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瘟神
爱吃火锅de2018-11-21 11:444,031

  钱克一脸不真实的看着念海渊,随即眼色贪婪地向着妖兵望去。

  钱克终是鼓足了足够多的勇气才一步一步向妖兵走去,那手中冰冷的兵刃依旧架在少女细嫩的脖颈处,勒出一条血红印。双眼却始终小心翼翼的罩定着前方的念海渊道:“你可不要动啊,不然我可不敢保证自己手中的兵刃,会不会刺穿到她的咽喉。”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这短短数步距离,确让钱克有种度日如年般漫长,紧锁着前方念海渊的一举一动,一但他有所行动的话,自己手头上的少女,非但给不了他一丝一毫的信心与安全感,竟还会让他犹如烫手山芋般想要甩脱。

  汗水从钱克额头渗出,他咽了口唾沫,手向着妖兵伸去,内心狂喜道:“终于,妖兵是我钱克的了。”

  在钱克手伸向妖兵的那一刻,钱克非但没有放松警惕,更是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念海渊身上。

  一颗能量小球从钱克侧身一方呼啸袭来,朝着他执刀的右手而去。

  “这个距离,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念寻紧张地握住双手,手心处依旧残留着刚凝聚‘石激’的星力。

  钱克右手莫名受到不明暗器的撞击,兵刃已然偏移几公分距离。

  而在他正前方的念海渊同样敏锐的扑捉到这一丝机会,飞身向着钱克扑去。

  钱克本就时刻注意着念海渊一举一动,眼看念海渊奔向自己而来,好悬没给吓昏过去。

  再不顾及手中少女,一掌击在身边少女肩上将她击飞出去,然后全力奔向妖兵而去。

  少女被钱克一掌击飞抛在空中,当她眼睛能看清之时,已被念海渊抱在怀中,她俏脸上满是泪痕,一丝鲜血顺着嘴角处溢出,滴泪道:“二叔,妖兵它……”

  “放心,二叔决不会让它丢失的。”念海渊望着钱克方向,眼中迸发出一股深寒的杀意,比之蓑衣男子更甚。

  “念寻你刚刚去哪里了?快看二叔那边已经成功把柳妹给救下了。”念剑晨看着出现的念寻,神色激动道:“我们也快赶过去吧。”

  钱克手握住妖兵后,畅笑道,:“我的,是我的了。”

  突然街道暗处一柄暗器向着钱克袭来!

  “还想来?”就是这个不知名暗器,好悬没让自己交代在此,钱克不由怒慎道,以手中妖刀斩向暗器。

  “嗖!嗖!嗖!”

  以钱克右侧再次接连响起一道道破空暗器声。

  钱克愤然的将飞来的暗器一一击落在地,紧接着暗处又会飞来无数把不同暗器将钱克缠在原地,这种无从着手一直被戏耍的感觉,让钱克握住妖兵的手心,越发不耐烦,对着空气道:“是谁?有种出来。”

  低沉的笑声在长坂街一处建筑中响起,一个精瘦的老头从内走去,淡然打趣道:“这把风妖兵在你这小娃手里不过是把锋利点的刀刃罢了,并没什作用,不若你将它让与老夫,你看怎样?”

  “是你,武师金关,你不在马淮镇上教导你的学员,却跑到安永镇内来争夺妖兵是为何?”钱克认出此人,却并不显得惊慌,反而出言讥讽道。

  “你这小娃竟还知道老夫名号,便将你夺的妖兵让于老夫。要是其他妖兵当然不至于,你既知道我,也该知道风妖兵对我等风星力武者的作用。”老者只平静地说着。

  “不过是些冠冕堂皇的借口,骗骗小女孩的话罢了,说什么风妖兵于你有用,于我就能没用不成。要知道大陆上任何一柄妖兵都价值不菲。”想起小女孩,钱克暗恼一声,这金关来的太不是时候。

  不由往小女孩处瞟了一眼,此刻念海渊还在照顾着小女孩,暂时才舒了口气。“若拖的时间太长,等念海渊缓过来只怕自己性命恐难保。”那一掌下虽是他仓促发力,却不是一个普通人所能承受的住的。

  “是你主动?还是要我亲自出手?”老者声音渐渐变得凌厉,身体内传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这股气息就像大海中的浪头,钱克就像那渺小的一叶孤舟在一片大海上随波漂流。老者的这股气息带给钱克的,远比之前蓑衣男子无差别星压下带给他的压力还要强烈千倍万倍,他知道自己已经深陷在老者星压之下。

  “如若不是妖兵的价值太大,他也不至于冒险前来。”

  “如果又不是这老头前来阻挡着我,或许他也能安全退回到马淮镇了吧。”钱克暗自恨道,如果。

  这次妖兵之事完全超越他的认知,在金关出现那一刻他就心中已然知晓,这终究不是他所能插足的东西,或许说是隐藏在长坂街上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插足的东西,只因为有六星武者出面了。

  身后的念海渊可随时都会杀出来,他不能再耗下去了,他暗自担忧起自身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呢?”

  “怎么样?可想清楚了?”老者步步紧逼,似下一秒就会出手将他镇压。

  钱克脑袋在星压下转动飞快,突然灵光一闪,这把妖兵与自身属性不合无法使用,本也是为了将之卖掉以便换取更多星石,如今到不如先顾及下眼前在说。

  想明白后的钱克,立马对着金关支支吾吾道:“我虽愿把妖兵让给金老,但是…”

  “说。”老者似乎不愿多谈,冰冷道。

  钱克,说:“我夺来了念海渊手中妖兵,他必定对我怀恨在心,誓要取我性命,一但我失去妖兵,更不可能是他念海渊的对手了。”

  “好一个小人嘴脸,明明自己用卑鄙手法诓来的妖兵,硬说自己从别人手中夺来的。”周围的星压散去,老者确不露痕迹的来到钱克身边,信誓旦旦道:“这点你大可放心,我誓必护你周全便是。”

  “好了,现在将妖兵交于我吧。”老者继续逼近。

  “金老的信用在马淮镇内谁人不知,晚辈自然也信得过,只是晚辈实力过于低微,一但念海渊真的杀来,恐失去妖兵的话,在您与念海渊之间流出个一招半式下来,怕也无法让晚辈承受,到时侮了老前辈名声不是。”钱克一脸真诚道。

  金光知道这小子是不可能提前交出手中妖兵的,但也不怕他安全后毁约,遂冷哼一声:“走吧。”

  念寻两人与念海渊汇合在一起后,看到念海渊怀中的念剑柳早已昏迷过去多时,念海渊将他们安置在一处酒楼当中不久,念海渊这才走出酒楼向着街道一个方位掠去。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正好看见拿着妖刀与金光准备一道离去的钱克。

  二话不说,全速向着钱克位疾去。

  钱克本就时刻提心吊胆着,五感一直处在紧张的状态,注意着周围星力的变化。在念海渊走出酒楼,全力驶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感应出了念海渊的星力波动。

  回头正好看到凶神恶煞的念海渊,被唬的失声道:“金老,救我!”

  “大哥,当初要不是你拦着我,不让我行动,这妖兵也不至于落在钱克那小子手中。现在到好,最后便宜空金光那虚伪之人。”烟花之地,怀氏老二气愤不平道。

  “二弟,我那可是在救你。”怀氏大哥平淡地说着。

  “郭家那小子的星力你可还记得吗?别说是你,就连我也不及他。”

  “怎么会?”那人似不信。

  “郭家走出的那人虽是五星武者实力,可他的星力的恐怖,已经能匹敌六星武者,可就连他这样的人都死在念海渊的手里,你可知代表了什么?”

  “可他那,不是借用了妖兵的力量吗?”那人哂道。

  “妖兵吗?郭家那小子或许在死前也是这样认为的吧。”烟花之地,声音渐渐平静下来。

  ……

  “金老,救我!”

  “哼,今日无人能解救的了你。”念海渊冰冷的声音在后方逼近,道:“这里就是你今日的埋葬之地。”

  “慢着。”金关喝道,人已经挡在钱克身前。

  “嗯?”念海渊早在最初就发现了此人,与那些隐藏在内的人是一样的,目露寒芒,冰冷道:“你是要阻我?”

  老者摇头,说道:“我与他今日有约,今日暂时答应护他周全,若你执意要今日杀他,那我也不得不做阻挡一二了。”星力从老者身上释放。

  念海渊无视老者身上流露的星力意思,怒视老头,便唾道:“若非看你只躲在暗处并未正真出手份上,今日早将你头颅斩下,老头现在速退你还来得及。”

  “狂妄小儿!!就连你父亲在当年也得尊称我一声金武师。”念海渊之话让金关气的是面红耳赤,却又无法反驳丝毫。

  念海渊轻视他,说:“既是来夺妖兵的,出手吧。”

  金关指着念海渊,胸前起伏不断,连说五字:“你…你……好,好好…”

  “金老,他这是在激你呢,你可千万不能上了这贼子的当啊。”钱克眼看局势于己不利,厉声喝道。

  “钱克,你是第二个。”念海渊的话,让钱克一时摸不着头脑,但也不难让他在念海渊噬人的眼神中读懂其内的寒意。

  “这是不会放过我的意思。”钱克暗叹道。

  霎那间念海渊出手了,从原地消失,跳向钱克而去。

  “好快!”钱克仅仅能看清一个模糊身影一过。

  这时候的念海渊必定进入到战斗状态全力而为,念海渊的攻击果然如影随至,砸在钱克的肉脸上,横飞在空中。

  “这就是五星武者的力量吗?”钱克心底发揪,这速度他的星觉根本捕捉不到念海渊的行动。

  “砰!”钱克再次被念海渊一脚击中腹部,踹飞到地面,空中好像被人中途拦截,背部突感疼痛,整个人被踢至极高处。

  本以为他会受到的是念海渊雷霆般的打击,谁知念海渊表现的只是速度快,钱克身处空中,心却想道:“难道他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吗?”

  “失去了妖兵的他,似乎远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的强大。”

  “对,我还有妖兵。”

  钱克又重新鼓起了勇气,来面对念海渊。

  “啪!”

  刚刚落定的钱克身影又再次被从空中踢落,重重地砸在地面上,钱克勇气提起的快,消失的也快。

  “咔嚓!”

  在念海渊有意而为下,两人出现了第一次对拳,以钱克骨骼尽数折断为止。

  这一刻的钱克终是认识到了一件事实!

  “砰!”

  “啪!”声响不断。

  “真希望你还能多坚持一下。”念海渊希翼的眼光看着此时的钱克。

  在那道目光下,钱克犹如自身看到一个滴着口水的野兽向自己逼近,周围是深深的白骨地,唯独缺了他一人之骨。

  “他不是人,是兽,是一个已经选择了吃人的兽。”

  这一刻的钱克承受了多次雨点般的打击后,再也无力进行反击,他如死狗般的身体瘫痪在地面,出气多进气少。

  “住手,念海渊!”金老看着这一幕幕悲惨的发生,终是忍不住出手,怒喝道:“你既打败了高酋,又杀死的了郭凡,也算巅峰级五星武者实力,要杀便杀,又何故再去羞辱与他。”

  “羞辱?如果这也算羞辱的话。”念海渊在空中再次将钱克那身体如皮球般踢飞,冰冷道:“要怪,就怪他们今日都惹上了瘟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