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百年旧事
奚年w2020-02-08 13:214,286

  桔苼杵在那站了半天,也没个人搭话,没个人理她。那个人让她站住,却又没让她说话。让她稀里糊涂的听了一段五百年前的旧事。桔苼自然是知道自己出生在地海龙宫,当时自家娘去赴海帝寿宴,在龙宫早产,险些没保住自己。后来,恰逢遇上在地海参加寿宴的易老所救,才让自己活了下来。但是,这又与那个冰木头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生孩子。她心里早就忿忿的了。

  “当年五殿下救过我们母女,时隔五百年,今日有幸,五殿下来到无人岛,就让小女拜谢恩人吧!”萧夫人抬起手招呼桔苼过去。

  什么!她险些没有站稳,又是恩人,又要拜谢。自己是和他结了什么愁什么怨,非得扯在一起。

  第一次是自己醉得不省人事模糊不清,没有意识,不然才不会让人去救。第二次自己也无从选择,打娘胎里就欠着的,若是可以自己选,她肯定不会让自己欠他恩情。

  桔苼脸上浮过深深的不情愿,这副表情,恰巧让令璟收入眼中。

  “苼儿,还不快过来,好好的谢过五殿下!”萧夫人的语气中透露这严厉,桔苼听出了一种,‘你不过来,待会有你好看’的滋味,她自己的娘亲,她是明白的。

  桔苼此刻是由内而外的不情愿,她是打心底里不愿意再接触这个冰木头了,但看到自家娘的那张脸,唉,谁让自己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娘亲呢!谢就谢吧,反正已经谢过一次了。

  没有办法,她快步的走过去,好看的小脸皱在一团,身子使劲屈下,算是给令璟做了一个最为工整的礼仪:“桔苼,多,谢,五殿下,救命之恩。若不是五殿下,这三域便没有桔苼了。桔苼发自肺腑的感谢五殿下!等他日有机会必好好报答您!”

  桔苼的多谢两字咬得极重,整句话也是说得阴阳怪气。

  “嗯。”似乎觉得道谢本不是他想要的,令璟只是微微点一点头。

  “娘,这下我可以走了吧!”她不就有些不情愿,不想再站到这位冷气神仙的面前了。

  “你这丫头,什么语气呢?”长玉低沉道。

  “很诚恳的语气!”

  “唉,罢了,罢了,你且下去吧!”萧夫人不想桔苼再待下去,恐她在惹出什么事端,惹着五殿下。

  得到允许,桔苼便得到了解放,她是真心不喜这个冷气的人,尽管他是个玄神殿下!不过没想到这五殿下还救过她一遭,连桔苼自己都觉得惊奇。

  ……

  刚刚摔的那一下,已让桔苼睡意全无。那个冷木头又在自己家,她更是不想待下去。想了想,还有一桩事情没有解决,于是便出了岛主府去了妒娘的酒馆。

  “妒娘,你给我出来!”她一进门便大喊,引来酒馆里的客人纷纷看向来人。

  “萧岛主家姑娘怕是要拆酒馆了!”客人一号

  “我猜也是”客人二号答道

  “那这地岂不是不安全”客人三号

  “我猜也是”客人四号

  “那咱撤吧!”客人五号

  须臾,酒馆内便空无一人…

  “是谁赶走了我的客人,搅我生”意字尚未开口,妒娘看见门口黑着脸的桔苼。

  “我的好姐姐,你还是和我说说昨天那酒是怎么会事吧!”桔苼两手抱胸,一副要听妒娘解释的样子。

  妒娘一听是这事,便招呼她坐下:“我也是想,你酒量如此好,不如给姐姐试试酒!怎么,那酒有问题?”

  “你那酒后劲太大了,怕是你酿的最烈的酒。”桔苼可是自称无人岛千杯不醉,一下子喝醉了,可想那酒是有问题的。

  妒娘点了点头:“苦了你了,下次姐姐好好改进改进!不过,你昨日醉着回去有没有被你娘骂?”

  “你还说,昨日我压根就没走回家!”桔苼想到是那冰木头抱自己回去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那你昨日去哪儿了?”

  “昨日那酒的却太烈,然后我就稀里糊涂的走到海边,结果撞到个人,没想到就是昨日那个外来人!”

  妒娘一听,:“外来人!那可是三域中的玄神!”

  桔苼摆摆手,叹了口气:“玄神是玄神,听我爹说还是什么地海龙宫的五殿下,说是我们无人岛的贵客!唉,算是我桔苼倒霉,居然两次碰到!如今还在我家呢。”

  “地海龙宫的五殿下!”妒娘惊讶,脸上的表情简直喜不自禁,“没想到那个生得好看的外来人不仅是玄神级别还是地海的殿下!”

  “人家是什么殿下你高兴什么呀!”桔苼拿起桌子上的瓜子吃了起来,看着妒娘春风满面不禁问起来。

  妒娘来了兴致:“你不知道,自从我一千年前出过一次无人岛,就再没见过外人。我这孤家寡人一个自然要把握机会了!”

  桔苼不以为然,白了妒娘一眼。她只是很久之前听妒娘说起过,妒娘之前也是有过丈夫的人。但那人不是无人岛的岛民,也在很久之前死了,但是这却丝毫没有减弱她半分爱美的心,不仅在岛上知己无数,还把这心思打到那外来人身上了。

  “你悠着点吧,我爹我娘可是对他尊敬得很!”

  “待会我去看看那贵客!”妒娘笑了笑,也不和她说了。扭着姣好的身段,走进屋子又是一番打扮。桔苼坐在外面也没人和她说话。琢磨着那冰木头差不多已经离开自己家了,还打算回去再睡上一觉。

  无人岛就一个街道,岛上面积不大,整个街道可以贯穿整个岛。由于岛人口不多,所以街道到也不宽,但是却繁华得紧。妒娘家的小酒馆在街道中心位置,一出门来便有许多小摊位。她在街上走着,时不时看看这样时不时摸摸那样,貌似又出了许多新玩意。

  “苼丫头,来拿个桃吃!”一旁卖桃子的张大娘朝着她说到。桔苼也毫不客气,拿了一个桃便往嘴里塞。

  “张大娘,你家的桃真甜!”她吃得不亦说乎,还不忘夸赞张大娘。

  张大娘喜滋滋的答到:“今年天气好,阳光足,这桃不甜也难!”

  一颗桃快被桔苼吃了大半:“嗯,,想来天上那风伯雨师近年来心情不错!”

  “的却还要感谢那两位神仙呢!”

  “谢谢张大娘”

  说完她便又走到一旁卖桂花糕的摊位旁边。桂花糕的香味阵阵,桔苼不想闻到都难:“包子哥,嫂子又做桂花糕了!”

  卖桂花糕的包子看桔苼一副嘴馋的脸,大声笑到:“我知道你要!”说完便包了几个桂花糕给桔苼:“你嫂子怀上孩子了,这几天身子不适,这桂花糕是你嫂子教我做的,你尝尝!”

  “是吗!嫂子有喜了,怪不得你如此高兴,原来是快有小包子了,那你桔苼妹妹得封个大礼才行呀!”

  桔苼一脸惊讶,又还不忘笑着打趣道:“包子哥,你做的能吃吗,可别砸了嫂子招牌哟!”

  不过说光说,她一边把桂花糕放进嘴里咀嚼,“不错,包子哥,你以后可以自立招牌了,如今连你桂花糕都做那么好吃,嫂子该轻松了!”

  包子听到她的话,心里高兴:“哈哈,来来来,再给你几块!可得记住你的那份大礼!”

  桔苼连忙接住,“嗯!知道了,你桔苼妹妹向来便是说话算话的好不好!”

  “算了吧,你的胡话还说得少呀!”

  “别拆穿嘛,我先走了,还得回去呢,代我向嫂子问好啊”

  “好嘞!”

  无人岛民风向来淳朴,家家户户和和睦睦也为有过争吵。桔苼从小便喜欢出来玩,岛上的人也是看着她长大的,自是喜欢得紧。每每看到桔苼到街上,都要给她东西吃,如此长久,倒也不收她一分银两。她也极爱着自己的无人岛,安静、和谐、与世无争。

  她没有看见过外面的世界,在她的心里装不下除了无人岛之外的东西。

  正高兴得吃着手里的桂花糕,小豆儿便从前面跑来撞在了桔苼的身上。

  “桔苼姐姐,我也要吃。”小豆儿扯着桔苼的衣裙,跳着要去抢她手里的桂花糕,奈何太矮根本够不着桔苼的手。

  桔苼看着小豆儿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还不忘打趣他一个小孩:“小豆儿,等你哪里长高了再来和姐姐抢吃的吧!”

  小豆儿郁闷,也不罢休,一直扯着桔苼的裙子跳着要抢。桔苼看他的样子太可爱的,又想到昨日她和小豆儿去捕鱼却又没得吃,觉得是同病相怜,便蹲下身子喂小豆儿桂花糕吃。

  “小豆儿,姐姐问你,昨日我们捕鱼的事你没有告诉我娘吧?”她问道。

  “没有没有,姐姐不让小豆儿说的事情小豆儿是绝对不会说的!”小豆儿得了桂花糕便吧唧着嘴吃着,声音奶声奶气的好不可爱。

  桔苼笑了笑,摸了摸小豆儿的头:“这才乖嘛,来,再给你一个!”

  “嗯,不过我和我娘说了,我娘还把我打了一顿!”他的眼睛全盯在桂花糕上,也没去看桔苼。

  她一听,脸上的笑意立刻停住了,忙问小豆儿:“姐姐不是和你说别告诉别人吗?”

  小豆儿点点头,大眼无辜的睁着:“是呀,姐姐只说让小豆儿别告诉你娘,却没有说不让我告诉我娘呀!”

  桔苼只觉得头顶灰暗,身体无力。千防万防没防到一个小孩呀!此时的她欲哭无泪,若是小豆儿的娘真的知道了,就一定会告诉自家娘的。她一向很怕自己的娘,更别说犯了岛规,不知道之后会有一番什么样的处罚呀!

  桔苼无奈的摸了摸小豆儿的头,语重心长道:“唉,罢了。你回去和你娘说是我一个人去捕的鱼,和你没关系。”她可不愿让小豆儿出来受罚,毕竟岛规对谁都是不能容忍的,他还是个小孩子怎么受得住。

  “我早就这样和我娘说了。”小豆儿一句话让她心里的伤疤又深了深。她只觉得自己的脸一定黑得很难看。小豆儿这个小没良心的,竟把自己给卖了!还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她生气,一把抢过小豆儿手中的桂花糕塞进自己嘴里,怒气冲冲道:“以后有东西再也不给你吃了!”

  回府的一路上桔苼都在想应对之策。若是小豆儿的娘知道了那自家娘肯定也是知道的。怪不得在大厅的时候看自己的眼神就不对劲,肯定是有那外来人在所以不好处理自己,便没说。

  桔苼心里没了法子,她的“桔式三招”在她爹面前些许还有用处,但在她娘的面前便啥都不是,一点用都没有。

  就这样想着想着,桔苼便走到了自家门口。抬头一看自家爹娘和那冰木头正从府里走了出来。

  “五殿下放心,今日殿下所言萧唤一定好生实施,还让五殿下费心了!”萧唤朝着令璟深深一躬,表情很是凝重。

  令璟点头,又淡淡看了远处的桔苼一眼:“令璟告辞!”说完消失在众人眼前。

  萧岛主和萧夫人的表情依旧凝重,两个人似乎陷入了沉思,没有发现桔苼的靠近。

  “爹!娘!”她大呼一声。

  两人才反应过来,神情依旧严肃。

  桔苼摸不着头脑,还是头一次看自家爹娘露出这样的神情,好奇道:“爹,你们谈什么事呢?”

  “小孩子管这么多干嘛!”萧唤语气低沉。

  “娘?”她依旧不依不饶,问向萧夫人。

  萧夫人看向桔苼的目光似乎有些悲伤:“苼儿,你还小,别管这么多,没什么事!”

  桔苼似乎能够感受到这种不对劲的情绪,但也没有深想。无人岛千年太平,没几个人知道无人岛的存在,只怕是与那冷木头聊得不愉快,有些生气。

  “那个什么五殿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爹娘你们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闹得自己不痛快!”

  “不要胡说!五殿下他是,,”萧唤欲言又止,感觉自己像是要说漏什么,便立马打住,转换话题严肃道,“听你娘说你去海边捕鱼了?”

  该来的总归要来的,她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她爹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