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归族(四)
爱吃火锅de2019-01-25 20:273,809

  而一旁未开口的少女,在知清来人念族身份后又忽闻他此问,亦知悉念海渊有意,也有能为解决家中困事。

  渐在一旁鼓足勇气后,先老者一步埋头低语答道。

  “他们……”顿了一顿,念白灵不知忆起了什么,脸颊涌现两行青泪,似将隐在心内的‘苦’尽付谁说,低咽着声线道。

  “离上回出现已过三日,若按往常来看,该是在这两日内,必会上门一遭。”

  “哎。”一声雷摧的心音响起,老者轻抚着身前的她如瀑黑发,少女亦如往常一般乖巧依靠他身侧,静静如常。

  只那红框的眼颊地带,不知何时起淡化开的一抹泪痕,似是一段掩藏的过往。

  老者心内哀叹更浓,眼前稚朴的女童,何尝又不是与他同承着这份重量。

  这一声心叹,裹住了他亦或是她,往日内心居多屈苦。

  “大人,还请为我……们做主此事。”老者躬身向念海渊谢拜道。

  内心此刻,终是下起了决心来。

  不妥协。

  亦不再踌躇。

  身旁少女亦随着低头请求道。

  念海渊沉着应道:“我既已知晓此事的来龙去脉,断无弃之不理可能,你等二人也可安心便是。”将两人身子扶起,身后念剑晨忽然问起:“二叔,若是那群人近几日都未出现,怎么办?”这一问,却是念剑晨最想知晓的。

  无论是念寻还是眼前的爷孙二人遭遇,都好似赶巧在近期内发生一样。此刻念剑晨已不确定自身……或许还需在此处待上的时日了,在念海渊接下此事之后。

  念剑晨莫名一问,也让此刻爷孙二人同向念海渊望去,他们眼神藏不住的无尽担忧。

  是的,他们只注意自身难题上,却忘了眼前这群来自念族的族人,又能在此地待上多久时日呢?

  即便是老者,已知晓念海渊等人来此目的,是为那已躺在房间的昏睡不醒之人,此刻的他心亦惶乱无措。

  更何况是对这群念族来人,一无所知的念白灵。

  这里是他们的家,并非族地。

  而那不醒之人,又能在此地昏睡多久呢!

  一日,二日还是三日。

  怕是只会比之来的更少吧!

  这数年间内,来废宅闹事中的一群人,虽至如今已保持在隔三差五一遭。但亦非次次都会准时现身,期间各种例外次数也非少遇。

  若是这次,拖上个十天半月再现,又当如何!

  念族之人是否还会如期地等待下去?

  这些,他们不知!

  正当此间屋厅爷孙二人彼此心切之际,念海渊声音忽至。

  “此事也是我想与你们兄妹二人说的。”念海渊冲着身后二人连说道:“我现要出门一趟,一是为了永绝此间事之后患,其次也需为这接下来的数日所需,准备充足物资。”

  “在我离开之后,你们好生照看念寻的境况,如有突发情况不可妄动,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得到两人肯定答复,念海渊再与老者言谈几句此处具体所在方位后。他如大鸟翔空,于幽静的构巷内起伏跳落而去。

  星力加持下,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似在活跃异常,那未曾展示过的全盛期六星武者移速,此刻在后街巷尾内瀑露无遗。

  如阵阵残影,掠逝在巷尾各处楼宇之上!

  念海渊离开了构巷。

  不到片刻,念海渊走在通往街守府的大街上。这已是人们吃早餐时分,多数人从家中步出,穿行在各处街铺内。

  比之清晨时分冷寂,各处都显人声鼎腾。

  念海渊孤身一人。

  走向各处街铺。

  熟悉完街铺上所贩卖之物后,于人在打听到街守府方位,念海渊亦不做停留,向着街守府步去。

  此条大街上的居民房舍多处集中在西部和中部,而街守府大宅落坐在大街的西南处,那里的宅舍较之规模与条件都属于大街的奢华地带。

  念海渊虽未去过街守府,但对西南区街道实际并不算陌生。

  后街城墙就落于西部,每次念海渊路过两街之地时,都可清晰望听见西南区域内的喧嚣瑰景。

  慢行在大街上,一个个未知的面孔与护卫街道的甲士迎面相遇,念海渊心中唏嘘感叹:若是四长老在此,必会被街中之人给认出来吧。

  走了一会儿,站在了街守府大门前,念海渊本欲继续前行,不料被门前的甲士给再次拦截去路。

  此幕与四海商会门前护卫何其相似,好在此刻的他念族来人身份,足以令眼前甲士带其通禀一声。

  不至于让念海渊,绕开大门,捡上捷径而入。

  过来一会儿,一阵轻微的风响声自门内传来。

  念海渊心念一动,星感之下来人已近身眼前。

  “大人。”

  背后的甲士匆忙见礼道。

  来人速度虽快至掩盖了他身后甲士的星觉能力,却又岂能避开已入六星武者境念海渊的星觉。

  在他星感下,来人挪移之步无所遁形。

  此人便是四长老临行前,曾提及过的一位念族之人,也是现街街守念述已。

  “是你!”

  “念海渊。”

  “述已。”

  两句一口同声后,却是老友红眶。

  “怎会是你?”念海渊不信眼前人般。

  “此处不是说话之地,随我来。”念海渊随行向着街守府内步去。

  在他两走后,独留大门前的二位护门甲士面面相觑。

  后院小径,山石兀立,绿木扶疏,曾是生死两兄弟,今朝它处再逢会。

  石桌前,两人一酒相对而坐,

  本该共饮畅六合,今昔桑凉掉满地。

  温酒之声不绝入耳,石桌前的袅袅青烟,似成了两人最后的挂碍。

  时间仿若趋陷冻结,但对坐两人的眼神,仿佛碎裂了凝结中的记忆。

  念述已率先打破沉静,为两人杯中倒满,说道:“下人都已遣离此处,对你心中所疑,我亦会一一解答。”

  念海渊沉着问道:“为何会是你?”眼中精芒紧对眼前,这本不该在此之人。

  念述已淡笑道:“你的答疑依如当年那般干脆,对眼前既实的追究,刨根到底。”微微一笑后,又道:“亦或是在你眼中,我于死无异。”言罢,举起桌上杯酒邀饮。

  念海渊一仰头,赔饮而尽。

  那火热的酒水,似箭般射入喉咙,在他放弃抵抗的身体内,一股温热的暖流窜往身体各处,带着阵阵难抑后劲,念海渊低吟道:“那日之后,你我再无相见,当知你从念族离去,已是数年后。”

  念述已再为两人杯酒添满,淡声回应:“也是在那日事之后,你、我还有秦四海,三人之缘断裂。而在你为我担下所有过失,被族内圈禁不出后。我亦在那时面临族罚,发往向两境战沿前端。”

  期间,二人再碰饮一杯下肚后。

  念海渊轻叹道。

  “这许多年没有你的消息,我以为你在那时……已经……”

  “战死了吗?”念述已的神情丝毫不为所动,续接他话道。

  将杯中之酒一饮任尽,任凭酒水侵身而不御抗,苦笑道:“也幸得此事,今时的我,才担起风阳镇内这临缺的一要职。”

  念海渊一听下眉头轻蹙,竟不知自己往下要如何开口询问。

  念族八脉间与主脉的瓜葛,也是造成他对当年之愧,而今再面尴局。

  念述已望着对面之人,曾经的友情却随时光逝去,唯剩一抹轻淡云烟,尽付光阴。

  心知此生已无法回首,去补缺那遗失的憾事。口中说道:“你大概想问,我为何一直未有音讯传回,对吗?”

  念海渊微微点头。

  念述已慨然道:“到如今。。也不知能否再唤你,一声大哥。”

  “在念族,你我年岁不差,犹记得大哥你大我数日,你我从小理念不合,却能待之以义。若非当年妖兵一事,让你我缺断百年联系,今夕情分想必犹甚往昔,可奈事与愿违。”

  “大哥问我,为何不在念族内留信。”

  “那大哥可知,如今的风阳镇虽属念族管辖下,但镇中各大部族不说,就连各地的一方街守,也非我念族所能彻底掌控。”

  念海渊蹙眉截断道:“三弟,你言失了。”

  “街守一职,历来都由城主大人亲自委任,他们的职责亦是用来维护各镇地次序,又何来被人掌控一说。而反观各大部族,他们亦非弊端,更是益利我族管辖风阳之助力。”

  念述已却不以为意,续说道:“大哥所言不差,但小弟今日想告知的是。城主的慎选之策,也同令我族高星武者们,皆陷于本族之内,无能脱离念族的缚束。”

  “而能避开唯一的选择就是,非是念族人选。不然后街街守一职,也不会空闲如久,最后被我取得。”

  虽是早有预感,但乍问之下念海渊不免依是那般震慑。

  这点,在四长老与他秘密告知下,已有所疑虑。

  沿途而来,也想知道是何人能避开边城内那不成明的铁律。

  “而我如今的身份,也不属于念族之人。我随母亲姓,是赵家的一位已过世的弃婴,最后被填补进族内的空缺中,送往战场之上。”念述已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名,赵海。”

  曾经紧密的三兄弟,今日不知为何,却再也升不起一丝心绪波动。那怕他的名字中,带有几人的回忆。

  念海渊终是想不明白,站起身道:“你的身份我会为你保密,但此事上你自己该需多加小心便是,以防进他人之耳。”

  念述已亦或是赵海,悠然道:“大哥安心,此地能识出我之人,除了少数念族来人外再无其他。而念族之内即使有人发觉,也有族中长老对此事接应。”

  念海渊心中一动,此事果然与族内长老分不开,就不知除了四长老外的其它长老,几位与此事息息相关。

  眼见念海渊起身之姿,赵海亦跟着起身,开口道:“大哥今日突然前来,想是一定有事才是,就不知是何事相告。”

  片刻之后,念海渊由街守府邸内窜出,向着大街商铺而去。期间并未惊动到府邸内任何守军,身子犹如鬼魅般消失后院。

  而在临别交谈之际,为解手头见肘,从赵海处借来的数颗下品星石也已紧窜腰间。

  再次告别了曾经的一位知己,如今的赵海。

  念海渊心中为自己的友谊,而惜叹!

  曾经的声,曾经的影,只剩涓涓滴滴,散拓在无情岁月,不觉心中有了一丝陌生。

  是对陌路的悲凉。

  风中的人,心知这段路已面临分叉。

  脚下步伐再运极至,来麻痹这段短暂的归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