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昏厥
爱吃火锅de2018-12-23 05:583,513

  一位年迈的老者缓步在街道口行来,向着念族一行人等所在躬身一揖,就要行拜跪之礼。

  念海渊快他一步,将已半跪姿势的老者从中搀起不让落地,一旁奇问道:“老丈何以见我等一出现,就要行如此礼节来?”此刻虽处初辰时分,风阳镇后街行人渐少,却也并非只有念族一行人等刚好在此地经过,何况以此老的神态来看,念海渊一眼就能断定并非是星武者那种生机上的不断消逝老态,而属风阳镇内的一位普通老人。

  今不知为何要在此等待众人!

  老者垂头道:“小老本名唤作念十同,乃念族旁系之人所生,时至六十年前亦有幸去往南玄街念族本家一趟,虽最终遗憾未能成功引星入体成为族内星武者一员,但在念族内那最难忘三日引星生涯里,却也有幸偶然间目识过当年族内长老一面,长老的尊容小老儿至今还时常在记忆中浮现,盼望有着一日还能再相见,今天不负我,终让小老儿在有生之年如愿以偿了。”

  老者激动地身子再向前行数步距离,来到四长老跟前,郑重一揖道:“旁系子弟念十同,在此拜叩族中长老。”

  四长老闻言心中一震,虽不记得老者所说六十年前之事,但:族中其余长老,皆因在族中有大小琐事要去处理,又常年奔走在族内与族外间,而被风阳镇之民所熟识也不见的奇怪,不似他这般在念族也只一普通长老身份闲差,所熟识之人本是不多。

  不想在当年念族内的匆匆一瞥,此人竟还能记忆如此之久,虽说自身如今的相貌与当年并未太大差别,但若非有心之人也绝难在看一眼后认出。

  料想此子在当年时,也该是个机灵少年,只可惜当年一道坎,分割出了无数种人生百态。

  四长老托住老者要拜叩的双手,叹息道:“老者既是我族中人,念某本该受接下此礼,但念在老者如今已属凡人高翁龄,而此地也并非我族地,就无须再多俗儒礼节,快快起来便是。”

  因老者的突然到来,众人脚步亦随着四长老骤停在后街,此刻的念寻九层意识尚还处在脑海中快速分析着,以至留在体外的意识仅保持着些许,警觉性更是下降到最低点,竟都未能发察觉出身边人的脚步缓停来。

  “咣当!”

  接连两声轻微碰撞声前后间隔发出,又好似声音是在同一时间内响起。

  念寻的脑门直直地朝着念族子弟当中的一人身上撞去,结实的背脊犹如门前柱梁般,重重将念寻脑海深处中的意识体倏地惊唤回体内。

  意识重回,念寻方在第一时间内就感知到自身如今情况来,那种对周围事物的极致清晰的感官能力,以及在那未知之地能让他快近数倍与以往的思考能力都已彻底离他远去,不复存在。

  此刻的他,再次归回到了平常之体,身体各处的感官能力也已属正常。

  神色连动下,忆起了在未知之地内,自身思考能力由数倍的增幅下做出的数种结果分析来。

  为作证心中所想,此刻是最佳的机会。

  念寻再次对体内虚无缥缈的精神力感知而去。

  体外感官能力的加强是由精神力的出现而造就的,而念寻意识中思考能力的数倍提升也是精神力出现的缘故,为此念寻思考能力在数倍增强下分析得出一个假论,精神力或与能力的加强有关。

  而现体外感官能力与体内思考能力的同时失去,是将他的假论推向真假的关键时刻。

  在念寻的精神感应下,依旧还是只能略微感应出精神力的存在,未能做到准确地探得知体内所剩下的精神力具体含量,但那股强烈的精神力消耗之势却已停滞,此刻的他所消耗的精神力亦不过是正常人般行走思考消耗,与当初之不停消耗天壤之别。

  想到那能让消耗之势停滞的原因关键之处,竟会是在发生那一撞之下出现的转机,内心不由五味杂陈,那能让他想破脑袋也难想明白的关键竟会是被给唬停的。

  虽如今精神力的暂时解决,以能将压在他心底的那一块巨石可以安稳放下,只待来日的他再慢慢寻找破招便可。

  可如今此情此景下,本该是为心中大石的落下而兴喜的他,却有个让他不得不现在面对的另一个残酷现实来。

  脑壳的疼痛与身后吸入鼻腔内的芬香,无不提前告知了念寻在其意识尚未归回前,发生的阵阵尴尬处境。

  他走路撞到人了!

  忙用带着歉意的目光与那被他到撞背脊的念族子弟目光相望,连声歉语说着:“对不…”话还未曾完整说出。

  那名被他撞的一阵无语的念族子弟,似并未将此事放在心头,亦或者此时有他更感兴趣事发生,冷漠的一语轻喝,打断他道:“不用!”简单二字出口,伴随着扭头时的最后深深一眼相望,然后头也不回地瞥向着街道中的那名老者身上,心中却是在为此事大为叹道:现在的年青人,走路也能分神到如此地步,却让人忧心哦。

  自知,这次大意将人给撞了是自己理亏在先,好在身前的念族之人并未与他多做计较,念寻心中的这块突起的石头也算是能圆满落下了。

  只是心中的那还未完全落下的巨石,依旧还沉甸甸地压在心头,只望来日的自己能尽快将之落下吧。

  遂同身前念族子弟一样望向那老者方向。

  “那…个…”背后少女断续呢呥之音道:“不好意思今…日又撞到你身上了。”

  兄妹二人行落在队伍的最后一列,近日来念剑柳对所有事物表现的淡漠与拒绝性,连在一旁的沉默陪伴的念剑晨也愈发察觉出,虽看在眼底痛在心里,却也知此事若要过去,解铃还须系铃人。

  念剑柳一时震起,不知为何自己话到口中,会说出个‘又’字,这明明是她第一次撞到他才对,却仿佛好像以前也有发生过同样一幕出来。

  “是上次在酒肆中自己踩下的一脚吗?”虽当时的念寻压根没注意,但念剑柳心中却一直没忘记,那被她踩住脚趾亦不开口说话之人。

  心中思绪间,身前念寻淡漠一语打破道:“不用。”

  “你…”念剑柳很想此刻指着他额头大骂然后发作一顿,却也知此地还有众多族中长辈在此,故而压低着声音在身后不停碎道:“不用就不用,还谁稀罕似的。”

  并非此刻念寻有意学那身上念族子弟语话,只是如此之话却是简洁明了,在他正处尝试的关键时刻,已无心再多应付念剑柳的道歉之语了,此刻的他:明明说好了将破解之招留到往后,却内心遏制不住想去再尝试的冲动,只想着再试一次,一次就好。

  体内所剩不多的精神力,也被念寻用来这最后一次的尝试了,只是他未能遇知感官能力所消耗精神力的数量,以至错估了这次需要付出的代价。

  身后的念剑晨双眼从开始到现在就不时地在二人间来回不断的巡视着,如眼睛能说话,此刻的它定在说的是:柳妹,好似也只有在这两人争斗时刻,才又回到了最初那般活力。

  念寻不知身后之人的想法,此刻的他终将体内的精神力第一次用在了感官上了,首先是自己的听觉能力,他现在想要更清楚的听清那前方出现的老者与念族长老之间所说的话。

  全身意识倏然集中,闭上眼睛仔细聆听感受周围,当初的他是因急想着破解之招,结果无意间让自己的思考能力被加强数倍。

  此次亦只能照葫芦画瓢姑且一试了。

  但看结果如何,全数天意。

  若是此次依旧失败的话,只待往后了,念寻如是考虑到。

  意识所想之处,精神力为之被莫名引动,如被点燃的火线,尽数朝着耳觉而去。

  乍然间,念寻突感自身如遭猛锤一击,继而头脑一阵沉重剧烈传来,随即体内的负面因素都尽数如身化恶魔般向他袭来,吞噬着他脑中最后残存的清明。

  自知这次尝试让他体内本已为数不多的精神力终到达了自身的临界点,又回到了当初那般被精神力透支后的极限状态,暗道自己太大意了。

  只在脑海中最后一滴清明将被彻底夺走前,耳觉中一段清晰的对话传来:小老儿有一女,名唤念百灵,今年刚满十六,本欲在她二十岁时再送入念族接受引星之礼。

  以及那一阵熟悉的芬香气味靠近。

  身后念剑柳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接住了整个身子向她怀中倒来的念寻,将怀中念寻软硬的身子给移开少许,却不小心与她脑袋来了次亲密接触,一撞之下念剑柳脸颊泛起少许红润,却看见此时的念寻脸色似乎与平时不太一样,而且双眼始终紧紧闭合不开,四肢也无力的倒在自己身上。

  心中涌现起的魔责怪之语,一时也被尽数消磨在体内,忙将目光求救般的往在一旁观望的念剑晨看去。

  念剑晨也发现了念寻的异样不同来,收起了看热闹之心,进前一步将手伸向念寻脉搏、心跳二处。

  装出风阳镇内的医者模样,竖耳仔细聆听起来,随即眉目紧锁而思:若非知道此二人一路不对头,此刻的念剑晨定是在怀疑念寻是否故意而为…而为…接近柳妹,随即很快推翻了心中这突起的荒唐不堪的想法,这两人沿途也说不上几句话,更何况柳妹也一直表现的不喜他。

  念剑柳娇小的身躯此刻托抱着比她还高出一个头的念寻站在族人身后,十分怪异。若非此刻的她,早已引星入体成功成为星武者一员,必然很难支撑下去一个人整个重心的压来。

  侧头望向一旁紧锁眉头的四哥,却又迟迟不语,心中自感有不好事发生,慌叫道:“四哥,念寻是不是已经…”

  这一慌喊之语,也将众人目光从老者身上移至此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