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王体七段
爱吃火锅de2018-11-22 11:183,657

  李乐此刻才真正意义上,开始打量起眼前的念海渊,心中不知做何他想。

  因其曾在妖兵上的抉择问题,在念海渊突破六星武者时就已经打破了。

  周围甲士也已陆续在长坂街道集合完毕,将念海渊团团围困当中。

  念海渊深陷围军之中,却并不见慌乱,眼露寒芒盯着李乐,森冷道:“你可是和他们一样,为了我手中妖兵而来。”此刻的他,星力精神力具已耗尽,已别无选择。

  在念海渊心底,即使是一方镇守,也无法割舍眼前这唾手可得的妖兵。

  李乐直直的盯着念海渊,好半响才油然说道:“海渊兄可是有所误会了,我与贵族太上长老同为城主名下镇守,又怎会可见死不救。这里的甲士只是为了更好的震慑住,隐藏在街中屑小之辈罢了,海渊兄但请在此地好生安心的补充体内所耗星力。”

  李乐继而转向身后道:“邢台荣!”

  那甲士中一名虎背熊腰般俊美男子,走上前抱拳应道:“属下在。”

  “把所携带出的星石取下交与念海渊吸收。”李乐吩咐道。

  那甲士不由分说,立刻将悬挂在腰间的袋子解下,仍向念海渊身旁。

  那袋子一落地,里面晶石散落地面。

  暴露出里面的是足有数十颗的上品星石来。

  李乐续然道:“海渊兄,星石我已准备妥当,剩下的你就安心在此吸收就是,此地我会为你守护片刻。”

  “不用了。”念海渊手一抬,阻止了李乐的好意,眼下的他并不准备去吸收那些星石,他有更重的事去做,直直地向着街道走去。

  “海渊兄,可是在担心那些和你一道而来的几个孩子?”李乐的声音在念海渊身后响起。

  念海渊停住了前行的步伐,沉声问道:“你将他们给怎么了?”他的双眼有道无形之火在燃烧不断,即使此刻星力已耗尽。

  李乐望着念海渊的独自一人的身影,心底竟涌现出另一种道不明的情绪,回过神后却不露痕迹的说道:“他们之中有名少女因伤势太重,我已托人前去救治,想来此刻也差不多到医治结束了。”

  念海渊燃烧着无形怒火般的双睛,继而才被浇灭,深吸了口气,然后道:“你为何要这样做?”

  若说是因为风阳镇守念阳云,他不会信。

  “海渊兄既然着急见到他们,还是快些前去与他们汇合吧,免得该让他们担心起你的安危了。”李乐不知为何,释然说道。

  此刻的他才真正将妖兵执念放下。

  念海渊也不再去过问,缓缓地腾步向着记忆中街道移去。

  在念海渊离开之后,那俊美男子邢台荣近前,低声问道:“大人为何临时改变了注意?”李乐希望得到的是什么,作为李乐身边人的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李乐看着前方已经消失的背影,夷然道:“你可知道前任马淮镇守郭祀一族,是如何衰败下去的吗?”

  那郭祀被现任镇守马久涛取而代之事都过了百年之久,不知今日镇守为何有此一问,便顺口答道:“是被新任镇守马久涛杀害。”

  “马久涛虽拥有超越一般镇守的无上战力,可以当时的他,在边城内依旧不敢明目张胆无故去杀害一名镇守,更谈不上如今做上镇守之位置。”李乐不急不慢,好一会才续然道:“城主大人让我等镇守各自管理一地,拥有着一地的自主权,目的只有一个。能在战事开始前,源源不断的为东圣国培养出更多的人才出来,而郭祀当年无故杀害了长顺镇内的一名天才人物秦明,他是长顺镇内数百年不遇之才,同样早早的年纪就已经踏入到六星武者地步,拥有着极大踏入武道境的希望。”

  “今日的念海渊尤胜于他日的秦明,在他突破六星武者前,我还能装作见死不救,甚至找机会窥探念族的妖兵,可如今若再去害他,城主大人必会追究下来。”

  李乐激动的神情渐渐归于平静,看着念海渊离去时高大的背影,李乐眼中是另一个人的身影,他们俩真的像极了。

  邢台荣知道镇守已在心里做了自己最艰难决定,其实他今日所讲的这些话,已经大出邢台荣所料,无奈暗叹一声,转身跟去。

  长坂街道一处酒楼的二楼客栈包厢内。

  李乐推门而入,老中医已经在收拾自己药箱,正准备要离去。

  轻声向老中医询问着情况的李乐,得到的却是老中医不断摇头,轻声道:“大人,此女子身体被蛮力打伤,伤及体内重要部位…”老中医欲言又止,终还是哀叹一声:“若不是有一股极强星力及时出现护住那一道伤口,怕是已经支撑不到现在了。”

  “星力?可还有医治之法?”李乐疑然问道。

  “我已用温寒的药草将其伤口敷衍,如今所能靠的只剩她自己最后的意志了,若能在三日内苏醒便可慢慢痊愈。”老中医说完拱手告退,转身推门而去。

  走到念海渊身旁,李乐手搭着他肩膀,便道:“海渊兄,不必过于难过。”

  念海渊双目泪痕涌动,低语道:“若非我答应将她从族内带出,又私自做决定,她如今又怎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他一对掌指按在地面,抓出嘎吱作响。

  “二叔,柳妹一定会醒来的。”念剑晨一旁满脸泪痕哽咽着说。

  望着床头的念剑柳,念寻内心虽感到有所难受,她虽然平时不讲理了些,但是人还是不错的,至少还懂得会关心别人,也是因为太关心,才会落得如此下场来。

  “吱呀~”一声!

  门外走进一人,将一个包袱放下,对着李乐耳语了几句,便急色匆匆往外直去。

  李乐闻言时脸色数变,将甲士放下的包袱递给念海渊跟前,语重心长道:“这里是共二十二颗上品星石,海渊兄得尽快将星力恢复过来,我手下刚才来报,江啊镇城门紧闭,恐是有变。”

  念海渊眼睛依旧直直地望着床头小女孩,似所有事情都不再与他有关。

  李乐见此也不做多久留,招呼那身旁邢台荣将一只甲士留着此处,就翻身上马,直朝江阿镇赶去。

  一柱香后。

  “二叔,柳妹现在情况还需二叔来保护,二叔快些恢复星力吧。”剑晨看着念海渊陷入内疚之中久久无法自拔,不由对着念海渊大喝道。

  念海渊依旧还沉浸在自责当中,不肯出来,对周围视若未闻。

  “二叔若还是依然如此低迷,不肯振作起来,那就由我来保护柳妹吧。”念剑晨说完抓起地上散落而出的星石放在手上,就准备吸收星力。

  此刻一但成功,他体内必定残留下星力的存在,导致提前引星入体状。

  “住手!”

  念海渊嘶吼一声,快步将念剑晨手头上那块星石给打落在地面:“你疯了吗?一但星力入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你难道也想和你妹妹一样吗?”他神色说不上的低沉,独自打坐在地,开始吸收着星石内的星力。

  星石内的能量在念海渊手里快速的流逝掉,上品星石能量是中品星石的百倍,吸收也较之快了许多,半柱香过去念海渊才站起身来,地上一地的星石都已变为普普通通的石子,失了光芒。

  剑晨上前垂问,脸色说不上的难看:“二叔,现在星力恢复如何了?”想到二叔上次与马驼子之战后,用了近乎二十颗上品星石的能量才以恢复八成之多,这次星石念剑晨也大致算了是二十二颗,就不知二叔又能恢复出几成星力出来。

  念海渊感应了下体内的星力状况,不由皱起眉头。修为的突破,额头第六星的诞生,导致星力量也比以往多出了一倍不止。

  二十二颗上品星石,22000个引星入体单位也只能恢复到如今四成的星力。

  “这李乐到底按的是什么心啊?”当念剑晨得知念海渊体内星力只恢复不到巅峰的四成之时,轻声埋怨道:“二叔,你说他是不是始终还未对妖兵死心,故意为之。”

  “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他毕竟对你我都有恩,大可不必再赠送星石过来。”念海渊断然喝道:“何况,二十二颗上品星石单位就足够让初入六星武者,用来恢复全部星力了。”

  “二叔的意思,他并不知道二叔的星体强度,所以才派人只送了二十二颗上品星石?”念剑晨疑道。

  “星体强度?什么又是星体强度呢?”这些日子念寻对星武者的了解,本以为已经有所掌握了,不想今日的对话他依旧还是无法理解明白!

  念寻终是不由的看向剑晨追问道。

  念剑晨只当念寻从古兰村走去,对着身边一切新鲜事物充满好奇,本着尽量满足他的心态说道:“引星入体成功之人被称为星武者,引星入体时所能从星路中得到的星力多少被称为单位。”

  “大陆中总有体质特殊的人存在,因而得到的单位更多,也有人体质平凡得到较少单位。”

  “星体强度至今存在的有七个层次出现,也区分着大陆中七种不同体质之人。”

  “凡体,星武者引星入体之时所得到的星力单位小于1个单位以下,包含1个单位在内。”

  “将体,星武者引星入体之时所得到的星力单位1至2个单位之间,包含2个单位在内。”

  “王体,星武者引星入体之时所得到的星力单位2至3个单位之间,包含3个单位在内。”

  “皇体,星武者引星入体之时所得到的星力单位3至4个单位之间,包含4个单位在内。”

  “帝体,星武者引星入体之时所得到的星力单位4至5个单位之间,包含5个单位在内。”

  “仙体,星武者引星入体之时所得到的星力单位5至10个单位之间,包含10个单位在内。”

  “玉体,星武者引星入体之时所得到的星力单位超过10个单位之上。”

  “每一层次上的星体强度上又有着细微的十段之分,在我们如今的东圣国内,当属东圣国主的皇体为最强,皇体十段,4.0单位。”

  “而二叔的星体强度是王体七段,2.7单位,在王体中也能排上名次。”念剑晨说道此,更是自豪不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