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高酋
爱吃火锅de2018-11-20 14:494,225

  安永镇。

  清晨。

  这几日的重重奔波,在昨晚念海渊的护卫下,使得念寻睡着很是香甜,好似又回到了古兰村,木屋那三年时光里。

  当念寻早早的睡醒之时,念海渊就已经开始坐在房里吸收星币内的力量,看样子在昨夜里连中品星石也已耗尽了,也不知道他昨晚睡得如何了。

  “诶?剑晨你的眼睛?”念寻望向在房间里路过的念剑晨又好奇又好笑道。

  念剑晨揉着自己眼睛,一副没睡好的样子,连打着哈气说道:“昨晚在你们都入睡之后,我一直担心会有敌人出现,不敢深睡,结果就这样了。”

  “……”

  “那你妹呢?怎么一大早上也不见她人影?”念寻心中无语,又望着四周疑惑道。“都这时候了,不可能还那么任性乱跑才是啊。”

  “她啊,给二叔带早餐去了吧。”剑晨随口说着,又去念海渊那看去了。

  不一会儿!

  念剑柳也带着大大小小的餐点从楼下走来。

  …

  “既然你们也都醒了,今日我们就早点出发去往江阿镇,到了江阿镇我们的危险也能相对解除不少。”念海渊起身停止了吸收星币的能量,对着众人忙说道。

  “二叔,难道我们要一路这样,回到家族吗?”念剑晨在一旁,低闷着声音说道。

  昨日之景,他依旧记忆犹新。

  那酒肆中的种种传闻漫天,无一不告诉着他们如今妖兵的消息已经是漫天飞舞,像马驼子那类被灾害令上的人都敢出现,暗处更是不知还有多少人在虎视眈眈着他们。

  这点二叔不可能不知道。

  念海闻言沉吟了一会,才缓缓说道:“现在边城之内,不知妖兵在我手上的人,怕是也不多了,正因如此,家族那边同样会得到消息赶来。”

  “二叔的意思,族内已经派出人手来接应我们了。”剑晨讶然后,满是欢喜。若真如此,二叔也不需要一人护他们三人了。

  “不错,只要我等能出现在江阿镇内,江阿镇与我风阳镇相邻,镇守金三石为人老成,此次也绝不会袖手旁观。”念海渊分析着。

  “二叔,既然家族会派人过来接应我们,那我们不如在这等他们吧。”念剑柳小声问道。

  念海渊低沉道:“不,我们在这的时间拖的越久,从其他镇赶来的敌人也会越多,我们必须要快,快在他们赶来之前。”顿了一下,又续道:“况且,在安永镇内,始终有一个人让我放心不下。”

  “谁?”众人看向念海渊。

  “安永镇守李乐。”念海渊道。

  “是他!怎么会是他呢?”念剑晨全然不解原由。

  念海渊说道:“至昨日之时我就该发现的,马驼子出现之前还可以说是避开了甲士的耳目,但他出现在九安街头如此之久,安永镇里的甲士竟一直都没有动静,要知道他可是灾害令上的一员,为何到了最后时分才又突然出现。”

  “二叔,难道你在怀疑马驼子和安永镇守有联系?”剑晨惊然,仿佛不敢相信般看着念海渊。若真如此,他们在安永镇内怕是凶多吉少了,即使风阳镇守也鞭长莫及。

  念海渊摇摇头,说:“联系那倒不至于,马驼子毕竟是东圣国通缉令上人祸级,私通罪犯这种罪名,他一个一城镇守也不敢担下这种罪名。”

  话音未落,又道:“但是,如果昨日我一但被马驼子击杀,那又当如何?”

  念剑晨想着昨日最坏的结出现果,心中越发寒觉灌顶:“二叔想说的是,马驼子昨日一但得手,安永镇守也会立刻出现击杀马驼子,取而代之!”

  “到时,马驼子一死,妖兵再易主,就算风阳镇守事后想要追究,即使闹到城主那里也不过担个延误之过。”念剑晨咬牙一字一句从牙缝中挤出似的:“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念剑柳听完后,才恍然明白清楚,更是直接气的是小脸彤彤红,大骂道:“好可恶的镇守,我一定要告诉太上长老去。”

  ……

  安永镇,镇守李乐府邸中。

  镇守李乐此刻听完手下的汇报,问道:“他们终于离开九安街了?”

  “是,今早时分探子来报,看到他们从九安街一处酒楼中离开。”那下属答道。

  “城防那边可有最新消息传来?”李乐又问道。

  “禀镇守,昨晚怀氏兄弟已经入镇,却不知为何一晚上他俩没有发生任何行动。而今早马淮镇内的金关,钱克二人也陆续入镇,长顺镇刘一邯以及龙岩镇的郭凡也已在城防处出现,暗地里还有多少没被守军发现的就不得而知了。”

  李乐冷笑一声道:“这些人看样子都是得到消息后能第一批赶到的人,今日过后,难道你等还不出手吗?”

  …

  安永镇长坂街头!

  “二叔,看样子他们还没追上我们,等过了这条长坂街我们就能安全到江阿镇内了。”剑晨指着前方道路,兴奋道。

  “一路上的担惊受怕,看样子总算是结束了,回到家族定要好好的补个安稳觉才是。”念剑晨心想道。

  念海渊向着四周看去,这条街道异常的安静,两街交界之地,周围竟无任一守军存在,对着身后说道:“不可大意,不要在这过多停留,直到江阿镇内。”

  “是,二叔。”众人跟在念海渊身后,亦步亦趋,明显也察觉出此街道的不寻常来。

  才刚踏出几步,念海渊就不得不停下脚步来,头也不回地对着身后道:“先藏起来,我不叫你们不准出来。”他的眼神时刻罩定着前方之人,防他乘机出手。

  前方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在长坂街头,四周散落的行人也不知因何故,隐去了身影。

  街面静悄悄地,冰冷的空气之中竟开始下起了丝丝雪花,萧萧风声夹带着雨雪滴落声响。街面上一道孤独身影站立在街道中央处,阻拦下了念海渊等人的去路,那人一身白色锦衣长袍,双手交错下在地面是一柄玉剑,玉剑达六尺又六寸,将他整个人的重量矗在原地,面朝着念海渊似在此地等了多时。

  “是你。”待来人将脸抬起,二人四目相交,念海渊反倒先惊叹道:“想不到平庆镇离这至少有三日路程,竟会是你最先赶到,高酋。”

  “头儿,你看那,好像有人挡在念海渊跟前了?”一处酒楼豪华厢间二楼处,有人指向窗外喊道。

  “不可能,那杀神可不是谁都能拦住的?”那人不信,寻声望去。

  那少年定睛一看,果然是有一人堵在念海渊的去路上,便对手下人喊道:“什么,那人是谁啊?竟也敢来挑战杀神。”

  “啊保,那是平庆镇的百年不遇的真正天才人物,据说在他七十岁时那年就已达到了四星武者境,而能与他天赋相比的,在边城内眼前的念海渊就是其一。”那老者感慨一声,说道:“只是可惜,两人辈分相差太大,不然今日之战或可期,对你也能有所帮助。可惜!可惜了!”那少年身后的管家,接连感叹,似对这场打斗不看好。

  “头儿,管家说的对。”那手下之人也算机敏异常,跟着这自家傻少爷几天功夫,就捕捉到这里面的关键所在:“傻少爷是傻,但他身后的管家可不傻,能花的起一天1000青币的价格请他们几人护卫,也不可能是个普通老头。”

  “风阳镇念海渊,用七十六龄踏入四星武者的天才,今日我到要看看,你我如今的差距到底在哪。”那锦衣男子举起手中重剑,战指前方。

  “大哥,这人到底是谁?也敢抢在你我怀氏兄弟面前出手?真个是不知死字怎么写。”长坂街另一处烟花之地,三楼包厢处有一人开口叫道。

  “那小子说来你也有缘,不就是平庆镇守高守的那隔代孙子吗?怎么?二弟你还要去教他写死字吗?”那被称大哥那人,低喝道。

  包厢中再次传出一阵嘿嘿声,道:“嘿,大哥是羞煞小弟,既是那老不死的孙子,我哪敢去招惹,躲他还来不及呢。”

  念海渊冷冷看着高酋,说:“今日之前或许与你相较一番,但今日的你必须躺下。”

  “哼,狂妄!”高酋闻言哪能受的了,大喝一声,手里的玉剑也传来一声声噼啪作响,有着一丝丝电弧游走在其表面,将之举起,脚借地面,身子腾然越起,犹如大鸟凌空,向着念海渊飞快竖劈而来。

  念海渊看着疾速飞来的高酋,轻蔑一声,眉心处五颗黯淡星辰闪耀光芒,星力瞬间释放而出,滚滚星力化为实质般缠绕在他的左手之上,精准无误差的伸手向前抓去,多一秒是扑空,慢一秒是穿透。

  一对掌指将射来的剑尖紧紧地锁在空中,牢牢地连人带剑一起固定住,仿若深深地扎进泥土的树根,高酋无法从中移开半分。

  高酋人在空中,暗道一声糟糕:“念海渊上来就用出他全力,完全没有切磋之意,自己四星之力完全无法震开手中佩剑。”

  当初在马淮镇得知念海渊消息时,就想与之能比试一二,看看同为百年内进入四星武者的两人,到底有何差距,为何家族之人每每提到自己时都会说,不错是难得的百年不遇之才,日后定会超越那风阳镇念海渊的,这种话他已听了十几年,不想再听后几十年。

  无奈当时念海渊早已离开马淮镇,注定两人无法遇见,直到随着念海渊真假情报消息越来越多,他还是连夜找来了。

  他的运气一直很好,这在同龄人当中是公认的,今天的他也不例外。

  “好不容易遇到,我就绝不愿自己不战而退。”高酋果断弃丢手中佩剑,向后激退。

  借着地面的支撑,也不做任何停歇就连施展出全力,他知道与念海渊星级的差距,差了整整一个大星级,十个小星级,这绝不是用招式技巧所能弥补的。

  星力缠绕在全身上下每一丝缝隙,这一击的他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

  这种状态的他,若念海渊避而不战的话,他维持不了片刻,星力就会耗尽。

  他在赌,赌念海渊会接下这一招!

  双脚在地面擦出一道电光火石,向着念海渊全速而去,这一脚使出了他高酋最巅峰的一脚,饱含了此刻过去的所有的怒火,二人距离越是欺近,无由之火越燃,在街道中念,高两人距离再次被拉近到四尺时,高酋又一声大喝道:“那就让你尝尝,我最强一击的滋味。”

  看着电扫而来的高酋,念海渊本能的伸直右掌,以掌代刀就要对着高酋左腿斩去。

  星力,在他掌刀中缠绕。

  此刻若不以雷霆手段灭之,又怎能震慑住那躲藏在后的敌人,这时两人距离在五尺外,他选择迎接这一击。

  眼看二者距离欺近将要触碰到,念海渊最后还是由拳换下了掌刀,硬接了高酋这份冲击。

  ‘砰!’一声!

  二人拳脚交接之处,发生一场星力气浪,把街道中的沙尘带起,形成一个暂时的隔离空间,周围雨雪不能靠近两人分毫。

  巨响之后,只见一道黑色身影从气浪内以极快的速度倒飞出去,向着念海渊相反方向横飞行数十米远,高酋的全身星力铠甲在空中渐渐褪去,重重撞倒在一处高楼建筑上,仰头鲜血淋身,昏死过去。

  感受着手内因高酋那一击带来的阵阵酥麻感,又看着地上已昏死过去的高酋,念海渊心中可叹道:“可惜,这次的我无法去留手。”

  “你若不死,来日再战!”

  “大哥,高酋那小子竟然已经败了,现在也该轮到我们兄弟二人上场了。”烟花之地,传来一道急促声,似夹杂着丝丝兴奋。

  “慢着二弟,在等等。那小子怕消耗念海渊星力都不足一成之力吧。”

  又如淋头之雨,浇灭心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