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酒馆买醉
九月华裳2018-11-14 12:11818

  他精神恍惚地离开沈府,走了约莫半个时辰,闯进一家酒馆。甫一进门,他就把囊中仅有的一块碎银和三个铜板砸到桌上,发狂般的喊道:“拿酒来,把所有的酒都拿来,少一坛我要你们的脑袋!”

  酒店的掌柜和伙计看着这个双目赤红的少年,只当他是个疯子。掌柜的一把扔下算盘,赶紧一叠声让小二上酒。

  酒店一时间乱作一团。

  慕天颜抓起面前的酒坛,猛灌了一口烈酒,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他的大笑声响彻酒店,颇有一种苍凉的意味。

  笑着笑着,他的眼角涌出泪水。

  月上枝头,酒店外传来一只野狗响亮的嚎叫声。除了他之外,酒店里的客人早已全部离去。

  酒店的老板和小二看着继续灌酒的慕天颜,全都一副为难的样子。两人相互推搡着,谁也不敢上前去。

  慕天颜用手支撑着脑袋,乜斜着倦眼瞅着柜台上随风摇曳的烛火,往事纷纷涌上脑海······

  慕天颜的母亲,从他记事起便杳然无踪。他的父亲是一个镖局的二等镖师,在他十三岁那年因病去世。在他的记忆中,那个一辈子像黄牛一样辛勤的中年人,在临死时甚至连一副像样的棺木都没有。

  他忘不了父亲临死前,镖局里其他人冷淡疏离的表情,就好像父亲一辈子的辛劳就像尘埃一样不值一提。也正是从那一刻起,他就暗自起誓,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成为像“碧血银枪”沈一鸣那样的大人物,就是死也不能再像父亲那样被人轻视、践踏。

  这五年来,他凭借自身的努力,终于把祖传的《奔雷剑法》练到第九重。可惜的是,自己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江湖上凡是声名赫赫的武林高手,如“剑惊风”岑武之流,根本就不屑接受他的挑战。

  “上天待我何其残忍,让我生在世上,却从不给他翱翔九霄的机会吗?”他想到这里,心中怨愤之情更甚,狠狠把手中的酒坛重重摔在地上。伴随着巨大的响声,酒坛在地上裂成无数的碎片。这骤然的举动,让原本埋头低语的掌柜和伙计,悚然一惊,吓得再也不敢动弹。

  慕天颜揉一揉眼睛,愤然起身,抓起身边的宝剑,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继续阅读:第六章:夜探沈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血银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