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酒鬼缠身
奚年w2020-02-08 13:215,207

  外来人,对无人岛的人是陌生和稀奇的。在这样一座封闭且无地域管辖的小岛,是三域一个难得的世外桃源。然而这里的人,生活平凡而又简单,若是哪一天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在这座小岛上又是一阵波澜……

  这里桔苼谎言被戳破,且令璟也不是来找她麻烦的。所以带着令璟往自己的家岛主府走去。

  一路上街道上的行人、商贩都停下手中的活,眼睛纷纷好奇的看着桔苼后面的陌生人,一时间街道上很是安静。兴许无人岛已有万千岁的老人是见过外来人的,可是近几千年无人岛的岛民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来此地。一时间所有的人各自都想着这人的来历和目的。

  街道上的紫色桔梗花轻轻摇曳,阳光下绚烂好看。

  “大家和我想的一样,你来岛的目的是什么?”桔苼和里和气地询问走在后面的令璟,这已经是她对这个外来人难得的好语气了。

  令璟一身青袍华贵,且样貌极好,一路上都有女孩家的小声议论声。对于桔苼的问题,令璟保持缄默。

  “嘿,还不回答我!”见令璟不答,她只觉得这人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虽然长得好看,奈何是和冷言冷语的闷葫芦,实在是没趣。

  无人岛的街道本就不大,此时各家各户的人都出来了,看着令璟这个外来人好奇的很。

  “苼丫头!”尖锐的女声音从人群中冲出来,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这时人群中钻出来一个妇女。那妇女一身红衣,面容保养的极好,身材也极为妖娆,眼角处有一颗红痣,再加之艳红的嘴唇,更与她那红衣相配。她见着了桔苼赶紧跑过来。小豆儿也跟在后面,傻傻的盯着令璟。

  “苼丫头,你没事吧?小豆儿都和我说了,你怎么去海里…”话还没说完,她赶紧捏了一下妇女的手臂。那妇女立即反应过来,打了打自己的嘴幸好没有透露出去。

  她只能白了一眼,心里很是无奈:“妒娘,你这救兵实在是太慢了。”

  妒娘笑着,红唇在阳光下极为耀眼:“哎呀,好妹妹,姐姐就是补了个妆!”

  “你桔苼妹妹身入险境,你居然还有心思补妆!”听了这话,桔苼没有站稳,险些摔到地上。她强行使自己镇定起来,这样的妒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她应该习惯的。

  “你这不是好好的嘛。搞定没?”妒娘询问。

  她指了指后面的令璟,扶额道:“喏,怎么会有我桔苼搞不定是事。”

  妒娘朝令璟走去,一双眼睛眨都都带眨的。围着令璟走了一圈,周身打量了一番。眼中的笑意都堆满了:“生得真好!”

  令璟许是对这种情况早就习惯的不能在习惯,妒娘这样打量虽没有礼貌,但他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想见到无人岛的岛主。

  “姑娘能否快些带着在下去岛主府。”令璟语气依旧平淡,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催什么催呀!”桔苼回头看了一眼,真是一块木头,没有任何表情。好吧,既然这人要见她爹,许是有什么事要与他谈。万一这外来人见了自家爹娘,跑到他们面前参她一本,那她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待会再来找你算账!”桔苼看着妒娘,一脸笑盈盈没安好心的样子。

  虽然一路上人聚集的很多,从起初的安安静静到后来的乱哄哄的讨论,令璟也一概不理。无人岛也不大,街道走了两步也就到了。索性岛主府周遭还是安静的,而他所要说的事,闲杂人等一概不能听见。

  岛主府不大,只是一个与无人岛平常人家相同的房屋。桔苼领着令璟站在门口,怎么说也到自己家了,桔苼刚刚在海边被压制的气势完全回来了。

  “看见了吗?这就是岛主府,自个进去!”桔苼没好气。这个木头不仅是个木头还是个冰木头。不仅让自己一口鱼都没吃着,还废了自己的‘桔式三招’。她看着令璟那一副冷淡脸,虽然好看且资质极好,但是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实在是看不下去。

  “仙子能够替我通报岛主一声?”令璟依旧语气礼貌,但却没有一点让人觉得礼貌的感觉。

  她听了语气不悦,想起那被搅和的鱼餐,撂开手没有好气道:“本仙子没时间!”说完便大摇大摆的走开了。

  令璟无奈,看着她的背影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涌上心头。他似乎想要很快确定一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尤为重要。

  ……

  桔苼从府门外离开了,便径直走到了妒娘开的小酒馆来。一进门便是‘杀气腾腾’,她一定要找妒娘那个没良心的算账。好歹也是妹妹,有危险之际不及时出现帮忙就算了,还要精心打扮一番才肯罢休。她走进店里,环视了四周。只见有几个喝酒的男人没有看见妒娘的身影。

  她方出了店里,飞身便上了酒馆的屋檐上,躲在屋檐上偷偷的坏笑,揭开房梁上的一片瓦从上往下看去。此时的房间里,妒娘正在换着衣裳,这妒娘没啥爱好就是喜爱打扮。白皙的皮肤,妖娆的身材,她看了不禁渍渍两声,却不慎被妒娘听见。

  “谁?谁在偷看老娘。”妒娘的嗓门很大,又极为汉子,所以声音威慑力十足。

  妒娘向房间的四周看了看,并没有什么收获。忽地抬头,透过一片空白的地方看到桔苼那张被撞破尴尬的脸。妒娘甚是气愤,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向上指着桔苼。

  “苼丫头,你给老娘下来!”

  桔苼准备逃跑,妒娘施展法术困住了她,一会儿的功夫她便被妒娘用绳子抓住。庭院里被妒娘的气愤充斥着。桔苼一脸无辜的看着妒娘,灵动的脸上尽显楚楚动人。她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妒娘,似希望妒娘放她一马。

  忽然想起不对。自己可是来算账了,现在怎么还怕起她来了。桔苼咳了几声,收起刚刚的一副可怜样,摆起架子来。

  “怎么,我都还没同你算账,你又要绑我了?”

  妒娘想了想,这话说的也是有理。于是撤去了桔苼身上的仙绳:“好妹妹,是姐姐不对。你看你如今不是没事吗?”

  “没事是没事,要是万一有呢!”桔苼其实根本没气,只是想故意逗逗妒娘,这样她自然就有她的好处了。

  “你看,除了我、小豆儿还有你自己,再没人知道你触犯了岛规。所以没什大事嘛~”妒娘替桔苼柔着肩,她知道这个桔苼妹妹呀是最吃软不吃硬。

  见她气依旧为消,妒娘继续试探道:“要不我才酿的新酒给你尝尝?”

  桔苼嘴角慢慢勾起,随即大笑起来,她目的达到了:“再炒几样好菜,我饭还没吃呢!”

  “就知道你的如意算盘!”妒娘打了一下桔苼便笑着出去准备去了。

  要说酿酒的技术,无人岛属妒娘的酿造技术最好,不仅种类繁多又新品倍出,且无人岛再无第二家酒馆,所以妒娘的小酒馆很是火热。桔苼没事就喜欢来妒娘的酒馆蹭吃蹭喝,而且总是那个第一个喝妒娘新酿酒的人。但她从来不付酒钱,撒娇卖萌就是她的本钱。

  妒娘从酒窖里拿出一壶酒来,轻轻的放在桌子上:“酒来了,菜还在炒着呢马上就来。”

  “嗯,不错!”桔苼立即喜开言笑的打开酒坛闻上一闻,整个人都变得如痴如醉。然后迫不及待的倒进杯子里大口喝起来。

  “哎哎哎,这可是我才酿的新酒,和平日里的酒不一样,可是花费了我很多灵力才酿造成的,悠着点喝。”妒娘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劝阻,眼角处的红痣好看又耀眼。这酒才酿好正好没人试酒,索性让桔苼试试,反正她酒量也不差。

  她哪知道妒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算葫芦里有药,是酒就得喝。菜上齐了她便放肆的吃了起来,今天一天都没有吃饭实在是让她饿得不行。本来有香喷喷的烤鱼的,被那个外来人令璟搞得烤熟的鱼都给游走了。她不知道有多可惜那一顿鱼,心里自然也就把令璟当成罪魁祸首了。

  “苼丫头,你是有多饿呀!”一旁喝酒的男人们看着她的吃相实在是不得不感叹几句。

  桔苼眼睛没看他们,喝一口酒便吃一大口菜,手里的动作没有停:“你们哪知道,到嘴的大餐没吃着的感觉,简直要饿死我!”

  “大餐?什么大餐!”男人们又问。

  桔苼这才知说露了嘴,可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犯了岛规去捕鱼:“自……自然是我娘做的大餐!”

  “怪不得,岛主和夫人今日要接待那外来客,自然是不得空。”男人们说完就喝起酒来,自顾的说着自己的话。

  “你们说那外来人是什么来头?”客人一号问道。

  “兴许没什么来头,就是路过偶遇我岛也未可知呀!”客人二号答。

  客人三号敲了敲桌上的盘子,故作深思道:“我倒觉得这人来头不小。”

  “怎么看?”众人问。

  “我看那人衣着华贵且仪态卓越,看上去气场便也与我们这些庸俗之辈截然不同。不知你们有没有仔细观察,他腰间挂有一块通透剔骨且中心泛红的玉!”客人三细细与众人道来。

  “玉?”众人皆为疑惑,这玉又和那外来人身份有什么关系。

  客人三摇摇头,觉得这些人实在是太没见识了:“《三域经》上有记载,剔骨白玉中心泛红乃是玄神标识!”

  玄神?!众人惊呼,难以置信。无人岛不来人则已,一来便来一位三域品极极高的玄神!要知道在三域中,玄神仅次于三域君主的圣神的身份。众人惊讶之情溢于言表,嘴巴都合不拢了,对这位玄神的到来就更加好奇了。

  倒是桔苼,喝酒间听闻他们的一席话并没有什么波动。她对那块白玉也有印象,但却不知是代表身份的玉。对于玄神她心里也没多大概念,因为她自己是一个六隐之中最低级的隐仙身份,对于高高在上的神级没有概念实属正常。

  她没趣的继续喝着酒吃着菜,一时间一坛酒就被喝了大半。

  妒娘听见他们的一番话,眼睛都亮了。赶紧凑过去问:“你说的可是真的?”

  客人三被质疑,立即辩驳:“不信自己去翻《三域经》!”

  妒娘确认后随即大笑起来,走到桔苼对面坐下,一脸桃花相,心里美滋滋的。

  “人家是玄神你开心什么?”桔苼看着妒娘一脸痴笑手中的杯子顿了顿。

  妒娘整理一下身上的衣裳,笑道:“三域玄神地位何其尊贵,如今来岛上,也不枉我在去找你之前补了个妆呀!”

  桔苼刚喝进去的酒险些喷出来,又让她努力咽了下去:“别告诉我你是听见有外来人所以才整装打扮再去找我的!”

  妒娘点了点头,笑着默认了。她可是是彻底的败给了妒娘,为了见一个外来人梳洗打扮竟把自己的危险抛之脑后。除了白一眼妒娘,她能报复的只能多喝一点酒让她亏本。

  桌上的菜被桔苼消失殆尽,她又喝了好些酒,实在是吃得没有力气了,于是便趴在桌子上听旁边的客人们说着闲话。

  不过须臾,怕的脸变得很红,眼睛便开始模糊起来,脑子里乱糟糟的。她知道这是醉了,但以自己平常的酒力也不至于晕晕乎乎的。她此刻只想躺在自己床上,告别了正在陶醉幻想的妒娘便出了酒馆。

  此时天已有些黑了。她身子有些微微摇晃,脑袋里有些模糊不清,往日里妒娘酿的酒怎么喝也不会醉,今日这是怎么了,连半壶都不到便就走路跌跌撞撞头昏脑胀的。桔苼脑子里晕乎乎的,心里不禁暗骂妒娘给自己如此烈的酒。

  脚下的步子早已踉跄,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软软绵绵的。不知怎得,意识模糊的桔苼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海滩上来。她就那么摇摇晃晃的走着,丝毫没有注意前面正走来的人。

  桔苼只觉得头昏得厉害,一下不知道撞到了什么,有些硬,但又有些舒服。她用手摸了摸,好舒服呀,迷糊中作势往上摸去。嘴巴?嗯!像是!鼻子?嗯!的却!眼睛?哈哈,应该就是眼睛了!不对,不对,这是什么东西。

  她满身酒气,小脸红扑扑的很是可爱,小唇红润润的很是动人。她朝着那人大喊:“喂,你莫不是人吧!”

  令璟看着撞向自己并靠在自己胸口的人,这人正是白天遇到的仙子。看她满身的酒气,眼睛还紧闭着,脸颊通红,令璟不由得皱了皱眉。

  “可可,恶的妒娘,竟,竟,拿这样的酒给我喝,我我……~额”话还没说完桔苼便打了一个饱嗝,满是酒气。

  海边的风很大,吹得桔苼吸了吸鼻子,然后又顺势往撞到的人身上擦了擦。

  令璟推开桔苼,不让她靠着自己,脚向前迈去,准备离开。“咚”的一声,桔苼倒在了沙滩上。他并未回头看没有站稳而倒下的桔苼,步子依旧往前走。

  奈何倒下的桔苼一把抓住了他的脚。

  海边本就风大,吹得她恢复了些许意识。她微眯着双眼,抬头看向她拖住的这个人,似乎是有些熟悉!令璟正好对上桔苼的眸子,那种如白日一般熟悉的感觉又扑面而来!

  模模糊糊中映在桔苼眼中的那张脸很好看,好像在哪里见过,那双眼睛好像似云似雾般飘渺,但却极为陌生。她想努力回想,不想脑袋太疼也不愿再想了。

  海风吹得桔苼本就睁得不大的眼睛又眯了眯,只能模糊的看见这人一身青色衣袍。桔苼不管,抱住那人脚的手越发用起劲来。

  “冷,,风吹,,得冷,,”桔苼许是真被最得稀里糊涂的,喝了酒本就不能吹风,且海边风又大,体温自然也就要下降。此时的她身体已经有些微微颤抖。

  令璟眉头微皱,看着她毫无形象的拖着自己的脚,像是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冷……冷啊,,”桔苼意识模糊,海风吹得她瑟瑟发抖,鼻涕也不觉流了出来,她拿起一缎丝柔的布往鼻子粗略的擦了擦,也不管手中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块布。

  看着自己的衣袍被醉得不省人事的桔苼紧攥在手中,还让她擦了擦鼻涕,令璟眉头皱得更紧了。

  此时的天已经渐渐变暗。看着趴在沙滩上抱着自己脚的人越发的用力,令璟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弯下身体解开她蜷紧的手,一把把躺在沙滩上的她抱起来,往前走去。青袍被风吹得摆动,怀里抱着的人意识不清,似乎已经熟睡,两边的脸颊被酒熏得红扑扑的。令璟看向怀中的人,面目英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