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原来如此
九月华裳2018-11-14 12:18914

  夜色深沉,宛如是有人无意间打翻了漫天的墨汁,让人看不到任何星光月影。沈府的深深院落中,除了草丛中的蟋蟀间或发出细微的叫声,寂静得简直让人觉得可怕。

  沈府后花园,四盏颜色鲜艳的红灯笼斜挂在一座撮角亭两边,在黑暗中散发着模糊的光晕。远远望去,这些红灯笼就像是染血的海棠花,在苍茫的夜色中无声的绽放。

  “盟主这一招金蝉脱壳果然高明,不过牺牲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管家,便能全身而退,一鹤佩服。”沈府中的一座假山后,坐在石椅上的一鹤道长挥一挥手中的拂尘,钦佩说道。

  坐在他对面的沈管家,此时缓缓揭下脸上的人皮面具——他的真正面目,赫然是已经死在云天之巅的沈一鸣。

  沈一鸣神态悠闲而潇洒,他端起石桌上的酒壶,朝一鹤道长斟了一杯酒,含笑道:“哪里,还要多亏你们三位帮忙,我这招移遗祸江东的计策,才能顺利奏效。”说着,他的神色有些伤感:“说到底,也是可惜了沈管家这个忠仆,他到底是跟随了我三十余年的老人啊!”说着,忍不住用手拭泪。

  一鹤道长赶忙低声劝慰道:“盟主千万节哀!一鹤知道,盟主近来欲退出江湖纷争,却苦无办法。沈管家自知身患绝症,命不久矣,所以才甘心易容替盟主赴死。所谓死生有命,盟主实在必太过悲伤。”

  “说起来,也多亏了那个慕天颜年轻气盛,一心只想成名,才会没有察觉到盟主的神机妙算。”一鹤道长说到慕天颜,起身给沈一鸣斟了一杯酒,神态十分恭敬,“他自以为从此一战,就会名扬江湖,却不知道从今之后向他挑战的人,会多如牛毛,让他再也不得安宁。”

  听到一鹤道长的一番话,沈一鸣像是一瞬间苍老了十岁,目光透露出凄凉之意,他用手指轻轻叩着石桌:“猎犬终须山上丧。江湖上有多少少年,总想一朝成名,却不知道一入江湖深似海,只要进了江湖的落网,任谁都逃脱不了啊!”

  沈一鸣接着伸手,把一鹤道长递给他的酒盅推开一些,有些不忍的继续说道:“其实如此作为,沈某心里也是万分惭愧,可是如若不然,只怕沈某这辈子也无法离开江湖纠纷,安度余生”。他说到这里,无意间撇了一眼红灯笼昏暗的红光,疲倦的叹一口气:“一鹤道长,不瞒你说,这些年江湖中的勾心斗角,我实在是太倦了,只想在今日之后隐姓埋名,过几天安稳日子。”

  一鹤道长点头称是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牵机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血银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