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归族(七)
爱吃火锅de2019-02-18 17:442,558

  纯白的无声世界,以思想构布的无疆境域内。

  精气神的耗损,在时间填补下,至念寻体内渐显被弭复之态。

  一股沉眠于心神内的念寻知感,无意识游离在内,不知时间的往来。随着念寻体内耗尽的精气神始有起色,而现‘它’表面有了自与思的灵化之象。

  在心神境域中,一念生,一念又起。

  自、思二感并幻出形。

  入眼所见,便是在这满天纯白的世界里。

  风雪之力,断绝了天地八方。

  天际之上,只有落絮的飞雪纷纷而至。飘荡在这方纯白里,将天地也染同了它身上的白。

  无触的人,渐行的身影被风雪掩面,心内却泛不起一丝澈骨寒意。

  在这无感的世界中。

  风,无声挽起。

  脚下所过雪路,亦随足下步伐,渐融化出水分。

  行踏在风雪世界内的唯一意念存在,似被隔绝了他与外界的一切干扰与视听,身成囹圄。

  现实世界里。

  念家废宅屋厅,四隔房间内。

  因念海渊的临时外出置办后,如今的念寻所居一间房,再不似当初所见那般寒酸简陋,让人一眼下始有被置身房外的空旷感受来。

  房内随意摆放而出的两张崭新木桌凳,衬托在干净的洁居中,似有那么一丝客房的些微意思来。连墙角边紧挨窗而立的那个破储物大柜上,柜面上也不知今日是被何人所为,摆搁了一个酒水芦在上,遮挡在由窗口投射而来的一束日光上。

  阳光底下,芦口顶端上方不时有着袅烟冒染起,伴随异香徘徊散去。水芦口面朝天而放,密封的芦盖沿边处,几滴将落未下的水珠渗滴,湿中带着一股浓醇的酒气清香,润化在这所温暖小居里。

  于中久睡的人影,却似闻不见那能润喉甘美的酒香呼唤。

  床前,意识不曾有苏醒症状的念寻,依如他沉睡中的模样,仿若经历在一场不愿醒来的美梦中。

  最终等待‘它’被破醒的一刻,是噩梦余后的惊醒,亦或夭亡后的破裂。

  门外。

  念海渊对念百灵的家族血脉天赋测试,也已到了它关键的最后一刻。

  念白灵头伸缩在念海渊身后,一双乌黑的双眼明亮闪光,不时踮起脚尖来望向器皿的样子,似孩童般清纯无暇。而紧挨她旁边而站,不时需伸出半个头来的少女就是念剑柳了,再往左移一位便是念剑晨了。

  三人都带着各自心内不径相同的‘好奇’,近前观看着念海渊手头之物。反观此刻与她们隔在三个侧身位的一旁老者,此刻却是兴致寥寥,一对迥陷的黄眼也半阖了起来。 并未有参与到她们古怪行径中,亦或是持身份不愿似他们这般孩童心发作,急于知晓器皿中的变化。

  他知,无论器皿内结果是何?念海渊终是会将之告知出来。

  念十同行为虽与他们大相径庭,但在注意血珠变化的念剑柳心中却泛出一种苦涩来。虽是一瞥眼过,念剑柳自论她没有将老者初时激动的神色纰漏掉。

  此刻念十同的索然原由,却不似如念剑柳心中所想结果来,那般的令人感到沉重。

  念白灵于幼时开始,在念十同教养下对念族产生的种种好奇心驱怪下,在今日念剑柳身上又有一种不一同的新体验出现,更急于想了解到念族的更多来。如眼前的念族大叔手上,又是如何从她血液上能确出彼此血亲关系。

  在她从念十同的了解中,今日念海渊向她取血行径发生,而后又从自身上划出血液相融,才猛然记起小时候念十同常于她说的,念族那场血脉认亲仪式来。而那时的念十同,所说经历亦是凭他在引星日上的所见所解。

  念白灵适才惊觉出念海渊行为下的目的,是为了测她念族血脉身份。但在念海渊真向她动手取血走来的一霎那,不明真相的她,心内难免也一丝少女的惊与怕露出。

  此刻旁边的念剑晨与剑柳兄妹二人,虽同将目光放在念海渊手内血珠变化上,但却不似眼前念白灵过山车般的心境丕变。自器皿内二滴血珠开始有了相融之后,二人目光便时有了交碰中,似都想知道另一方眼中自己所观不到的细节来,但终又无奈地最后将目光移在了念海渊身上,静待着他口中结果的出现。

  因他二人心晓,在血珠相隔之后,结果早非是单纯看念白灵血亲身份的确认上。

  而是一场于北域诸民来说的人生折点,也于南玄念族人而言的,是在除亲人血脉关系之外的,最为要紧的一场人生事。

  此刻,正在念家废宅内悄无声息的上演着。

  虽然,在由历年念族引星日上,最后能由此成功的寥寥人数来评,能从中诞出星力天赋的族人几率,是与外界世俗中星武者出现几率并不太多差别。

  在念族内,主脉与八脉间的内亲数代族人中,因多为是星力武者的存在,在他们所诞子嗣中更易拥有星力感应者出现。念族内部孩童六岁时,便有测血脉天赋的一天,以便提前知晓其往后对风之星途上是断是续,更为他们于念族内所分得资源属配有所关联。

  但对念族疏亲以外的族人而言,却非是能做到尽善尽美。因家道中落,导致他们往往更多是出自世俗中,其父母双方若非是一人无星力者,便是父母双方皆非星力者,所诞出的孩童继承星力感应的几率,本与世俗中并无分别。便如念十同当年引星日上那般,每年里安永镇上的念族疏亲外族人,为此赶来一试博得一彩之机,是他们回归到念族内的唯一路径。

  可惜,厉年上都只是那极为少数的人成功,甚有无一人的成功例出现。

  今日废宅内一幕重演,念十同大感自己又回到六十年前的念族引星之日上发生般。眼前虽是自己半生的渴望,但在念海渊真的循他所求,而开始对念白灵血脉天赋检测一刻,心内又开始有了退缩出现,那种后悔所做事的感觉,是怕连心中最后一丝寄托也都彻底剥夺的绝望之触。

  念白灵的眼虽是睁的明亮,似要努力将器皿内部有何变化看在眼底。但以她之目力,尚难从小如血液的物体中看清什么名堂来。更何,以如今器皿内的两滴血珠,早已过了融合的最后一步,化出一滴新血珠存在。

  即便,是她旁边刚踏入星武者不久的念剑柳,亦无法将内看的分明。

  念白灵眼内只感有二滴血液在彼此靠近着,在然后,看着看着就不知什么时候,已然二变为一出现她视线内,分不清其内有何特异出现。

  新血珠的形成之刻,念海渊心念随动,凝神一股奇异的力量自体内被释放而出,运集在他双目之上,一股被加强后的视觉能为顿感涌上。定睛再探,只见新血珠内部,有着一颗较为浅淡的印痕正浮现在血珠体内中,仿佛嵌入在内,形成的里外两层晶莹。若非念海渊有意去注看那细微地方,其血珠体内两层深浅不同颜色的变化,很难令人一眼将之视出。

  那是血珠之印,于里外残现的浅淡不同的印痕,亦是由念白灵的血液与念海渊血液,融合下的结果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