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李乐
爱吃火锅de2018-11-22 06:224,214

  金关看着已是血肉模糊状的钱克,不由怒极反笑道:“好,你既如此的冥顽不顾,那就让我来代你长辈教化教化你。”他的星力瞬间释放到极致,要一举将念海渊镇压当场。

  眉心处有着六颗星辰浮现光芒,以自身最大化的星力化成一道星压,朝着念海渊一人压去。

  这是武师金关此刻最强的一道星压。

  在金关释放体内的星压之时,众人只觉周围星力浓烈异常,那股来自星力的压迫感却没有将众人笼罩在内,目标直指中心处的念海渊一人身上,这份对星力精神力细致的掌控力足以当的上武师称号。

  这是上级星压,与郭凡的下级星压有着本质的区别。

  它不仅威能比之大,而且还可以自由掌握出星压之大小。

  “我到想看看,你又如何能承受住老夫的星压。”金关待在原地,双手抵背,眼睛半阖淡然道。

  念海渊手持妖兵,在金光星压之下如履平地般一步一步靠近。

  “你……怎么能承受的住老夫的星压?”金关再也无法保持淡定,失声道。

  他实在难以相信,念海渊在那郭凡接近六星武者的星压之下,就已经表现的瑟瑟发抖。

  那郭凡也只是星体强度极高,星力接近六星武者地步,可他依旧是名五星武者,星压能力又属下级,而且使用的精神力也不足,如何能与他真正六星武者星力所化成的上级星压相比。

  “除非是……”

  念海渊漫步在金关星压之下,感受着身体因第六星的诞生,发生的诸多变化,至于周边金关的星压,置若惘闻。

  “六星武者,你…”金关再迟钝,也知道自己释放出的星压,已然对念海渊造成不了丝毫阻碍,只因念海渊的额头处同样有着六颗星辰闪耀着光芒。想起念海渊与郭凡之战,在念海渊突破六星武者,不惧郭凡星压时,已是完全一面倒之情景,根本就不需要借用到他第六星辰之力。

  金关眼中将那在郭凡星压下,艰难才能站起的身影,与眼前之人进行重合。

  如若不是亲眼目睹,金关实在难以相信,此人竟是突破在那种环境之下,郭凡若是知道的话,也死的不怨啊。

  风阳镇念族怕是要在下一个千年来临前达到最巅峰了吗?一族同时出现三位进入‘武道’之境族人。

  “钱克,你误煞老夫也。”看到已经手握妖兵之势而来的念海渊,金关心中虽有所懊悔不已,确也知道此刻骑虎之势,无法停手。

  早知道今日要面临此处境,最开始就该一掌将你击毙,夺取手内妖兵才是,不然何故与此地步。

  不得不迎战一个手持妖兵的六星武者,而且还是千年内最有可能踏入武道境的人!

  将外放而出的星压停止,‘它’只会源源不断的消耗自身的星力与精神力,对此时的念海渊已无法造成影响。

  金关不再大意,将只身所有星力释放,缠绕在双手之上,把整个双臂都给完全覆盖住,犹如铁臂。

  他已进入战斗状态了,星力的消耗也再急剧下降,此刻状态的他注定无法去长久维持,但若非如此他怕自己无法接下来,念海渊那携妖兵而来的攻势。

  手握拳势已做好迎战的准备。

  金关跳在空中一拳先行挥出,后发先至拳影随风而至,在这风雪之中念海渊眼中那道拳影被逐渐扩大。

  拳头与妖兵的第一次交锋,以两人中心处掀起阵阵狂风结束。

  风雪雨水每每想要靠近这二人寸许,都会被二人周围狂乱的星力气浪给蒸发干净。

  念海渊冰冷的注视着眼前金关,道:“你今日要阻我?”

  透过妖兵传递而来的力量,金关才真正意识到念海渊如今的力量究极有多恐怖,此人星体也绝不低,不然何至于力量如此之大,此之一般初入六星武者境高上太多。

  若他知道念海渊此刻的星力早已是损耗八成之多,无法全力而战。

  怕是这一刀下,金关就得留下半条命下来。

  金关内心不明,却早已开始暗生退意,口中说道:“老夫既然答应今日护那小子周全,就无法看你今日将他击杀,你既已拿回妖兵,不若今日暂且饶他性命。”

  念海渊回应他的,又是一道劈砍而来。

  “好一个不知好歹的小儿。”金关内心狂骂不止。

  两人身影瞬间错开身来。

  念海渊不言语,继续向着金关砍去,仿佛不打倒眼前之人就绝不罢休之态。

  泥人也有三分气,随着金光一次一次的抵挡念海渊持妖兵的攻势,金关体内的星力骤减不少,一但星力耗尽他将会以极快的速度落败下来。

  “不愧是风妖兵,让风星力武者能以更少的星力,却能激发出更大的威力。”

  “此战,必须速战!一击不中立刻撤退才是,不然真的会深陷于此,想必城主大人也不会为此事开罪于念族。”想到问题所在,金关已将缠绕在臂膀上的星力尽数褪去,仅仅将星力汇聚在拳头之上,为此他不得不小心起念海渊的刀刃。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越战金关越感到不寻常来,念海渊力量已没有最开始那般凌厉之色,反倒是越感弱化,而且变弱的幅度之大让人闻所未闻,按理最还星力耗尽的应该是他才是啊,这完全不在金关的意料之内事。

  奇怪明明妖兵在手的念海渊,为何星力下降幅度比之自己犹有过之,而且他也不借用妖兵的力量封印。

  再一次将袭来的念海渊身影轻松挡住,,这时候的金光已经找到主动权了,金光突然大喝一声,找准时机手中拳劲倍增,向后伸缩猛然朝着念海渊肚皮呼去。

  烈风拳有风助势,其招诡异,其劲更甚。

  “双重烈风拳”

  念海渊面临来势汹汹的拳劲,根本无法躲避开,以手中妖兵接住,随即惨哼一声,人犹如断线风筝地往金关相反的一方横飞到数十米远,撞毁了街道上的一处处的屋舍才停下。

  背靠大地,全身无一处是好的,烈风拳劲已经在念海渊身上分散,犹如一阵风波将念海渊全身衣服划破口子,带着深深血痕。

  长坂街道一处高楼内。

  “大哥,念海渊为何至始至终都不借用妖兵真正的力量?”他不解,至念海渊夺得妖兵后,也只是借用妖兵之锋芒,并未看到他借用妖兵真正之力。

  “那段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念海渊,是什么让你的星力变得如此之少了,难道连释放妖兵的力量都没有了吗?”那人沉默不语。

  “你果然如此。”金关来到毁坏的屋舍前停下,四周人早以如鸟兽般散开。

  “早知道最后妖兵会重新回到念海渊的手里,不如提前交给金老头,或许他能打败……”钱克正心如死灰般躺在地面上,仰望着天空,心中无比的懊悔不以。

  恨怨念海渊从自己手中夺回妖兵,假设当初自己答应将妖兵先给金关那个伪君子的话,或许…

  可转眼之间钱克的星觉中,就发现念海渊星力已经接近消失状,这在战斗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此战,结束了!

  “还好当初没将妖兵给他,不然这老驴还指不定会这么卖力了!”钱克激动的嘴角伤口又再次被裂开了一个角,却无法阻止他的笑意:“唉,痛…痛痛!”

  他虽然被念海渊折断了四肢,无法动弹,但武者的五感却让他更加能安下心来听清四周状况。

  念海渊从倒塌的废墟中起身吐出一口浓血,以妖兵苦苦地支撑着自己身体,金光那最后一拳已经让他身体重伤,体内的星力更是早已不足自己战斗了。

  但是!

  念海渊恶狠狠的眼神,犹如猛兽盯向了钱克之处。

  钱克耳觉竖起,听着拖着身体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念海渊,心中突感狂跳不止,似有大事发生,他无法完全看见,心中莫名慌乱。

  无法听清,心神不宁。

  努力地张开嘴唇,突感到一股苦涩之味,血流进了嘴唇,艰难的冒出几句话:“金…老救…我。”

  他的声音虽低,却无法躲开周围人耳朵,金关厌恶的往钱克方位看了一眼,虽能感到念海渊拖着残躯,接下来所要做的事,但也不愿再去理睬。

  思考之后,金关终是做出了自己决定,向前大步走去,同时喝退道:“住手,念海渊。”

  钱克闻言,只差感动的哭了,心总算有所缓解下来,但也只维持了片刻!

  此刻的念海渊眼中,好似只剩下了钱克身影,无视般的继续往钱克方向一步一步走去。

  那一步一步的踏雪声,本就微小。但在钱克心里却如同死神腰间的铃铛作响,将他刚收回的所有负面情绪又再次给加倍引出。

  他怕了!

  “你…别别…”钱克想再说些什么,或许这会是他留在世上最后的话了,奈何四肢被毁,胆肝吓破,口齿不了。

  “我叫你,住手。”金老的星力已经缠绕在双手上了,一但念海渊在做出任何举动来,他将赶在此之前就以雷霆手段灭之,此时的他已然忘了所有,成为了那潜藏灾害令中的一员。

  至于城主那边的交代,金关自是有所说辞,但也和念阳云交恶,非到最后不得不地步他也并不想如此做。

  “唯独你,我无法去放过……”念海渊深寒的声音传在钱克脑中,久久不断。

  钱克的眼内只剩下一柄兵器,那刀尖与自己离的是多么的近,在瞳孔之中被无限放大,他认出了它。

  “你敢。”金老怒喝道,这次将不在是只为了钱克,竟然你如此决断,那我也不再留手。

  以掌为刀,身体犹如离弦的箭,不回头的射向念海渊而去。

  一道火红身影瞬间从天而降,阻挡在金关面前,金关的掌刀实实地卡在他右腿间无法在寸进丝毫,来人淡然说道:“我看该住手的是你吧,武师金关。”

  钱克眼中终于认出的那柄武器,正顺利的刺入进钱克脑袋,发出扢咋声响不断。

  ……

  “安永镇守李乐。”金关对着火红身影,开口道。

  “金光,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李乐淡淡道。

  “咔嚓!”

  周围人只闻道一声声骨头碎裂之声。

  念海渊将体内仅剩的星力,用在脚下。踩碎掉了钱克那惊恐下的头颅,黄的白的红的洒满街道。

  “小子,你还行如此狠毒之事。”金光厉然道,却并未发作。

  钱克死后尸身依旧被念海渊所折辱,也不由为他的遭遇感到不愤,同时又为念海渊的行为感到悚惧一分,此子若真的成长下来,恐来日对我不利啊,心中怨道。

  “狠毒吗?”念海渊嗤笑一声,吐了一口唾沫下去。

  “就算再死十次也依旧抵不过。”

  金光怒哼之后却也不再过多纠缠,似笑非笑问道:“镇守既出现在此,不知又是为了何事?”

  “念阳云与我同属于城主大人麾下,他族人如今在我安永镇蒙难,我自然无法再无法袖手旁观。”李乐高声道。

  “钱克也是我要保护之人,如今依然被他虐杀于此地,此事我也要向他讨个交代。”金光,道。

  “交代?”李乐愣一愣,失笑道:“你要还没有打够,来吧!让我做你的对手。”六颗星辰光芒闪烁不断。

  “怎么样,金光…不…金武师!”

  “既然镇守为了此事亲自出面,此事暂且做摆……”金光看着四周闻讯赶来的甲士,无力道。

  他的星力与念海渊对抗时,已消耗过半,如今再无力与一名全盛状态的六星武者交手,知道今日事不可违,不再逗留向着远处遁去。

  目睹金光远去,李乐一声令下:“城卫军…”

  “占领长坂街道,不准任何人再靠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