙子不就是她女儿吗?万修惊慌,人在他西南岛中毒就已经让他担待不起了,如今桔苼一语便说出是宫珠,更是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要知道,晕倒的这个人谁都知道是二殿下身边的知己!

  巽弓看向万修,脸色暗沉:“万岛主是不是要给个解释?”

  万修一听,被巽弓的气场吓得不行,连忙鞠着身子,声音微颤:“一……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小女一向心地纯良怎么会害琼华仙子呢?”

  “我不管你的女儿怎么样,这件事情我自会调查清楚!”巽弓沉着脸,抱起琼华走出了人群。

  巽弓抱着琼华走后,桔苼好一会才从地上站起来。她一想起琼华那张极为精致好看的脸变得那么苍白,心里就充满了愧疚和难受。这是她出山以来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但却因为自己而害了她!

  眼中的泪还是崩不住了,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不善于与别人相处,害怕别人不喜欢她的性子。可是琼华对她极好,教了她许多的东西,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交朋友的感觉。

  她小声的哭着,尽量压低着自己的声音。不曾想,手一下被令璟握住。她抬起湿湿的眼眶惊奇的看着他。

  令璟没有说话,握着桔苼的手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哭吧,不用憋着。”令璟把桔苼带到了西南岛的沙滩上,这里没有任何人,她可以释放自己的情绪。

  周围没了人,桔苼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这是她印象中第一次哭。自责、内疚占满了她整个内心。她就知道,自己做不好任何事情。

  海风轻轻的吹着,令璟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桔苼,心莫名的揪着。眼前似乎同样出现了那个在血泊之中哭得伤心欲绝的女子。

  令璟伸出手去,抹去桔苼脸上的泪水:“再哭就变得很丑了。”

  “是我害了琼华!”桔苼的眼泪有些止不住。

  “这不是你的错。”令璟宽慰,这本身也与桔苼没有干系,只是他知道,桔苼把琼华这个朋友看得很重要。

  不知哭了多久,桔苼没有力气了,风把泪水都吹干了,湿糊糊的粘在桔苼的脸上。

  “带我去找琼华可以吗?”桔苼看着令璟,眼睛里第一次有着诚恳的请求,她此刻对令璟没有了抵抗,她希望令璟能够帮她。

  “好。”

  ……

  地海龙宫

  令璟把桔苼带到地海,一路上投来许多的目光。连路上的仙婢们也一时停了脚下的步子,纷纷看向桔苼。

  桔苼心里着急琼华,并没有注意到地海龙宫是怎么一番景象,只是一路上见到三三两两的陌生人,心里有些胆怯。

  地海龙宫的人纷纷好奇,五殿下的身后居然会有仙子的踪影?要知道这千百年来有关于五殿下的八卦可是极少的。

  一时间,五殿下带陌生仙子回宫的消息在地海龙宫传开了。

  此时的桔苼跟在令璟的后面,心里满是对琼华的担忧,令璟把桔苼带到了巽弓所居住的居沿宫,便立即有仙婢迎了上来。

  “二殿下呢?”令璟问那仙婢。

  那仙婢视乎有些意外令璟会来居沿宫:“二殿下在琼华仙子的院子里!”

  “带路。”

  那仙婢接到指令,便一路引着桔苼和令璟来到琼华所居住的院落。

  桔苼环绕了一下四周,看着琼华所居住的地方,恬静又不失典雅,但却有几分萧瑟,居然还没有刚刚所经过的路上奢华。

  “二殿下就在里面!”那仙婢指了指院子里最中间的一间房屋,随即便走向前去通报:“殿下,五殿下来了!”

  门自动打开,那仙婢识趣的退下了,桔苼便跟着令璟走了进去。

  桔苼一走进门,便看见琼华睡在白色纱床上,脸色依旧苍白,头发仍旧枯黄,就像真正的莲花凋谢,没有了生机。巽弓坐在琼华的床边,侧对着桔苼他们,眼角那道伤疤似乎加重了他此刻的憔悴。

  桔苼不敢开口。她虽笨,但一路上也想得很清楚,宫珠本是要害她,被琼华识破救了自己,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

  令璟见桔苼不说话,拍了拍她的肩膀,似鼓励她说出来。

  “二……二殿下,琼华姐姐怎么样了?”得到令璟的鼓励,桔苼莫名的胆子大了些,开口问向巽弓。

  “还是昏迷不醒。”巽弓语气似乎有些无力。

  “连你也没办法吗?”桔苼知道,传说地海二殿下是大名鼎鼎的地海战神,和师兄一样是圣神级别,法力高强。连他都没有办法救琼华吗?

  巽弓摇头:“本体便是命,再强大的人也有相克的东西。而菊乙草虽小,但恰恰是琼华的命脉。”

  桔苼一时间慌乱:“那,,总归是有办法的!”

  巽弓看着琼华苍白的脸,神情落寞:“对,总归有办法的。”

  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了沉默,静得桔苼都不敢喘气。

  “我去找师父,他一定会有办法救琼华姐姐的!”桔苼说道,师父法力高强,在她看来无所不能,有他在,琼华就一定会没事的。

  巽弓眼里似乎一下子有了光了:“易老?”

  桔苼点头。

  “其实可以不用去请易老。”令璟的声音响起。

  桔苼和巽弓纷纷看向令璟。

  “五弟有了主意?”

  “二哥你可听说过,鲸族有一种叫水参的东西。”

  巽弓点头:“确有听说过。它能救琼华?”

  令璟点头:“水参是调和能力最强的植物,很是罕见。菊乙草的毒素已经深入琼华体内,没有什么解药能解,这是万物环环相克的定律。但,水参的调和能力极强,能够调和两种元素的碰撞,拿它来试一试或许有救。”

  桔苼听了令璟的话,一下子抓住了希望。

  “你是说先服用水参让菊乙草与冰心莲的成分分开,再用法力把菊乙草的毒逼出来?”巽弓问道。

  “对。鲸族离龙宫近,这是唯一也是最快能够救琼华的办法。”令璟说道,他看着桔苼终于不再紧张,心里松了不少。

  巽弓立即站了起来:“那我这就去取!”

  “慢着。”令璟叫住了巽弓,“琼华这里还需要你来稳定,我去取就行。”

  巽弓看着琼华,菊乙草的毒时不时就会复发,到时候毒性全部蔓延,直到琼华枯萎。而他在琼华身边能够用法力稍微压制住毒性。

  “好。”巽弓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