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合虚神君
奚年w2020-02-08 13:244,502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桔苼的身上。令璟和巽弓倒是什么感觉,倒是琼华看着,替她担忧起来。

  桔苼听了宫珠的话,心里咯噔一下,随即扑通扑通的跳得极快。怎么会点到她呢?桔苼心里有一万个这个问题,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我不会跳舞!”桔苼有些结巴。

  宫珠心里幸灾乐祸,原来没什么本事,那为什么坐在五殿下的身边:“仙子不要谦虚,都是为了开心跳一次也无妨!”

  “可我真的不会。”桔苼脸红得很,不知道该怎么办。脑子里想着若是师兄在就好了,他可以帮自己解围。

  “仙子能够坐到五殿下的身旁,必定是有过人之处。想来跳一支舞也难不倒仙子!”宫珠穷追不舍。

  众仙人也开始附和,他们也想知道坐在五殿下旁边那个仙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桔苼没了方寸,所有的眼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原来是因为她坐在了令璟身边。她本来就有些不适应人多的地方,所以才降低存在感。但她不知道,坐在令璟的身边即使在刻意避免也是很夺目的。

  桔苼拉了拉令璟的衣袖,希望令璟能够替她解围。令璟对上她无助的小眼神,嘴唇不自觉的勾起一个弧度。

  琼华看不下去了,桔苼才刚出山没多久,面对这种情况自然是处理不来。正欲替桔苼解围时,巽弓作了一个停的手势。

  “先别着急,五弟会帮她。”巽弓说了一句话让琼华吃了一颗定心丸,琼华不得说什么,只得随时关注。

  “仙子请吧!”宫珠是铁定要看一场好戏了。

  桔苼正欲拒绝,令璟便开口:“小神君初次下山乃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不免有些不习惯。若小姐真的想看小神君跳舞,也要等她适应了才行。”

  令璟一席话众人纷纷感到惊奇和疑惑。小神君?五殿下身边那个不太起眼的仙子是神君?不只是众人疑惑,万修与宫珠更是感到意外,不明白令璟所说的神君是什么意思。

  “五殿下唤这位仙子为小神君,万某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仙子何方神君,恐怠慢仙子!”万修赶紧问道。

  令璟看着桔苼:“小神君自己说吧。”

  桔苼眼神有些闪烁,她其实心里不愿意自报家门,因为怕自己给合虚山丢脸。

  “仙子莫不是假的神君,弄个虚假的名号来哄大家吧!”宫珠见桔苼犹豫,料定她是心虚所以当众拆穿,想看她出糗。

  “宫珠仙子这是在怀疑令璟说假话?”令璟听了这话,看向宫珠,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语气平淡但宫珠听了却是极冷。

  宫珠似乎有些害怕,连忙尴尬笑道:“怎么会呢,宫珠就是怕五殿下也被骗了!”

  “骗没骗等小神君说了便是。”令璟看向桔苼,语气温和道,“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了?神君就得有神君的架子。”

  桔苼点点头,想了想也是,五殿下都这么替她说话了,她再扭扭捏捏的实在是太不合适了。

  “合虚山,易老坐下二弟子。”桔苼说完,眼珠子到处查看,害怕有人笑她,给师父师兄丢脸。

  一语落下,全场哗然。合虚山的人?易老的徒弟!宫珠似乎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便资质平平不太起眼的人,居然是易老的徒弟?她怎么没有听说过。

  “我只听闻易老只有未璃神君一个徒弟,却从来不知道他还有其他弟子呀?”宫珠穷追不舍,想要再次确认。

  桔苼规规矩矩的坐着,她就知道会有这样的话,只得又解释:“合虚山外人也很少上去,我也从未下过山,所以也没人知道我的存在。”

  “合虚山的事情我们鲜少了解,那也保不齐是顶了个假的名号……”

  “仙子难道不相信令璟吗?”宫珠正要说下去继续质问桔苼,被令璟的话堵住。

  “不不不,既……既然殿下说是那就错不了!”宫珠面对令璟只得卖乖讨巧。

  众人一听,纷纷惊讶道:“原来是合虚山上的神君,怪不得能够与五殿下坐在一起,看上去甚为亲密。”

  宫珠听了,心中忿忿。要知道神君的等级可是要比她这个西南岛岛主的女儿高得多了。她不甘心一个没有她优秀的人坐在令璟的旁边还拥有那么高的身份!

  “不知仙子是合虚山上的神君,万某实在是有罪!”万修恭恭敬敬的向桔苼赔罪,使了个眼色赶紧让宫珠下去。

  桔苼连忙摆手,她可不敢受一个长者的礼。

  解释完身份,桔苼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想要压压惊。这么多人这下都知道她的身份了,以后一言一行可要非常小心才是,千万不能丢脸。不过她心中又窃喜,原来师父的名号这么好用,连许多麻烦都省了。

  桔苼逃过一劫,心里开心。但是想着想着又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因为坐在了五殿下的旁边才被人注意的,虽然五殿下有替她说话,但是像师兄所说的话,离远一点总归没错的。

  “我出去走走。”桔苼觉得无聊。

  “不怕迷路?”令璟反问,心里知道她的想法。

  桔苼尴尬的笑了笑:“就在附近走走。”

  见令璟没有反对,桔苼就站起身来走到琼华的身边,把琼华从巽弓身边给撬走了。

  桔苼知道自己是个路痴,所以不敢乱走,拉着琼华来到一个小凉亭里,四周也都是桃树,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幸好刚刚没有让我跳舞。”桔苼坐在椅子上,手中摆弄着旁边的树枝。

  琼华微微一笑:“小神君真的不会跳舞?”

  桔苼用力的点了点头:“就算我会跳,那么多人在我也害怕。”

  琼华看着桔苼心有余悸的样子,笑道:“小神君可以不用怕,你的身份就已经让很多人都望尘莫及了!”

  “怎么你也这么说,五殿下刚刚也是这样对我说的!”桔苼看着琼华有些不解,她在合虚山没有这样的意识,是出来了才听说的。

  “身份就是保护你的很好利器,一个好的身份也自然能够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

  桔苼点了点头,微风吹得发丝有丝微凌乱:“可是我还是一个小隐仙?不像师兄是玄神,怎么我也同他一样是神君呢?”

  琼华看桔苼不解,慢慢解释:“三域分为仙、神两大级。细细分来,又有仙六级、神三级。仙级一般人都可以修炼,而神级只有神族血统才能修炼。”

  桔苼似懂非懂:“神族血统?”

  琼华点点头,继续说道:“就是三域各君主的后裔。二殿下、五殿下他们就是因为是神族血统所以才能修炼到玄神级别。而未璃神君之所以是神君不光是因为他是易老的徒弟,也因为他能够修炼神级。”

  桔苼点点头,师兄是靠实力当上神君的,而自己是纯靠师父的名号才混得一个神君称号。桔苼从心里由衷的佩服他的师兄。

  “那这么说,我师兄也是神族血统?”桔苼一下子想起来,觉得奇怪。

  这个问题到把琼华问住了,一般来说只有君主后裔才能够修炼神级,而未璃神君只是易老的徒弟并非子嗣,但却已经修炼到玄神。琼华不语,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桔苼觉得奇怪,师兄不是神族血统就能修炼到玄神,心里对师兄佩服得不得了。

  桔苼拉着琼华坐在自己身边,好奇道:“那姐姐你那么厉害都不可以修炼神级吗?”

  琼华笑着点点头:“我不是神族血统自然是不行的。”

  桔苼明白了,才知道原来三域等级分得很清楚,且很尊重等级。难怪五殿下以及师兄他们走到哪儿都对他们恭恭敬敬的。

  “两位原来在这呀!”

  桔苼正想时,旁边声音响起,桔苼抬头一看是刚刚那个跳舞很是好看的仙子。

  “宫珠仙子。”琼华起身,微微颔礼。

  “仙子不必,宫珠可不敢当仙子的礼。”那宫珠笑得极其美艳。一身粉色衣裳颜色绚烂,头上的珠环簪子更是璀璨夺目,她打扮虽然华贵,但却多了几分俗气。

  宫珠朝着桔苼她们走来,笑眼盈盈的,表现的十分和蔼:“刚刚不知道小神君的身份,有些莽撞,还望小神君莫怪!”

  “不会不会。”桔苼站了起来,看着宫珠觉得宫珠长得也很好看,但和自己身边的琼华比起来完全是不同的风格。

  “宫珠自知道刚刚冒犯了,所以心中懊悔。见小神君和琼华仙子在这里所以便过来赔罪。”宫珠朝着桔苼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桔苼见此倒有些慌乱,实在是搞不懂这是哪一出,连忙搀起宫珠。

  “我见小神君不在席上,就出来寻你了。特地带来了我亲手秘制的桃花酒给小神君赔罪。”说完宫珠便使了个眼色让旁边的仙婢把酒端了过来,给桔苼倒了一杯。

  “我不会喝酒。”桔苼语气委婉的拒绝。

  “小神君莫不是瞧不起我这酒,我虽不擅酿酒,但这一壶也是我亲自酿的,更能显出我的诚意!”宫珠语气略点一点哭腔,有些委屈。

  桔苼面露难色,怎么又是酒?她是真的不会喝酒。但是看着宫珠一脸的诚意,桔苼只觉得让别人失望是不好的,索性就喝一次吧,反应她在无言岛也喝过了!

  桔苼拿起杯子,往嘴里送时被琼华拦下。宫珠眼神有些意外,看着琼华。

  “小神君确实不会喝酒,还请仙子不要为难小神君。”琼华替桔苼开脱,她本就聪明,而宫珠在宴会上对桔苼的态度并没善意,此次来赔罪估计另有企图。

  宫珠看着琼华,心中有气也不好发作。若是琼华坏了她的计划可不好了。

  “琼华仙子还怕我会害了小神君不成,就一杯酒而已,不碍多大事!”

  琼华把桔苼手里的杯子放下,给宫珠行了一个礼:“您不知,小神君此次跟随三殿下来赴宴,是受了未璃神君的嘱托要照顾好小神君,而三殿下临时有事便把小神君托付给五殿下照顾。小神君本从未饮过酒,就算是一杯也恐怕不习惯。若是小神君真有不适,岂不是同时让三位殿下担心?”

  琼华说得委婉,但宫珠听得出来。与其说是同时让三位殿下担心还不如说是同时得罪三位殿下。宫珠心里气愤,这么一来这个桔苼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宫珠看了一眼仙婢手中端着的酒,笑道:“都说琼华仙子聪慧过人,今日宫珠算是了解了。不过我是来赔罪的,你们也不忍看我白白的准备了一场,要不琼华仙子就代劳小神君,领了宫珠的情?”

  “还是我喝吧,没事!”桔苼看她们为了一杯酒推拿来推拿去的,实在是太麻烦,又拿起仙婢手中的杯子。

  谁知桔苼一拿起,琼华便从桔苼手中拿了过来一饮而尽。她心里知道,这酒里一定不简单,小神君是万万喝不得的。但是桔苼的身份,宫珠自然不敢乱来,所以这酒并不是很危险。

  见琼华喝了,宫珠笑得很是开心。她没有算计到桔苼但能够算计一个琼华也是不错的,算是替她那即将嫁入地海龙宫的姐妹出了口气!

  桔苼看着琼华,心里暖暖的。琼华是她交的第一个朋友,而且对她又极好,不嫌弃她。而她此时心里只想着琼华的好,却丝毫不知道那酒有问题。

  “琼华仙子既然已经替小神君喝了,那么宫珠心里也踏实了。”宫珠笑得妩媚,眼睛里全是得意。

  过了一会儿,宫珠便找了个理由下去了。身边的仙婢有些疑惑,便问宫珠:“您为什么要往酒里加菊乙草呢?”

  宫珠没好气的瞪着那仙婢:“跟了我这么久一点眼力都没有。那桔苼凭什么坐在五殿下的身边?她除了身份高一点还有什么资格?今天本是我出风头的日子,你看那五殿下一点儿眼光都不曾分给我,只落在那神君身上。”

  那仙婢被骂连忙低着头,应该是习惯了终日被骂。

  “她是神君,我自然不敢拿她怎么样。不过加一点菊乙草让她在五殿下旁边像个疯子一样的胡言乱语失去形象,也是不错的。”宫珠自顾高兴,“就是那琼华,仗着自己有几分聪明,竟然在坏我的计划!若她不是二殿下身边的红人,我定饶不了她!”

  “好不容易找到的菊乙草,白白的被浪费了!”

  宫珠说得忿忿的,心里很是解气。但那仙婢畏畏缩缩的,似乎想起什么,立即说道:“据说那琼华是冰心莲成形,而仙子给的菊乙草与冰心莲相克!”

  宫珠一听,脚下的步子瞬间顿住,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她是冰心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