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念忘
爱吃火锅de2018-11-17 15:096,248

  一滴鲜血自须发老人指尖处滴入,流入在器皿内。

  器皿内的血珠终将揭开帷幕,是否排斥决定了它的血脉归属!

  须发老人顺势擦拭了嘴皮下的血渍,平静的看着器皿内的景象。

  二滴鲜血佛一触碰,既发出一声轻响!

  ‘啵’一声,从器皿内传来,这是它们已经触碰到之时。

  剩下的,能否相融多少,代表着它的血脉程度。

  “它们要开始相融了。”周围有人发现,低声向着身旁人说道。

  “你们猜他血脉将会是何级别的。”有人好奇,问道。

  “我看他八层会是下等血脉。”身旁一人,犹豫了会才开口。

  “我还是挺看好他的,这次血脉极有可能达到我族中等血脉也不一定。”有人笑道,眼中带着玩味。

  “我也看好中等血脉。”身后那人跟着道,神色中不带任何犹豫,似乎很是笃定。

  族人底下闲来无事,在血脉融合期窃窃私语起来,更有甚者三五团伙,相互聚在一起,私下开始吆喝着白发老者血脉的赔率了。

  不时,还有族人缩缩身子上前打听。

  “你这边是怎么押的?赔率又是多少?”几人互相围成一团,一族人近前拨来人堆,伸头来问。

  神情甚是猥琐!

  “押注下等血脉的赔率10赔1。”

  “中等血脉1赔1。”

  “上等血脉1赔5。”

  “天才血脉1赔10。”

  “你看需要押那个,数额多少?”那人笑着答道,将赔率一一告知。

  “什么嘛?你这高等血脉的赔率才这么点,走了走了。”那人听到1赔5时,已然面色索然,失了兴趣。

  正说间,议事大厅外的族人当中,传来一阵细骂之声。

  一个瘦猴般的少年正急匆地向前挤去,导致他身前的族人个个踉跄,无法站稳脚跟,将不善的目光丢向少年。

  让人相信他们,如非此刻是族内议事期,早就让那瘦猴子好看了。

  少年挤在前方,刚好看清白发老者与七长老两人的血脉还在融合期内,不由长长的舒一口气,心道:“还好,赶的急。”

  “念明,你这是在干嘛呢?”身旁族人发现是少年,轻声喝道。

  “叔叔们,莫要生气,我只是好奇才进来看的。”少年先是歉意,而后感慨着:“此人能引的众长老齐汇集,想来今日的血脉结果定会出现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糟了,竟然把此事给忘了。不行,我还得过去押过注才是。”身旁一人大手一拍脑门,暗自后悔,悄然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来到刚押注之地,便开口要改注。

  “落注无悔,四极规矩不可破。”那人摇头,婉拒!

  “……”

  “那个,我押上等血脉十块下品星石,你们这边还可以下吗?”有族人上前打听,小声询问道。

  “当然可以。”

  “我五块。”

  “我三块。”

  “中等血脉一块下品星石,快点。”有人急色道,似乎下一秒可能血脉结果就出来了。

  “等等,先让我记下。”那人忙记下,写在随身带的兽皮上。

  “念十七押注在……”

  一旁念明眼珠子随意乱转,知道人群中差不多了不能在等了,不然会押注的那些族人们都已经押完了就没戏了。

  选了个位,在人群小声吆喝了起来:“看一看瞧一瞧,亲情大优惠。”

  “天才血脉1赔百。”

  “上等血脉1赔五十。”

  “中等血脉1赔一。”

  “下等血脉十赔一。”

  “返祖血脉一赔千。”

  “童叟无欺,长老担保,走过不要错过。”引的众人侧目而望。

  那个混小子竟将赔率升到千,听清是返祖脉后,满是唏嘘声不断!

  随即也有人将返祖脉开了出来,赔率比之念明这只高不低。

  并不是念明赔率高,早在数日前他就已得知今日之事发生,此次族中长老们齐汇聚,就只是关于此人的血脉身份的确认而已,并无其它目的,对于此时的赔率,他最担心的还是此人血脉天赋有可能达到中等血脉上,至于高等血脉,呵呵…。

  至于在上面的血脉,在族中能达到的都在极少数,更何况今日只是位流落在外的族人测试,他丝毫不见担心。

  果然,很快就吸引来了一人。

  “五十颗下品星石,在天才血脉。”那人上来就将袋子递给念阳,也不多问,直接道。

  念明接过星袋低头查看,没错是五颗中品星石,便掏出一支笔念道:“名字。”

  正说间,那人身边又围来几道身影。

  “吆,这不是我族赌王念中飞吗,怎么我说今日盛世怎会不见你的人,原来是跑到这群小辈们这来赌了。”领头的那人言语尽带讥讽之色,随行而来二人同时哈哈笑道。

  “哈哈哈…”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把这月的星石都输干净了,控制不了自己的手了吧,就这几块星石要放我们那,可是连最低的注都不够下的。”那人连嘲带话说了一遍。

  “哼,念天还有你们几个给老子等几天,等老子赢下这次的,就去找你们算账。”念中飞忙向念阳报上名字后,生怕自己被这几人给耽误时间,错过了今日。

  念中飞心道:“今日好不容易凑足了五颗中品星石出来,本也没想到能有多少收获,就当过过瘾好了,谁叫这几日整天闲着都快给憋出病来了。”

  “不想今日遇到的赌注赔率竟会如此之大,前面那个摊位已经将天才血脉赔率生到三十倍了,本想那会是全场最高的,这才没走几步就出来个一赔千的,当发现是念阳之后却也释然,要么说小孩子始终是小孩,这种赔率可不是那种小孩子能玩的转的。”

  根据念中飞多年的赌场经验,理智分析得出的结论,下等血脉与中等血脉可能性是最大的,次上等血脉其它就不用去做考虑了。

  “就凭你刚递过去的那五块中品星石,赢了又能如何?”来人再次冷嘲道。

  当他真正从念阳这边了解到赔率时,也不免发出一道惊呼,引的周围族人侧目望来:“什么?你,难道全押在了天才血脉上?”作为此类个中好手,他不得不怀疑念中非这次的冲动?

  念中非反嘲道:“天才血脉?你当我和你一样傻吗?我族最近的一次血脉天才出现,还是二百年前的念海渊吧。”

  “童叟无欺,长老担保,走过不要错过。”

  “时间有限,过时不补,早买早享受。”

  随着族人注意力被眼前几人给吸引过来,念明口中也不含糊再次吆喝起一道新的口号出来。

  周围族人这次上前,打探到念阳这边的赔率后,都大感后悔自己太过冲动了,不该押的那么早的。

  即使如此,依然还有着部分族人选择再次入坑。

  最早他们的选择都押在下等血脉与中等血脉之间,而两者的得赔率也一直没出过什么问题。直到后面不知为何,越来越多的人又突然改变风向,改押中等血脉与上等血脉去了,而且押的人还不少,最过分的还是竟还有数名族人将星石押在了返祖血脉身上,导致高等血脉赔率普遍不得不下降,而高峰期的低等血脉赔率却也没见过它高涨。

  念阳这边赔率虽在低等血脉上与其他人无多少差别,但其高等血脉赔率上却与他人不同,赔率不降反增甚至增幅的幅度之大令人炸舌,若非众人看在他是大长老如今剩下的唯一血亲身份上,怕是无人敢押。

  “我押一颗下品星石,中等血脉。”

  “我五颗,上等血脉吧。”

  “上等血脉,100。”

  “上等血脉,五十。”

  ……

  “中等血脉,十颗。”

  “天才血脉,一颗上品星石。”

  “返血脉…”

  此时议事大厅血珠内的变化,也开始越来越大。

  七长老离的最近,血珠又在他手上,目睹下了血珠相融的所有过程。

  “竟然是这样?”七长老不免惊叹一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代表七长老的那颗血珠与白发老者的血珠发出触碰后,以微弱不可察觉的速度在逐渐缩小体积,若非七长老时刻注意着器皿内变化,也很难用侦查力发现这细微之所在。

  血脉融合虽是族人用以确认家族子弟身份之用,但两者血脉之间的融合度效果,确可评估念族人血脉天赋上的强弱之分。

  强者释高态,弱者唯低态。

  当同种血脉相遇,强者血脉会将弱者血脉吸引进自身融合,在此过程中弱者血脉会不停的发生着变化,最明显的就是体积被慢慢压缩,直至融合成一颗血珠,两者融合时所表现的契合度,代表着两者血脉之间的强弱之分。

  七长老的血脉天赋与先祖血脉里的契合度是三成,换言之是能融合进先祖血脉里的部分是十分之三,在中等血脉里也属于较弱的一群人。

  若能融合到五成以上,就是族内上等血脉。

  达到七成先祖血脉契合度的,也只有族内天才血脉族人才达到过这要求。

  至于九成血脉,除了风阳镇守念阳云外,念族至今还从未有人出现过。

  血珠终是在七长老手中融合完毕,再也发生不了任何变化,众人忙将目光探去。

  只剩一滴血珠静静的待在透明器皿内一动不动,那血珠内有着一颗小小的红痕印,若非族人以视觉探之究竟,那微小的变化很难被人肉眼识别,它占据了血珠体内不到四成的地方。

  “不…不可能?竟然是七长老血脉反被融合了。”众人失声道,忙将目力运至他们极致。

  显然出乎族人们意料之外,如果说能融合掉七长老血脉,只会让人惊叹之余感到些许讶异,但那不到四成的可怕契合度就…

  让人无语!

  要知道七长老血脉至多也只能与先祖血脉达成三成契合度。

  也幸好超过了三成,不然族人们都误以为眼低下的那滴血珠就是他们供奉多年的先祖血脉。

  先祖血脉无血脉天才不出现,今日又要出现了吗?

  白发老者的血脉即使不是,以大殿内的表现,足以称的上是族内又一血脉天才,甚者于是能接近先祖血脉之力九成的返祖一脉。

  “呼!”

  只听得四周族人呼声不断,族内大厅内静若可闻,念族早已千年之久不曾出现的返祖血脉,又将再临了吗?

  那些原本私底下曾立过赌约的族人们,内心更是懊悔的很。但也并非如此,也有人懊悔的是自己下少了!

  他们中多数人已将白发老者的血脉估高了数等,依旧无法在血脉天才与返祖脉间做下抉择,即使返祖脉倍率惊人。

  这一刻族人们的大脑出现短暂的片刻失神,议事大厅内也变得安静了许多,似等待着的是可能更大的爆发。

  “七长老。”一道浑厚声,在族厅响起。

  打断了众人的思绪!

  “族长。”七长老抬首,对着上方拱手应道。

  那中年族长示意七长老近前,观看完血珠后,才开口道:“来人,去将供奉在祖祀内的先祖血脉请出。”

  族人领命而去,直走向祖祀门前,看见那供桌上香花蜡烛,正面一排排金子牌位,上写着众多念族先人之灵位。族人走进之后,忙朝上叩头跪拜后,点燃香火,奉上纸马。

  礼罢,将其中一牌位取下,从内掏出一个手掌大小木盒子带回议事大厅。

  中年族长接过木盒后,从内取出一滴鲜红色的血珠,便道:“七长老,将念忘的血珠逼出。”

  七长老得令,只看七长老凝望着手心处的合二为一的血珠,以极快的速度将一根手指向着血珠挑刺而去,空中飞舞出一道血光,落地。

  器皿内的血珠内的一道血痕已消失不见!

  众人看着七长老轻松将白发老者血珠内的血痕取出,惊叹道:“这难道是长老们的实力吗?多么惊人的感知能力,就连血液都能丝毫不差将其斩离开来。”

  七长老从族长手内接过先祖血脉的血珠,将属于白发老者的血珠与族长手内的血珠再次放到器皿之内,众人再次都安静了起来。

  这次再也没有族人以此为约为乐,只有数百个紧张忐忑跳动的心。

  有人忧愁,有人喜!

  血脉天才族人在念族至今已有二百年未曾在族内出现过了,今日之后,念族至少能打破二百年之不遇的血脉天才。

  良久时间!

  众人只原地静静的等待着血珠内的变化,再也无一丝玩意。

  族内大殿之外,闻讯赶来的族人也越聚越多,他们无一不内心激动万分。

  长老席中既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道:“哎…!’’

  “怎么?”众人疑惑!

  族人们此刻本就敏感跳动的神经,立刻察觉出那声叹息的来源。

  “难道…?”族人向七长老望去,想要得到心中答案,更有激动的族人等不及要知道,用出了自己尚未能熟练掌握的感知能力,目力施展至极致。

  只是注定他们的感知能力上还未及此地步,无法侦查出器皿内的情况。

  “七长老为何发出一声叹息?”其他长老们虽心中已然也有了数,不觉还是有人脱口而道:“难道真的是…返祖血脉出现了吗?”

  七长老不做答,将手中器皿递给族长。

  族长将目光深深地锁定在器皿内,皱起了眉目。

  众人极目望去,这才发现其中怪异。器皿之内有着两滴血珠紧紧挨着,既不排斥却又无法相融,它们彼此不停的向着对方试探而去。

  “这怎么可能?就算两个血脉天赋极为接近甚至是达至相同之人,也不可能出现完全不相融的情况啊。”族人心中不解,这既不排斥又不相融的情况。

  “血脉相融本就是同种血脉之间的浓度差异变化导致,只是超越了浓度界限的血脉才能被称为返祖血脉,它们本就自成一脉,又何需与他人相融。”长老中有人解释道,言语无尽的惋惜。

  众人不理。

  “可惜,可惜啊!如若早些年回到族内…或许我族千年时间内又可添上一名‘武道境’族人出来。”另一名长老也看出个中原由,开口道。

  “竟然真是……!”其余长老们面色也是说不出来的难看,仿若吃了脏东西在嘴般。

  ‘武道境’这是星武者一生的追求与渴望,而‘返祖脉’却是念之一族最渴求的血脉天赋,他代表了一脉之主的身份和地位。

  如今在念族也只有风阳镇守一人达到而已,也是族内千年前的唯一的返祖血脉。

  而能达到念族返祖血脉的族人,在念族能记载到的史书中有过五位先祖,他们个个都已踏入过‘武道境’,其中更有一位先祖,在寿元将尽之时突破八星武者境界,在其晚年仅只身一人之力就毁掉过一个王国,被那国幸存之人称为当时的‘地难级’,置于灾害令中。

  ‘

  风阳镇守念阳云以自身七星武者身份,让念族在边城地带成为三大巨头家族,时间长达千年之久,即使放眼到整个东圣国内也能让念族排进到其百族一列。

  如若家族能在多走出一名踏入过‘武道境’族人,不仅能让念族地位在东圣国内得到快速提升,更能保念族在边城继续延续上千年之久的繁华之景。

  ‘武道境’至少已能活够三千余载!

  白发老者至始至终一言不发的看着事情的经过,他确信自己身上流淌着的血液不会错,至于长老们口中提及到的返祖血脉,于他并没有任何的作用,但只要能加快证明了其念族之人身份,也不无不可。

  他的时日已不在多了,有些事他还没有做到。

  “既然众长老们都已确认了念忘的家族身份,即刻起念忘就正式为我念族之人,接受我念族内的祖训二十七条例,同时也开始接受到我族应有的族人身份待遇。”中年族长沉吟一会,才说道。

  “不知族长发配的是哪一类族人身份待遇?”一名长老站了出来问道。

  族长面色神情不定,才续道:“正常族人身份即可。”

  “什么?竟让一名返祖血脉族人接受正常族人的待遇?”族人们感到诧异的同时,也有点为他打抱不平,无关乎到自身。

  但要让一名返祖脉族人接受的却是下等血脉族人待遇,此例一开,难保以后不会牵扯到自身利益。

  “虽是返族脉,可惜错过了星武者引星入体的最佳时间,要知道星力入体的最好时间是在二十岁之前,一但错过,人体内的机能成熟后将无法做到与星力的完美契合,轻者体内被破坏受伤,重者性命之危难保。”

  “而念忘体内的机能与生机也已到了无可补救地步,即使他星力天赋上也有能异于常人的感悟,因生机的殆尽依然无法让他在有限的岁月当中,突破生命的桎梏达到让人重唤生机的‘武道境’。”三长老不得不站出来,言语中无尽的惋惜。

  “是啊,虽是返族血脉却也成了家族内最无用的血脉,那血脉天赋再强又能如何,无法发挥作用的话对家族也不再是有意义,更不应该让这类族人,占用到我族内大量的资源。”族人很快释然,心中已默然了族长今日的决定。

  “念忘你先退下吧,随后族内管事的会找你做安排。”族长看着下方骚动的族人,不由开口劝退道:“全都散了吧,众长老留下。”

  “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