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镇守能将
爱吃火锅de2018-11-19 09:354,532

  一路连夜快马加鞭,念寻四人三骑在一座城墙下停下,远远就望见‘马淮镇’三个油红大字,雕刻在眼前抬头望不到顶的城楼中央处。

  这一日一夜的行程之中,念寻也从念剑晨那里打听到了不少有用情报。

  此城名叫西边城,属于东圣国内最西地带的一座外城,其内面积具体有多大,念剑晨也无法说清,他只道单一念族所待的‘风阳镇’内就要走上数天时间路程,而像此类镇,边城内更是有八座之多。

  边城城主之下有七位镇守能将,他们镇守住了除边城城主外的其余七大镇,每一镇的守将都各自管理着自己的属地,而如今的‘风阳镇’就属念族管辖下的属地。

  此刻刚过卯时,天也还蒙蒙亮着,城楼之上更是雾云缭绕,一眼朦胧之景。

  众人才到城门处,马淮镇那道高三十余丈的巍峨的城墙下的城门大关。城外驻守着的五名身着黑色轻甲的士兵,也不知是因为天色太早刚睡醒过来,还是昨夜一整晚没合过眼,具都无精打采一般。

  甲士中走出一人,那人声音些许沙哑,面容却很是白嫩,一看正是生机旺盛之期,厉声喝停众人道:“来人止步,出示入镇印。”

  中年壮汉闻声停勒住马匹后,身后之人马匹亦然,熟练的从怀中掏摸出一枚印证出来,示意着身前甲士近前来验证身份。

  那甲士走出,拿到手内仔细观摩许久后,才对着其身后之人打了个手势。

  另一名甲士随即就往城门处走去,只见城门上不到半丈高位有个通气口,但窄小的只能容猫儿通过。

  那人伸手将通道口掀开,朝着里口内数语几句后。

  ‘嘎吱吱…’响,城门从内渐开,缓缓地出现一个能容许数人并行的小空间。

  那手拿印书的甲士忙催促着众人道:“快点吧。”

  壮汉不多言,从甲士手中一把收回印证,领着众人步入城去。

  在众人入城后不久,一群甲士分左右两侧再次齐发力,将那道笨重的城门重重合上。

  城门处再次传来‘嘎吱’一响!

  城门关闭!

  城门外的五名甲士嘴中只碎念道:“这群人也真是的,风阳镇领地的人也跑到我们马淮镇来入城,而且还他妈一大清早的。”

  “管他的呢,只要他们身份印上没出问题,放行就对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身旁一人低低笑道。

  “是啊,反正这一天天的下来,也不会有个鬼影出入,就当给咱兄弟们活动活动,不然这手也得跟这天一样,给冻直了不成。”另一人在旁捂着两手摩擦,插嘴说道。

  进入马淮镇后的念寻四人,在那中年壮汉的安排下,邻近很快就找了个酒楼先行入住,这一夜半日不停歇的赶路,众人确实精神上都出现点萎靡不振。

  这酒楼自不如他们当初在风阳镇上待的五星级标准,但好在邻的近,对于当下众人来说却是不二选择。

  这刻已是辰时初,酒楼厢桌上已陆续有人开始入坐,杯盘交错声响陆续传来,众人喧哗嚣叫不断,在内侃侃其谈,天南地北奇闻异事都能口上几句。

  时而有呼骂声不断,时而又惊呼不止,好不尘俗之态。

  念寻四人也相聚在这凡尘中,听着那些地北天南的瞎事怪闻,草草的吃过早饭,就各自回到所订房间休息,几人相约在中午再见面。

  “那些故事还真敢编啊,念老的故事已经够离奇了。”念寻独坐在房内暗想起厢桌前的众人的异事,身体内却完全感受不到有丝毫疲惫之意。

  随着星级的提升,念寻同时发现了自己身体的问题。

  他的精神力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界限,具体多少无法判断出来,只知正常下来精神力到警戒线时,需要休息,而他的精神力可能还不够警戒线的要求,这种现象随着星级的提升,往后将会更加的明显,直到有一天,他可能会达到长时间不用休眠地步。

  今日的无意睡眠,大概是他从昨夜傍晚至现在,都没使用星法的缘故吧。

  念寻不再多想,开始沉下心来感悟星力,好把昨日的缺失给补回来。

  师傅说过,星级的提升旁人或可指点一二,但最重要的还是全靠自身的感悟能力。

  人的感悟能力不同,或快或慢。

  能在生机耗尽前做突破的,都是强者。

  星级提升最大的敌人是时间!

  为此他不得不把昨日未完成的目标补回来,也许就一秒的时间差,他可能就会与这个世界错过。

  今日不知是否错觉,念寻很难快速进入到感悟的状态里面。

  简单感悟了一遍星力,收获基本还停留原地,念寻也暂时失了兴趣。

  此刻睡意袭头,想来精神力也开始告急,躺下后蒙头倒睡。这一觉就是中午时分,若不是那中年壮汉放心不下,让念剑晨来叫门,也不知念寻会睡到何时自然醒。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但睁开眼就快忘了个干净,起来就忘了个模糊,走出门外,梦里的事物已不在重要。

  中年男子客房内,众人吃着丰盛的午餐。念寻这才发现,师傅以前口中所说大城中食物的味道,咸的,辣的,甜的,酸的真是应有尽有,相比早上那顿索然无味的早饭,有着天壤之别。

  饭卓前,念剑晨边吃一边将心中所想,道出:“二叔,我们这次为什么要从马淮镇入城?要知道马淮镇与风阳镇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两地之间可是相隔了几百里路远,平白又多了几日的行程出来。”

  那被少年唤做二叔的壮汉,开口说道:“今晚你们好好再此地休息一宿,等明日一早我们出发前去一个地方。”

  知道二叔的意思,念剑柳自然是兴奋无比:“二叔,一定是想多陪自己留下几日。”带的吃饭也更香甜了,口中哼着小曲,对着念剑晨一副得意的样子。

  中饭之后,念寻急忙赶回到房中。

  想起今早感受星力时发生的不寻常来,他必须确认下。

  刚打算静下心来再次感悟下星力试试,就被门外的念剑晨给打断了。

  ‘咚!咚!’他不停地敲打着念寻的房间大门。

  原来是跑来告诉念寻,念剑柳那小女人下午闲的慌,想出去走走,问要不要和他们一起。

  念寻想也没想,就打算给拒绝掉。下午的他还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再确认一遍,但回想到中午吃饭时情景,即使师傅有提及过四极大陆上的事,但自己对大城内的东西还是根本就不加了解,不如和他们一起出去见识下也好。

  到时,回到念族也不会给老头丢脸不是。

  “反正又不是和她出去,就当是和念剑晨好了。”念寻心中暗想。

  当念寻与剑晨来到一楼厢间,念剑柳已经不耐烦的站在楼下多时了,奇怪的是,她身旁念寻并没有发现那中年男子的身影。

  按理那壮汉不可能让他们几个独自行动,幼兽从来都只待在洞穴中,除非是它们有了自保能力。

  “难道……他们中也隐藏了星力?”相处下来,念寻只在大汉身上感应过星力波动。

  至于他们二人,念寻不太确定道。

  在念寻的心里面,对四极大陆的印象,全来自崔岩师傅所说的。

  相较妖兽给四极大陆人类带来的灾害,星武者的力量更是无法去估计。

  他们中有着一群人,不顾各国星武者之间协议,肆意对四极大陆之民进行杀害与破坏,这种邪恶行为早已取代了如今的妖兽之灾,被四极大陆各国悬赏于灾害令中。

  二人在附近街道陪着念剑柳沿途瞎逛着,这街道上行人众多络绎不绝,完全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失去母兽护卫后的凶恶感。

  两旁街面上有着许多琳琅满目的不同店铺,里面摆放了许多自己以前从没有遇到过的稀奇古怪玩意,念剑晨说那些东西是女人玩意,打造师取妖兽头骨打造而成,而打造出来的成色高低,完全取决于妖兽死后的年龄,据说新生妖兽之骨通体晶莹,价值不菲。

  果不其然,念剑柳就对着其中一根细簪情有独钟,即使以念寻眼光看去,那根细簪在周围品饰中也绝无仅有般存在。

  “虽喜欢异常可惜那壮汉此时不在,却也无能力去购买吧。”念寻看她恋恋不舍样子就大概猜想出。

  果不其然,念剑柳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根发着微光的细簪,被人以三个紫色晶币给买走。

  众人走出店铺时,念剑柳心情依旧沉浸在细簪之上,久久无法平静下来。不知是因为急着有事还是刚刚心情低落,好似再也没太多心情逛,早早的回到了酒楼之中。

  众人刚到酒楼,就看到那壮汉已经坐落在楼下自饮多时了。

  第二日清晨。

  经过一夜休息,兄妹两人都早早的起床了,因为昨日壮汉的交代,带他们去一个地方。

  二人不约而同从房内走出,当经过念寻房间时,发现念寻的房门竟然到现在都没被打开过,一眼就知道昨晚睡晚了还没有睡醒样子。

  “四哥,走,我们去看二叔起来了没。”少女一副不管他的样子,拉着剑晨就向二叔的房间走去。

  “柳妹,你还不清楚我们这次的主要目的吗?”中途,念剑晨摇头道。

  “什么意思?”念剑柳确实不是听的很明白。

  剑晨提醒她道:“昨日二叔走后不同意让你出去,最后还不是让你把他也给带上吗?你说若昨日我们最后不把他带上,二叔还会让你我出去吗?”

  “我去找二叔。”念剑晨闻言,一溜烟的跑开了。

  两人赶到二叔房前,发现房门紧锁。知道二叔此时极有可能在楼下,向着楼下走去,最后在酒楼楼下看见了那壮汉。

  “二叔,你昨日不是说带我们去个新地方吗?我们现在出发吧。”念剑柳希翼地目光望着壮汉,试着说道。

  “念寻起来了没?”壮汉答非所问,再湛上一杯。

  “我们出来的时候,他房门还一直是关着的,想来还没有起床。”剑晨一旁如实道来,一点不假。

  “不急,等他睡醒来后再一起去吧。”壮汉闻言,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一股暖流直冲身体各处。

  念剑柳仿佛不可信的样子,与念剑晨对望一眼。

  咚,咚,咚!

  踩着怒气的念剑柳走到念寻的房门外,手中接连向着门框小爪拍去,一边道:“开门,开门…”

  只听 门内传出一阵慵懒声!伴随着阵阵稀嗦声响。

  “谁啊,这么大早上的…阿!”

  念寻心中烦闷开始爬起来,昨晚自己感悟星力后已经很晚了,这一大清早的搞什么吗?

  而打开房门的一刻,就看见一个怒火腾腾的女人站在自己门外对着自己指手画脚,念寻哪能不气。

  更何况对面是对自己一路没个好脸色的女人,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她。

  “你来干嘛呢?”念寻嫌弃的看着少女一眼,有气无力的说着。

  念剑柳指着念寻的黑脸,质问道:“二叔昨晚说让我们早点休息,你倒好,到现在还赖在床头?”

  念寻看清她的模样后,瞌睡也猛然清醒了许多,反问道:“我不记得自己有说过要一起去吧,是你们自己要去的,你们去你们的,不用管我。”

  ‘砰!’声响。

  房门关上!

  “你…”

  “你…”

  念剑柳你你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必须去,我们在楼下等你。”留下一句话后转身就跑下楼了。

  今天真的倒霉,好好的一个觉就被这个疯女人给搅了,突然好怀念自己在古兰村自由自在的生活了,那时候可不会有人打扰。

  可一想道那女人最后说的“我们”,他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向着楼下看去:“别真是我们啊!”心中想道。

  当他来到楼下,发现果然那壮汉和念剑晨都在那里等他。

  这到让他觉得不好意思来:“明明倒霉的哪个人是我好吗?”念寻哀叹一声,脸上还是很惊讶的样子,说:“大叔,剑晨你们怎么都还没走啊?”

  剑晨对着念寻似笑非笑地说着:“我们是要走的,可柳妹非要说等你一起下来才走,我们也只好在这等你一起。”

  听到念剑晨的鬼话,少女在一旁发出一声冷哼,出奇的不做解释。心中暗道:“这次就不和你一般计较了。”

  “念剑晨的那句话,打死念寻也不愿去相信的,只道他们是被什么事给耽搁了,等自己想来也是顺便的吧。”立马转头向着壮汉问去:“大叔,那今天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马淮镇,四海商会!”那壮汉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