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捕获
爱吃火锅de2018-11-23 10:033,751

  目送方德与邢台荣二人从长坂街离去,余下三位街守在此,却陷入到谁统帅这身后五千甲士的问题上犯愁着。

  邢台荣在时,几人自然以他为主心,听其号召,即是因为他是镇守李乐钦点守城将领,又是镇守大人心腹,几人自没话说。

  在邢台荣走后,留下方德接管这五千甲士,三人辅助亦无话说。

  可偏偏这二人一同离去,又留下三位街守此地共掌这五千甲士。

  这可是战场上大忌。

  长行街守,凌统以此时为由,推荐自己为此次作战总统帅,旁二位街守辅之。

  此事自然未得余下二位街守通过,如今安永镇内怕是早已经被困的水泄不通,即使敌人是七星武者实力,也难以安然从中走出。

  如今身后五千甲士更像是一只胜利之师,等待着‘它’凯旋而归,这唾手可得的军工又怎可轻易让人。

  在三位街守轮翻自荐后,终是一场不欢而散。

  三人自是谁也不服从谁,都认为自己更具有资格做那发号施令之人,旁人辅之即可,为此争的是面红耳赤,周围甲士看的心惊,却也习以为常,待之。

  在多次的争论皆无果后,止华街守邵寒肃然说道:“竟然都不赞成让对方接管了自己的部队,再继续谈下去也无意义,干脆各自带回各自的兵。”此刻决不是他们三人在此地争论下去的时机,兵贵神速,若在耽搁下去恐生出变化。

  “好,那样正好,老子的兵个个勇猛无比。”另一街守应道,显然也有此意。

  “这,恐怕不太好吧。”凌统闻言后,略做迟疑,忙劝说道:“我们带回了各自的兵,那方德的兵到时又让给谁来指挥?”

  来时属于他们的千余甲士早已被邢台荣打乱与长坂街甲士分布成了三个大阵内。

  为了此事,几人不得不又再次围坐着,重新商议起来。

  这次商议的时间很快,就有了个结果来!

  众人虽同意将自己的兵分离出来,但又不愿将方德的兵让与了对方接管,最后干脆咬牙齐让方德的兵驻守在街道周围,维持着街道次序,这样对谁都一样,还能节省出自己部分兵力来。

  本该就此圆满的实施下去,凌统思量许久,心中还是觉得略有不妥,将阵营重新分开耽误时间不说,极有可能造成甲士中出现短时间的混乱,此时一但被敌人抓住机会突围,后果几人根本都无法承担。

  分兵之后的混乱,其余两位街守心中都如明镜似的,心照不宣。

  凌统却将此话挑明,不所谓是看不清形势之人,二位街守也不得不再次将此事放上议论,好在有了多次商讨经验原因,最终还是有了个决定出来。

  现如今三大方阵继续保持不变!

  由九安街街守,徐志夏掌管第一阵一千二百余骑甲为前军。

  长行街街守,凌统掌管第二阵四百星铁弓甲士以及百余名背箭甲士为中军。

  止华街街守,邵寒接替了剩下所有甲士指挥权,负责维持外围与保护前军中军的任务,也是人数最多的一方,足有三千余众。

  将本是一只的军队,化成三分后,团队协作自然无法保持到当初完美。在局部战场的变化却可灵活多样化,也不失为一种择中之策。

  眼看初步协议已经达成,几人寒暄一声,快速回归到各自本阵当中,静候事态的慢慢发展。

  ……

  江阿镇内。

  曾经的一处繁华的街道上,在被一名怪异男子踏足后,现如今变得尸横遍野般的地狱之景,以怪异男子百米内街面上,早以没有活人的踪迹。

  一头宛若人形妖兽般的雄壮身形,半坐在一处破损的楼宇旁,那高三丈的楼宇既发出嘎吱作响,似无法承受住男子背靠后的重量,变得岌岌可危的危楼来。

  他那如实的身躯下,隐藏着牛犊般孔武有力的四肢,丈许高的身形更是将他与常人区分开来,达到常人高数倍不止,站立时犹如行走人间的巨人,双手也生的特别厚大,似有掌握天地的气力在内。

  怪异男子背靠坐在那已成废墟的楼宇上,左手如钳,紧紧地握住一人的腰肢。那手中之人头脑整个朝下,双脚朝上,被那怪异男子生生提起,满头蓬发沾满血渍,顺着头皮滴落在地面,血已凝干在发丝上,更多的是皮肤上血已结成厚重的固态,蓬头乱发之下又会是何种瘆人之景。

  鲜血虽然早已布满在这具伤痕累累的身体之上,可他身体上的大大小小伤口,却在不停的结疤中,原本一些小的疮口甚至连疤痕都没剩下,让人惊奇。

  这异常现象也常让怪人啧啧称奇,但一想到是妖师大人指定的目标也就释然。

  街道废墟周围横七竖八躺着数不尽的尸骸,这些尸骸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所有没来得及在怪人出现时逃掉的人,统统都化成血水洒躺在这街面周围。

  尸骸当中依旧有着鲜红的液体在流出,好似在提醒着这,刚刚不久发生的残剧来。

  “既已经苏醒,就不要在装成死狗的模样。”感应到手中之人渐渐平稳的呼吸声,那怪人低蔑道,犹如地狱中行走而出的勾魂使者拘魂夺魄。

  左手上的握力也随即大上了几分,按在腰间,抓出一道骨头拧碎之声。

  “咔嚓…”声响!

  这声音清脆响亮,让怪人无法控制的流露出一股异态,他好似沉浸在其中,又好似在享受着乐趣的童真孩子。

  “呼…”!

  痛苦的呻吟声从手中传来,随即手中那人两眼翻白如鱼肚,注视着前方一动不动,又再次陷入到长久的昏迷之中。

  怪人似也不愿轻易结束掉手中的生命,不再对他继续的折磨,缓缓闭上了双目,潜心静气,将耳觉扩散到四周范围,方圆一里之内的声音皆是清晰可闻。

  “快,怪人就在前面。”

  “大家不要怕,如今各地镇守都已在赶来途中,大家切不能放那怪人跑了。”

  “你,去将怪人的最新位置传出去。”

  虽远远就能看到此地的一片狼藉状,但赶来的众人心中还是心存有侥幸,直到他们从远方真正赶到时,才发现这里并没有侥幸,有的只是无尽的事实与屈辱,‘它’与前面几个街道的命运一样,有的只是怪人过后的血河尸山。

  那远远望到毁掉的也不仅仅是几座楼宇,还有无数条刚刚还鲜活乱跳的生命。

  沿途支援而来的甲士们与星武者赶到,看到这满地血淋淋尸骸,有甲士的,有星武者的,更有无数生活在江阿镇上普通人的,他们死前后流露出的现象,无一不是在生前遭受极度的惊吓,唬破了胆汁。

  此地多数尸体已分不清你我,有的只是一滩滩血淋淋的肉泥堆积在了一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有人终是忍受不住这一路上所见所闻持续的压力下,精神涣散,四肢软弱塌伏在地面,泪水与街道血水混合在一起沾满全身,哭喊道:“这场灾难,还要到什么时候…”

  那怪人的身影早在这些持续追赶而来的甲士之前,就已经从那处街道中退去。在他离开后的不久,那块承载他重量的楼宇终还是无法支撑下来,轰的一声倒塌下来。

  怪异男子已经忘了这些人是出现的第几波阻拦之人,至他将江阿镇守捕捉到后,就没停止过。

  一路向着城门方向而去,那份江阿镇地图早记载在他脑中,沿途都有人陆续发现怪人的踪迹并将消息上报出去。但怪人即使发现这些跟踪而来的人,已无力再去阻止他们,就像他们所说的,接下来将会有其他镇守陆续赶来,在此怪人必须赶在对方援军来临之前,撤离江阿镇。

  想到组织上供给的情报中记载:“江阿镇四处城门中,最薄弱之处就是安永镇那,其次是平庆镇,而最强两处该属龙岩镇与风阳镇,只要赶在那最强二人来临前,逃出江阿镇就可。”

  夜色中的一具雄伟高大的身形,正在江阿镇内的一个个街道上空快速地穿行而过,他脚步时而在地面轻点一下,既飞到数百步开外。

  他停了下来,闯过了前面一条条街道,如今只剩下眼前这最后一条街了就能出江阿镇了,一但到了安永镇他将会被彻底解放出来。

  星力在怪人身上流动,这条街他要全速赶往。

  而在怪人身后路过的几条街道上,也多出了数十具烂泥般尸体,这群发现怪异男子踪迹后,试着前来阻挡的星武者和街道将领们,统统在怪人的一拳之下化为泥土般存在。

  他们注定得为自己的弱小付出性命的代价,而作为他们所有生命的回报,让此刻怪人的星力骤减到了四成,若非一路上停留吸收星石,怕四成也无法剩下。

  即便如此,怪人星力依旧丝毫没有所保留,全速而进,他要在最短时间内穿过这条街道。

  “嗯?”怪人轻咦的一声,放缓了自己脚步,诧异看着前方火红身影道:“这次,竟只是一人出现?”他不信,这些前来阻挡之人从来都是一拥而上,也只有在他星力不济时,才有可能对他造成点滴伤害。

  一定还有人埋伏在了暗处!

  “让其他人也出来吧!”怪人对着静悄悄的黑夜四周喊道。

  “就我一人。”来人凌然道。

  怪人也将星力也向着四周侦查而去,周围附近果然没有发现其它星力波动,不由的为自己惊弓行为而感到恼凶成怒,反笑道:“你要早点让开,或许我急着赶路还愿放你安然离去。”怪人晃动着左手道,露出的笑容也如世间的恶。

  额头出第五星辰的闪耀光芒,那时他的第五星力从其身上释放而出,这是他战斗至今,尚且还未使用过的星力,此刻用它来战斗的话再好不过了。

  第五星力化成一道星压朝着来人压去,他要一举镇压住此人,发出这段时间内无法尽力而战的憋屈来。

  “哼…”来人只冷哼一声,额头第六星辰闪耀光芒,无视着那怪人释放而出的五星巅峰之力的星压,朝着怪人拔刀激射而来。

  “看样子江阿镇内除了此地的镇守外,也并非全是些无用之人。”怪人先是惊诧,自己判断有误,将眼前这人与之前拦截一伙人相提并论。

  而后更是恼怒道:“若非那些拦截的废物们一拥而上,消耗了他大量第六星力,此刻的他心许还能再战的痛快些,再享受些。”

  现在为了节省星力,他必须提前结束这份享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