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损招
老库2018-11-22 23:003,512

  努尔哈赤成功逃脱后,李成梁府内,因为没有抓到努尔哈赤,李成梁正在大发雷霆。<p>  一排将士站在厅里,个个低着头,脸上身上带着疲惫和烟熏火燎过的痕迹。<p>  李成梁也是如此,他脸怒气,来回走动。<p>  李成梁道:都是废物,一群废物!就努尔哈赤一个小崽子,让他一次又一次地跑路撩杆子了,要你们这些吃干饭地有啥用。<p>  众将士均不做声。<p>  李成梁走到毛文龙身边,伸头贴近毛文龙脸,死死盯着道:毛文龙,集合人马时怎么找不到你呢?啥事儿把你忙成这样?<p>  毛文龙道:回大人,那天小人出去进盐,回来觉得累了,就睡着了。误了大事,小人该死。<p>  李成梁道:睡着了?哼!没见你睡觉误过事儿呀。几天你疲劳得很啊。<p>  毛文龙道:都是为大人分忧。<p>  李成梁道:别给俺制造忧愁俺就烧高香了。不过,俺告诉你,俺最恨吃里扒外的人了。对所有人都给俺滚!俺看着你们心就闹得慌。<p>  毛文龙等转身出去。<p>  李如柏看着毛文龙出。<p>  李成梁道:你觉得毛文龙有二心?<p>  李如柏道:爹,有人说,他与九奶奶走得很近。<p>  李成梁点点头道:俺想,派他杀努尔哈赤那回,努尔哈赤跑了一定和他有干系。<p>  李如柏道:爹爹为啥不先审查他一下。<p>  李成梁道:不行,他父亲在朝为官,有一伙亲信在皇帝身边转,不能轻易动他。<p>  李如柏道:借机给他打发了,让他回他父亲那算了。<p>  李成梁道:嗯。<p>  话说图伦城主宅内,尼堪外兰在与小妾大美闲逗。他用手抚大美肚子道:俺的小贝勒爷,阿玛天天就盼着你早点出来,让你早点接替阿玛当个建州王哟!<p>  大美道:看你,爷呀阿玛的,都差辈了。<p>  尼堪外兰道:这次你要真生出个儿子来,俺把他当祖宗,把你当祖奶奶。<p>  大美道:越说越不像话了。<p>  士兵急进道:报!大人,抚顺城那边传来消息,努尔哈赤现身了。<p>  尼堪外兰道:他真的没死?<p>  士兵道:是大人,他进了抚顺城,被李总兵设计堵在洞内。<p>  尼堪外兰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好?<p>  士兵道:可还是让他跑了<p>  尼堪外兰急得一拍大腿道:唉呀!这咋还能让他跑了,可惜可惜呀!<p>  他对士兵说你下去吧,士兵出去。<p>  大美说道:大人,努尔哈赤知道你这么关心他,会不会来找你呀?<p>  尼堪外兰;就怕他不来,只要他敢来,俺就让他有来无回。<p>  妾大美道:大人有啥招拿他?<p>  尼堪外兰道:俺弄来觉长安的盔甲,就是想引蛇出洞,猜他一定会来取他玛父留下来的十三副盔甲,到时俺就请君入瓮。抓住了努尔哈赤,李成梁许给俺的建州都督的空头许诺就必须兑现。等俺当了建州都督,你就等着做你的都督夫人,享受荣华富贵吧。<p>  两个人正在做着美梦,他没有想到努尔哈赤来到了图伦城,库房上,三个人影在房顶上潜伏下来。<p>  何矮人道:对面就是尼堪外兰的库房,小的今天送酒进城打探到你玛父的盔甲就存放在这里。<p>  努尔哈赤欲起身,被臭李子按住道:先别动!俺觉得不大对劲,这么大的兵器库咋会没有看守?<p>  努尔哈赤向院子里看去,院子四周静静地,没有一丝人影。<p>  臭李子拿了一个破瓦片,扔进院落中央。<p>  叭!瓦片碎。<p>  四面黑暗处应声冲出几十人,各执兵刃四下观看。见没有什么人,都笑了。<p>  一人打趣道:看看,都整神经了,掉了一个瓦片给你们吓成这熊吊样,这要是努尔哈赤来了,还不给你们吓尿裤裆啊!<p>  十夫长对众人道:别胡扯。今儿个是最关键的一个晚上,都给俺精神着点,尼堪外兰大人说了,谁逮住了努尔哈赤,赏银一百两。<p>  士兵调侃道:好,这钱俺得了,努尔哈赤要是来了俺先给他屁股穿个窟窿再请赏去。<p>  说着话,众人回归本位。<p>  房上三人张着嘴半天没合上。<p>  臭李子示意道:撤,三人隐去。<p>  墙外黑暗处,努尔哈赤三人聚到一起商议。<p>  臭李子道:从这光景来看,尼堪外兰拿走玛父的盔甲就没安什么好下水,他埋伏了这么多人,俺看真亮儿地,咱们今天想直取已不可能了。<p>  努尔哈赤道:拿不回来玛父的盔甲,俺没法起兵报仇。你可能不知道,那盔甲是明朝建州指挥的标志,各部首领都认它,尼堪外兰拿走它也有这个意思。<p>  臭李子问何矮人道:哎!小矮子,你进图伦城这几天,觉得尼堪外兰身边谁是他最当回事儿的人。<p>  何矮人道:这个俺知道,他有一个名叫大美的小妾怀了孕,这对四十多岁还没有一个儿子的老东西来说,如获至宝。生怕她有闪失。<p>  臭李子道:妥了,主人,咱们这样……<p>  图伦城尼堪外兰宅后厨,大厨正忙,锅里热气腾腾。<p>  何矮人挑一担子酒进道:送酒来啦,有管事儿的没有?<p>  大厨道:小矮子,你把酒放在后面,然后去找账房先生结帐。<p>  何矮人把酒拿到院儿里,又回到后厨,对厨师说道:账房先生说让俺等一会过去,俺闲着也是闲着,给你打个下手吧!<p>  大厨道:那敢情儿好了。<p>  何矮人蹲下烧火。他一边将苞米结往灶炕里填,一边抬头问大厨道:这是啥好嚼果啊! 俺闻着都淌哈喇子了。<p>  大厨道:这好东西你馋掉牙也不能给你吃,这是人参炖小鸡儿,给孕妇大补的。人家吃了能下崽儿,你吃了啥用不顶。<p>  何矮人笑了笑道:那俺下辈子也做女人,吃点好东西。说着,他一边低头烧火一边观察大厨动向。<p>  大厨煲好人参鸡汤,到门口喊人来端。何矮人乘机掏出一包药面一样的东西,快速倒在鸡汤里。<p>  大厨回来把鸡汤端到大美眼前,大美喝完鸡汤,起身欲离开餐桌,忽觉有些不适,急喊道:丫头,快来!<p>  一侍女进来道:福晋咋了?<p>  大美道:俺肚子疼,快扶俺进里屋。<p>  侍女将她扶进内室。<p>  在图伦城内尼堪外兰宅门前 的闹市上,一身戏服打扮的一男一女打了一个场子,女的正准备开唱,男的凑到女身边道:臭李子,俺不会唱你那小调咋办?<p>  女装扮是臭李子,男装扮是努尔哈赤。臭李子和努尔哈赤一脸重彩,无法辩认出原来的样子。<p>  臭李子道:主人,戏都由俺来唱,你只应一下就行。<p>  努尔哈赤道:你赶鸭子上架,教俺那两句词儿俺记不住咋办?要不还让何矮人和你一起唱得了。<p>  臭李子道:何矮人总给这儿送酒,有不少人认识他,看破了就完犊子了。你就记住一件事儿就行,俺一跺脚你就跳,一拍手你就闹,忘词你就哼哼调。<p>  努尔哈赤道:那行,俺听你的。<p>  臭李子提一提气,敲起手鼓,晃起腰<p>  嘭!嘭嘭! 嘭!嘭嘭!<p>  人们听到声音聚拢过来。臭李子扭动身体,开唱道:<p>  正月里探小妹正啊月正,西厢下院那走出了崔莺莺,遇见了张君瑞呀,妹呀!红娘把信通啊,咿儿呀儿哟!<p>  二月里探小妹啊,龙抬头,小秦重大街上卖过香油 ,遇见了花魁女,妹呀!二人把情偷啊,啊咿儿呀儿哟!<p>  三月里探小妹呀三月三,王二姐北楼上想夫男,思念张廷秀啊,妹呀!六年转回还哪哎,咿儿呀儿哟!<p>  四月里探小妹呀四月十八,王三姐武家坡前把菜来挖,丈夫薛平贵,妹呀,十八载未回家, 咿儿呀儿哟!<p>  人越聚越多,臭李子一边唱一边偷眼观瞧尼堪外兰宅的动向,他接着唱道:<p>  五月里探妹呀五端阳,禅宇寺受气的名叫马皇娘,怀抱小幼主 妹呀,落下泪两行。<p>  六月里探妹呀三伏天,梁山伯高山上念过书篇,遇见了祝九弟妹呀,同窗整三年。<p>  七月里探小妹呀七月七 ,天上牛郎会织女,一年见一面 妹呀,单在七月七。<p>  八月里探小妹过中秋,白娘子带青蛇就把那西湖游,许仙来借伞,妹呀,相伴断桥头。<p>  九月里探小妹九重阳,磨房里受苦的叫李三娘 ,磨房生一子,妹呀!俺儿咬脐郎。<p>  十月里探小妹立了冬,大破那天门的名叫穆桂英,遇见了杨宗保,妹呀!二人得相逢。<p>  十一月探小妹雪花飘,兰瑞莲井台上就把水来挑 ,遇见了魏学士,妹呀!相会在蓝桥。<p>  十二月探妹呀整一年,林英带领着丫鬟前去降香烟,丈夫韩湘子,妹呀!出家终南山⋯⋯<p>  尼堪外兰宅内,大美痛苦地翻滚道:快叫老爷来啊!<p>  侍女道:己经叫人去了。<p>  这时大厨等人都来探视,何矮人也在其中。<p>  尼堪外兰急匆匆进道:这是咋地啦?咋这样了呢?<p>  大美道:唉呀!痛死俺了!<p>  尼堪外兰道:吃什么了?<p>  大美道:刚喝了碗参汤。<p>  尼堪外兰大叫道:大厨!大厨!把大厨给我叫来。<p>  大厨急匆匆跑过来,跪在地上。身后,何矮人也跑了进来。<p>  尼堪外兰道:这参汤咋了?<p>  大厨浑身直抖道:参、参、参汤是新做的,不会有问题。再说,奶奶天天喝也没有事儿,怎么今儿个就有事了呢?俺看不是参汤的事。<p>  尼堪外兰道:放屁!那你给我解释解释,怎么会这样?<p>  何矮人道:刚才刮了一阵风,俺看这风挺邪,是不是冲了奶奶。<p>  尼堪外兰乜他一眼。<p>  大厨忙解释道:这是常给咱送酒的何矮人。<p>  尼堪外兰道:管家,管家!还傻看什么,快去请个人来治一治呀。<p>  管家应着,转身出去。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请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金大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