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地海贵客
奚年w2020-02-08 13:214,687

  天色已经黑了,无人岛晚上较为寂静,岛民们向来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晚上并无夜市,只有各家各户透过窗户的光,温暖而又和煦。

  令璟看向怀中仍就熟睡的人,长长的睫毛洒落,面色似乎没有那么红了,但丝毫没有半分要醒的样子。

  白日里桔苼曾说过岛主是她爹,所以令璟只得把她抱回岛主府。一路上躺着令璟怀里的桔苼算是安分守己,昏昏沉沉的睡着,到了自己家也全然不知。

  进了府,萧唤急忙出来迎接。看着桔苼躺在令璟的怀里,心中一惊:“这是?”

  “这位姑娘醉在了海边,我见着了便把她带了回来!”令璟答道。

  萧唤急忙让人把桔苼抱进她自己的屋子里,看着自己女儿不省人事的样子,心中捏了一把汗。抱她回来的可是地海的贵客,若是得罪了要如何是好!

  “萧唤多谢五殿下,这,这真是劳烦殿下了!”萧唤给令璟拘了一个深深的躬,以表他的感谢。

  萧唤是无人岛的岛主,也桔苼的父亲。虽然仙级不高,但在无人岛已是翘数。他衣着朴素,脸上显然已经有沧桑之感。岛上其他人虽没有出过无人岛,但萧唤五百年前去过地海参加海帝寿宴所以见过令璟。

  这次令璟来无人岛让他有些震惊。不光是岛民们,连他也好奇这位贵客,地海的五殿下来无人岛的目的是为何?要知道,这五殿下乃是玄神神级,身份极为尊贵。然而白天里的令璟的一席话,让这个行事稳重的岛主一时间犹如天雷轰顶的感觉,让他招架不住。

  “不知五殿下怎知这是属下的女儿?”萧唤疑惑。

  “令璟也是听岛民们所说,所以便把这为姑娘送了回来。”令璟没有说白天撞见桔苼的事,只是想起白里日的场景,心里又有些许波澜,那双眼睛似乎装了好多东西。

  萧唤点了点头,眉头皱得很深:“今日殿下与我所说的事情,萧唤心中百感交集毫无头绪,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

  令璟许是知道萧唤会这样说,平淡道:“萧岛主只需按照我的方法去做就行。”

  萧唤沉重的点了点头:“今日天色已晚,殿下不如就在我这简陋的府上住下,明日再走?一则是为了感谢殿下送小女回来。二则……二则给萧唤一晚时间,明日一早便给殿下一个答案!”

  令璟本想拒绝,此时回地海不过花费一点儿时间,根本不是萧唤留住他的理由。他真正想让他留下是因为后面的原因,明早给他答案。他本不想再管,话他白天已经和萧唤说得很清楚,做不做乃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是他想起桔苼的模样,心里有个问题没有得到解答。索性就住下来弄个明白。

  “这府里虽是破旧些,但也有几间好的屋子,还望殿下不嫌弃就此住下来!”

  令璟点头,算是默许了。萧唤急忙让人去收拾房间,好让令璟住下。

  无人岛的这一晚和往常一样安静。夜空上星星闪闪烁烁,每个人都做着他们自己的梦。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从这一天开始一切都会变得不同,甚至是越走越坏……

  桔苼睡得极其香甜,此时她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舒舒服服的睡在了自己的床上。突然,一道青色的光芒出现在她的房间。光末,令璟慢慢的走至床前看着睡得香甜的桔苼。那双眼睛的睫毛浓密,精致的小脸在月光下显得尤为的可爱。令璟手中凝气,对着她的额头,此刻,他想要强烈的证明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对他极为重要。

  须臾,桔苼的额头便露出一个龙鳞,那龙鳞散发着极其好看的青色光芒。

  令璟眼底是波涛汹涌,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又有惊和喜。他施法取走那龙鳞,但却被一股力量打了出来。他眉头紧皱,又试了一次,便又被一股力量打了出来。令璟看着熟睡的桔苼,实在是看不透她身体里的力量。只是这片龙鳞今日是取不出的,只能在择时机!

  令璟回到自己的房间,站在窗前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心中若有所思。

  外面的天空很是好看布满了星星,月亮亮得可以清晰的看到地上的路。他想起白天的场景,不曾想,自己此次来这座小岛,居然找到了自己遗失了五百年的东西。月光打下来,令璟一身青袍被映得更加好看了些,那挺拔站立的身姿尤为的好看。可是始终是少了一点什么东西,让那背影看着如此的孤独和拒人于千里之外。

  而此时的岛主府内,萧唤与萧夫人却是一夜未眠!

  ……

  第二天一早。

  “桔苼!桔苼!!”门外有人敲门。

  见里面没有任何动静,便又继续敲着,声音提高了许多:“桔苼!桔苼!!桔苼!!!”

  床上趴着的桔苼一下子惊醒过来,外面还一直叫着她的名字。

  “怎么了嘛~”她哀嚎着,此刻她觉得自己的头疼得厉害。

  门外敲门的是梦鸢,是岛主府的小厨娘,有一手的好厨艺也是陪着她从小长到大的,两人很是亲呢。

  “你快开门呀,我有话对你说!”门外的人依旧提着嗓子大喊到。

  桔苼无奈,生无可恋的从床上爬起来,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只能微眯着双眼走过去开门。

  “梦鸢大姐,你是有什么天大的事,非要搅我清梦!”她看着梦鸢那一张有些着急的脸,依旧慵懒道。

  “快快,快随我去前厅,岛主说要让你见贵客!”梦鸢乖乖巧巧的脸上满是认真。

  桔苼无奈:“有贵客有关我何事,不要打搅我,我要睡觉。”

  “不行,不行,是岛主交代的,说你必须去。”听她说不去,梦鸢有着着急。

  桔苼依旧眼睛都没睁开,一心只想趴在床上。再者,无人岛昨天才来了一个不知真假的玄神,今天又来什么贵客,无人岛这两天事情可真多。

  “哎呀!你就快去吧!”梦鸢着急,抓着她就往外跑。

  “哎哎哎,你慢点呀!”

  被梦鸢拉着往大厅跑,她觉得梦鸢太大惊小怪了些,有什么事情能比她安安逸逸的睡上一觉最为重要呢?

  “听夫人说是海帝的第五个儿子,也就是地海的五殿下,身份可尊贵着呢!”

  “地海的人?”桔苼惊奇,无人岛可是鲜少来过外人啊。她不由得想起了昨天那人,也是一个外来人。起初她还以为那人是地海来找她捕鱼的麻烦的,谁知那人不知道自己捕鱼的事情。所以是不是地海她也不知道。

  “地海的人来干什么,地海不是早几千年就从未管辖过无人岛吗?”

  “哎呀,你快去不就知道了嘛!”梦鸢嫌桔苼问得麻烦,刚刚还一副睡意朦胧,漫不经心的样子,现在又像打开了好奇匣子,想问个究竟。

  岛主府不大,大厅走上一会儿就到了,梦鸢依旧拖着桔苼走。还不忘叮嘱:“夫人让你待会少说话,行事规矩点。噢,她还说昨天就是那位贵客送你回来的!”

  贵客送自己回来的?桔苼努力回想起昨天的场景,的却模模糊糊的有一个人。她好像见过但又看不清楚。

  两人在门外等着,不知站了多久,桔苼腿都站麻了。才睡起来的桔苼心里有些不耐烦,想要快点见完贵客再回去睡觉。

  想着她便走了过去,梦鸢着急想要拦住她,却没拦住,只见她快要走进去了。梦鸢快速跑了过去拉住,一不小心绊住了她的脚。咣的一声,大门被桔苼推开,她被摔了进去。

  里面的气氛似乎有些严肃和沉重。大厅里所有的眼光齐聚于趴在地上的桔苼。

  她干笑两声,“失误,失误。”

  趴在地上的她抬头看向里面,大厅里坐着三个人,分别是自家爹娘,还有,还有昨日遇到的那人,那个冰木头外来人!她心里惊讶,这个人不应该早就走了吗?怎么还在自己家?

  那自己昨日,是被这个冰木头送回来的?桔苼只感觉自己头有些大,怎么是他!

  令璟看着趴在地上的人,又想起昨日的龙鳞,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梦鸢有些吓着了,连忙跑进来:“对不起岛主,我没有看住桔苼!”

  桔苼心里叹气,唉,死梦鸢你也不知道帮我扶起来!

  “苼儿!”萧唤看见摔在地上的桔苼,“怎么回事?”

  桔苼似乎忘了爬起来,没有听到萧唤的话。心里又暗自埋怨梦鸢,又在想着怎么这个人还没有走,居然还在自己家。万一把自己捕鱼的事情告发了怎么办!她慌神,心里开始诅咒令璟来。

  “苼儿”萧唤扬长了声调,责备道:“还不快起来!”

  “啊,,噢!!”她这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一扑,摔得着实结实全身都在痛,只能慢慢的爬起来。

  萧夫人在看到桔苼推开门的那一刻便气从中来,“怎么回事?不知道爹娘在这商量要事吗?竟在贵客面前如此失礼!”

  桔苼一时语塞:“我,我,,”

  她一时紧张,不知道说什么,若不是是自家娘让梦鸢通知自己,自己怎么会来。心里这么想,可不敢这么说,不然又是一顿好骂。

  她自己也没想到,本来还想大摇大摆的进来呢,结果被梦鸢这么一拌,竟出了个大丑,而且还是在那个冰木头的面前!

  “休得莽撞,”萧唤看着她语气低沉,略带责备道。

  “五殿下,小女年纪尚轻,不懂规矩。还让您看笑话了!”

  萧唤对一向对他这个女儿宽厚,对她溺爱得很,这时便是为她开脱免得她冲撞了这位贵客。

  “无事。”令璟眼睛至始至终都看着桔苼,眼中看不出波澜。

  “苼儿,昨日你醉酒了,是五殿下把你送回来的。现在叫你来也是为了让你亲自给五殿下道谢!”

  桔苼看着令璟,昨日的场景又涌到眼前。她模模糊糊之间看到的那双极为好看的眼睛,和舒舒服服的怀抱,都是出自这个冰木头的。她不由得叹气,若是这冰木头换个性格,她一定不会第一感觉就会讨厌他的。

  面对爹娘的施压,桔苼只得顺从:“谢谢!”

  令璟微微点头,算是接受了。

  “好了,你快出去吧!”萧唤说道。

  “噢!”桔苼揉了揉摔疼了的手腕,转身,要走了出去。

  “慢着。”令璟突然发声,叫住了她。

  桔苼的脚步停住了,这个人自己和他也交集未深,只是昨天拦了他一道路。她心里暗自排腹,能不接触还是不接触,毕竟这冰木头是地海五殿下,能远点便远点吧。

  萧唤却是惊住了,立即站了起来,生怕这位贵客怪罪于她,连忙道:“五殿下,小女不知我们在此议事,故而冒犯了进来,但小女绝对没有听到我们商议的内容,还望五殿下看在小女年纪尚轻的份上,不与计较。”

  令璟依旧是坐在上座,面对萧唤的请求也是没有任何表情的,只是客客气气的答道:“岛主多虑了,令璟只是想向您和夫人确认一件事。”

  桔苼在一旁站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还要遭受自家娘时不时投来责备的目光。

  萧唤不解,不知道令璟要确认什么事:“不知五殿下有什么是需要向我们确认的?”

  “令璟也只是随意的一说。”语气不紧不慢,感觉很是随意。

  “五殿下不妨说一说!”

  “我记得五百年前,岛主与夫人似乎走过一遭地海。”

  萧唤和萧夫人相对一看,纷纷不解,不得不回忆起五百年前。

  五百年前,海帝寿宴。无人岛虽小本微不足道,但海帝宴请了三域各处,不管地位如何都可赴宴。当时萧夫人已怀有身孕,又与萧唤走失,怎奈那地海龙宫如此之大,一时走着便迷了路。

  没有办法,萧夫人只身一人,挺着肚子继续摸索着。怎料上石梯时脚底一滑,便失了重心,萧夫人内心已是惊恐万分,施展法力也为时已晚。

  这时,一阵快速的飞身掠过,萧夫人被扶了起来,并没有摔到地上。

  那时的她惊魂未定,幸好自己没事,不然肚子里的孩子可就保不住了。萧夫人抬头看着眼前救他的恩人,着了一身青袍高贵自然……

  “是有此事,五百年前,海帝寿宴,大宴三域,我与夫人有幸去过一趟地海。”

  “令璟似乎记得,我曾救过夫人一回。”他的语气依旧不温不火,淡淡的。

  萧夫人不明白令璟的意图,“的确,当时幸得五殿下所救,我才能保住桔苼。”她似乎不太愿意回想起这桩事,“苼儿早产了两个月,出生在地海也是我始料未及的。幸得易老所救,不然……”

  “如夫人所说,当时你在地海所产之孩,便是眼前的这位姑娘。”令璟似乎想弄明白。

  “嗯,我也只有苼儿这一个孩子。不知五殿下为何突然问起这个?是否有什么要紧事!”

  “无事,只是突然想起这桩旧事,算是与无人岛也有一段缘分。”

  令璟眼睛看向桔苼,此时他心中的疑团已经全部解开了。他遗失了五百年的东西,他五百年来所受的折磨,都在这一刻全部一清二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