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月圆夜
爱吃火锅de2018-11-18 09:112,780

  风阳镇,镇守念阳云府邸内!

  一名雍容贵妇正用双手轻捏在老者双肩上,她玉手圆润,十指纤纤,一提一捏下动作却乎有些生分,不自然。脸色表情僵硬,嘴中细声道说着她身边的事来。

  老者闭目躺靠在椅座上,呼吸平稳,似在享受着两人难得相处下来的时光。

  “如此说来,文儿他今年不知不觉也快到六岁之龄了。”老者闻言睁开双目,先是感叹一番贵妇的生活,随后才悠悠续道:“找个时间,也将他带回到族内吧。”

  言下之意,自不必多说。

  身后贵妇人闻言后,神色一愣,动作一缓,脸上很快转换成出了一种喜悦的神情。

  老者似有所感,目光向着门外移去。

  这时,阵阵急促般而来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起:“禀告太上长老,家族议事大厅那边有最新消息传来。”一名族中甲士身披盔甲,双手抱拳,单膝跪伏在门外。

  “何事如此急匆,难道是我判断有误?他并非我之一族?”老者不疑有他,对着门外那名族中甲士接连问道。

  “祖父,是出什么事了吗?”身后美妇茫然不解的看着老者,一旁小声询问。

  “呃,小姐也在啊!”那甲士抬其头来,正欲禀报,闻声才发现老者身后所站美妇来,续然道:“念忘血脉身份已然通过长老们的验证,只是他那血脉……”门外甲士只犹豫片刻,便道:“只是长老们认定了他的血脉天赋为返祖一脉。”

  “什么?”那妇人一双玉手悬空,已然从老者肩上滑落而不知,呢呥自语着:“返…祖…血脉?”一霎那间,好似心底间某一块被遗忘的记忆,被人给深深掀开当场。

  那时她最不愿想起的一段记忆,也是她无法面对的过去!

  繁星点点,皓月当空,今夜又是个月圆夜。

  念府内院中的某一间书房。

  一名老者压低着的声音在书房内响起:“辰儿,现在不是你犹豫的时候,快些动手吧。”声音中有着些急许躁与不安的神情。

  皎洁的月光顺着云端而下,照亮在念府内院中,将书房外手拿鲜花的女童身影给拉的修长,她呆落在原地,好似双膝被人束缚住,无法移动出去。

  “这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不能再回头,否则的后果,你是明白的。”书房内老者声音又再次响起,而后渐渐归于沉静。

  “茹儿,我会照看好我们女儿的。”房内中年男子手臂一紧,将怀中昏睡而去的女子抱的更加结实,埋头在她胸前压抑着声线道:“原谅我。”一柄漆黑色匕首,在男子手心中出现,划去一道光芒。

  ‘噗!’一声,女子红唇鼓动,红光不在,面色渐白,一口口鲜血不停从嘴中吐出。

  “茹儿!!”中年男子俯身更低,面色煞白,心中似乎滴血般。

  撕哑的声音,在嘴中絮叨着什么,让人无法听清的话语。

  “噗噗……噗!”女子鲜血直流,一旁早已等候在这时的老者,取出准备好的透明器皿,用自身星力作为引导,在女子全身血液流尽之时。

  老者从腰间掏出另一柄匕首,走向房内另一昏睡女子身旁。

  书房内除中年男子低低的告罪之声,陷入一段长时间的平静。

  沉静之后,一道低压着的兴奋声,激动着身子在房内走动:“没想到,真的可以实现,让我族血脉天赋得以上升的方法。”那老者看着手内相融后的血珠惊喜道。

  老者身旁躺着的昏睡过去妇人,她的气脉渐渐平稳,在换血之后那苍白的俏脸,也开始得以恢复如常。

  “一个下等血脉族人,变为中等血脉,牺牲掉一个上等血脉族人,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中年男子抱着怀中冰凉的娇妻身体,冷如寒芒。

  “阳辰,你此刻的心情为父理解,可这毕竟乃我族大事,你作为下一任族长继承者,该有此等觉悟才是。”老者凌然对着书房内中年男子喝道:“何况我们的目的,至始至终都不在这些普通血脉族人的血脉身上,如果能让返祖一脉得到继承,就算是拿老夫的血脉继承,也在所不惜!”

  ……

  “娟儿,娟儿?”老者感应身后妇人片刻出神,轻喝她一声道:“怎么了?”

  妇人急忙回过神来,呼吸急促,快速掩饰掉涌现而来的情绪,慌忙解释着:“祖父,娟儿至今从未遇到过返祖血脉族人,一时出了神,还望祖父勿怪。”

  老者哑然笑道:“别说是你,今日之事祖父也不曾有想到过,这种事竟然会出现在那人身上。”

  妇人接着道:“祖父,娟儿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族内的高等血脉吧。”

  “小姐自幼早早便离开了族内,也难怪不清楚‘返祖血脉’对于族内的意义。”下方族中甲士闻言,心想道。

  老者蓦然间,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妇人并未察觉出身旁老者的神色的变化,续然问道:“不过刚才听祖父的意思,好似此人却并非我族中人似的?不知为何?”

  老者心中念道某件事上,也并未听清身后美妇的话,起身向着门外快速走来:“娟儿,你先留在祖父这,祖父想起今日还有事未去处理,回头你我祖孙二人再续谈。”

  说完不待妇人做出回应,冲门外那名甲士道:“你留在此处,回答小姐的疑问。”

  “是。”族人应声道。

  ******

  宽敞的念族议事大厅,在族人都陆续离开之后,只余下众多长老们和族长留在此处继续商榷着。

  中年族长独坐上席,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经过,向众长老们一一交代完后。

  “事情的经过诸位长老现也已都知晓,那你们也该说下,接下来我等该如何去对待此人?”族长开口道。

  长老们得知事情经过后,不由心中惊叹道:“想不到太上长老竟然将此事给隐瞒至今,若不是此人刚好的出现,怕是我等皆不可能知晓当年念族的过去!”惊叹之余,又有着惊悚。

  此事一但传来,将是念族灭亡之期!

  “族长,先不管此人身份如何,既然已知晓了我念族早年的隐秘,就绝不可再留他于世。”一名长老坐在席位,冰冷说道。

  “今日若不除掉此人,一但我族隐秘传开,我族皆不可能幸免于难。”身旁长老同时应道。

  “我同意二长老的话,既然无法保证他能守的住我族辛秘,不如将他尽早除之,以绝后患。”另一名长老开口道。

  “对。”

  “不错。”

  “五长老言之有理。”

  “应尽早除之!”

  除了个别长老还在保持稳重外,不曾发言,但他们的默认行为,显然已经表明了此事态度。

  眼前多数长老们意见已经达成统一,中年族长脸色却露出难看之色:“不。”

  众长老们疑惑的望向族长。

  此人若留,何以为族!

  “不管他现在是何身份,又知晓了我族多少隐秘,我们暂时都不能,也无法去动他!”族长沉声道。

  “不能动?为何不让动?”五长老露出不解之色,顶撞道。

  “在没搞清楚他的那一脉具体情况前,谁都不可鲁莽行事!”族长脸色阴沉。

  “那一脉本该消亡,竟然有族人还存活于世,已经是让人意外,可一返祖血脉的族人,到如今都不曾有过半点星力,想来那一脉的族人早以凋零才是。”一名长老上前,缓缓说道。

  “不错,很可能此人已经是那一脉最后的族人也不一定。”六长老大声看着众人道。

  众长老点头:“不错。”

  “就算如此,我也绝不会去冒这个险,除非有了确切的情报,再去除掉他不迟!”中年族长的眸瞳内,闪出一抹阴冷之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