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中洲之民
爱吃火锅de2018-11-18 18:374,045

  中洲世界太古之民载记,一群天外异族从天而降。

  异族以自身绝对的力量划开了中洲世界的各处壁垒,侵占了整个中洲世界。

  太古时代鼎盛之期弱寞,进入一个最黑暗的时代。

  中洲世界太古之民载记,中洲世界本土之民经历近十万年之久的黑暗时代后,所余幸存人口不足太古期万分之三,不足以亿为单位。

  中洲世界已在异族之间的相互征伐下,变的支离破碎。

  除了葬魔之渊外,中洲世界九成之处都已被打碎殆尽,其中包含了恒古存留的飞升台,万兽谷底,妖藏界,三千星门,十万星宗都随之中洲世界的碎裂,永坠在星路当中。

  中洲世界远古之民载记,历经十万年之久的太古黑暗,那群来自星空之外的异族,终在葬魔之渊内发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终极大决战。

  此役之后,中洲世界内再无星空外族的踪迹,仅保持完好的葬魔之渊也无幸免,因最后的大决战。

  天毁地覆山河崩,化为四大极地。

  中洲世界上古之民载入,葬魔之渊被一分为四,所余本土七千九百六十三万余本土居民,苟活在葬魔之渊内,将之改唤位四极大陆。

  ……

  四极大陆南域之地,大武帝国文清殿上。

  大殿之上。

  一掌执笔,笔刻长河。

  一手握书,道尽万古。

  书中刻尽了今与古,罢了,殿上中年男子双手交叉,将泛黄的书籍缓缓合上,搁于龙案。

  侧旁摆放着一个圆木锦盒,体积不大,宽口不深,其身散发着微芒。

  身口已然打开,其内空荡无一物。

  殿下文武群臣,各大城主联决上书,跪伏于文清殿上。

  噤若寒蝉,落针可闻。

  这是他们的第三次劝谏!

  也是作为人臣的最后一次!

  殿上中年男子,眉头紧蹙,似像是在犹豫,又像是陷入在两难的取舍之中。

  “星外异族…封仙台…”他呥呥自语道。

  恢宏雄伟的殿堂之内,由六根擎天巨柱所支撑,那巨石柱上镶刻着栩栩如生的花纹,似鸟似兽般张牙舞爪,似要从画中走来。

  殿宇的地面,是有着数丈大小的青石,块块铺就而成。

  殿内中央处有一条石道,红色兽毯将其一分为二,分明鲜艳。

  石道左右,正跪伏百来位文臣武将,众人伏伏在地已多时,心中明了。

  今日,帝国最终的命运?

  又会如何?

  全身系在一人之上。

  大武帝国之主,武帝陈武!

  “今日众卿之意,不必再言,朕意已决。碎星大典计划如约实行。”武帝神色坚定,冲着殿下众人望去,似有了抉择,也不再犹豫果断道。

  “既日起,凡我朝中大小事由,皆交由陈玄全权处理。”顿了一顿,又轻声道:“朕也该为三百年后的大典有所准备了。”

  “都退下吧,玄儿留下。”

  殿下群臣老将心思不一,终是无奈,起身告退向着殿宇外离去,那里有着四道偏门。

  众臣陆陆续续从文清殿退去。

  “无稽之谈,无稽之谈啊。”偏门外,众臣离殿后相聚于此,不时有着老臣摇头长叹一声,拂袖离去。

  “三百年后,难道我大武帝国就此要落寞下去了吗?”也有人指着天空大喝一声:“星外世界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陛下啊!”声泪俱下,似有无尽苦甘。

  “大陆上从未听人,从星路中归回啊,陛下…”声声腑吼,便如鸣钟在偏门石阶上响彻不断。

  主殿之外石台,一个只属于王族身份才能通达的路。

  一名老者独自坐在主殿石道前,他目中紧闭,不知在此待了多长时间,至群臣进殿时他在,出殿时已然还在。

  他身上继非有王族之血,又非有国戚之威。

  众臣在偏门前所说话语皆传入他耳,无法令其睁开双眼,仿若那些话对他是没有兴趣的,混乱不止的气息不停在他身上出现,漂浮不定,让人无法琢磨。

  时而高涨时让人犹如置身于地狱刀火之间,时而低时又像垃圾般微不足道,便是任何一人站出来,都能轻易将他给打倒在地。

  可周围巡逻甲士在经过时,都选择无视绕开那段路,竟无一人敢上前将之驱走,在甲士离去时神色还夹带着余惊,和一丝往慕。

  文清殿内,待众臣与侍从都一一离殿退去后。

  再宽敞恢宏的大殿,只剩下父子二人的话,也显得冰冷无情。

  那被武帝唤作玄儿的少年,观其如今青涩模样该不到十三四岁般,长的已如成年人般高大。

  少年陈玄挺直着身板,待在殿前候着,他不知道今日父皇将他留下的意义。

  武帝原地观摩少年许久,才冲口说道:“玄儿,你可知今日为父为何将你单独留下。”

  “回父皇的话,孩儿不知。”少年玄,如实说道。

  “是…吗?”

  武帝话音还未完全落下,身影却在少年玄的视野里消失不见。

  徒然一双大手虚影从天而降,裹着殿宇内的少年,消失在了原地。

  ……

  中洲南部最高山峰天神峰,据上古时代有过天神下来居住的传闻,故名天神峰。

  只是到了如今时代,却无一人真正见识过仙,才慢慢变成了人人口口相传仙的故事流传下来。

  长年无人的天神峰顶上,峰高势伟,此刻却多出了俩道渺小的身影来。

  “你现在看到的是什么?”武帝背向少年,站在崖边平静开口道。

  少年站在山顶,只听得周围呼呼风响不断,却并未吹进他身。

  在他面前有一层虚影将他与天神峰上风吹积雪隔离在外。

  站在虚影内的少年,也不再害怕了,走向崖前,眺望整片云海。

  “孩儿能看到四极大陆的辽阔与沉寂。”少时,他才开口。顿了顿,又补充道:“但不知道父皇想让孩儿看到的是什么?”

  武帝转身,刚好与少年四目相望。

  “他现在依然是个孩子。”他感慨道。

  “大武帝国经历六千个岁月,父皇如今也活了八千于岁。可在八千年前,父皇似你这么大时候却也是这大陆上的一名普普通通的人,做着幻想某一天成为星武者的梦,然今日也能成为如今的帝王。”他话语一转,又道。

  “往后在你自己的道路上也会有你的路要走,不要后悔自己所做出的抉择,你可记住了。”

  “孩儿谨记父皇今日之教诲。”少年玄,认真道。

  回想到陈氏一脉的先祖们来自北域大洪国内,和当初的君氏,念氏为北域三大最强氏族。

  可如今念氏早在五千年前就以被灭族,君氏虽没灭族之祸如今却也落的沦为北域不入流家族行列之中。

  沧海桑田,世事无常!

  武帝再看了一眼少年后,向着前方崖边踏去。

  脚踩虚空,凌空而上,其眉心处八颗星辰隐现,又好像在那八颗星辰漩涡中,好似看见一团新的气团在形成。

  站在下方观看的少年陈玄,不由失声惊语道:“九星武者。”

  气团的形成是四极大陆上的所有星武者都最熟悉的过程,从引星入体后到每一个大境界提升都会在额头多出一颗星辰。

  一颗星辰漩涡,代表了一星之力。

  若能达到九星之力,传闻可轰开这世界壁垒。

  拥三万寿,封仙力。

  封仙台自永坠星路后,四极大陆从此不再有仙出现。

  武帝眉心处的第九星辰,最终还是无法完成被形成而出。

  他走上前去,深吸一口气,每一步的步伐踏在虚空,都在空中泛起一丝涟漪。

  随即左腿移前挪移半步,抬起右拳,猛然朝着天空一拳砸了过去。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

  整个天神峰都为之一颤,落拳之地,仿若玻璃般碎裂,陷进去一分又一分。

  云层当中顷刻间产生了条条裂纹状,延伸到天际,并伴随着“吱吱吱”刺耳声响,仿若要从中被破开一样。

  武帝暗自摇头,转身再度落回到天神峰地面,那断裂如蛛网般的云层已渐渐消散,修复如初。

  天空依旧如常,只从周围残存下的星力,这里曾有过大事发生。

  “看来需要完整的九星之力,才能将这四极大陆的壁垒给从中轰破开来。”他呥呥自语道。

  这次尝试虽没能让武帝一举轰开四极大陆的壁垒,但却也让他感受过壁垒的强度,三百年后举行的碎星大典上也算信心十足了。

  “恭喜父皇达至‘九星之力’成为天下第一人。”少年玄,望着父皇下落的身影,激动的大声喊道。

  “星云以显,再需些时日才能完成显化而来,不过也不急在这一时。”武帝随即哂道:“玄儿,你可知你刚才之话,错在何处?”

  少年疑惑,大为不解道:“还请父皇告知。”

  “这片四极大陆上的星武者,绝非你目下,所能见到的那么简单。“武帝沉吟了一会,说道。

  “六星武者都能活够一千岁,七星武者更能活足三千年,而八星之人更是达到八千载,传闻九星武者命三万,虽不知真假,但星武者的星级越高寿命也将达至越长是真。”

  “在这四极大陆上,曾达到过万寿之人存在,更是犹如过江之鲫,绵绵不绝。”

  少年玄,更是不解道:“可在南域,孩儿已知八星之人已不多,九星之人孩儿更只知父皇一人。”他目中带着神采,向往。

  “传闻天神峰上曾有过仙人出现,如今仙人早以消失了数个时代之久。今日父皇要知你的事,仙人是真实存在的。”武帝闻言,不急不慢的说道。

  “你我父子二人若身处在中洲世界太古之期,也将成为下界之民眼中的那个神。”

  “都知晓仙是真实存在的,可却都不敢举步前行,只待大限来临那刻,偷偷碎星而去,尽是些自欺欺人之辈。”武帝说到最后,神色激动。

  “是怕或是习惯,那些人早已经忘了生在中洲之民身上的使命。”

  中洲之民。

  永不惧仙!

  武帝神情慢慢归于了平淡,才又开口道:“三百年后为父碎星大典,不仅要轰开这四极大陆上的壁垒,更是要中洲之民身体内的种子撑破天际。”

  今日父子二人在崖边的交谈,已让幼时的陈玄无法理解的事太多。

  少年玄,心中依旧不甘急忙再道:“可父皇与他们相比,时日还有很多也不必急于碎星而去。”

  “丢失了的东西想要再拾起已是不易,更何况父皇一生嗜武如命。到了为父的境界,一但对武道有了畏惧之心,此生怕是不可能再前进一步。”

  天神峰上气候长年冰冷刺骨,狂风呼啸,即使武帝用自身星力护住了少年玄幼小的身体,但那股来自岁月的恒古寒意,还是侵入在少年玄的内心深处。

  少年玄虽是咬紧牙关使命坚持,但些许神情动作还是躲不开,武帝眼看时候也不早了,大手一挥裹着少年玄,化作一道白虹向着悬崖而去。

  不久,文清殿上多出了俩道身影,正是刚从天神峰下来的大武皇帝陈武和他手中的少年陈玄。

  放下陈玄,武皇便开口道:“玄儿,你也退下吧,殿外有一人早已等候你多时了,你也该去见过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