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好奇
爱吃火锅de2018-11-23 19:444,119

  江阿镇。

  江安街道!

  当方德与邢台荣二人出现在江阿镇,发现此地虽因战事的突起,导致周围人心不安,却没有发现很明显的战斗痕迹。街道中依旧有着一群年轻的甲士,四处维持着街道上原有的次序。

  在二人从城墙外越下,立刻引的江安街周围人更加不安的情绪,不肖片刻邢,方二人就被周围的甲士给围困在中间,各种兵器指向二人。

  一名年轻甲士用一根长矛指着二人,略显稚嫩的声音中,带着点慌乱不堪,惊疑道:“你…你们是谁?来此做什么?”

  在此之前,他们也都是刚从军营中引星入体成功,得以留在军营的星武者。如非上级将他们派出到街面四处,又何曾会遇到今日之事,接连有着人从数百米高的城墙越下。

  邢台荣无视甲士手中兵刃上前一步,直问道:“我等二人来自安永镇内,此地可有什么异常事发生?”

  “异常?最异常的就属你们两个了。”那甲士心想道,随即好似猛然想起什么,突喊道:“不对,你们两个到底是谁?安永镇守到此也有段时间了,我们几个都识的他相貌,可不似你这般英俊模样。”

  “什么?”邢台荣一把激动地将开口那人从甲士群中提到跟前,便问道:“他现在人在何处?”

  那人惊的手中兵器吓落在地,曾几何时他被这样对待过,忙求救般的双目向四周同样惊慌的甲士望去,发现那弱甲士比他更加不堪,竟无一人为他说话,更都已后退到数步之远,急忙跪求喊道:“爷饶命,那人自称是安永镇守李乐。他的到来,还让兄弟们为此高兴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我确实不知道他现在的去向。”

  “后来呢?”邢台荣手一松,忙追问着。

  “后来…他一出现就询问了我们些简单情况后,就与我们待在这里段时间,不过最近可能待的有点烦闷了吧,就独自离开了。”

  “去哪?”

  “不知,兄弟们也都不敢上前询问。”那人小声道。

  邢台荣听完,这才将那年轻甲士彻底放开,那人连跑带爬着向甲士群方向,竟慌的连手中兵刃都不再用了。

  星力释放后的方德,邢台荣便认定了此人即使不是七星武者也是巅峰级六星武者无疑。当初自己一人前往最好的结果就是在李乐冲动前找到李乐,阻止他可能做的举动,可如今看来却可以试着再进一步,完成李乐的愿望,前提依旧还是先找到李乐才是。

  方德向那群惊恐之色的年轻甲士走去,开口问道:“你们都是军营中新入的甲士,其他的甲士现在何处?”

  “回大人,其余甲士都被街守带出去了,现如今这条街上只剩我们这些刚刚引星成功,或是星级不高的星武者看守。”有人开口答道。

  “可有其它街道内的消息?”方德接着问道。

  “不知。”那甲士看向其他甲士,具都摇摇头。

  “方老可是心中已经有了主意?”看方老难得流露出若有所思,邢台荣近前便问道。

  方德深思一会,才缓缓说道:“镇守大人想必在此待过的那段时间,却时时不见江阿镇内各街道消息传进,想来他也像那些甲士口中所说,等不耐烦了吧。”

  “虽不想承认,若敌人一但想从江阿镇内突围出去,安永镇方向就是他们最理想的选择。”

  在江安街与九里街,交界之地。

  “轰!”一声巨响传来。

  那怪人右手紧锢着来人的颈部,将其一头拽倒在地,手中之人如麻袋般在怪人手中肆意挥动着,那大地因承受不住怪人接连不断的攻势产生数道尺宽的裂痕。

  尘埃已定!

  怪人的一双宽厚大掌之下,从此又多出了一具残躯。

  怪人邪魅一声,舔了舔舌根处,继而又露出痴迷神态。

  “噗通…”声响!

  接连数口浓血从手中那人口中呕吐出来,低邋着脑袋的他,试着努力睁开那很难睁开的双眼,透过那眼内仅有的一丝眼缝,那怪人此刻丑陋的嘴脸下,既发出阵阵兴奋的嘶鸣。

  他痛到再次喷吐了一口浓血出来。

  怪人这才收力,一旁怪叫道:“我到忘了,你身体并不像他一样奇特,我倒要小心待你才是,不能让你早早的死去,不知名的武者。”嘿笑一声,怪人双掌上各挎着一人影飞掠至半空之中,向着安永镇方向,速度驶来。

  此刻的江安街城门之处!

  四周年轻的甲士都如常般的做着他们自身的工作,只偶尔甲士中还有人会空闲时,往那城墙边看去,今日不知为何,那些从安永镇而来的人都选择待在此地不走。

  邢台荣与方德二人来此,也停留有段时间了。

  独自坐在一旁的邢台荣,时间每秒过去,此刻的他就却愈发急躁,心中很是焦作不安。

  “江阿镇内街道众多,而且镇守李乐已经出发多时,此刻的他们在盲目追上去,能找到李乐的机会不所谓不渺茫!”

  方德所说之话依旧还不停在邢台荣耳中响转。

  可即使都知道明白清楚,那又如何!

  道理都懂,亦很难做!

  邢台荣心中再无法压抑下去,将甲士中掉落在地的一杆青铜长矛随手拔了起来,握到手中,因手指发力抓出几道指痕。

  看到邢台荣有此举动,方德知他内心浮躁,已无法在此继续等待下去了,便道:“你做好决定了?”他依旧恢复了往常般模样,让人无法知内心所想。

  “即使几率在渺茫,也好过让我在此干等着强。”邢台荣心中暗道,握在手中那杆青铜长矛,捏出一道破响,二指陷入长矛内。

  如方德先前所言到,此处最有可能被敌人作为突破口之一,安然等于此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可邢台荣来此的目的,并不是为此。

  在镇守李乐与敌人之间,他选择了前者。

  此刻的江安街内突兀响起一道马蹄声,一骑快马快速的向城墙处奔来,一名甲士从快马上连爬带滾来到众人面前,他面色煞白,胸前起伏不断,既有惊慌之色,又有疲乏之意。

  众人一起抢前,将他围住中间,邢台荣上前便急切问道:“街道内有何新消息?”那人原是个被众人推举出打探消息的新兵一员,此刻的他显然刚探得有用消息归来。

  那年轻甲士惊魂还未定,直说道:“怪…怪人已经杀到江安街了。”他双腿终是一麻,腿再也无力支撑住身子,瘫倒在原地。

  若非有匹快马,实属不能到众人跟前。

  长坂街道中!

  月色之下的长坂街下,接近五千黑漆漆的安永镇甲士,手提兵器,把江阿镇城门完全封锁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阴凉与肃杀。

  云端中的那轮明月,似不愿在看下去,悄然遁进了乌云之中。

  此刻亥时初!

  在漆黑的夜晚长坂街内,一具有挺拔入云之姿的念海渊行走在长坂街道上,他怀中抱有一娇小女童,身后更紧随着的是两个贴身男童身影。

  “你们两个要记住,不管发生何事,都不准离开我半步之远。”念海渊对着身后二人连道。

  “是,二叔。”两人像小鸡般快速的点头道。

  随着当初时间的推移,安永镇上各处闻讯赶来长坂街的人越来越多,在街道上也越发热闹开来,虽在入夜时分,但对星武者的五感影响度却是几乎微乎其微。

  念剑柳虽是刚步入星武者,感官也比念剑晨敏锐了许多,外面渐起的嘈杂声越演越烈,让她根本无法安然平静入睡,更谈她今晚根本就睡不着。

  念海渊表面镇静,内心却也是煎熬万分,一边是对念剑柳深深的愧疚感所致,另一边知道江阿镇城门关闭,担心起那可能陷入江阿镇内家族之人情况来。只想时间在这一刻能快速的过去,每一秒时间的流逝都沉重的压抑在念海渊胸口之上,仿若擂鼓不断。

  在这沉重的气氛中一秒一秒过去,几人终究是随着人流一起出门,出门前的念海渊依旧不忘,在路上叮嘱着身后两人,让他们时刻紧跟在自己身旁。

  他已经错过了一次,绝不能再让自己错第二次!

  虽说让他最担心的那位,已经在他怀中抱着。

  自江阿镇城门关闭后,闻讯赶到长坂街的星武者数量时刻增加,如今在长坂街上已是星武者随处可见,各种奇闻趣事更是铺天满地般到处飞。

  几人在街道上跟着人群前行,也在路上听到了许多趣闻,直到众人眼前能清晰的观看到一巍峨城墙,那是江阿镇。

  到此众人也无法再向前行了,只因周围被那一排排手持兵器的甲士给堵成一道分界线,甲士们凶神恶煞般的将一批批所有想要擅自闯入的星武者给拦截在外。

  “我看谁敢来拦老子的去路?”在念海渊等人不远方位,人群中正传来一道暴喝声。

  众人闻声看去,那是一个粗犷的汉子,其额头处此刻正有着三道星辰若隐若现,闪着光芒。

  三星武者!

  他本是居住在相邻街道中的一名星武者,今日途径长坂街办事,无意得知此地消息后,连忙赶来一看,为此连事都未办完。

  好不容易赶到,自然想到更前方一观,想不到自己却被眼前这群星级低下的甲士给拦截在外,心中自是不愤。

  此刻在他脚下早已躺下十数名甲士,留在原地嗷嗷乱叫,显然都被他下手所伤,却也没被下死手。

  虽说瞧不起这群军营中出身的甲士,但真要对这群甲士下死手,这份罪名在边城内可足够让自己完蛋。

  若因此事上了边城灾害令中,更是无法立足于边城内,他自是不愿。

  周围甲士也尽管将闹事人给团团围住,却也不再选择贸然上前,甲士中一名甲士很快从人群中悄然远去,一溜烟的速度就消失不见。

  不久之后,不远处才走近一批新的甲士,领头的是一名中年甲士,那人近前,周围甲士才齐发出一道恭敬声道:“队长。”

  中年甲士淡然看着被甲士围堵在中心处的闹事之人,便道:“就是他,在我负责这块区域内行事?”

  “来啊,给我拿下。”

  不肖片刻,在这群新赶到的甲士联手夹击之下,那人终是走过了十余回合才力竭被擒,双手被缚,跪于脚下。

  那壮汉嘴中依旧不饶着,甲士将其口眼堵住。

  中年甲士近前,肃然立道:“谁若再敢违反军令,犹如此颅。”漠然抽出腰刀一挥,兜大的头颅血洒在场。

  周围围观之人倒吸了口气,既感叹这群后来的甲士实力之高,又忌于他们行事的果断,有着军令在身的他们全然无所忌讳,三星武者实力在他们手里也是说杀就杀。

  人群也渐渐开始意识到这里是东圣国,实力不足还是不要轻易惹恼这些军营之人。

  人群也逐渐恢复起正常来,经此一事,原本在此地维持次序的甲士们,工作也越发的顺利了起来,往往不需太多精力去特意维持人群的次序,人群中自会有人开始默默配合,这股默契,引的后来之人更是不解之色。

  闹剧无时无刻不在长坂街上各处上演,这种影响到一镇的危机出现,吸引着无数年轻一代的生命闻讯赶来。

  在他们的生命中,如马驼子这般的灾害已是所接触到最大的。

  别说这类百年内诞生的新生命,就连更多二百年以上的生命,在他们有生之年内怕也难有遇到过一次。

  这影响一镇之地的人祸级灾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