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别离
爱吃火锅de2018-11-16 14:464,605

  特蓝森林深处,念寻如往常般准时的出现在此。

  一个人静待在大树底下,把玩着手头上的不知名的星法。

  这情景三年内不停在重复上演着,除最早时候从星路中感应星力。

  用三年时间的慢慢积累,念寻对星力的理解,也一日比一日深。

  只是……

  手内,那是一颗蕴含了星力的能量球。

  在他手中,不管念寻用出了多少种方法,都无法将它化为一把利箭出现。

  只顾闷头星法的念寻,全然忘乎身旁还有个打坐在此的中年男子。

  那人从入定中醒来后,便直接开口向念寻问道:“最近星法的练习,如何了?”

  念寻思绪被拉回,手上能量球溃散而去,来到满脸虬髯男子跟前,应道:“还行。”

  紧接着伸出双手,在心中默道了一句。

  “土箭”

  体内秘纹有序的流动,星力的能量在念寻双手中汇聚而来。

  渐渐向着他心中所想的‘土箭’去变化。

  “嗯?”,男子既发出一声轻咦声,在念寻手中之物完全凝聚时。

  那是一柄弯曲着的土箭,又或是像极了一个巴掌大的刀柄,还是带钩的。

  回想当初自己与‘青树蛇蟒’打斗至最后一刻,身体早已被毒气侵蚀体内,虽最后时刻星级突破到五星师境界,使出了最后一招五星星法出来。

  可在昏迷期间依稀看到有个幼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向着毒圈跑来。

  “这就是你在我这里,跟我学了三年的星法?”男子不由厉声喝道。

  随手指向念寻前方的一颗小树上,说道。“去试试看威力如何”。他声音很淡,似乎对此并不在意。

  念寻顿时也觉得脸上有着少许难堪来,毕竟三年时间自己还无法将‘土箭’真正的凝聚出过一次。

  至于尝试星法的威力,却也是念寻这三年内第一次尝试,心中莫名有点紧张。

  在这三年内,他花了太多时间在感悟星力上,导致他体内的星级接连突破,按师傅所说已达到了顶级一星师境界。

  握住手中的‘土箭’念寻莫名信心倍增,这是他第一次尝试星法的威力,将用上全身气力去。

  ‘嗖!’一声,手中那‘土箭’脱手,既带着呼啸声撞到了树身上,发出一声轻响。

  望着地面上飘散而下的落叶,中年男子一旁暗自点头,承认道:“除了对自身力量还无法完美掌控之外,用三年时间将星级达到顶级一星师的境界,此子对星力的理解能力并不算差。”

  也不枉费他这三年教导的时间!

  当又看到落在地面的‘土箭’,连箭头都没有的土箭,不由叹了叹气,道:“往后的日子定要好好加强你星法上的练习和操控能力,一把土箭你如今尚可用手来施展,十把的话你未必还能仍的出去。”

  “是,是…”念寻只得低下头承认自己错误,只因他有太多不明白之处。

  虽是初次尝试星法的威力,但念寻也知道自己对星力的掌控极差。

  更无法做到像师傅那样能用精神之力操控星法到如臂使指般地步。

  想起这几日星法上的实验,终还是无法成功,心中苦恼:“师傅,我明明是凝聚‘土箭’来的,怎么到最后凝聚而出的东西通通失败?”这个问题已困惑在念寻心里多时,今日终还是开了口。

  胡渣男子闻言一怔,深深地望了一眼念寻的脸,欣然道:“也怪我,这三年时间来,忙于驱逐体内残存下的余毒,无法顾及到你修行上出的问题。”

  男子抬头望向天边,正好一朵云层遮挡而过。

  “这几日,你有任何的问题都可一一提出来,我会在这几日为你解答。”他声音很是平淡,又带着点伤感。

  星力能量从胡渣男子右手位凝聚而来,以极快的速度化成一柄凶狠的利器,握在手中。

  “土狼枪吗?”

  寻着星力的波动,念寻一旁小声道。

  记得当初教自己‘土箭’时,师傅演示过不同星法,其中就包含了今日所见的‘土狼枪’,只是又有点不一样,可那里不同念寻一时也无法说清。

  “这并不是五星星法中的‘土狼枪’,只是为师用出‘它’部分纹路凝聚而出,它只拥有‘土狼枪’的部分秘纹,发挥不出真正‘土狼枪’的威力。”

  男子右手向天空轻挥,那‘土狼枪’既向着远方掠去,消失不见。

  “这种不完整的星法,即使用出了星力凝聚,到头来却也可能无任何威力可言。”男子声音传来,其左手位再次出现星力的波动。

  一道恐怖至极的星力气息!

  再凝聚而来。

  “这是?难道是?这…”瞪大眼睛在看的念寻,仿佛是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是一柄三尺长的‘土箭’抓在男子手中,那种恐怖的气息正是从它身上不停释放。

  “这还是…一星师的星法吗?”念寻不由问自己。

  “这虽是一星星法中的‘土箭’,却是为师用了全力凝聚而出的一把土箭,它依旧有五星星法的威力。”男子开口解释道,随后顿了一顿,又补充道:“只是凝聚‘它’的秘纹层次方面有所欠缺,导致威力上无法跟真正的五星星法媲敌。”

  胡渣男子左手的‘土箭’再次被他挥掉,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念寻视野当中。

  沿途‘土箭’所穿行而过的那片区域,留下满地的残枝断根,飞舞漫天。

  “每个完整的星法都拥有着属于它们各自独一的纹路,如果缺少或是使用错了其中纹路,所使出将不再会是原有的星法。”中年男子看着念寻凝聚的土箭,接着道:“而你刚刚凝聚的‘土箭’纹路在我看来就是错的。”

  念寻突然有种眼前一亮,那过去的种种尝试都开始清晰了起来。“原来如此,怪不得他每次凝聚来的‘土箭’,都会出现各种五花八门的东西被凝聚,原来是纹路错了。”找回到了自己失败的原因,人顷刻间也轻松不少。

  “过些时日我可能要离开这了,到时你就不要再来了。”中年男子来到念寻跟前,忽然道。

  看着眼前的小孩,回想起这三年来的点点滴滴相处生活来,男子心中没来由的出现淡淡不舍。

  “师傅,你体内里的余毒已经驱逐干净了吗?”念寻惊喜问道。

  这三年时间两人的相处,是念寻除了老头以外,接触到最多的一个人。

  当初妖兽死亡之时,本就已经跑远的念寻,是为了带点妖兽的部分躯体回到古兰村。内心告诉他只带出一点点就好,谁知那妖兽死后的尸体,周围地带还漂浮着许多墨绿色气体,一时害怕不敢进入,待周围气体慢慢淡掉了许多才开始选择进入,不想最后还从里面带出了个人来。

  至于妖兽如今的尸体,三年内早已被两人给完全消化体内,成为这森林土壤中一部分。

  ……

  转眼几天时间很快过去,师傅也在三天前的一个下午,离开了特蓝森林,去向念寻有去问过,但师傅并未告知。

  念寻除了最开始的几天,每天下午都跟在师傅身边,记各种星法纹路外。也从师傅口中再次了解到了脚下这片四极大陆。

  四极大陆上地域广阔以东西南北四域为最。

  被大致分为四大域。

  古兰村位于北域,临近特蓝国与东圣国之间。除了特蓝国,东圣国这类强国外,大陆上还有着传承了数以万年之久的四大帝国存在。

  它们如君王般统治着一域之地!

  北域大洪帝国,南域大玄帝国,东域大丰帝国,以及西域大仟帝国。

  然而四极大陆上,除了帝国与强国以外,还有着数之不尽的小国在强国与大国间夹缝生存。

  大陆上的孩童从小就必须开始打磨他们的肉身,在二十岁那年来临前,他们就可以选择附近的军营处接受星辰的洗涤,一但成功者就能加入到军营之中,成为一名星武者。

  独自待在森林深处的念寻,实验着手内一个不知名的星法威力。

  土箭造成的威力的十的话,它们中可能强点的能造成一分威力,弱点的可能半分都不到,消耗的星力却是一样的。

  这类靠着纹路出错导致凝聚出的星法,大多像师傅而言实用效果并不佳,打消了继续再实验不知名星法威力的想法。

  师傅走时虽再次强调过让念寻不要来特蓝深林深处,不过还是在这里练习星法时,才能让念寻心生舒畅。

  ‘土箭’

  念寻心中又默道一声。

  体内秘纹按着某中特定的纹路开始运转,星力在念寻手中凝聚而来。

  慢慢的一根箭头缓缓地出现在虚空中,跟着的是长长的箭身,然后是箭柄最后是把三十公分来长完整的‘土箭’握在手内。

  操控着手中的‘土箭’,嗖一声响,那‘土箭’带着破空声,深扎进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根上,露出不足十公分的箭身在外。

  意念操控之法最高境界虽能让星法达到如臂使指般地步,但所消耗的精神力也是巨大的,随着操控之物变多,精神力的负担也更加大了起来。

  以如今念寻顶级一星师的精神力与星级的星力,也无法保持长时间高强度的练习下去。

  不得不中途停下,吸收星路中的星力进行缓慢恢复。

  跟着又在原地温习了几遍未知星法,直到傍晚时分,星力和精神力都维持在两层才停下。

  他从不在森林里过夜,此刻必须先赶回家中。

  在回古兰村途中,念寻也顺带着从山脚处打了几头野味带回,这也成了这些年念寻每天的习惯,对念寻来说更像是自己给自己的每天任务。

  他始终没有忘记十岁生日那年,暗自发下的誓言。

  “不比那些大城中的孩子少锻炼一分!”

  也因念寻这几年经常的外出,还能带回些野味的原故,老头这些年日子过的也算滋润起来了。

  再也不必,每天都赶上村口木屋说故事了!

  只是念寻心中反觉得老头和以往越发的不寻常来,时常能看见一个人时在独自发呆,而且时间越来越长了,最近也很长时间没在木屋那说故事了。

  回到古兰村内的念寻,村民们这几年也已经习惯了念家这小子的行为,都见怪不怪了。

  在念寻这些年经常出入山林,除了最早时有过村民上门找过念老,时间长了看着念寻也能没事的回来,也就不再去劝。

  只是之后古兰村人对念老这个十三年前的外来之人,越发的尊敬了起来。

  和往常一样,回家后推门而入的念寻。

  本打算将手中的野味交予老头去处理,自己再慢慢恢复下体内为数不多的星力,不想老头今晚刚好没在家中。

  简单在后院处理掉了豪猪的内脏,念寻独自坐回到院落,等待着老头回家。

  今晚的夜风格外的清冷,独坐在院内的念寻,忆起这三年发生的所有事来,恍如一场梦境。

  这场梦境是那么的不真实!

  第一次遇见妖兽,自己吓的一屁股坐落在地。

  第一次从星路中感应到星力的存在。

  第一次将星法凝聚时候的开心。

  那一幕幕都在念寻脑海中不断重现!

  门外面传来‘吱’,‘吱’声,中断了念寻所有思绪,起身出门看了看,原来是风。

  半个时辰过后,老头还未回来。

  “一定是被谁在家中给耽搁了。”念寻想道。

  过了傍晚,月色渐暗,老头依旧没出现。

  “平时也该回来了!”探头在门外,四望无人。

  “在等等,没准老头正和村民们在一起喝着高兴呢,喝完也就回来了。”念寻对自己道。

  不觉又过去了半个时辰,门依然还是没被推开过。

  月色依旧!

  风声依然!

  念寻心中莫名起了烦躁不安。

  老头平时除了和孩子们讲故事以外,从不曾在谁家中有留客过。

  更何况最近他都没在木屋出现。

  又过去一个时辰。

  老头没有出现。

  ……

  这一夜的念寻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睡过去的,也许觉得当眼再次睁开的时候,会发现原来都只是场恶梦。

  一切都还会像和以前一样,自己没有遇到过师傅,没有去过特蓝森林,更没有对四极大陆产生过新奇。

  念寻又回到了自己十岁那年,因今日是他的生日,念老高兴,在家中贪杯又喝醉过去。

  为何自己会有种似曾相识感?

  好像今夜的种种发生,都已存在他脑海中。

  他甚至知道,那老者躺在床头后,接下来要说的醉话。

  念寻望着这一幕幕再发生。

  想起生日那年自己并不会沾酒,也从未喝醉,怎么好像躺在床头的那人…

  是我…

  大梦突醒!

  空荡荡的房屋依在,念寻知道老头已不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