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须发老人
爱吃火锅de2018-11-17 11:273,191

  夏至秋来,转眼间数月时间已然过去。

  在一天天的感悟下,念寻进步神速,体内星级也再次有所突破。

  这次突破,星级由初入二星师后期境达到高级二星师初期境。

  这次跨过的一个小星级,远比他想象中来的要快上许多。

  按照师傅所说的星级突破,往往越后面越难才是,人的感悟度不同,突破星级的时间也会有差距,可再大的不同,也不可能夸张到如此地步。

  短短数月内一连突破七个小星级!

  如果崔岩在此看到念寻此刻的星力的话,也会大吃一惊的,短短数月时间内念寻体内的星力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过去三年积累下的四倍之多。

  前提是他并非知道念寻在特蓝森林的际遇,一连突破六个小星级。

  如今螺纹空间内新的气流团内的秘纹碎片,经历特蓝森林后暴涨到了二千三百六十一颗,占据整个气流团内近百分四十。

  以念寻估摸着,自己体内多半还残留了那次的缘故在。

  不然何以让自己的速度提升如此之快,仿佛是有人将他对星力的理解能力,强塞给了念寻似的。

  只等念寻来翻阅,过后自然水到渠成。

  结束了一大早上的修行时间,不觉时间已过午时,念寻从房内走出朝着庭院而来。

  至念老离开之后,念寻为了方便每日饮食与修行,就将每日的饭餐都移在庭院之中进行,反正也是他一个人。

  他再也不用跑进跑出了,晚上回来就在庭院中恢复着星力,饿了就在庭院中架起野味来。

  如今的庭院内早已堆满了各种木块火屑与稀奇古怪的石头。

  它们中有大石,小石正散发着微芒,这是星力的存在。

  虽乱,却并非脏。

  在念寻心里。

  木块是用来生火的,这些古怪石头却是尝试星法纹路时所遗留下来的,它们能持续的时间全由凝聚时星力的多少决定,而如今院中大多数石子内星力流逝殆尽而消散在庭院中,化为淡淡微芒。

  念寻大掌伸出,在其指引方位出现淡淡星力波动,片刻间有着一块大石柱出现在庭院中。

  这是念寻无用星法之一,虽不具任何可怕威能却也能当个座椅板凳来使使。

  又过了一会儿,再次有块石柱拔地而起。

  念寻将两个石柱沿对角摆放好,取出二根铁棍固定两头,再取来一层铁网与铁棍想连,低下添满干木屑,擦响火石。

  ‘嗖!’一声响!

  火光顷刻间燃起,随之木块添进,犹如一条火蛇在起舞。

  将昨晚剩余未尽的野味取出,置于铁网上火烧。

  金黄色火焰滕滕,随风摆动。而铁网上的肉食,也渐渐的一点点开始收缩了起来,发出噼里啪啦骨肉响声不断,淡淡的肉香散漫在庭院内。

  念寻忆起和师傅在特蓝森林中一起吃了数个月’青树蛇蟒’的日子来。

  一注香时间过去,环绕生铁中的肉食芬香透人,金黄的色泽闪着光芒,念寻并未急着开动,多次的经验告诉念寻,还可以再等上些时间。

  直至铁网当中的肉食已变的红黑黑的,依旧还是错过火候,变的又焦又过。

  ……

  中洲北部东圣大国,其城池有十七座,人口数以千万计。

  其内有四座边城,人口地理环境都与它内城相比显得荒芜落后许多,西边城临近于特蓝山脉,绵绵一万三千多里的山脉横跨在特蓝与东圣之间。

  因特蓝山脉隔断了两国原因,西边城与其它三方边城相比,到显得安逸许多,来此流动的人口也较其它边城更加密集。

  以东圣这类大国的城池划分,西边城已能划入到旗下二级城池之中,据闻东圣国内常年有着十万东圣军隐藏在暗处。

  西边城,三大巨头家族之一,念族族内。

  此刻议事大厅中的族人已人满为患,很多后续闻讯赶来的族人,这才发现四处已没了落脚之地,只好站在门外相互议论起来。

  族厅两侧各自摆放着四张椅座,也正因为此,族人才陆续闻讯而来,念族族厅已经多少年,没出现过八张椅座同时出现的盛况了。

  能在议事大厅中的坐下的,除了念族族长外也只剩族内的八大长老存在。

  此刻空起的座位上已有长老陆续坐了上去,随着八张椅座相继坐满,族人们也开始安静了下来。

  虽有所耳闻,今日是一个认祖仪式出现,众人只想看看有何特殊之处。

  族人们目光不由好奇地瓢向了在议事大厅中心的白发老者身上。

  此人头发须白,已是入墓之态,却不知为何现在才来认祖归宗,更令人惊讶的是,据闻此人惊动了已经不管族事多年的,上任族长念阳云。

  族中有护卫在数月前就曾提及过此人,说有个人来求见族长。

  族中护卫们和往常一样,并没代其通传而选择将他打发离开。

  这种事遇到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

  那年不会有出现几个这样的人,出现在念族大门前喊着。

  往后的日子此人竟不放弃,天天准时来到族门口等候着,也不语。

  护卫们在族中当职了时日不短,也不愿招惹这等不必要麻烦,只好如实先向自家长辈先行汇报了此事。

  此事不知最后如何传到镇守府中,也是如今的念族太上长老念阳云,上任家族族长。

  不久后,族中长老就传达了此人是族中早年前失散过的族人身份。

  念族在西边城立族早已过了上千年之久,族人们也早已开枝散叶起来,失散而流入在外之事,并非没有发生过。只是以往来此的,多会是些孩童认祖归宗,今日却是一个行将入木之人来认祖,难免让人奇怪,更何况此事牵动了风阳镇守。

  念族之人多数天生下来,就能从星路中感应出风星力。

  一但打磨肉体之期过,就可引星力入体成为一名星武者。

  除了族人天生对风星力的感应程度以外,他们还有着自己一套血脉评估,多年来此事都由族中长辈们在族人六岁之时就会检测出,如若族人血脉之力达到族内天才级别,将会在念族得到远超一般族人的待遇与身份。

  念族已经多年不曾出过血脉天才出现了,最近的一次天才血脉还在二百多年前。

  长老席中走出一青衫老者,他踏步来到白发老者身旁,朝着上方的中年族长行礼后,便道:“今日就由老夫来主持这场血脉测试。”

  “看,是七长老。”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

  “怎么会?竟然是长老亲自来测试!”

  “长老测试,这是族中高等血脉才能享受到的荣誉。”周围族人们心中唏嘘不已,暗道自己今日没来错地方,若真能见证一个高等血脉出现,也算不虚此行了。

  七长老向着身旁白发老头,转而说道:“此次你的血脉测试就由老夫代为进行,老夫念童,在族内长老之中排行第七,你也可叫我一声七长老。”他做着自我介绍,并且将一个透明器皿取出。

  器皿握在手中,一缕劲风从其食指间划过,带出一丝鲜红顺着青衫老者食指处,跌入在透明器皿之内。

  七长老右手托着器皿,冲须发老人说道:“我之血脉虽无法与族内多数族人们相提,却也融入进先祖血脉三成。”

  七长老话音一落,原本赶来凑热闹的族人们,心底却如翻起江海般。

  八位长老们个个都已活过了数百年之久,就算他们中最年轻的八长老,也已经过了五百余年,他们早先的血脉评估结果,久远到如今不会有多少族人还能知晓了,更何况此时底下多数的是年轻的族人。

  “原来七长老血脉天赋是三成。”有人低语道。

  “七长老血脉天赋竟不如族内的高等血脉,更别提族内曾经的那些血脉天才。”有人惊讶,将之对比。

  “三成先祖血脉天赋又如何,七长老依旧被称为风阳镇千年以来,乃至于整个边城内最有可能踏入到‘武道境’之人,其天赋不仅碾压了同时代一群族人,就连二百年前那位血脉天才都不及。”也有人自嘲,对未来越发坚信了。

  “哼,老夫血脉接近先祖四成比他念童更加纯,即使成为‘五星武者’时也在他念童之前,凭什么他能先我一步突破到‘六星武者’成为门中长老。”更有人不服。

  青七长老并未注意到族人因其口中话语发生的变化,又或是他根本就不会去在意,直来到白发老者跟前,继续道。

  “只要你我两种血脉发生不排斥,就可证明你的族人身份。而两者所能融合的部分也决定着你血脉的尊贵,也意味着你能在这个家族的地位。”七长老向着须发老人问道:“如果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白发老人明白这会是自己来到念族后的最后一道试探了,前面所有都可能是假的,但血脉它无法去作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