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迟到了许多年
一方弯月2018-11-17 22:362,571

  我和你在同学们诧异的眼神下整理好了地板。

  你拿过我手里的清洁工具,对我讲,“你先回去,我来吧。”

  那一刻,我的内心无比柔软,你是上天空降而来的天使吗?

  你没有问我,为什么叫穷小白,也没有问我为什么不敢反抗。你好像都知道。

  你是神吗?我心里的神。

  夜自习下课,你执意要送我回到公寓门口。我扭扭捏捏地不太愿意,你提起我的校服领子就往外走。我不敢抬头,一路低头看着我和你平行的影子,那一刻啊,我感受到了从未感受到的安心。你一直在找着不同的话题,我一直在微微的应和着。就这样到了公寓,你把揣在兜里的大白兔奶糖递给了我,“你喜欢吃的奶糖。”我接过糖,又一个问题在萦绕着我。

  你为什么会如此了解我?

  看着你离开的背影,我不知道应该是开心,还是害怕。当感觉一个对我如此了解,又如此热情美好的人,靠近我时,我本能的想要逃掉。我没有办法让你知道我内心的自卑和恐慌。

  夜很长,我把你的奶糖放在了枕头下,希望会有个和你有关的好梦。

  梦里,我回到了童年。舒阿姨家那个清瘦的男孩儿拿着我的奶糖说要保护我。他和你一样,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像天上的星星一样。

  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会期待天亮,会期待去到教室。大概都是因为你吧。

  你来的很早,比我这个住校生还要早,你递了一个牛奶给我,“你太瘦了,应该多吃点。”我接着你给我的牛奶,热热的。

  你轻轻的嘿了两声,“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喝冷的东西。”我怔在了原地,“你怎么知道。”

  “下午放学再讲呗,我去找我爸拿书。”

  我没在追问,放你出去了。

  你回来的时候,早读课已经结束了,你抱了一大摞书,站在门口大吼,“陈右,你快来帮我。”

  我跑到你面前,拿过一半你手里的书,心里在怪着你,这么近也要我帮忙。

  “陈右,拿着,绝版的内部资料。”我看你递过来的书,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高中数学解析》。你冲我挑了挑眉,一脸的得意是想让我夸赞你吗?可是我是一个只会说谢谢的人啊。

  上课的时候,你真的很认真。然后,你的字和你的侧脸真的很好看。

  那时候的你不知道,因为你,我后面的女同学,第一次和我说了话。

  “陈右。”后桌的女生方玲用笔戳我的背,“我看你和吕舒然关系挺好,你们之前就认识吗?”

  我转过头去,“没有,我们是才认识的。”

  “我就说嘛,以你家里的条件,怎么会认识校长的儿子。”

  我很苦涩的冲她笑了笑,心里很清楚,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人拿真性情来伤害别人,并且,绝不会觉得自己的口不择言有什么错。

  我是很穷,可是我的贫穷为什么不能让我认识美好的人呢?

  果不其然,像你这样美好的上等人,才来一天,就和班里的同学打成了一片。你与生俱来的光芒和热情,是我这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每当我看着你和他们嬉戏玩笑,我的心里就越发自卑和难受。

  我做完了最后一题,刚好打响了放学铃。你催促着让我快点,说要带我去一个好地方。

  就那样,我跟着你来到了以后我们的秘密基地——小卖部后面的小仓库。

  你告诉我,小卖部的阿姨,是你的亲小姨。才从乡里上来,所以我没有见过。你跟着小姨在农村里生活了好几年,所以跟她特别亲切。

  “以后,这个小小仓库就是我和你的地盘啦!”你拍着我的肩膀,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然然,你怎么又过来了,我不是告诉你这里灰尘大,不能进来吗?”这个中年妇女的声音,真是熟悉的可怕。

  “舒阿姨,是你啊。”

  “哟,陈右啊。自从你们一家人搬到了城里,我就好久没看见啦。”

  你走过去拉住舒阿姨的手,“小姨,你让我在这里呆一会,马上就把钥匙还给你。你先出去。”

  舒阿姨笑着拍了你的额头,又看了看我,一脸慈祥,“你们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老喜欢呆在一起,天黑了多舍不得回家。”

  “好啦,好啦,小姨,你快走。”我看你把舒阿姨推出了门外。

  看着一头雾水的我,你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是不是傻子,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那个小煤球。”

  “你才小煤球。”

  是啊,你以前多黑啊,又瘦又黑,好在长得清秀。

  我都想起来了,你们两个人的脸,在我的眼前重合。现在的你,白白的,高高的,像个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男孩子。我怎么会把你和那个小煤球联系起来呢?

  你弯下腰,将你的脸凑近我的脸,盯着我的眼睛看,“你还和以前一样好看,就是没有以前活泼了。”

  我应该怎么接你话呢,“小煤球变好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

  “所以你是个傻子嘛。”你随手拿起旁边货架上的薯片,撕开就朝嘴里塞。

  “我知道你们家这些年过得不是很好,我一直都想找你来着,可是你搬家了。我还想看看,以前那个酷酷的小女孩长成了什么样子。”你嘴里吃着东西,我听不出来,你究竟带了何种感情。可怜?可惜?后悔?

  “我也没有想到那小煤球竟然是校长的儿子。”

  “陈右,你知道,我看见你的时候,我有多激动吗?我本来只是路过,可是在那个下午遇见了你。简直做梦一样。”

  你知道吗,该做梦的是我。

  “吕舒然,我那时候,一直叫你煤球,你不反抗也不告诉我名字,整天跟着我跑,我就想,这个男孩子真烦。可是我却偏偏喜欢和你在一起。知道舒阿姨告诉我,你走了,去了很远的地方。我真的很伤心。”

  “哈哈哈,你真的是个傻子。其实,我没有跟你告别,是因为我真的差点不能再见到你了。”

  我们一直在讨论着以前在一起的时光。

  那时候,我们总在一起,在田野里疯跑,打着赤足踩在细软的泥土上。在河边捉小鱼,捉螃蟹。那时候的真不像个女孩子,你也不像个男孩子,总是被其他小孩儿欺负,你又只知道哭,不懂得还手。我急的不行,冲出来帮你挨打,你哭的更凶了。你还很喜欢吃我的糖,每天我都会偷出来给你,直到舒阿姨发现你长了虫牙,我妈发现糖少的太快。事情要败露了,你手里捏着最后一颗糖,在河边信誓旦旦的告诉我,你长大了要保护我。你说话的时候,冒了一个鼻涕泡,我被你逗得哈哈大笑,在心里鄙视你说的话。我想,你太瘦了,应该我来保护你。

  你走前一天下午,夕阳格外红,我们一起玩儿得不想分开。你叔叔笑着说,“你们都舍不得分开了。”我听到这句话,脸羞的通红,害羞的跑开的时候和你说了再见。

  那天的红霞像被火烧了似的,把你的黑脸照的通红。

  你消失了好多年以后,星星把你送回到了我的身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欢你的很多一百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欢你的很多一百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