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妖篆封印
爱吃火锅de2018-12-23 06:233,979

  “马淮镇上家族的任务已顺利完成,为了避免妖兵带来的夜长梦多,我们今日不再入住,马上出发赶往风阳镇。”念海渊冲着还在震撼中的三人接连道。

  “啊,需要这么快吗。”念剑柳一脸不愿之色的样子,至此她也知道二叔的目的原来是妖兵,而非是陪她。

  这次念海渊确态度异常坚决!

  念剑柳也无奈。

  风阳镇与马淮镇一个在西城一个在东城,而中间相隔着的就是安永镇和江阿镇,两镇过后就是风阳镇的地界。

  下定决心后,念海渊领着一行人没等吃饱就急着出发,众人刚从酒楼处走出没过多久,马淮镇上就开始流出了一股谣言之风,这股谣言事关妖兵,以极快的速度向着马淮镇四周各街道散去。

  一时间,马淮镇各街道闹得风雨欲来之势!

  “你们可听说了吗?秦大师那边最近又成功打造出了一柄妖兵。”一处茶厮响起一道清脆之色。

  “我可听说,是一柄风妖兵。”旁人接话道。

  “你骗人的吧你,这你也能知道?”那人相邻的桌位,一脸不信道。

  此事传的神乎其神,让人无法断其真假。

  但又事关妖兵,让人无法割舍而下。

  “不信?你知道什么,我那远房亲戚昨日就在四海商会里工作呢。”那人连忙解释道,事了还把他亲戚地址给发出来了。

  众人这才做摆。

  话说妖兵现世之风在马淮镇上掀起了一片新的热潮时,念海渊一行人等却并不知晓,他们此时正要步入到安永镇内。

  在安永镇城墙下,念寻曾在很远处观望过马淮镇的城楼,如今再站安永镇城墙下却不觉得有多高大,甚至不知是站位问题还是错觉原因。

  内心觉得还有点低矮,目测至少低于马淮镇十丈有余。

  第二次踏入城门的念寻,却有点不解了,在马淮镇内入城时城门紧闭不谈,而且还需什么入镇印。而反观到了安永镇内城门却是大开,出入之人完全不需做任何的检查,随意进出,两者形成鲜明对比。

  不由向着一旁的念剑晨垂问原由。

  “这里和马淮镇不一样,马淮镇属于外城区,属于城防中的重要区域,所以才会严格控制进出之人,并且出入之人极少数。而这属于内城,进出之人口每天成千上万般,那需要那般麻烦。”念剑晨对着念寻的好奇问题,一般都会耐心解释着,这次也不例外。

  “土包子一个。”念剑柳看两人靠近,知道有事。忙一旁竖耳监听,随即又极小声嘀咕着。

  “这女的可有点缺心眼,为何不能向念剑晨那样对自己。”念剑柳声音虽小,但已然避不来五感已经超出正常人状的念寻。

  无语的念寻不再多想:“算了,还是和他们一起早点回念族,看看老头吧。”

  众人来到街道旁的一座酒肆中略做休息,念海渊说道:“先在这休息下,等吃完这顿,我们还得继续向下个镇赶去。”

  “小二,将你们这里最好的酒菜来一桌。”念海渊对着柜台叫道。

  那里正有一人在算账,闻言其身后连忙跑出一人,连连应道:“好勒,几位爷爷稍后。”

  “喂,你们可都听说了吗?”

  “什么啊?”

  “马淮镇那边,这些日子可闹的很啊。”酒肆中各种议论之声掺杂在一起,妖兵之事很快盖过其它,格外关注。

  “闹?闹什么?”酒肆中也有人不知原由,疑惑的望向开口之人,一脸不解之色。

  “该不会是,你这几日都躺在女人肚皮上吧。”有人嘿嘿一笑道。

  引的酒肆中一阵哄然大笑不断。

  “你们指的可是妖兵一事?”有人不确定道。

  “不错,如今的马淮镇内,谁人不知?怕是早已传的沸沸扬扬的了,怕是过不了多久周围镇也得闻讯赶来。”最早那人再次开口道。

  “你们这…孙子,竟还想打那妖兵的信息,怕是那…妖兵在你们面前,也…无能……”酒楼角落处响起一声,那人打了个酒嗝,佝偻着背部试着从凳中站起,一身超大黑袍下隐藏着一双鹰钩般的双目,蛇蝎般在人群中快速掠过,被他双眼所盯着那一刻都让众人犹如坠入冰窖的寒冷,窒息。

  “马驼子,是你!”酒肆中有人认出那人,失声道。随后好似也酒醒了三分,还未多做…

  那黑袍人鹰钩眼一定,一道寒芒先至。

  “呜啊……”

  一道凄惨之声在酒肆中响起,众人闻声转头看去。

  那人摔到在地,捂着手臂,全身扭缩成一团,身边溢出一丝白气,在地面上痛到翻滚着。

  佝偻的黑袍人站起身后咕了一口酒水,似箭般射入喉咙,一股火辣暖流让他脸颊顷刻间红的火烧,闷声说道:“马驼子,岂是你也配叫的?”

  一声轻响,原是那人已全身僵硬,他已停止了滚动,一根细长透明的银针,正插在他捂住的手臂之处,丝丝寒气冰冻了他的整个身体,让他无法动弹。

  自黑袍人从手里探出银针到地上那人被冰封,只霎那间被完成。

  黑袍人佝偻着身躯向酒肆外移动着,沿途竟无人敢站其道,纷纷如避让死神般,没命的前后乱跑乱撞,撞毁酒肆桌椅无数。

  为顾及性命,那还顾及了这么多,只怕慢了一步,下一根银针就是朝自己袭来。

  马驼子步入酒肆之外,脚下在地面借力,腾空而起,来到对面店铺的一处三楼高檐之上,如黑夜中的星月当空,俯视着大地,高声叫道:“念海渊,可敢出来一战。”

  “念海渊,可敢出来一战。”

  回声不绝!

  伴随着三楼中的落荒之声。

  安永镇,镇守李安府中!

  此时,手下正在汇报着各处街道的工作。

  一名甲士行色匆匆地走入,单膝跪地道:“禀镇守,人祸级武者马德明已经出现在安永镇内,是否需要立刻派兵前去捉拿。”

  “一个发狂后乱跑的猴子,和一个健壮的猴子,到底两边谁会赢呢。”镇守李乐玩弄着手中两颗棋子,随意道:“继续保持,原地待命。”

  “是。”

  ……

  此刻马驼子的星觉,死死的锁定在酒肆中念海渊一人身上。

  念海渊将手中杯酒震碎,道:“你们在此等我,去去就回。”提着妖兵从酒肆中走出,步履平常每一步都好似踏在马驼子心头,将他营造的气氛一一击溃。

  当念海渊走出酒肆外的那一刻,马驼子就知晓自己输了,此刻的念海渊已将自身星力释放到极致,那浓烈的星力让马驼子的星觉产生出一种畏惧。

  十分力已卸去一分,倘若此时念海渊真正将星力与精神力合一而出,那股星压之强,以马驼子的星力只怕还得再去二分力。

  但他为非作歹多年,不被甲士所抓住,靠的就是后路。

  随着念海渊的应战,酒肆中人也望向了二人,胆大的更是仗着自己一身不俗过硬实力,向着酒肆外移去,只为能看清这一战谁胜谁赢。

  酒肆外街道旁,其它店铺中也陆陆续续围上了数十人观战,这些人无一不是星武者。

  “看,那人就是马淮镇的马德明。”有人指着高空那佝偻黑袍人道。

  “不会吧,马德明可是灾害令上,人祸级指数S,怎么还敢逗留在我东圣国内。”有人惊诧不解道。

  “念海渊?怎么这名字我好像也在那,听说过似的?”有人细语摇头道。

  念海渊走到人群中,仰首傲然道:“就你,也配窥探我族妖兵?”

  “我想起来了,是马淮镇上的…”人群中那人大喊一声。

  “没错,果真是他,我说这名字怎么有种熟悉感呢。”

  看着念海渊手拿的兵器,人们终于也都记起来了:”那不就是闹的马淮镇风风雨雨的妖兵吗。”

  马驼子咧起嘴巴,长笑道:“宝物自是能者居之,又怎么是窥探二字可以形容的。”不知手中已多出两根银针,向着念海渊而来,银针带着丝丝寒气朝着念海渊逼近。

  念海渊握住妖兵的右手,单臂执刀,横在身前,二刀劈砍精准地将射来的银针悉数挡下,腿脚突然爆发犹如实质化的星力缠绕在双腿上,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右手握刀举过头顶,众人才发现念海渊已经来到马驼子身后,而在他刚刚的位置留下一道残像。

  念海渊顺势就要竖劈而下,怒斩马驼子于高楼之上。

  马驼子只觉得背部微凉,有种恐怖感由然而生:“这速度,太快了。”

  同样都是五星武者实力,为何他的速度能达如此之快?根本就来不及闪躲,只匆匆将一股冰寒的星力汇聚在手掌处,硬着头皮下意识以掌相迎。

  仓促之下,马驼子无法使出自己全力一掌,‘咔嚓’一声响,高空中漂落下一条裹着黑袍的手臂。

  “啊…啊啊……痛!”

  马驼子捂着伤口处,发出惊破喉咙的痛苦之叫,凄惨之声比之刚才冻结在马驼子手上那人,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马驼子那最后的一掌虽仓促之间发力,可终拍打在念海渊左臂之处,把刀势向左偏移开来,最终避开了其头颅处,落在马驼子右臂之上。

  看着地上血淋淋的断臂,马驼子用寒气封堵住了席卷全身的痛感,也将血液冻住。对着酒肆处阴冷一笑,口中喷射出数十颗血滴子,化成铁珠般向着酒肆念寻方向射去。

  “这就是你的破绽,念海渊。”

  念寻三人待在酒肆处观看着念海渊与马驼子一战,突兀察觉出有危险靠近,下意识将二星法‘土墙’就要凝聚而出用以抵挡,不料有一阵微风从旁经过。

  “罗网”念海渊刀指酒肆,轻声道。

  妖刀所聚风网,向着血铁珠方向斩去,一阵风叠加一阵风,形成千阵万阵风。那一道道厚实的风网,死死地困住了数十颗血铁珠,将之包围在内,无法前行丝毫。

  马驼子最后含怒的袭击结果如何,已不是马驼子目的,他很清楚的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活命时机,在众人都被那血珠吸引之时,马驼子不做丝毫停留,抽身开溜。

  疾遁而走的马驼子,化成一道光芒射在空中,一声从牙缝里挤出的恨怨声道:“念海渊,今日断臂之仇某来日必加报之。”

  妖刀三重封印,解

  念海渊看着已消失在云端中的马驼子,全身星力骤然释放流入到妖兵之上,星觉瞬间向着前方笼罩一里之远。

  身处云端中的马驼子突感一股意识将自己锁定住,不由嗤笑道:“念海渊,你我如今之距离,你又还能拿我怎样,今日过后…”他话没说完,只感到身后一道恐怖的威能在向自己凝聚而来。

  念海渊手中妖刀形态发生变化,刀柄机械般化为一张巨口,多出二条圆弧状直须,刀身更是直接变成一条蜿蜒青纹,盘绕在念海渊手臂处。

  举起右臂,一股恐怖气息在那巨口处汇聚着。

  “龙息。”

  远处云端既发生一声爆炸,接着传来又一声轰隆巨响,天空之物爆射开来形成一片散落在云端的血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