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拿回情魄
奚年w2020-02-08 13:215,823

  犯了岛规不管是何人都得收到惩罚。桔苼捕鱼的事被萧岛主知道了,自然逃脱不了一顿责罚。

  此时桔苼正跪在大厅里,萧岛主做在椅子上,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愤。

  “你如今胆子越来越大了,连岛规都敢无视!”萧岛主对桔苼一向偏爱,但这次他明显有些生气。

  桔苼低着头,知道自己错了,求饶道:“爹,我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

  “饶了你,当初捕鱼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受到惩罚!”

  桔苼撇了撇嘴:“不就是几条鱼嘛,况且我还没有吃呢~”桔苼不敢说得大声只得小声的埋怨。

  “几条鱼?我早就说过海里的东西是碰不得的,你把我的话,把岛规当成了耳旁风?”萧岛主看着桔苼,语重心长道,“你要知道,凡是归地海管辖的领域均是不可动海里的生物的!”

  桔苼跪得脚有些疼,她轻轻的挪了挪脚:“咱们不是还归无启管嘛~”

  无启,这两个字似乎让萧岛主变得有些敏感,火气比刚刚更盛些。

  “你!”萧岛主一时被桔苼说得语塞,“虽也归无启管辖但这不是你犯岛规的理由!”

  “索性地海暂时没有追究,但你已经触犯了岛规,就要受到惩罚!”

  桔苼一听,觉得自己是逃不了一顿责罚了。无人岛的岛规虽不重但却也不轻。用捆仙绳绑着再用鞭子鞭打七七四十九下。桔苼脑子里想了想那种画面,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自己的皮肉都得开花了!

  但奇怪的是桔苼提心呆胆的等了几天的岛规惩罚迟迟没有下来。自家爹娘像是把她犯了岛规的事情给忘记了,整日里心事重重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桔苼心里暗喜,自家爹娘一定是把她的事情给忘了,或者是压根没打算处置自己。她心里高兴,本来规规矩矩了几天又开始闹了起来!

  ……

  地海龙宫

  令璟从无人岛那日回来便直接去朝极殿找海帝。一路上脚步不紧不慢,路上的仙娥都不敢接近,只得远远的看着,虽然令璟是这三域之内数一数二的美男神仙,但是她们还是不敢靠近,只因在她们看来,令璟这个五殿下和其他殿下比起来,是这个不好相处的神仙。

  小仙娥们说起地海龙宫的九位殿下,有说不完的八卦。每一个殿下的八卦似乎被她们扒拉个遍,窸窸窣窣的知道许多事情。

  “据说这五殿下令璟,五百年前是个极好相处的神仙,那叫一个温润如玉,对谁都友好得很!”一个粉衣小仙娥八卦道。

  “是吗,是吗?”另外几个小仙娥似乎没有听见过,全都来了兴致。

  “自然是真的,以前地海龙宫里的仙娥们最喜欢最迷恋的就是这位五殿下,他不仅是三域内的极品绝色,而是还是个性子好的神仙!”

  “真的?那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远处见着就怕!”一个年纪小的仙娥弱弱的说道。

  “我也不敢看五殿下,”那个粉子小仙娥继续说道:“好像是说五百年前海帝寿宴之时,不知道怎的。本该还有两个月才飞升玄神的五殿下提前应劫了。据其他姐姐们说,说是神仙所历之劫中最为厉害的九转玲珑劫,得要散尽三魂七魄,还要受四十九道天雷,最后把三魂七魄收回来才行!”

  “啊~”粉衣小仙娥说的声情并茂,惊心动魄,惹得其他仙娥听了一阵唏嘘,“那这与五殿下性子变了有什么关系?”

  粉衣小仙娥故弄玄虚,“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说是那一场劫,五殿下虽是过了,飞升上了玄神,但是三魂七魄中有一魄没有收回来,差点九死一生~”

  “啊!”其他仙娥不由得叫了出来,“那五殿下飞升玄神得多痛苦呀!”

  “对呀!许是那个时候就看透生死,性子改变成现在这样冷的了吧!”

  大家似乎恍然大悟,聊着聊着没有跟上前面的队伍。

  “你们几个还在后面干嘛呢?还不快点!”领头的仙娥喊道。落下的几个小仙娥才跑着跟上前去。

  一阵嫌话也就这样过去了。

     ……

  朝极殿是地海的龙宫的大厅。里面很是壮阔,其装饰也是壮丽得很。地海若是有大的宴会,一定会是在朝极殿举行。

  令璟走进朝极殿,一身青袍依旧淡然。龙椅上坐着的是海帝朝令。

  二十几万年前,三域平行界乃是初期,气息尤为不稳。三域灵域出现破裂,导致三域将要分崩离析,三域内的一切生物都快濒临灭亡。有一神女名叫罗衣,是维护三域平衡的保护神。她不想看到惨象出现,散尽自己一身灵力修补三域平行界。

  三域平行界虽修补好,但是罗衣神女却已功力散尽。她把三域平行界划分为三域,分别为天界、地海、无启三域,让现在的九天帝、海帝、无启地君各自管理三域。而她因为修补平行界灵力大损而飞灰湮灭,只留下残留的灵力化作月罗晶石,由易老保管。

  那已是二十几万年前的旧事,如今的四位圣神已是老一辈的神仙,已快到迟暮之年了。那第一任无启地君早已经不管三域之事,而现在掌管无启的是第一任地君的弟弟。

  海帝坐在大殿之上,身边透露着不怒自威的气场。身边的仙臣们不敢抬头看他。

  令璟走了进来,众人目光齐齐看向令璟。

  “儿臣参见父君。”

  “起来吧!”海帝缓缓说道,“璟儿,你此行可有收获?”

  令璟脸上依旧没有多大表情,正声道:“回父君,无启似乎有所异动。”

  “没想到查愚这么等不及。”海帝叹了一口气。

  海帝的头发已有些发白,脸上的皱纹也明显的显现出他已经老了,毕竟与三域的岁数同齐。虽然是老一辈的神仙,但身上的威严依旧不减半分,且又是一个贤明的君主,底下的仙臣对他乃是敬仰万分。

  令璟同几个德高望重的仙臣站在大殿之下,一身青袍出尘万分,和一众老仙臣站在一块,更显他年岁尚轻却能够堪当重任了。

  “无人岛之事你可安排好了。”海帝问道。

  “已安排好,无人岛将会在一个月后迁岛。”令璟话语带着一丝严肃。

  海帝点了点头:“查愚既然非要挑起战事,那我地海只能奉陪。只是不要牵扯到其他无辜之人。”

  令璟眉头微皱,回答道:“是。”

  查愚乃是无启的第二任君主。无启第一任君主死因不明,且当时太子年幼,所以便由第一任君主的弟弟接任君主之位。

  只是没想到,查愚早就有一统三域之心。他多年来装做一副贤明道德之像,但实际上他狼子野心,非但没有造福无启,造福三域,反而在这几千年来,挑事生非,破坏三域平衡。

  几千年来,尽管地海和九天极力的维持着三域的和平,而查愚一统三域的心非但没有消磨,反而越加膨胀。

  地海与无启接壤,而地海也就成为了查愚的第一个进攻目标。查愚表面上与两域交好,但是私底下一直养精蓄锐为了灭掉地海。

  海帝眉头微皱:“若是开战,让谁挂帅!”

  老仙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答道:“帝君,微臣们一致认为依旧让二殿下挂帅!”

  “巽儿?”

  “是的,二殿下是地海大将军,且又是战神,所打之仗无一场败过。此次与无启定当是一场恶战,微臣以为二殿下再适合不过了!”

  海帝点了点头,对身边的老仙龟说道:“让巽儿过来。”

  老仙龟正迈开步子,令璟便开口:“父君,儿臣想请缨,这一战让儿臣挂帅!”

  话语声末了,大殿内似乎静止了,所有人都有些惊讶。海帝最是没有想到,赶快问:“璟儿,你说你要挂帅?”

  令璟很是坚定,眼眸里看不清有些什么。“是的。”

  大殿内的所有人都诧异无比。那些老仙臣们更是惊讶。这五殿下令璟是和二殿下沴弓一样是玄神级别的神仙,功力极高。海帝的九个儿子,也只有他们两个是玄神。

  但这五殿下令璟从来只管政事,不管军事。二殿下沴弓从来只管军事,不管政事。若是令璟能够管理军事,定是和二殿下沴弓一般乃是三域内的另一个战神!

  海帝大为高兴,没想到令璟终于要管军事了。三域内虽是和平,但是军事格外重要。他一直知道令璟有行军打仗的能力,但是令璟从不愿意参和军事,他也没有强求。

  “你可想清楚了?”海帝还是有点不敢确定。

  令璟眼眸坚定:“儿臣已想清楚,还望父君成全。”

  海帝大笑:“哈哈哈,好!璟儿,这次与无启这一战就由你来挂帅!这一战乃是一场硬战,父君等你的好消息!不过,,我还是难以理解,你怎么突然想挂帅?”

  令璟思绪一停,他仿佛看见了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实在是清澈,那双眼睛里有他想要的东西,他丢失了五百年的东西。

  此次请缨,他完全是为了那双眼睛。从他踏进无人岛的第一步起,他便知道,他与这座岛似乎有什么联系。直到他在海边看到了那个人,那个满身酒气的人。她的那双眼睛里藏了一件属于他的东西。

  “令璟只想为地海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

  海帝高兴,他这个五儿子自从五百年前性子大变以来,便性子冷了许多,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这次也不知道是为何,与无启这一战却愿意管理了。

  “好!既然你有此心,接下来就好生去准备!你行军打仗的经验不足,适当时可去请教你二哥。”

  “是。令璟定不负父君所望。”

  “好,你且下去吧!”

  “是。”

  令璟走出了朝极殿。这对于这次作战,查愚找不到先出兵的理由。便把主意打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无人岛与地海接壤和无启接壤,分别归于两域管辖。但是几千年来,两域为了不兴事端,都没有管辖过这座小岛。甚至,三域人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座岛屿的存在。查愚把主意打在无人岛身上,也是看中无人岛一半归无启一半归地海的特点。

  他只要让自己手底下的兵扮成地海兵的模样,在无人岛去搅和一番,便可以打着地海侵犯无启领域的旗号开战,成为他真正开战的导火索。

  令璟此去无人岛,也是为了无人岛之事。地海提前知晓了无启的计划,便让令璟前去和无人岛岛主商量,让他们尽快迁岛,以免遭受灾难。

  本来这次战事他可以不管,但此次挂帅的真正目的,只是因为那一个仙子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这场战争,他真的非牵扯不可了。

  令璟本想先回辰景宫,但是想着自己既然已经挂帅,那自然也要尽到责任。地海军队向来是归二哥管理,也应当去和他说说。

  二殿下巽弓是地海的大将军,是海帝九个儿子中最先升为玄神的神仙,他所打之仗迄今为止无一场输过。

  巽弓可是三域内很多神仙都不敢接触的角色。即使是那些资历较老的神仙也对沴弓恭恭敬敬的,他周身散发的威严气息让那些老仙们不敢半点逾越。这位地海二殿下是出了名的铁面无情的神仙。

  令璟直接去了地海军营。地海军营是在地海中的一座大岛之上。

  地海军营面积广阔,兵将们此时正在训练,其声势非常浩大。

  高台上站着穿着一身黑衣盔甲之人。那套黑衣盔甲在众兵将里格外特殊,看上去威严万分。这人正是大将军巽弓。龙九子中个个都长得品貌不凡,巽弓也不例外。只是周身散发的孤傲之气让人看上去有些孤冷。他眼角边处有一条不太明显的伤疤,是打仗时留下来的。但这条疤绝对没有影响他整张脸的气质,反而显得他更加威风凛凛。

  巽弓看见令璟来到军营,便飞身下了高台。

  “二哥。”令璟说道。

  “五弟,你怎么来了?”

  “我刚刚向父君请缨,与无启一战让我挂帅。”

  巽弓有些轻微诧异,不过只是一瞬:“嗯。既然你亲自提出来,想必也有你自己的打算。”

  令璟微微点头:“我已经筹备好了,只需要借二哥的兵一用。”

  “既然你已挂帅,拿去便是。”

  “谢过二哥。”

  巽弓自是不在乎谁来挂帅。在这地海,在这三域,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打了多少仗。也只有打仗,才能让他找到在这三域生存的意义。

  “这次与无启一战,查愚虽勤练精兵,但是他领军手法太过于残酷,作战风格太过于急躁,容易出现漏洞。二哥放心,令璟会打赢这一仗。”令璟说的不紧不慢,仿佛要带兵打仗之人根本不是他。

  “嗯。你要多少兵马?”

  “五千精兵。”

  巽弓有些诧异,“你可知无启这次派兵会带五万兵马?”

  “令璟知道。”

  “那你,,”

  令璟看巽弓有些替他忧心,劝慰道:“二哥不必忧心,我已想好对策,五千精兵足以。”

  听见令璟这样说了,巽弓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他对于自己的五弟从来都是信任的。此次说五千兵马,自然是已经有所把握。

  “好。我这军营里兵任你挑选!”

  巽弓是地海的大将军,地海的兵力一直都是他在训练。他向来对手底下的兵将较为严苛,训练出来的也是一等一的好兵。

  两人往海边走着。找出五千精兵不是难事,只是巽弓有点不太明白:“二哥本不该问你,你也自有你的打算。为何这次突然想要出征?”

  令璟大概是知道他要这样问,回答道:“二哥,你可还记得五百年前我飞升玄神的时候。”

  “记得,当时你可是险些,,”巽弓有些疑惑,不知道出征与这件事有何牵扯。

  令璟面目平淡,俊逸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就像叙述的不是他的事情。

  “这些年来,我始终在努力找寻属于一个正常人的情感。可是,那些悲喜我都体会不到。”

  “我感受不到周围的欢乐,感受不到周围的悲痛,我失去了这种感知。我每次都挣扎着,希望我能够抓住那样的东西,但是,一次都没有。最后我成了一个无情冷淡之人。”

  令璟语气平凡,似乎诉说的不是他的事情。

  这是巽弓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听见五弟说这么多话。自从那场劫开始,令璟的性子变得极冷,对所有事都无知无味。

  “二哥能明白你这五百年来过得很辛苦!若是那场劫没有带走你的情魄……”巽弓欲言又止。

  五百年前,令璟历劫之时,渡的劫乃是三域最为致命的九转玲珑劫。此劫需要全身散尽三魂七魄,在毫无灵魂护体的情况下受七七四十九道天雷,再把三魂七魄收回。

  然而这一场厉害致命的劫,令璟却受过来了。但是当收回魂魄时,情魄不知为何被一股力量带走,导致令璟差点灰飞烟灭。幸得守护月罗晶石的易老相救,才捡回性命。可没有了情魄,令璟感知不到世间所有的情感。这五百年来,他没有一天不是在孤独中度过的。

  两人思绪似乎都回到那一场历劫之中。

  “昨日去无人岛,本该是大哥去的。但是大哥临时有事,便把去无人岛之事交由于我。”

  “无人岛?”沴弓疑惑。

  “嗯。当我踏入那座岛的第一步我就感知到我的情魄就在那座小岛上。后来我才知道,这五百年来,我的情魄一直在一个小姑娘的身上。”

  “你是说你的情魄现在寄于他人体内?”

  “没错。”令璟点了点头,“我的情魄还存于三域。”

  巽弓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确定了吗?”

  “嗯。五百年前无人岛岛主萧唤带其怀有身孕的妻子来参加过父君的寿宴。那天他的夫人在龙宫生下了孩子,当时我正在渡劫,许是那时,我的情魄就被那孩子的灵魂给带走了!”

  “居然是这样!”巽弓替令璟高兴,拿回情魄他就会回复正常情感,“既然这样,你这次挂帅是为了那个小姑娘?”

  令璟眼睛看着远处,眼神里一片平淡。海风吹得海上的波浪一层一层的叠加,浪花拍打在沙滩上,盖过了令璟的声音。

  “不,只是为了拿回情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面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